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公平咩? 歐鎧淳

贊助商連結

世間滿目瘡痍,惟歐鎧淳無塵無玷。
連童星都堅持化妝才肯出鏡,她素顏、濕身依然零死角;競技場上人人臉容扭曲,她在衝線一刻仍是如花似玉。生於中產家庭,自小讀名校。曾三次參加奧運,是多項香港游泳紀錄的保持者。最重要是青春無敵—雖然對職業泳手來說,廿五歲已開到荼䕷,但誰會懷疑歐鎧淳退役後的出路?除了她自己。「呢一切,都係游水俾我嘅。離開咗游水,其實就咩都唔係。我好清楚,一直都知。」
里約奧運後,歐鎧淳無處不在,硬照廣告、雜誌封面、品牌活動,都見她的身影。行外人不知她仍然每日練水四、五小時,「到而家啲人都仲係話:吓,你仲有游呀?」奧運開幕禮,她代表香港持旗進場,驚鴻一瞥,中港網民發現新大陸,「大家睇嗰三十秒,就轉移咗視線去另一邊。可能我嘅成績又唔係話咁超卓、唔係世界冠軍。所以大家會覺得,佢都係得個樣。」「女仔就會有呢個問題,外貌同能力有個掛鈎。你靚啲,可能就冇咁叻;你叻,可能就冇咁靚啦。如果你兩樣都有,個天就好唔公平啦。」
這世界當然沒有公平,歐鎧淳惟有在運動競技中,追尋她心裡的平等。

 


30秒

一刻永恆。一六年奧運開幕禮,歐鎧淳持旗其實不過三十秒。

音容宛在的 689講過:「體育界對經濟冇貢獻。」歐鎧淳打趣說:「唔係吖,我對自己嘅收入有貢獻,叫做幾好。」搭地鐵,笑靨如花的淳 BB向你兜售洗髮水、護膚品;上 facebook,見到她與一眾網絡紅人齊齊推銷銀行服務;在 YouTube,張敬軒主打歌的 MV女主角,又係歐鎧淳。「(收入)比運動員嘅津貼的確係多。但我好清楚,呢啲係一時,可能我成世女得一次機會。我好好彩,係被選中嘅幸運兒。」
且回到去年奧運前的七月,香港代表團舉行授旗典禮,霍震霆跟歐鎧淳說:「我個仔揀咗你做持旗手喎,你有無信心㗎?」她以為是在典禮上頒贈錦旗,隨口答道:「好呀。」霍啟剛確係幾有眼光,「揀我,係因為我係三屆奧運選手。平日訓練之餘,亦有做運動相關嘅推廣,例如青年奧運大使。」
村民唔係咁諗。總有人認為她是因為外形而雀屏中選,歐鎧淳扁嘴兼皺眉:「每屆奧運都有靚仔靚女。係咪每次揀中靚仔靚女,都唔使理佢嘅能力?市民知道嘅話,都鬧到傻啦!」「我九歲已經開始訓練。多年來,俾咗好多心血去游水。有冇可能係我由細到大、一路編排到二○一六年,就係為咗做三十秒嘅持旗手?」
鎂光燈


人不知而不慍,可是歐鎧淳有排都未到不惑之齡。鎂光燈的用處,她倒是很清楚,「其實呢三十秒帶俾我嘅好多。我感激有過呢件事,係因為……佢令我可以用運動員嘅身份,去好多唔同嘅地方、做好多其他人覺得運動員唔會做嘅事。」「變相令大家知道,運動喺香港唔係末路。其他運動員見到,都覺得自己有可能做得到、鼓勵到更多人。」
美人魚本是野生物種,習慣被路人捕獲乎?「前排會多啲,剪咗呢個蔭之後,啲人都唔係好認得啦。都係照樣篤魚蛋。哈!完全冇儀態可言。」路人善忘,狗仔隊卻眼利得多。歐鎧淳被拍到與現任男友、《點五步》的棒球手胡子彤街頭吻別,連帶把舊男友的前傳一併抽出,「的確會唔慣……不過都冇嘅, life goes on。」「又唔係有啲咩唔見得光嘅嘢。就算有人認得我、跟我,都冇需要避。」「但師兄師姐話,你可能都要避忌啲……盡量囉,調整吓。」
0.23秒
關於歐鎧淳轉戰幕前之說,其實也非空穴來風。她在即將上畫的《春嬌救志明》過鏡十秒,但堅持下個目標是一八年亞運,而非娛樂圈,「本身我講話一六年游完就退休。」奧運上水一刻,記者向她求證,她口快快答到:「好開心!係呀。諗住完咗呢件事,就順理成章、好圓滿。」當晚泳隊師姐施幸余問她:「你真係唔游嗱?」她又動搖:「你叫我即刻唔再落水、唔去泳池,好似爭啲嘢……但反悔已經嚟唔切,新聞已經出晒。」
安徒生筆下的美人魚為愛情而上岸,歐鎧淳當然不是,但少女的心意一般難以觸摸:「係悶囉。本身游水唔係一項好有趣嘅運動。唔係雙人、冇互動、重重複複一個動作。」「時間耐咗,自然有呢個諗法。我都好老實同教練講,我可以繼續練習,但唔想渾渾噩噩咁繼續出糧。唔應該係咁嘅態度。」教練總是哄她還有進步空間:「其實佢好似呃緊我咁。某程度上教練都擔當住呢個角色。你唔信自己時,佢係咪都話,你係得嘅。我傻傻哋嘅又繼續去練。」
其實歐鎧淳差點就與里約奧運失諸交臂。為爭取入場券,她自一五年起不斷參賽,但距離 A標(奧運資格)總差一點點。最接近的一次,她在一百米背泳游出 1分 00秒 48,與 A標只差 0.23秒。後來港隊憑女子 4× 100米混合泳,擠上奧運的尾班車,才有往後的歷史,「個人項目達唔到 A標,我自己好淡然。我真係用晒所有時間去訓練,每一個比賽都搏到 120%,已經唔止係盡力。」
歐鎧淳在○八、一二年奧運都有個人項目入圍。但世上永遠有人比你更努力、更有天分,「係嘅。競技運動,就係同其他人去比較,而且同世界級泳手去爭。」「啱啱見到美國大學聯賽嘅成績真係好快,一百米嘅紀錄又推前兩秒。但未到下一個比賽,我都唔會縮。」「喺亞洲,我都仲可以爭排名。至少努力咗亞運先。」

