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熱話

Wake up, Sri Lanka 瑰寶的光 斯里蘭卡

贊助商連結

置之死地而後生。形容斯里蘭卡很貼切。
這個國家的歷史,佈滿血淚。先後當了 400多年殖民地,在葡萄牙、荷蘭和英國人之間,像個皮球,傳來傳去。好不容易國家獨立了,卻遇上內戰;一打,五十年。
09年內戰結束,國家才從封閉和落後中,慢慢蘇醒。
起步遲,步伐慢,但保住了最明媚的自然風光。
一道道未被污染的淨土美景,俯拾皆是;一片片享譽世界的錫蘭紅茶,香氣迎人;一張張永遠在笑的臉蛋,百看不厭。斯里蘭卡人篤信佛教,生性樂觀,知足善良。
他們的童謠這樣唱:雨下下得多大,彩虹還是會出來,經歷過百般苦難,還是要笑靨如花。
轉眼十數年,陰霾一點一點地消散。旅遊業由中部慢慢開始發展至南部;因為一個國家公園。是亞洲唯一的原始野生森林,也是全世界花豹密度最高的公園。清晨四點半,我們跳上吉普車,去找動物的足迹,也看清這國家,晨光中吐出的柔光。

斯里蘭卡小非洲 野生捕獲牠牠牠

斯里蘭卡有 16個國家公園,各具姿采。選了南邊的 Yala National Park,無他,一心為見難得的花豹。佔地 1,250平方公里的園內,還有大象、斑點鹿、野生水牛、黑熊等,多不勝數。
內裏共有五區,有兩區向公眾開放,南至北走一遍,約需三小時。政府規定,遊客只可坐吉普車進內,但沒固定路線,只要順路走就可以。畢竟沒獅子老虎,司機均沒帶槍,氣氛輕鬆。不過他們千叮萬囑,別跑到外頭,留在車上欣賞就好。
清晨四時半,天未亮,吉普車來載我們。目測所見,四五十輛吉普車浩浩盪盪直奔公園閘口。原來早上六時至九時是看動物的最佳時間,太陽尚未露面,天氣稍涼,旱季時,動物會聚集在水源喝水,到正午,太陽猛,動物都躲起來了。
六時正,開閘!在門口位,已率先遇上一頭錫蘭象(亞洲象中體形最大!),摸黑覓食,近在咫尺,但牠完全旁若無人。







野生捕獲兩隻花豹,旁若無人,遊戲人間。

接着歡迎我們的是孔雀,保守估計有三十隻,藍色的開屏的路邊的在樹上的,通通不怕人,惹人憐愛。走着,又在路邊遇到斑點鹿,一羣的,在乘涼,真識嘆!遠一點,湖裏有水牛、野豬,司機這時遞上望遠鏡,對一對焦,才見牠們在洗澡呢。
看動物時,不但要洞察四處,耳聽八方,更要抬頭!因為常有活潑的長尾猴掛在樹上,全天候在表演。空中還有雀鳥,不時低飛,短尾鸚鵡、斑嘴鵜鶘等,羽翼秀麗,不少是瀕臨絕種,可遇不可求!
不過,想找到花豹,卻要一點運氣。八時半,看過大部分動物後,依然未見花豹蹤影。司機比我們還心急,在路上逢人必問:「今天看了花豹沒有?」「還沒啊。」「海邊矮樹林好像有腳印。」「好,立即過去!」找了兩小時,天氣轉熱,我們有點沮喪,司機安慰道:「 Because this is the mother nature, not a zoo。」這裏由政府管理,不能按時餵食引他們出來,也不能困着牠們,一切自自然然,亦無法強求。




