豪語錄

都係咁㗎啦 方力申

贊助商連結

對於一向扮有深度的欄目,讀者見到這條爛題有何感想?不是一回事。
但「都係咁㗎啦」頻頻出自方力申之口,就很是一回事。曾經,他以游泳奧運代表,涉足娛樂圈,還剛入讀香港大學工商管理,聲言不與圈中女仔拍拖,不甘平凡,每項都令人充滿着期待和可塑性。那在十六年前,筆者開始接手《豪語錄》,標上《我的 year one》既寫他又寫自己,兩青年同樣對未來憧憬······
然後,運動員和天子門生身份愈來愈遠,「不與圈中女仔拍拖」變成真真假假銀幕情侶長篇肥皂劇,優雅法語叫 C'est La Vie,廣東話噏係今期條題。
錢,隨着全身投入百搭男優累積卡士當然暴增,但神奇小王子的光環褪色了,觀眾對方力申好奇沒減,卻歸入八卦緋聞的套路(阿嬌艷照和 Stephy轉性)。十六年後專訪應對得老練成熟,筆者一邊聽一邊鞭策自己再 confront,做人未必世故好。
說方力申貼地了,他始終沒承認,其實筆者「貼地」的意思——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Walking man,踏實不再是會飛的魚。

1.後浪

方力申穿的 tee印着「 Swim Swim Swim」(並非 hard sell反正拍攝時換掉),這天先去了屯門出席籃球活動,時間緊迫只主禮而沒落場實戰,「演藝人都係咁㗎啦。」他說。
提體育明星漸少即時諗起方力申了,雖然「假假哋我仲保持兩項香港紀錄」;曹星如、李慧詩以至楊文蔚,現役可貴,微妙在,上述諸位均未正式做藝人。群情追捧傑出運動員,引發娛樂巨頭簽約,但一簽了不免再難實戰,久而久之便老派如張國強、葉尚華。
方力申倒看得開:「香港體育文化愈來愈好,大眾欣賞的是運動員本業。」
——你靚仔過曹星如嘛。
「所以曹星如受萬人景仰,我就要轉行嘞。」語氣帶點無奈。
於是老問題來了,運動員應否轉行?不轉明知生涯有限;轉呢,先收實利,但「我教師妹歐鎧淳都咁講,落實入行同拍拍廣告唔同,一定有人話鍾意你游水多過唱歌演戲。體育的成功標準很清晰,雖然辛苦卻自信;我則做了六七八年還未知什麼叫演戲,是否背對白 NG三次內完成算達標?早期又唔識應對傳媒······」
然則自覺現在得心應手?筆者倒懷念 year one專訪的青澀而充滿火花——保母笑少年小方換上衣要拉簾羞於展露飛魚身形(游水除外);如今,「我有 job要剝衫便練六嚿腹肌。」不再惜肉如金了。




飛魚偶然轉板的一刻,流露少年桀驁不馴。


與阿嬌前後腳從瑞士返港被捕獲拍拖,然後爆出艷照事件最經典。 2.冇得重新開始

與天子門生身份更漸行漸遠,世人羨慕的是港大生而非港大畢業生,像未開瓶的香檳所以珍貴,「一旦投身社會便面對現實,讀書最開心。」
並非一味懷舊,而是歲月沉澱得足夠反思——本來,方力申有資格像胞弟方圓明成為專業人士。「我都想做律師,做律師好;行行一樣有機會感情失敗。」
但圈外人不用向公眾交代。
「不難面對的。我並非藝術家,雖然藝人英文 artist,不是就不是,我沒藝術家脾氣,有朋友可以只為音樂而不屑宣傳,我想繼續唱歌演戲,就要滿足埋緋聞好奇心。」
十六年前,甚至說過不與娛樂圈女仔拍拖。
「講梗係咁講㗎啦,諗梗係咁諗;發生了(太多不能盡錄),冇辦法。現在問我,我仍答想同圈外人拍拖,我仍很傳統,妳別問我過去,我也不想知妳過去,娛樂界冇得唔知,圈內人好複雜,冇得重新開始過。」