留美期間,歐鎧淳被漢堡包槽肥了廿磅,「我自己唔覺囉。但返到嚟啲人見到我就話:嘩!黑豬咁喎。」

八歲的歐鎧淳,在東區區賽 50米蛙式奪得銅牌。
異鄉
為應付○八年奧運,歐鎧淳在會考前休學一年,到深圳受訓。以為可以擺脫每日放學、飛的去練水、回家還要做功課的港孩生活,誰知地獄在北方,「首先係訓練量加多咗成倍,每日游萬幾米,一開始直頭跟唔到。而家諗番,都覺得嗰陣嘅自己好犀利。」肉身疲累事小,失去自由事大,「冇電腦、唔可以同爸媽聯絡,軍訓式嘅生活。六點起身練青蛙跳、食飯、游水、跟住又食飯。夜晚六點睇新聞聯播、唱軍歌,跟住瞓覺,日日如是。」「唱歌都算了,睇新聞聯播最辛苦,嗰半個鐘就咁坐喺度。電視嘅唯一功用就係睇新聞聯播,好嚴重。」
跟她一起接受「國民教育」的,是無數窮家小孩,「佢哋幾歲就被人踢入嚟。屋企環境唔好,希望仔女有日做到全國冠軍,就係脫貧嘅工具。」「我係嗰種你逼我、我就唔想做嘅人。但當時嘅目標好清晰,就係要去我人生第一次奧運會,冇必要跟自己作對。」泳池最多池中物,比她游得更快的,都只能載浮載沉,「喺香港做運動員係好幸福嘅事。嗰邊太多人爭了,可以去到奧運嘅,(每個項目)只得兩個。」

港隊女子 4× 100米的組合,(左起)歐鎧淳、施幸余、鄭莉梅、江忞懿。(維港渡海泳 2016宣傳照)

一六年勳銜頒授典禮,歐鎧淳成為集郵焦點,消防員都要排長龍。
競爭激烈,在美國亦然。歐鎧淳後來獲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錄,會考後直接去彼邦升學、受訓。但對她來說,那是另一個荒島,「簡單嚟講,去到大陸,你嘅身份比較特殊,但美國就唔係。我由香港第一,跌到中下游,教練又唔係好睇我哋啦。」後來在柏克萊對史丹福的比賽中,歐鎧淳勝出。上水後,教練拋下一句:「 Oh, so you can swim。」
鬼妹隊友講美國的肥皂劇,她搭不上嘴,童年回憶一片空白。就連衣著打扮都格格不入,「譬如我而家咁著,佢哋都會話:嘩,你著得咁奇怪,好 Asian呀。」美國人不著衫乎?「佢哋都係淨色、鬆鬆哋、好自然咁囉。」即係 pair,「哈哈,係呀,好 pair。」「其實四年來都冇適應過。諗番轉頭,都係鍾意香港多啲。我係一個不折不扣嘅港女。」
港女
港女是怎樣鍊成的?看歐鎧淳便知,「以前成日俾媽咪湊住,過到去美國,以為甩繩馬騮好自由,但全部嘢都搞唔掂。」歐太至今每逢週末,仍會陪伴女兒練水,自己在池邊玩「 Candy Crush」,「爭取親子時間嘛。」難得女兒受落,「游水呢個項目,家長係好 involved。」
有次奧運後,歐鎧淳休息,去日本觀戰。混在隊友的家長之中,她感到氣氛有異,「我係運動員,知道用咩方法令自己平靜,要以平常心態先可以有好成績。佢哋老遠飛過來,又冇嘢可以做到,坐喺看台上仲擔心過你,嗰種感覺好強烈。」 Auntie們你一言我一語,就算只是鼓勵說話,都足以令氣壓急升,「嗰吓我真係覺得……媽咪,呢幾年你都辛苦了。」

十年前的舊照。歐鎧淳的稚氣減退了不少,歐太卻像吃了防腐劑一樣。
撰文:蔡慧敏
攝影:葉志明
攝錄:羅錦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