Yala National Park是雀鳥的棲息地,不少更是瀕臨絕種。


梅花鹿楚楚可憐,跟我四目交投。


烈日當空下,野生水牛在喝水解暑。


公園四處翠綠,人人坐着吉普車尋找動物,眾裏尋牠,水牛就在面前。


長尾猴( gray langur),眼仔睩睩超可愛。


國家公園中,遍地也是孔雀,開屏的藍孔雀最冶艷。

以為要放棄了,卻在離開前,在一片林間,瞄到兩隻花豹。雖然遠遠的,只看到一點點花紋,但還是我第一次用肉眼看到活生生的花豹。牠們在我面前搖頭,爬行,擺尾,每個動作都很生動,一見難忘。
看過花豹,臨別時,司機帶我們到園內的兩座古文明佛寺遺址,那裏到現在,還有不少人參拜,保祐動物和人安康。因信奉佛教,斯里蘭卡人都有顆守護動物之心。即使這裏遊客再多,但他們的想法,就像公園門口的標示所說:「 Animal is the true owner of the jungle。」




這是紅樹巨蜥,像侏羅紀公園才見到的奇怪生物。


園內有森林濕地湖泊等等,也有很多嬌俏可愛的小花。


還是第一次見到赤獴( Ruddy mongoose),像大隻和兇猛的貓。


抬頭見到無數飛鳥,還有掛在樹上的一只孔雀。


公園的猴子很有表演慾!


錫蘭象啊~~~跟我這麼近那麼遠!

Yala National Park
地址: no 81, Kataragama( Gate1: Katagamuwa Gate 2: Palatupana)
營業時間: 6:00am– 6:00pm
網址: http://yalasrilanka.lk/ 
註:需要跟團進公園參觀。可選擇找酒店預訂,也可直接聯絡 safari公司,分時段, 5小時團$60USD起。

在森林尋回生活根本


住後感:住樹屋,雖然沒熱水沒冷氣沒電視,但簡單舒適,過了一晚原始簡樸的生活。

Yala National Park真是炙手可熱,每年到訪遊客超過 25萬。
因為公園不能住人,大家都在周邊小鎮 Tissamaharama下榻。
昔日謐靜小鎮,也順帶興旺起來。這兒是一塊小小的綠洲濕地,有幾個小湖泊,風光如畫,未至於有豹有象,但也吸引了大量鳥類棲息,偶有小鹿跑跳。
不少人在此開發酒店, Glamping、 Ecolodge、甚至 Tree House等等,小規模,簡樸野外,融入自然。
更重要是,除了路上出現吉普車外,當地人過着一貫的農鄉生活,不像大城市般對旅遊業的投懷送抱。
想認識斯里蘭卡的純樸民情,這裏是不錯的起點。

當一晚樹屋主人


樹屋 Suite,有掛了蚊帳的 Four Poster bed。蛇蟲鼠蟻,也百毒不侵。

遊濕地,先找住宿。選了 Saraii Village,屬鎮上一家專門經營樹屋的酒店,夠原始傳統,又能感受當地人的生活。
樹屋分大小兩種, Suite和 superior,房子用木頭撑起,懸掛在百米高的半空,此建築風格是因為當地人要避開猛獸襲擊,才遠離地面。設備方面,沒冷氣沒熱水,真是非常簡樸,只有掛了蚊帳的 four poster bed,但蚊蟲不算多,全木製的家具裝飾更有原始風味。晚上,躲在床上,起初還是有點悶。天大地大就只我一個人,沒燈光沒電視聲,寂寂靜靜,聽着自己心跳,探窗,卻漫天是星!聽着蟲鳴看星星,然後竟然靜靜的就睡着了。

吃一頓湖泊早餐

可能是空氣好,樹屋教人睡得很安穩。早上,叫醒我的,是一道陽光,一陣柔和微風。起來,伸個懶腰,酒店為我們預備精心炮製的早餐,且在湖邊享用。天漸亮,天際一片雲海,美得像孔雀開屏。早餐不是招呼遊客的行貨奄列,而是農夫包、米粉餅等當地食物,自家烘焗,吃時,蘸着當地特產的鷹嘴豆泥咖喱,鹹香惹味,吃過後,還奉上一大盤色彩斑斕的熱帶水果,新鮮欲滴。吃飽,我們更學當地人,脫下鞋,在湖邊泥濘耍樂。終於理解,吃甚麼非重點,重點是伴吃的良辰美景。




離樹屋酒店不用走 5分鐘,就有絕美湖泊!


