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2.jpg


馬會在○六年七月開始在原屬體院的用地建奧運馬房(黃框),京奧結束後一直留為己用。不過,早期進駐奧運馬房的幾個練馬師普遍成績低落,但馬會堅持使用這個馬房,去年更建馬匹泳池作改善工程。

封面故事

特首之路 秘密會議記錄 揭林鄭割地益馬會

贊助商連結

林鄭參選特首,競選口號是,同行 We Connect。可是,參選過程屢出洋相,連八達通都不懂用,完全未能與基層市民 Connect到。相反,過去十多年,一直與她「同行」的,卻是權貴的代表——香港賽馬會。林鄭為向中央獻媚而推出的西九故宮大計,由馬會捐出三十五億元鼎力支持。
本刊發現,林鄭亦曾成就馬會的「偉大藍圖」。馬會為協辦○八京奧馬術比賽,向香港體育學院借出四點七六公頃地皮,不過最後就如劉備借荊州。馬會為正式把地皮據為己有,去年再度「發功」,游說沙田區議會支持修改相關土地的規劃用途,令奧運馬房名正言順成為「沙田馬場的伸延部分」,成為囊中物。本刊追蹤相關的舊檔案,其中一份神秘會議記錄,揭示當年的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在「割地」事件上發揮了關鍵的角色。在事件中最受影響的體育學院,理應出聲反對,卻有如鵪鶉,且一直盡力配合。
本刊發現,時任體院主席李家祥,於一○年進身馬會大董;而○五年曾大力反對計劃的陳念慈,○六年開始出任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現時更成為林鄭競選辦副主任。而一直主張繼續佔用地皮的、時任馬會主席夏佳理,出任林鄭競選辦主席團成員。

自從一二年退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夏佳理,已甚少公開談政治。去年他以社企「要有光」慈善基金會主席身份出席「深井光屋」項目,同場以政務司司長身份出席、尚未公布參選特首的林鄭月娥說:「如果這叫勾結,我一力承擔。」大打「民生牌」。已年近八十的夏佳理,頭髮斑白,老態盡現,林鄭今年一月宣布去馬選特首,二月的造勢大會上,他站在最前線,擔任競選辦主席團成員。眾所周知,林鄭與夏佳理在西九管理局共事期間緊密合作,而夏亦是林鄭口中西九故宮計劃「摸底」的對象之一。不過本刊發現,兩人的微妙關係,不只於西九,亦見於馬會之上。
翻查資料,一幅面積達四點七六公頃,位於沙田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 GIC),原本是體院的兩個足球場和一個高爾夫球練習場。○五年中,當時國際奧委會正考慮將京奧馬術比賽移師至香港舉行,香港政府為了積極配合,於是覓地作比賽場地。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計劃「暫借」該幅體院土地,改裝成奧運馬術比賽場館,同年底民政局向沙田區議會提交一份文件,明確指出體院為馬術比賽,「將於二○○七年初至二○○八年底暫時遷出原址」。文件亦指出馬會於馬術項目完成後,便要交還。不過,時任馬會主席的夏佳理,卻打「開口」牌,建議「唔使還」。而本刊獲得一份文件,揭示成功「扭轉乾坤」、成就馬會想法的,就是○六年出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的林鄭月娥。




七十八歲的前馬會主席夏佳理(左二),上月三日以林鄭月娥(右二)競選辦主席團成員身份、身穿印有其競選口號「 WeCONNECT」的藍色 T恤,為林鄭站台。(《蘋果日報》圖片)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質疑,政府向馬會批出的五十年地契沒有限制私人會所面積,而城規會又將「私人會所」納入「經常准許用途」,變相讓馬會有擴大會所的空間。馬會立即在多份報章刊登聲明反擊,但只是提及無意在奧運用地興建會所,並無明言未來不會再擴充沙田會所。 神秘區會文件 揭黑箱作業


林鄭月娥(前排左)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與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前排右)為西九故宮計劃簽署備忘錄,前體院主席李家祥(左二)以馬會董事身份,與西九管理局董事局成員孔令成(左一)等人在場見證。孔現為林鄭競選辦副主任。

