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情人眼裡出蘇施 金燕玲

贊助商連結

愛情令人盲目。金燕玲眼中的蘇施黃,自然跟三姑六婆有極大出入:「佢係一個脾氣非常大嘅人,唔識佢嘅,會覺得佢好啃、唔 nice。其實佢心哋好好。」「譬如食嘢,佢唔代表全世界,佢講佢嘅感受,但一定唔會收人哋錢就讚好,佢一定唔會囉。」「你可以選擇聽唔聽,唔啱聽咪唔好理佢,哈哈。」
實情是否如此?看官有興趣請自行求證。為愛人護短,乃天經地義。金燕玲與蘇施黃兩座活火山,相交十載居然相安無事,毋寧是智慧的沉澱、精刮的表現,「同阿蘇一齊,我學到一樣嘢。由初初好唔舒服、到而家坦然接受呢件事,係因為佢真係對我好好。」「中途轉基」僅是技術性問題,「講脾氣大,我諗我絕對唔會細過佢。大家真係『捆』(碰撞)嘅時候,已經知道唔可以『捆』落去。人同人相處,佢係錫你、對你好,你要包容。」
世事古難全。妄想遇上高富帥、還要手執痴心情長劍的少女,始終會失望收場;要求交貨平靚快的老闆們,若能三者兼得,咁我真係恭喜你。

物以類聚

一連串訪問堆在一間房、一個下午進行,被「輪街症」的金燕玲有點急躁。髮型師問:「吹番直少少好唔好?」「唔使啦,冇時間──」化妝師夾在其中,進退維谷,「使唔使補番啲 lip gloss?」「你覺得要就要啦──」那些沒有尾音的回應,不是責難,卻掀起一股氣場,令在場人士不敢造次。可是 roll機數分鐘後,金燕玲已回復狀態,侃侃而談。這是專業使然?還是她本性溫柔?都不重要。反正一個「唔 nice」的人,才不會與人為善,「我好多朋友都話,真正識落先知你個人係點。唔識你嘅人會好怕你。 Eric(髮型師)識我咁耐就知,一做嘢就 bla bla bla。嗰個係我嘅衰款,但我就係冇辦法。人同人之間……點講呢,你都要有啲優點俾人睇到。你衰款時,人哋會諗起你嘅優點、去冚你嘅缺點,就係咁。」
一個「幾 nice」的人如何與「唔 nice」的人相濡以沫?幾年前,金燕玲接受電視訪問,為這段關係立下註腳:「我好介意別人點睇我,但阿蘇感動了我。我衷心想講,疼惜你的人,無論是方、是圓、黑還是白,都是沒分別。」也許蘇施黃在金小姐面前,另有一副不為人知的德性。但她如何「唔 nice」,服務業者知之甚深。近年經典,首推一四年她在酒店喝茶,要求侍應多給一個茶包,對方按本子辦事,表明「要計兩杯價錢」,蘇氏答曰:「你敢收就得嘞!」事後還要在 facebook和電台節目發難,被網民恥笑。

 




八七年回港拍劇。《假日風情》其他女角還有余綺霞、陳秀珠,惟金燕玲以泳衣上陣。


金燕玲是舞林高手,年逾六十,仍然有胸有腰。但近年出席各大頒獎禮,卻吝嗇一雙胳膊,偏愛有袖的晚裝,「老啦、肥呀。」


曾志偉一通來電,金燕玲便應承接拍《一念無明》,連劇本都不用看。因為幾十年來,曾志偉幫過她很多。


《一念無明》有句 tag line:係咪乜都可以外判?老人、病人被送入醫院,家人是否可以事不關己。金燕玲親手照顧女兒,對此感受甚深,「如果你有好好哋湊你嘅仔女,佢哋點可能變歪。」 


擇偶嘛,甲之熊掌乙之砒霜。總之不要妄想魚與熊掌兼得。

對於伴侶的惡行,在認同與無視之間,還有第三種取態嗎?「茶包事件,我又唔覺得佢有錯……我都會 complain,只不過唔需要喺電台咁講。咪唔好再去囉。」「佢都係嗰個 moment、啪一聲就講咗出口,其實就係燒炮(仗)嘅過程,可以用另一個方法去處理。」有勸諫嗎?「阿蘇嘅個性呢……佢仲固執過我,我都會同佢講,使唔使咁?不過 We are what we are。」