樹屋也有餐廳,提供斯里蘭卡的 Rice Curry。 編一個設計夢想

吃過早餐,是時候出外走走。我們先去參觀當地婦女的工作坊,自古以來,她們會用棕櫚樹葉編織,籃子杯墊帽子等生活器具,又會用水果染色,五彩繽紛。鎮內共有 25家店,來探訪試玩, 20年編織經驗的 Disna興高采烈的告訴我:「 I am the art director!」她說她不是女工,而是設計師,不斷把這技術改良,「這個籃子的花紋是我獨創的,是不是很漂亮呢?哈哈哈。」說時露出牙齦,咧嘴而笑。舊時她務農,一天只能賺幾十塊 Rupee,現在賺到 1000塊(約$50港幣)。最後我忍不住購物起來,用 450塊 Rupee(約$23港幣)買了個小籃子回家,提醒我,那對我微不足道的金錢,築起了別人的夢。




織織復織織,用棕櫚葉織物,是當地流傳已久的工藝。


織物洋溢着民族風情,好美,忍不住要購物!


店主 Disna說。 打一個水牛乳酪瓷器

之後,我們還去參觀了南部獨有的陶瓷製作。到達農家,就見到陶藝高手 Johnnis和 Hkclis兩夫婦,每天手做 300個陶瓷,以湖泊黏土為原料,不上釉,夠堅固夠清脆,才好放液體。一壓一拈一挫,敲打的清脆響聲,傳遍村子,不少人就靠這手藝自給自足養活一家人。
雖然這陶瓷看似普通,卻關乎斯里蘭卡的一種食物—— Buffalo Curd,於南部很常見,用新鮮水牛奶做的乳酪,很有風味的甜點,舊時連葡萄牙人也大讚。
而 Buffalo Curd的最大特色,是要存放在啡紅色的陶瓦( terracotta)中,待 12小時,倒轉盤子,奶凝結了不會掉下,方算成功。想不到這小小的手工藝,竟然跟一種國食有關,我問他們:「愛吃 Buffalo Curd嗎?」「愛啊。不過不便宜,重要日子才吃。」傳統之味,總有人在背後作嫁衣裳。




Johnnis和 Hkclis努力做陶瓷養活全家。


製造盛載 Buffalo Curd的啡紅色陶瓦,是當地的一大產業。


每個陶瓷也用雙手拉成,特別有質感。

Saraii Village
地址: The Saraii Village, Randunu Kele Watte, Weerawila,
Hambantota District, Sri Lanka.
房價: Tree House Suite$1460起, Superior Tree House$1220起
網址: http://www.saraiivillage.com/ 
註:酒店共提供十幾項 excursions,價錢由 5USD至 29USD不等。

用手才吃出滋味 農家咖喱宴

斯里蘭卡雖然歷盡艱苦,但幸好是熱帶地方,水果豐碩,香料如肉桂、辣椒等比比皆是,令到人們來旅遊,吃喝不成問題。
很多人會誤會斯里蘭卡菜等於印度菜,但其實他們的咖喱,也有分別。只要吃過他們傳統的農家菜,便會明白。在 Yala National Park附近的小鎮 Tissamaharama,便試過走進農村,試了當地人的拿手好菜。
小小的農村,花園內種滿椰樹,未吃飯, 36歲的男主人 Kelum先爬上樹,為我們摘了一個新鮮的 King Coconut,徒手即開即喝。它跟香港常見的青椰子不同,橙色皮,肉少,椰味不濃,但勝在水分多,清甜解渴,做飲料一流。
走進廚房,也是驚喜。婆婆和妻子已開始預備大餐。妻子正在用 miris gala(斯里蘭卡獨有的巖石磨),將辣椒壓成粉醬;婆婆則在灶頭前當大廚,蒸煮炒煲,樣樣拿手,左邊是紅噹噹的咖喱河魚,右邊是黃澄澄的野生茄子,好有鑊氣;大半個小時內,不停在旁加柴燒火,裊裊炊煙,愈看愈覺肚餓。




