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重口味舒適 衞詩雅

贊助商連結

入行前,衞詩雅做過救生員做過鑽石買賣,兩項可以吹水上天的職業(依照藝人自述故事的慣性誇張)。
她卻說:「都是為舒適啫。救生員其實幾 hea。」鑽石呢,也不粗重——想像到要出氣出力擔抬的鑽石嗎?
「明知將來反正辛苦,細個時不妨 hea吓先。」這是泡沫經濟爆破後成長的一代人心聲,沒盲目樂觀,沒扮積極,但知己知彼。
問題係,做得藝人也貪求舒適吧?於是用作品說明,衞詩雅早年《囡囡》即演援交床上戲,接着《暴瘋語》精神病人,近作《失眠》直頭三級強姦,絕不唯美。
有被虐狂嗎?
「是的。」她答得乾脆。「衞詩雅」也罷「衞舒適」也罷,靚靚名字下似 M巾品牌,亂世人人重口味。

前奏


我不需要有人信我抑鬱,你信又不會開戲給我俾錢我。

救生員頗易任敍述者自由發揮,因為似《精裝追女仔》情節——美少女做這行,男泳客扮遇溺甚至人工呼吸——衞詩雅卻不加鹽加醋:「救生員不可能穿三點式,而且笠件 tee。守私人屋苑 BB池,最多是小朋友叫姐姐陪我玩水。試過一次出事,由男同事出手。那時等會考放榜,搵份時薪高又悠閒的工啫,後來拯溺章沒再續牌了。」
鑽石買賣才有點驚險:「帶着一盒盒幾十萬的鑽石或現金,我習慣食飯都向前孭、攬實個袋。走在北角街頭,試過俾男人跟,匆匆跳上的士。萬一遇劫,公司教落,一定要嗌過救命,否則保險唔 claim,但不要同個賊爭持,無謂搵命搏。」
要嗌而不要認真反抗,倒似預言她日後強暴戲的守則。
「但都係為舒適啫。」衞詩雅如此總結。為什麼說她比我輩(香港年齡中位數四十歲以上)?正因為世界艱難,得快活時且快活。
「到入行(娛樂圈),人工比不上珠寶,甚至現在都係,曾經連續幾個月零蚊收入,這行太不穩定。」
辛苦果然來得快。

知名度

衞詩雅=(衞詩+連詩雅)÷ 2?

盡怪新人們面目模糊,你睇雷同到咁!寃枉了。「我真名便叫衞詩雅,我覺得自己個姓幾有型,但樂壇已有衞詩,公司怕混淆,省略只叫『詩雅』。有段時期衞詩淡出,輪到同連詩雅撞,我舉手話咁叫番『衞詩雅』啦,做好自己就 OK,避來避去唔係辦法,然後衞詩又復出……」
知名度,是知道名字都有難度。
「反過來算噱頭,引發觀眾談論搞清楚,衞詩主力唱歌,我主力電影,連詩雅多元。」
衞詩雅齋拍戲,說易不易,新人(尤其英皇)先唱唱歌仔多商場 show接才正路。「我有我感覺,並非想法,認真地想便不應該咁。似榴槤,我之前未學過演技,公司叫我試戲,一次上癮,我希望專注拍戲,但很難令人相信,於是我話自己渣、分不到心。公司也叫試音,實在我唱得太難聽,不怕他們不明白。」
苦心孤詣了,電影成名慢,惟有靠重口味。衞詩雅出道年即在《囡囡》飾演援交妹。「題材是社會議題,宣傳 focus on sex scene,那是賣點,唔怪得佢。
「講到尾冇女仔鍾意拍床上戲吧,有段時間我很低潮。」以停拍來發洩?「拍完冇新工作,實情是那時(八年前)電影市道仲差過現在,我連主動減產也談不上。我不需要有人信我抑鬱,你信又不會開戲給我俾錢我。」




只唱過半首歌。


《囡囡》解扣、《暴瘋語》嚇鬼,衞詩雅還會舉中指。





誠實三級

她去修讀黃秋生和甄詠蓓辦的演技課程,學費一星期兩萬元,坦言幾貴,沒一點投資眼光不會幹。
學以致用與秋生老師合演驚慄新片《失眠》。秋生以身作則的是,本來說過自《人肉叉燒包》後不再劏人,但今次劏得更勁;衞同學也舉一反三,忘記抑鬱,直達三級強姦。世道不用教也明。
「講抗日戰爭,歷史真的發生過。三級在血腥,我那場(指遭林家棟蹂躪)只佔很少部分。偏激的人係都認定三級等如色情啫。」
對,橫掂總被指稱,女人幾矛盾的,何不索性唯美些?「題材如此沉重,將強暴拍得唯美是不尊重,會雷劈。」
據聞尚有四級版本……衞詩雅清心直說:「有十幾秒幾個鏡頭香港尺度不能播出,切人頭、拉出男性生殖器官、食內臟。」
證明兩件事:
一、衞詩雅的確重口味,提及時毫不臉紅耳赤。
二、上述場面盡與她無關,但她關注全局。「我係拍到周身傷,主要因為走難戲跌親,雖然那場戲(強暴)有毆打。」衞詩雅沒借機宣傳引人入「性」。
咁究竟佢搏乜?




忽然明白衞詩雅外形為什麼適合強暴戲,就是暴劫梨花 feel。


仍然是詩雅

衞詩雅貫徹「為舒適」,只是定義已變。
「正如當初批發零售算易做,但原來我怕悶,很快寧願自己創業主動些。最不舒適反而係等待。秋生說,我們演員收片酬是 for等嘅啫,正式落場是享受,即使拍得辛苦。」
《失眠》大卡士,也不存在鯉躍龍門。「我不同意常常有人話:『只欠一首 hit歌、一套好戲。』魔鬼在細節,做好每一次細節,鑽石講究無瑕疵,累積無瑕便是我上面的鑽石。
「來到現在,希望觀眾知道我這個演員原來做咗咁多年(卅二歲),嗌我『詩雅』是出於親切省略姓氏,不關搞錯事。」

我們

隨口噏得出,《豪語錄》訪問過曾任救生員的有陳鍵鋒、羅仲謙加上衞詩雅,算是冷門行業得嚟又熱門的娛樂圈跳板。
點解會咁?除了健美身形(藝人條件),應該同悶有關,物極必反,於是一跳進入大染缸。悶,有時是一種動力,或像打機儲能量。
但正如秋生老師教衞同學說:「演員收片酬是 for等待,真正演出時是 enjoy。」等 set燈等埋位,更痛苦在等有工開(尤其影圈)的焦慮,才值得補償。
不約而同,筆者接觸陳羅衞都很具耐性——怕悶的人,不知不覺中正培養成抵得悶、抵得坐冷板櫈,幾諷刺,未上位等上位,上了位等有價有市。
至於我本身,分不清哪 part工作算 enjoyment,但等運到的心情,放諸四海皆準。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協力:鄧凱珊 
髮型: Jeffrey Yuen
化妝: Chi Chi
服裝: Blugirl

 

,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