一生一世


使唔使咁?不過 We are what we are。

金燕玲常說自己不好相處。她的張狂,在工作中找到出口。近年常飾演歇斯底里的母親,一二年《逆戰》、一五年《踏血尋梅》、剛剛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一念無明》,甚至 MK活地阿倫的《失戀日》,全是把子女當作出氣沙包的瘋狂阿媽,「通屋企人都係咁,最孝順嗰個、對屋企付出最多嗰個,受得最多。」導演們對女主角的喜好不一,對女配角的口味卻單一,「我都係一個好 strong character嘅人。任性、隨心,鍾意我就去做,尤其後生嗰時比較冇腦,唔諗後果,又唔識驚。」
她最「隨心」的決定,莫過於兩段婚姻。廿一歲便嫁給彩蝶軒老闆梁廷斌,婚後移居英國,其間墮胎兩次,六年後離婚收場,回港從影。三十六歲再婚,恰巧對方也定居倫敦。這段婚姻也不甚愉快,只是礙於女兒年幼,忍到○五年才提出離婚,當時她已經五十歲,回港從影。青春不再,令重蹈覆轍格外奢侈,「結婚嗰時,又話咩天長地久。你而家問我,好難囉,兩個人對一世。第一要唔悶,每日都好 romantic、 firework咁,冇可能。就算風平浪靜,都係好高難度嘅。會悶㗎喎!我以前唔夠膽講呢句、諗都冇諗過會悶。愛一個人,就諗住愛一世。但愛情……唔係褪色,而係有啲嘢真係會變。未必係有第三者、變心嗰種,而係你日日都成長緊,睇法會唔同。」
若一結婚便 happy ever after,金燕玲可能避得過成長之痛,但也沒有往後的事業,「做人唔好睇得咁通透,係開心啲。」可以做隻快樂的豬,誰要做蘇格拉底?「呢個真係好難答你,因為我已經經歷咗。至於你話邊樣幸福啲?就好似老人痴呆咁,病嗰個辛苦、定佢屋企人辛苦啲?係屋企人,佢自己都冇知覺。」
金燕玲花了幾十年,才徹底推翻父母自細向她灌輸那一套、「女人就是要結婚生仔」的信仰。在兩老眼中,離婚固然不能理解,是以金燕玲兩次敗走英倫,都沒有回到台灣的老家。跟女人一起,更加是來自星星的抉擇。不知是幸或不幸,兩老早已仙遊,金燕玲不必理會誰和誰的目光,「全世界我得番五個親人:我自己個女、妹妹和兩個姨甥。」還有一個,再數就老套了。

兒女是別人的好

金燕玲的女兒恰巧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同年,難怪初次見面時,會覺得他是細路仔,「講真,之前完全冇 expect係咁。睇完好感動、好開心。導演只係廿七歲,拎住二百萬拍出一部咁嘅戲,我真係為佢好驕傲。」她的戲份只拍了一天,金馬 Y已到手,金像 Y又再叫胡,可謂本小利大,「哈哈,其他演員都冇收錢,我收咗封利是,有少少內疚。你幫人,得着嘅係邊個?我覺得我得到仲多。」
那邊廂,女兒大學畢業後,在倫敦某大公司做 trainee,偶然呻一句「返工好悶」,卻被省到立立令,「悶?我拍戲夠悶啦。悶呢樣嘢應該擺到好後。你幸運,有人俾錢你賺。知唔知而家世界經濟幾差?」媽的邏輯:女人可以對老公呻悶;對老闆呢?要感恩戴德。
金燕玲一手一腳湊大女兒,直到十五歲、她離婚回港才告一段落,二人關係密切,「只不過講一句悶,就俾你鬧到隻狗咁。可能我係啃得滯,但我一定要講你應該聽嘅嘢囉。至於你聽唔聽,就睇你嘅資質。」當年金燕玲的父母反對她入娛樂圈、叫她結婚生仔,所持的還不是同一套道理?




好多女人就算保養得宜,眼神還是隨年月變純、變鈍了。但金燕玲眼內仍隱約有種桀驁不馴,是真正的青春常駐。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化妝: Florey@floreyleung makeup
髮型: Eric Tse@Headquarters Limited
服裝: Agnes b.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