Kelum一家務農為生,像所有遇見過的斯里蘭卡人一樣,笑容可掬。


河魚由附近湖泊即日捕獲,新鮮味美。再用柴火慢煮咖喱,好入味。


斯里蘭卡人主食是米飯,通常吃 Rice Curry,也像印度人,會用手吃飯。


男主人 Kelum為我們即場摘下一個 King Coconut。 

上菜了。 Kelum偷偷告訴我,這是他們新年才吃得起的菜式。斯里蘭卡人最常吃的是 Rice Curry,像咖喱碟頭飯,而這頓農家菜似是豪華升級版。大部分是咖喱,紅色的用上紅辣椒和辣椒粉,黃色的放了大量黃薑,還下了各種香料,如小茴香籽、肉桂、玉豆蔻、蒔蘿、蒜頭等,五彩繽紛,試一口,味道層次極豐富,大甜大鹹大辣,極似大情大性的斯里蘭卡人。
印度人做咖喱通常用奶或乳酪,但斯里蘭卡則愛椰子,這次更用即摘的鮮椰肉,放進咖喱慢煮幾小時,這種椰肉咖喱做底,香味夠,又濃郁,真是與別不同。

其他餸菜也新奇。斯里蘭卡人愛用水果入饌,除了煮茄子、扁豆、蘿蔔和黃瓜等素菜,也放進當地常見的大樹菠蘿( Jackfruit),一咬,好爽,鮮甜多汁。唯一的肉類是河魚,從附近地區的 Laagon即捕即燒。米飯也大有來頭,來自中部 Dambulla的紅米,粒粒分明潤澤,用來蘸咖喱,真滋味。
吃時也大有排場。先在地上鋪一張民族風的地氈,大家席地而坐,啡紅色的陶瓦盛着餸菜,每人手執烘過的蕉葉當器皿,好有風味。咦,餐具呢?你眼望我眼幾十秒,才意會,像當地人一樣,用手吃。先將食物夾到自己碗上,用手搓成粉醬,才一下子一口氣擺進口裏。好像很易,但我卻弄得身上全是米飯,杯盤狼藉,慢慢慣了後,小口小口的放,就很順利了。咖喱把我的手指邊都染得黃澄澄,但卻代表香氣會留多一會,甚至印在記憶中。




在農村地方,斯里蘭卡人生活節奏較慢,貓兒也是慵慵懶懶。


King Coconut是斯里蘭卡最常見的椰子,但因水分多,椰味淡,做飲料更好。


農家廚房有點簡陋,灶頭原始,用柴火燒,但裊裊炊煙,好有風味。

Saraii Village
地址: The Saraii Village, Randunu Kele Watte, Weerawila, Hambantota District, Sri Lanka.
網址: http://www.saraiivillage.com 
註:酒店可幫忙安排 Farmer Lunch, USD20一位,包括材料費,也能幫助農家改善生活

印度洋 一個海千道風景

離開森林和國家公園,我們去尋找海洋。斯里蘭卡四面環海,面對印度洋,水深廣闊,一望無際,千變萬化,千種美態。車子沿着南部一直走,由最南端的 Mirissa走到中部的 Colombo,海的風景,一道比一道有趣,一道比一道原始。
Galle的海,是站在古城才看到的。因為受葡萄牙及荷蘭殖民影響,整個城市洋溢着陣陣異國風情,海邊有碉堡、燈塔、和幾公里的泥黃色城牆,處處是歲月留下的記號,一下子,以為身處某個歐洲小城。城外,咫尺是海洋,只要站到城壁上,就能仰望清澈見底的美,幽幽靜靜,不但深受遊客所愛,本地人也會來玩水。
Hikkaduwa的海,是滑浪迷最愛。沸沸揚揚,熱熱鬧鬧,無論甚麼時分,海浪總是幾十米高,浪上有跳躍的年輕人,活力四溢。