本刊發現,沙田區議會於○七年四月二日,以「香港體育學院重建簡介會」的名義,召開過一次神秘會議,該會議屬特別會議性質,市民並不知道會期,當日的會議記錄及錄音都不能在網上公開查閱。
本刊獨家取得這份會議記錄,文件揭示了林鄭在事件上的角色。原來林鄭曾於○七年三月底接觸過各運動總會及精英運動員,商討體院的重建方案,並已「與各方面達成初步共識」,但究竟如何達成共識?文件卻沒有詳細交代。這會議,以體院部分設施開始老化為由,希望為精英運動員改善訓練環境,主要是力銷一份由民政局準備的體院「總綱發展藍圖」,尋求區議會的支持。魔鬼在細節,原來當年決定要重建體院,而擬定工程範圍,並沒有包括奧運馬房用地,即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把馬會借用的地皮剔出。
林鄭其後再上立法會,施展語言偽術指:「體育學院在重建後所設的各項擬定新增的額外設施,在可見的未來將可完全滿足體育學院的需要,而無需收回上述用地。」體院過往以短租形式向康文署租地,林鄭其後補充指:「為進行馬術項目,相關的土地已租予第二十九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馬術比賽(香港)有限公司,而體院已經不再是有關土地的租客。由於體院並非該土地的獲批地者,有關土地的永久或臨時使用安排,只涉及政府與有關方面的商討。」○八年更成功獲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十七億七百五十萬元,資助體院重建計劃。體院借出的地皮,已到馬會的口邊。

李家祥 馬會地位大躍進

馬會向體院借地,並非一帆風順,最初反對者之一更包括前羽毛球運動員、現時林鄭的競選辦副主任陳念慈,她不滿把體院又拆又遷,影響運動員訓練。其後來自體育界的反對聲音愈來愈少,時任體院主席李家祥更一直全面配合,曾稱若馬會取得該土地,體院只要求得到相等面積的設施,可考慮高空發展。李家祥早於八七年已成為馬會會員,名下有多匹馬,○三年起出任遴選會員。由他主理借地皮予馬會之事,一度被立法會議員質詢涉利益衝突。但當時林鄭為李家祥護航,否認他有任何角色或利益衝突,諷刺的是,李家祥在重建計劃啟動後不久、一○年就接替陳祖澤,進身馬會大董。而當日反對的陳念慈,○六年更開始出任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齊齊更上一層樓。
事實上,體院重建計劃出爐後,需要拆卸原本體院內的單車場,用作興建新大樓。李家祥解釋:「將軍澳會興建一個新的室內全天候單車場。」康文署○六年十二月宣布單車館計劃,三個月之後體院重建計劃便已擬定拆卸原有單車場。這樣,就不必用馬會想要的四點七六公頃地,整個計劃可謂天衣無縫,貫徹林鄭做事「滴水不漏」的作風。耐人尋味的是,這個單車場,正是香港單車代表隊總教練沈金康夢寐以求的單車館,而他現時亦成為林鄭競選辦政策顧問。




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陳念慈,昔日是羽毛球名將,未有涉足馬壇,○六年入職後才開始學騎馬。(《蘋果日報》圖片)


前年民政事務局向沙田區議會提交一份「擬擴闊沙田馬場外沿城門河的單車徑/行人路」文件,提到當局與馬會商討沙田馬場的五十年地契。容溟舟當時已在會議上質詢,為何續期年限比一般的十五年長,又懷疑五十年後該幅土地是否仍屬康樂用地。(曾春南攝) 運動員折騰 居民冇場用

體院重建,不但苦了精英運動員,連普羅市民使用康體設施的機會也同時犧牲。體院○七年初遷出原址後,徵用了烏溪沙青年新村部分地方作為臨時基地,而康文署轄下位於沙田區的多個康體場地,甚至大埔體育館及遠至深水埗區的歌和老街壁球及乒乓球中心,都被用作個別精英項目的替代訓練場地。當時已經有區議員批評奧運馬術項目對沙田康體設施的影響相當嚴重,公民黨現屆沙田區議員容溟舟亦大力反對,他強調土地是珍貴的公用資源,理應盡其善用,「馬會攞咗個馬房之後,佢有咩會俾番沙田區嘅居民?係冇呀。冇因為多咗呢啲設施而推廣馬術,個馬房繼續閂埋門,唔會俾我哋睇。」
容溟舟又指,沙田區的體育設施本身已經不足夠,「以規劃標準,(每)五萬至六點五萬人口,應該有個體育館。整個馬鞍山而家二十三萬人口,理論上應該有四個體育場館,但到而家都只係有兩個。」事實上,該幅四點七六公頃的「政府、機構或社區」土地,即使體院不需要,亦可以用來興建醫院、學校、圖書館、康體設施等社區設施。不過,市民根本無話事權,該幅地的命運,原來已經在黑箱之內,由權貴作出決定。

