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真城寨英雄 羅莽

贊助商連結

自信的男人最性感,唔信你睇羅莽師傅。邵氏年代,邊個打星身材最正?「想謙虛都唔得,梗係我;講番呢個年代,想謙虛都唔得,又梗係我。」羅莽唔同羅仲謙,練波不靠器械,每寸肌肉都是真功夫。「到年紀大咗仲玩啞鈴,點講呢……好似苦力咁啦。功夫係一種技巧。」



他自小拜東江朱家門下,是南螳螂好手,現時仍經常跑上飛鵝山練功。千錘百煉,非尺寸所能量度,「丁不丁,八不八,手從心口發,有橋橋上過,冇橋自造橋。都好辛苦㗎。」螳螂拳的基本步法,是弓背、深蹲、腰腹坐落,「師兄弟咁樣對猜幾個鐘,乜脂肪都冇晒啦。兩臂夾住,已經好有肌肉。膊頭、胸肌、腹肌,冚喺晒度。
羅莽生於九龍城寨。三山五嶽,能戰才能和。身為家中大哥,父親叫他去學兩招來保家。後來憑八腹肌獲張徹導演青睞。作為真正的城寨英雄,他在大台劇集《城寨英雄》也有角色。編劇可有找你攞料?「咁又唔清楚。公司咁大、部門架構……可能佢唔需要呢。」導演可有來請教兩招?「因為我係 artiste,不在其位……」結果他又再演「一秒強姦犯」。

捱打

羅莽耍出幾招螳螂拳,拳風虎虎,攝影師不由得退避三舍。拍攝既畢,雙方都氣喘吁吁。他今年六十三歲,體能比起年輕時也許稍有不及。《城寨英雄》的動作場面獲好評,大台禮聘張徹另一名弟子、與羅莽同期出道的郭追任武術指導,卻遺忘高手就在身邊,「《 TVB週刊》曾經訪問我,應該知我係城寨居民;知道我學功夫,係為咗要保護啲細佬。城寨以前係『三不管』,連警察都唔敢入嚟。」
有一回,比他年幼十歲的弟弟放學回家,被飛仔攔路,要找大哥幫拖,「去到我話:打啦,我係師傅。佢哋一見到我,係咁意都打咗兩招。哈哈……」講起威水往事,他格外精神抖擻。可惜四十歲以下的觀眾只記得他扮女人、扮不諳武術的吳剛、以至辣手開苞的強姦犯,「感覺上…… hard feeling係冇嘅。都係睇公司點安排。我唔抗拒,亦冇得抗拒。」
羅莽也不為公仔箱所困。分別在《葉問》系列和《一代宗師》踢館,成為唯一與甄子丹和梁朝偉對決的師傅,「榮幸榮幸,人哋賞識先有咁多機會。」雖然被葉問 KO,是必然結果,「捱打總有。拍戲咁多年,承受力都預計得到,而家的武指都好有經驗。託賴咁多年都冇嚴重受傷。」上次見紅,是九一年拍無綫的電視電影《特技雙雄》(錢小豪、張衞健主演),導演要他由三樓跳下去。望見地面一堆紙箱,羅莽想搵替身,但公司不准。導演對他說:「唔使啦,羅師傅。我都跳到,你點會唔得?」「我嗰時仲後生,好勇,係個好認真嘅演員。」一躍而下,滿口鮮血,「撞落嚟,隻牙喺入面裂開咗。縫完針第二日又再拍過。」「特技唔係功夫。原來跳落嚟要卸力、個身要挨後。唔知點解個 stuntman冇講我知。」
早幾年,《打擂台》復刻功夫片,找梁小龍、陳觀泰出山,甩皮甩骨的師兄弟也要大打一場,惟羅莽穿一身 A貨名牌演收地惡霸,「有啲戲唔一定主角先好睇。有好多元素、高潮低潮,如果個個咁好打就唔好睇啦。」只怪他在大台的形象太洗腦,「打人嗰個有表情,被打嗰個,都一樣係用表情嚟演。因為拍戲始終係假嘅,唔係真打。如果你覺得咁樣唔夠威,就唔知咩係藝術啦。」他在新作《夠殭清道夫》也做師傅,只是捉殭屍的都成了公務員。除下道袍,穿上類似食環的熒光背心。