經過 Koggala的海邊,會見到一個個垂釣細作的高蹺漁夫。站在木樁上,手持魚竿釣魚,是斯里蘭卡人世代相傳的捕魚方式。


站在 Galle古城牆上,也能看見大海,只見水清沙幼,吸引很多人來玩水。

Weligama的海,佈滿杳無人煙的無人島,景致特別,細心看,其實是一座座小小的 Boutique酒店。一個島,一間酒店。想做一夜島主,從此不是天方夜譚。
Koggala的海,還會遇到一個個垂釣細作的高蹺漁夫。站在木樁上,手持魚竿,「願者」上釣,是斯里蘭卡人世代相傳的捕魚方式,世上獨有。現在很少漁夫靠此為生,若你能遇到,真的夠運氣(收遊客錢拍照的不計)。
就這樣看海,由日出慢慢看到日落,還是可以目不轉睛。總有人會問,斯里蘭卡,哪裏看海最好?當地人的答案是,此時此刻,看海就好。沒戰亂,沒海嘯,不太忙碌,還有閒情逸致看看海,已是最大的福氣。




斯里蘭卡南部的海邊城市,個個各有特色,但都像滄海遺珠,全都風景秀麗。





Hikkaduwa是滑浪客聖地,活力盎然。


觀鯨入微

南部一海是寶,小城市 Mirissa是最大漁港,盛產吞拿魚、梭子魚和鯛魚,產物豐盛。因海浪平靜,水質清淨明澈,極多浮游生物( plankton),每年 11月至 4月,常有鯨魚在距離 Mirissa一個半至兩小時的海域中出沒。
我們到訪時正值觀鯨季節,自然要上船追看。岸上至少有 50家觀鯨公司,大型的觀光船可坐四五十人,如想增加看到(兼影到)的機會,就要參加 private tour,租一艘小型帆船,船員講解更為專業,隨時可停下拍照,有彈性。
早上六時半,我們上船,準備就緒。深知看野生動物,要看彩數。問船長:「這個海有多少條鯨魚?」「印度洋有 1,200條藍鯨。很難說,這裏是大海嘛。」再窮追不捨:「那今天會看到嗎?。」「我昨天看到 12條。隔壁的公司說,看不到鯨魚會回水。你說易不易看到?」立即注入強心針。
船駛了一個半小時,風浪平靜,躺在甲板,懶洋洋地曬日光浴。說時遲那時快,先看見 Bottlenose Dolphin(寬吻海豚),不是一隻,而是一整群!圍着帆船在游泳,如翩翩起舞。接下來,還有 Spinner dolphin(飛旋海豚),特別活潑,跳躍時高達一兩米,幹勁十足。途上,還有數之不盡的 Risso's dolphins、 Striped dolphins等。今天運氣可不賴。




Sail Lanka船長船員都非常資深,一眼關七,為我們找到很多海洋生物。





大清早揚帆,因早上最有機會看到藍鯨!


每次鯨魚浮上水面,先會呼氣噴水,大約只有 2至 4分鐘。其後就會翻尾巴潛下水,待 10至 15分鐘才再上來。那一翻,最美麗。

主角出場。船長大概窺探到鯨魚本星期的航道,一進入某水域,鯨魚都是不勝枚舉,有 Bryde's whales(布氏鯨)、 Sperm whales(抹香鯨)等,有排場,目不暇給。但看到最多的,是 Blue Whales(藍鯨),塊頭大,至少長十幾米,是地球上現存體形最大的動物,噴水時模樣很滑稽。更重要是,離船幾近,一百米左右,不是「無雷公」的小黑點,真真實實可以肉眼見到,好震憾!
觀鯨時間,要爭分奪秒。因每次鯨魚浮上水面,呼氣噴水,只有 2至 4分鐘,這時才能觀鯨入微。時間一過,牠們就會翻尾巴,潛下水底,那一翻,也是很美麗的拍照位。 10至 15分鐘後,會在另一位置露面,想看,就要靜待下次時機。
這兒鯨魚多,易觀賞,不過保育鯨魚的守則,卻是世界上數一數二之多。航行時,帆船需與藍鯨保持距離;看見牠們後要減速(至 7knot);停了引擎減少噪音;不要越過或改變鯨魚航道等等。斯里蘭卡人,雖然 carefree,但講到動物,都很尊重。船長最後說:「畢竟牠們是動物,不是搖錢樹啊!」
中午時回航,數數今早「魚穫」,前後一共看了十四條,命中率極高。印度洋的寶藏,名不虛傳。