馬會城規闖關 改劃土地用途

馬會在馬術比賽後,至今仍未歸還該幅地予體院,繼續以短期租約形式「霸住幅地」,用作馬房及馬匹訓練之用。不過,馬會欲名正言順把該地據為己有。去年底,游說沙田區議會,支持修改該幅地的規劃用途,並不諱言:「用地將為沙田馬場的伸延部分,繼續用作馬房及相關設施。」林鄭十年前出手擺平體院,令馬會這份向區議員匯報地皮背景的文件,可完全漠視最初體院被迫借出土地的事實,反指是體院已放棄:「香港賽馬會撥款超過八億元,將原址香港體育學院但已棄用的高爾夫球練習場及足球場,改建為奧運比賽的馬房設施。」因果關係,一百八十度大倒轉。
而城規會近日計劃修改沙田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更可謂為沙田馬場「度身訂造」,再添林鄭與馬會利益輸送之嫌。今次城規會改劃,包括將原屬體育學院、四點七六公頃的沙田馬場奧運馬廐用地,由「政府、機構或社區」,改劃為「其他指定用途」註明「馬場」地帶,而「私人會所」納入「經常准許用途」。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擔心,這次改動是為日後將土地撥給馬會鋪路,一旦獲得通過,日後整個沙田馬場範圍可以不經城規會批准而發展「私人會所」。容溟舟亦質疑,城規會有成員是馬會會員,處理是次改劃有直接的利益衝突。事實上,城規會成員黎庭康、李國祥都是馬主,其中李更是遴選會員。




位於將軍澳的單車館一三年十二月竣工,有羽毛球場、舞蹈室、健身室、戶外草地、露天劇場等設施。


林鄭月娥的 facebook專頁上週二上載港隊單車總教練沈金康的支持片段後,晚上突然將有關短片刪除,翌日重新上載,並將沈金康的名銜改為「林鄭月娥競選辦公室政策顧問」。 馬會有至少三十五個選委

林鄭一向不忌諱與馬會的友好關係,以往的特首盃,多由時任特首的曾蔭權親自出席,而林鄭升任政務司司長後,多次代替梁振英出席特首盃。林鄭月娥推西九故宮大計,讓這位「女版 689」官場上盡地一鋪、向中央獻媚,搏坐上特首的寶座。而一鋪捐三十五億,鼎力支持林鄭建宮的,就是馬會。去年,政府准許馬會增加五個賽馬日、批出沙田馬場地皮五十年地契,跨越二○四七;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更獲頒金紫荊星章,被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質疑政府與馬會「有交易」。今次再證明,「急於求成」的林鄭如何靈活運用手段,直接找馬會解決問題,又或為馬會解決問題。從政數十年,口口聲聲為社會出心出力,累積的卻是權貴人脈。
今次參選,除獲得在政商界相識滿天下的夏佳理相助之外,現時馬會逾二百個董事連鄰選會員當中,有三十五個都是今屆選委,包括創興銀行行政總裁梁高美懿及前馬會主席、載通( 62)副主席陳祖澤等。以往有說滙豐、怡和及馬會掌控香港,林鄭一旦當選,換來或是中聯辦、團結基金以及馬會的朝代。




去年馬季開鑼日「特首盃」,林鄭月娥(前右二)以政務司司長身份為醒獅點睛及打鑼。(《蘋果日報》圖片)


林鄭人脈網絡 短借變長用


政府○三年決定翌年解散康體局,並重組體育學院,此後由體委會一條龍式撥款,一度被質詢中央撥款會導致「一言堂」。民政事務局○五年成立專責小組,檢討體院設施,開始就重建計劃提出建議。

2005年
•民政事務局公布協辦京奧馬術比賽安排,指體院會於 07、 08年暫時遷出借給馬會作比賽場地,項目完成後,場地將會交還體院。
•《文匯報》引述時任香港精英運動員協會秘書陳念慈的意見:「拆掉建一個可容納二萬名觀眾的場地,奧運之後又把它拆掉把體院還原,加上體院正進行一些改善運動員生活環境的改建工程,這樣會造成很大的浪費,影響更壞的是體院又拆又搬遷,使整個訓練計劃斷斷續續無法延續。」
•時任馬會主席夏佳理表示,有意在奧運馬術比賽結束後,保留有關地皮。

2006年
•陳念慈出任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
•康文署宣布在將軍澳興建符合國際單車比賽及訓練標準的室內單車及體育館。

2007年
•時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先接觸各運動總會及精英運動員,就體院重建方案「達成初步共識」,再於立法會會議上,稱重建已滿足體院需要,因而表明體院的重建工程範圍不包括奧運馬房用地。
•時任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及張超雄關注身兼體院主席及馬會遴選會員的李家祥,處理重建計劃有利益衝突。林鄭月娥回信為李家祥護航。

2008年
•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 17億 750萬元,以進行體院重建計劃的主要工程。

2010年
•時任體院主席李家祥獲選為馬會董事,填補陳祖澤退任而騰出的空缺。

2016年
•馬會指體院「已棄用」相關土地,並游說沙田區議會支持將該地皮的規劃用途,由「政府、機構或社區」修訂為「其他指定用途」,令奧運馬房名正言順成為「沙田馬場的伸延部分」。
•城規會計劃修改沙田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將原屬體育學院、 4.76公頃的沙田馬場奧運馬廐用地,由「政府、機構或社區」,改劃為「其他指定用途」註明「馬場」地帶,並且將「私人會所」列為「經常准許用途」。

撰文:吳婉英
攝影:胡智堅
協力:關冠麒
資料:資料組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