與 Stephy(鄧麗欣)多年來互相見家長無數次,始終沒辦成婚事。


與何超蓮被本刊影到在尼泊爾機場一樽水兩份飲。 3.親疏有別

最難堪的狀況發生了(重申一次並非普通人不會而是不用交代),阿嬌與陳冠希的艷照流出、 Stephy移情同性密友。
「我講得就講,回應時不想扮受害者,我不演 man啲亦不演慘啲。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得我自己清楚,可能我自己都唔清楚。
「我地下情咗起碼六年(指與 Stephy),做得幾好嘅,任由傳到『結咗婚離埋婚』,等大家懶理。近年看開了,緣分是我倆付出過、努力過。緣分並非句號,雖然到目前為止聯絡不多,她的事我仍關心、了解;她從身邊朋友知道我的事。」
就沒檢討是否自身出了問題麼?
「我同 Stephy一齊咗十年,十年內一定有開心唔開心,好難話因為唔鍾意哪一缺點而導致分開。」
對阿嬌呢?
「唔講嘞,始終大家唔同公司,她英皇的。」與 Stephy雖同為黃柏高門下多年,但方力申最近脫了隊喎?「算㗎(同門)總之算。」
即係親疏有別。
「唔答你。」




與新人張沛樂同台,公式化又成為鶯鶯燕燕之一。


妳別問我過去,我也不想知妳過去,娛樂界冇得唔知。 4.幫得就幫

更免談與何超蓮在尼泊爾機場共飲一樽水。「梗係唔講,緋聞費事講一個唔講一個。」
戥他要澄清的是與沙律。
「只能總括嚟講。最近雜誌封面,打開一張私底下約會的照片都冇,好多人唔睇內頁只睇封面,一句『都話方力申花心㗎啦』就行咗去,唔買先死!」
唔買先死,除了紙媒人感同身受,也關乎誤解一個筍盤的行情——由 Stephy、阿嬌偶像歌手,何超蓮更是賭王千金,「對象」淪為唔知乜水的奀星沙律(張沛樂),緋聞也講級數,方力申每況愈下了。
「你說被借位宣傳?人哋話,幫唔到自己但幫到人的事都要做,做個好人要這樣。」
筆者想起某歌手曾說要辦四大天王演唱會,郭富城經理人便回應:「咁,幫唔幫手吖?」
方力申續道:「你笑我行情下滑?正如前述,我本身還希望下一次會是個圈外嘅添,我鍾意、佢錫我就得,怎會計較知名度?」

5.雞死雞鳴

以為戀事就此封嘴?記者冇權逼藝人炒作,老闆可以。方力申新片《女人永遠是對的》講逃婚,擺明睇中男主角戲如人生夠噱頭。
「我演婚禮攝影師。有人咁聯想?幾得意,都係咁㗎啦,需要話題。
「現實裡我沒逃婚/被逃婚或未兌現結婚/被未兌現結婚,你問 Stephy相信她都咁答。母親節我有 send短訊給她媽咪,但真的沒求過婚。」
方力申倦了,轉移聊起家族畫廊生意——那本應更適合他、相對地冇咁煩的避風港。
「弟弟做律師兼策展人,最近展覽辦得很成功。父母仍每天返工,爸爸大病康復又回復魄力。所以我只參與出席吓活動和儲吓畫,當然升值不及樓。」
係囉,莫說買賣字畫含藝術心頭好成分,各種生意有邊行及得上炒樓賺大錢?咁點解仲有人搞生意嘅?工商管理方學士高見如何?
「鋪租閒閒哋十幾廿萬不斷升,隔籬左右執完一間開一間,只益了裝修佬。點解?就係諗住『你唔得啫或者我得』。
「亦好在咁,香港依然有商業。感情一樣,明知這人是 PK,走了一個又有新嘅埋身,佢唔錫你啫或者錫我,唔去諗根本不應搞生意、單身都唔錯。」
好在咁人類未絕種。
「我不排除下一次會是終身伴侶,但不敢俾壓力,我想 long last,可能女仔根本唔想。」

王子不敗

靚仔學界、體育界精英兼具家底,雖然口不承認,骨子裡方力申很王子的。
例如為什麼緋聞不能講一個唔講一個?好一句「總括嚟講」,何等公平的君臨天下意識。
例如問現況算否化悲憤為力量,明知筆者在「俾位」佢講專注工作,但他答:「不能說失戀令我更大動力,真心不覺得我同 Stephy的分開是失敗。」
王子可以謙虛,不可以言敗。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