一駛近航度水域,鯨魚真是多不勝數。





Mirissa是斯里蘭卡最能觀賞藍鯨的地方,這種街渡似的觀光船,天天有十多隻出發往印度洋。


坐帆船參加 Private tour,可在船上用早餐午餐,停下觀鯨也較有彈性。

Sail Lanka Charter
網址: http://sail-lanka-charter.com 
價錢: Private Boat Tour有幾種,觀鯨最好是坐 Pearl, Giant Loop由 6:30am至 1:30pm,包括觀鯨、早餐、午餐和部分非機動水上活動。 115 000 LKR/799USD( 10人)

最地道魚市場

印度洋的寶藏比比皆是,順帶讓人有口福。
清晨五時,天未光,一陣海水鹹腥味,在 Negombo Fish Market搶先飄逸。市場共有兩邊。一邊作零售,滿場吞拿魚、梭子魚、石斑、青龍蝦、藍蟹、甚至小鯊魚,數之不盡,全部即日在印度洋捕撈。最讓人拍案叫絕,是看見長四米的巨型黃鰭吞拿魚,一條條由漁船搬到地上,新鮮絕倫,等待競投或出口。
印度洋產的吞拿魚,因海水熱,肉不肥膩,質地結實,更適合各種煮法,絕非浪得虛名。
另一邊則是直通海灘的 Dry fish farm,清一色是本地漁民,撒網、拉網、賣魚、切魚、醃魚,功夫利落,非常市井。而最特別的一抹風景,是在旱季時,為了防腐,人們會在沙灘曬魚乾,有馬友、小飛魚等,隨季節而不一樣。延綿幾百米的沙灘,密不透風地鋪上魚乾,看得人目瞪口呆。
天漸漸亮,到處都車水馬龍,市場內到處都是找食材的廚師,因這兒距離大城市可倫坡 35分鐘車程,可以即買即送,上午捕,晚上吃,最為新鮮。




Negombo Fish Market外就是沙灘,面向印度洋,海風一吹,也是鮮活。


曬魚乾是 Negombo非常震憾的一抹風景,整個沙灘被魚乾鋪得密不透風。


每天清晨,漁民歸來,帶回即夜捕獲的鮮魚,滿載而歸。


印度洋出產黃鰭吞拿魚,隻隻巨型,這個市場也有賣!


市場上門庭若市,非常熱鬧,街坊和漁民都在講價。


在 Negombo Fish Market也遇上名廚 Dharshan Munidasa,來這裏為餐廳買食材。

Negombo Fish Market
地址: Kotuwa ground, Negombo, Sri Lanka
營業時間:清晨 5時起,愈早愈多海鮮及漁民生活可以看

最霸氣蟹餐廳

愈看,愈想即時試試印度洋海鮮的味道,也想吃泥蟹( Mud Crab),人人都說它肉厚肥美,隻隻像砂煲般大。但走遍大半個國家,只見 Sea Crab,卻不見揚名立萬的 Laagon Crab(註:泥蟹在 Laagon中飼養),快要將它列作失踪人口了。幸好在可倫坡找到餐廳 Ministry of Crab,終於可見到泥蟹了。
斯里蘭卡泥蟹因身形龐大,擁有兩隻厚大的蟹箝,全數出口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方。外面吃香,但因價錢貴,本地人吃不起。幾年前,名廚 Dharshan Munidasa有感近年斯里蘭卡經濟漸好,決定將出口轉內銷,把很多優質本地食材,如泥蟹、河蝦等,用來做菜,讓本地人也能吃。他帶着宏念,闖出名堂,餐廳今年更於 Asia 50 Best Restaurant中奪得第 25位,為斯里蘭卡爭光。