攝於○一年的肉照。羅莽有時撞到昔日師兄弟,發現大家都走樣了,「好多都抵受唔住生活,要搵食,冇乜條件去保養。所以我都算託賴。」


七九年《金臂童》,羅莽擔正。 粉絲

香港觀眾忘了羅莽渾身肌肉的來由。在美國,卻有一班死忠,看邵氏功夫片長大。○七年,他獲美國 Phillywood Entertainment第一屆「國際武術影業終身成就獎」,由當年的賓夕法尼亞州州長頒發。去年有美國導演搞眾籌,希望復刻邵氏名作《金臂童》。由羅莽親自上陣,拍成短片《 Golden Arms Returns》。導演更為羅莽舉辦影迷聚會,「啲 fans好嚴肅,由各地坐飛機來等你。我一入到去,全部企晒起身、拍手,我都嚇一跳!哈哈哈……」
粉絲中有很多是黑人,逐一訴說美國鄉鎮的生活如何苦悶,如何被社會不公所壓迫,惟有靠功夫片慰寂寥,「佢哋睇到功夫片嘅俠義心腸,原來呢啲叫正義。我都好感動, fans真係咁厚愛我。有機會我真係要拍多啲功夫片,等佢哋欣賞。」有女粉絲把羅莽在《五毒》的造型紋在手臂,「美國有啲農村比較窮,家庭教育唔係咁好,父母有時會打佢哋,佢哋覺得唔公平。睇咗《金臂童》,就去練功夫、要反抗,所以而家咁大隻!」大隻佬講到激動處,一拳打在牆上。
又有人在墨西哥買了整個山頭起影城,準備拍功夫片,「係有羅斯福嘅邵氏影城!佢哋請咗我去奠基。」在堆填區附近的邵氏影城,卻長期賦閒。羅莽中學畢業後在張徹的電影公司做信差,只為等一個機會,「當時張導演同劉家良師傅意見不合,要另起爐灶。好多劉師傅的武師佢都唔用。咁啱拍《少林寺》,需要大量 stuntmen,所以就有『邵氏武術訓練班』,我係第一期。」




標榜事業線的𡃁模,在羅莽面前,通通要彈開。


《城寨英雄》重頭戲,可憐女鑫鑫因爛賭父而被姦殺,兇手正是羅莽。 魯莽

《少林寺》群僧粥粥。開鏡前,羅莽人有三急,回來時發現其他人已列陣,「我好驚,聽講張導演鬧人好勁。心諗如果佢鬧我,我就走。」張徹大喝一聲:「返嚟!」隨即安排羅莽企前排,鏡頭 close up他的八嚿腹肌,再拉 wide,「所以我開始行運啦。」後來張徹為他改藝名,「我真名叫羅坤霖。佢老人家好細心,先問廣東話有冇問題。」「我又多口。羅羽咪即係落雨?廣東話即係落雨收柴喎。」張徹臉色一沉,羅莽逃之夭夭,卻被水管絆倒,「好呀,魯莽。就叫羅莽好了。」
若當年叫羅羽,可能會大紅大紫像王羽?「名其實唔重要。最緊要係你嘅條件、市場仲需唔需要你。」如今市場需要搞笑的羅莽,多過好打得的羅莽,「練到咁好打又如何呢?唔興嘛。」「當年啲師傅喺大陸落嚟,學功夫、做保鏢都係想搵錢。四、五點起身就練、打霧水。喺青苔上,除咗鞋,用腳趾抓住行過去、撻落嚟。邊個要練?」「如果真係要搏擊,真功夫埋門三幾下就搞掂。香港係法治地方,有咩事就報警啦,仲打?」

拜師


張徹(左三)與契仔們合照。睇身形,羅莽(右四)確是毅力驚人。

講起報警,羅莽出入官門的記錄可不少,全部因為酒精而起。○六年,他撞向停車場的石,卻拒絕接受酒精測試,被法庭罰款八千元;○八年,醉俠羅莽涉嫌強吻兩名男途人,被控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襲擊公職人員。資深大狀駱應淦是功夫迷,在報章上看見偶像被押走,心中不忍,免費為他打官司,最終獲輕判罰款二千元了事。
駱應淦在法庭上卻道出他的身世:「硬橋硬馬的功夫片沒落,不擅長花拳繡腿的羅莽被迫轉型,加入電視界充當諧星。年紀大,面對如此景況,常借酒澆愁。」羅莽心裡苦,但羅莽不說,「前事不提。」現時仍不時有人影到他在食店獨自隊啤、自言自語再昏睡。
至於當年被不良分子恐嚇的弟弟,後來也成了大律師。羅志霖的師傅正是駱應淦,「我知道駱應鈞係佢大哥。聽細佬講,佢好想跟駱應淦,咁我就打俾阿鈞,我同佢好熟嘛。」當時駱應淦本來已不再收徒,但駱應鈞向羅莽誇下海口:「佢係你 fans喎,點解唔收?」結果兩位弟弟各自「被拜師」,「好多謝駱師傅,咁賞識我親細佬。」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