這隻 Pepper Crab屬於 Colossal,壯碩大隻, 1.2KG約需要 12,000 RUPEES(即港幣$613),又香又濃,肉質鮮嫩,三、四人享用也有餘。


名廚 Dharshan Munidasa的 Ministry of Crab,於今年的 Asia 50 Best Restaurant奪得 25,為斯里蘭卡爭光。

Ministry of Crab招牌當然是吃蟹。蟹按大小分類,店家給它們安了名字,最大的 Crabzilla(重 2.5 kg)比人頭般大,來貨少,需預訂。接下來的 OMG、 Colossal和 Jumbo也是一貫壯碩大隻。因是淡水飼養,蟹腳肉少,但蟹箝特別厚大,啖啖飽滿,鮮甜且有彈性。
最招牌煮法是 Pepper Crab。不像新加坡胡椒蟹般乾身,用上本土黑胡椒,先用熱油半煎半炸,再加入雞湯煨燜才炒蟹,味道濃稠,湯汁濕潤。吃下,蟹大但不硬,肉質鮮嫩可口,湯汁極鮮甜,用來蘸麵包一流。還有 Garlic Chilli Crab、 Curry Crab、 Butter Crab(需預先 6小時融掉牛油),都很有特色,無論選哪種,也讓人大快朵頤。餐廳還供應香料煮蝦,半煎煮海魚等,都一樣肥美清甜,大概在地供應,食材鮮活,簡簡單單已夠滋味了。




斯里蘭卡的河蝦,隻隻巨大肉厚。這道 Garlic Chilli Prawns先炸後炒,辣中帶鮮,又下了大量 Olive Oil,有點中西合璧的味道。($66/一隻)


餐廳也提供河蝦等海鮮,全部新鮮欲滴。


泥蟹以體形取勝,分分鐘比人頭更大,蟹箝肉又極肥美,所以在國際非常有名。


Ministry of Crab位於可倫坡,重現名不經傳的泥蟹。

Ministry of Crab
地址: Dutch Hospital Shopping Precinct, Old Dutch Hospital, Fort,, Colombo
營業時間: 11:30am– 3:30pm、 5:00pm– 11:00pm
網址: http://ministryofcrab.com 
註:餐廳時常爆滿,記住要預先訂位。

踏實幹活 一對手一撮茶

如果 you are what you eat是真的,斯里蘭卡人的血液裏,流的是茶。紅茶綠茶白茶,無茶不歡。
斯里蘭卡國家有個舊名字,叫錫蘭,而享譽世界的錫蘭紅茶,便發源自這片土地。由殖民時代到現在,由中部高山至南部海邊,遍地茶葉香。濃郁的、淡雅的、沁人心扉的、世界第一的(如 Dilmah、 Lipton),斯里蘭卡一一囊括。這些紅茶,不但外銷,也會「內服」,人人嗜茶如命。明明是熱帶地方,正午高溫攝氏三十度,但路邊樹蔭下,總有人在嘆茶。
我們到了 Nuwara Eliya山區的 Dunkeld Tea Estate參觀,中型茶莊,每天產量 1 batch(約 10,000Kg),所採摘處理的茶葉,供貨給世界知名的 Dilmah紅茶品牌。因處於海拔 1,868米,高山氣候,面對 Caslereigh Reservior,雨水充沛,又有樹蔭,風土( Terroir)堪稱完美。種出來的茶,茶色淡泊,卻又香又醇。這品牌,更特別出產名為 Silver Tip的白茶。只採春芽的中幹位置,像咖啡一樣,單品處理( Single Origin),所以味道帶淡淡花香。更有抗氧化功效,比一般的紅茶綠茶貴 30倍,被封作茶界中的香檳。







採茶工作,手停口停,每一撮都有血有汗。


因雙手溫柔纖幼,採茶的都是婦女。


對斯里蘭卡人來說,品茶比品酒更仔細。若是茶粉大粒,茶葉大片,沖出來的茶,茶色晶瑩明亮,味道香醇清雅。

這種高級茶得以流芳百世,靠的是無法修飾的一對手。茶園共有 500公頃,每一公頃,就有 18位採茶女工作。她們每天早上 7時開始,採茶直至 4時,全人手採摘。不僱男人,因女性雙手較纖幼,溫柔一折,每每採到新芽和嫩葉,都扔進肩膊後巨大的塑膠袋子中,採到約 16kg就可以下班。一天的薪金是 7美金,都是有血有汗的辛苦錢。茶園某程度是茶女的家,提供伙食,設有學校、醫務所等設備,若有家人,甚至可以搬來同住,丈夫不採茶,可做些水泥工作。
婦女停下工作時,想不到也會喝茶,還教我們幾招喝茶搭配與心得。以紅茶為例,茶葉幼細、茶粉細粒,茶色會較暗,味較濃,結構層次較多,喝後精神爽利,最好加奶喝,或像當地人配片蔗糖。若是茶葉大片、茶粉大粒,色會淡一點,香醇清雅,甚麼也不用加,適合早上起床後喝。
這兒的茶,芬芳香濃,都是茶女心血付出。人們都說,茶葉或許是斯里蘭卡未來重要的收入,甚至可以幫助國家和國人改善生活;一切,就靠一對手。




Dunkeld Tea Estate同時設有工廠,進行乾葉、揉茶和發酵等程序。


Dunkeld Tea Estate的成品,供貨給世界知名的茶品牌 Dilmah。


婦女靠着雙手,不但養活家人自強不息,更一起令國家香氣飄逸。


Ceylon Tea Trails提供不同的 Tea Experience,包括享用英式 High Tea set。

Dilmah Tea Estate
網址: http://estates.dilmahtea.com 

Ceylon Tea Trails
網址: http://www.resplendentceylon.com/teatrails 

註: Ceylon Tea Trails是全世界第一家以茶做主題的豪華酒店,提供 Tea Experience、 High tea set等等。因山區路不好走,可選擇在四棟 Bungalow中住一晚,翌日早上才參加 Factory Tour,了解 Dilmah紅茶的生產過程。

實用資料

機票:往斯里蘭卡可倫坡可選擇坐 Jet Airways,經濟客位來回連稅$3,171起,商務客位來回連稅則是$12151起,每天均有航班,於孟買機場轉機,候機時間約需要兩小時,有專人指示,很方便。詳情: http://www.jetairways.com/en/LK/Home.aspx 

簽證:持特區護照在斯里蘭卡需要簽證,可選擇落地簽證或網上簽證。詳情: http://www.eta.gov.lk/slvisa 

活動推介:斯里蘭卡的 Kitulgala很流行玩激流活動,沿途風景美又刺激,詳情: http://www.hikingsrilankatours.com 

住宿:在可倫坡可考慮入住 Zmax Fairway,雙人房$725起。若喜歡陽光與海灘,可往南部 Weligama入住 Cape Weligama,是 Resplendent Ceylon近年新開的酒店,雙人房$3,686起。

交通:遊斯里蘭卡最好是包車,可聯絡旅行社 May Flower Holidays( Pvt) Limited,員工懂國語,可幫忙計劃行程或聯絡司機包車。詳情:http://www.mayflowerholiday.com 

餐廳推介:想試試正宗斯里蘭卡菜式,在可倫坡可到 Upalis,咖喱和羊肉也好吃。詳情: http://www.upalis.com 









撰文:莫坤菱
攝影:鄧廣基
鳴謝: Jet Airways、 May Flower Hoildays、 Resplendent Ceylon Ltd、 Cape Weligama、 Upalis@Colomb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