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條假刀疤的游學修(左二)唔用替身,同班特約演員齊齊在戲中曬月光,上演少年犯每日都要剝光豬驗身的真人真事。

娛樂偵訊

游學修露股 揭青少年囚犯非人生活

贊助商連結

出道四年的游學修,在新片《同囚》露股上陣!電影只是蚊型製作,他仍唔錫身「犧牲色相」,一「股」勇氣,只為揭開青少年囚犯一幕幕鮮為人知的「非人生涯」。

唔敢打底

游學修將「後欄」曝光,但原來,重要部位的正面一樣冇遮冇掩。
「本來諗住打底黐啲嘢,點知有啲特約(臨記)乜都冇搞豁出去,加上副導係咁催又惡死,個個 ready好,仲搞人哋會以為我耍大牌,哈哈!咁是但啦,索性唔打底,只係叫班女手足出去。
「場露股戲講班青少年囚犯每日要當眾剝晒衫褲俾教官裸檢,仲要做埋好多動作,例如舉手伸脷之類,係反映真實一面,劇情需要,所以我唔介意露晒。」游學修說。
至於何以不用替身,他鬼馬回應:「呢個等我再紅啲先。」

真人真事


監製梁鴻華與游學修,希望透過這部電影,探討青少年服刑的勞教中心黑暗面。

戲中游學修飾演的青少年囚犯角色「阿丹」,是真實人物,本名麥以馬,已出獄並改邪歸正多年;麥以馬更在片中與游學修同演囚犯,睇住他做番自己。
原裝在陣,游學修說從對方身上始知青少年囚犯的牢獄生活是如此不人道,更有部分教官會執行「極端家法」。

屎當牙膏

「過往對監獄嘅理解係以為好似平時睇戲嗰啲,但原來青少年監獄係另一個世界,簡單啲講,連傾偈都唔可以,起身到瞓覺都唔出得聲。令我最驚訝一幕係廁所一場戲,講個教官為咗玩你,話擦唔乾淨個廁所就要你食屎,侮辱你。我飾演呢個真實人物,入冊兩日已經頂唔順自殺。




戲中游學修入冊兩日受不了非人道對待選擇自殺,是真實版的遭遇。


游學修飾演的社團小頭目,正是他身旁演囚犯之一的演員麥以馬真身。 阻嚇與人道之間


游學修身旁(右一)的演員劉萬豪,亦曾入過勞教中心服刑。戲中部分內容,亦出自他的經歷。

我有問佢(麥以馬)當時諗緊乜,尤其喺佢自殺失敗後點面對餘下日子,佢話喺呢個咁變態咁強權嘅環境生存,其實都係一個社會縮影,所以猛同自己講,只要呢度捱得住,出到去冇話捱唔住,因為阿 Sir可以無啦啦質你一拳,仲要你講 Thank You Sir!」游學修說。

親身經歷

電影《同囚》的內容,戲中內容是一班過來人真實經驗,其中包括有份演出、曾犯事判入勞教中心的麥以馬及劉萬豪等自身經歷。




真囚過來人麥以馬(左一),讚游學修演活他的內心世界。

十秒沖涼
麥以馬說:「得十秒沖涼,但有時連十秒都冇,睇阿 sir心情,數快數慢由佢話事,所以大家操完成日身水身汗,都唔敢用番梘沖涼。」




戲中關楚耀飾演的懲教員,面對同僚李國麟及趙永洪的極端手段與人道之間,時刻充滿內心掙扎。這也是部分懲教員的寫照?

廿四小時唔准傾偈
「基本上廿四小時都唔俾傾偈,夜晚返到倉都要好細聲好細聲咁傾,因為俾人捉到就大鑊,點罰睇阿 Sir心情,除咗體罰,會喺評級表現俾個 D你, D即係加長刑期,我哋好怕收到呢個,所以寧願用手捽屎刷牙都唔敢反抗,留喺度多一個月,都好恐怖。」



擦唔乾淨廁所罰食屎
游學修在戲中食屎情節,麥以馬說是另一獄友經歷。
「係我入冊時,聽到隔籬倉另一個少年犯嘅經歷。阿 Sir話佢洗唔乾淨廁所啲屎漬,於是叫佢用手指再擦,擦完問佢今日刷咗牙未,佢答未!跟住個阿 Sir叫佢用染有屎漬嘅手指刷牙。」



忍到瀨受體罰
受刑期間,雖然一日有早、午、晚三個如廁時段,但有唔等於可以用;因為要等教官巡倉,然後舉手申請,但若不獲批准,忍到瀨便要受罰。
「雖然監倉裡面有廁所,但唔獲批係唔准用,俾佢發現偷偷用或者瀨咗就大鑊,罰你捧住篤屎到日落已經係阿 Sir錫住你,重嘅要體罰,例如趴低俾阿 Sir喺你背脊批踭,或者用拳骨批你肋骨位,好痛㗎。」麥以馬說。



體罰招式
落雞翼:趴低,俾阿 Sir在背脊批踭。
芥蘭:在大腿內側位置批踭。
刨冰:用拳骨錐落犯人的肋骨位。
快車:用警棍打腳板,翌日步操痛到爆。

比死更難受

游學修飾演的真實少年犯叫麥以馬,現已 32歲。 18歲因襲警被判入沙咀勞教中心,服刑兩個月。但入冊兩日便選擇自殺。
「當時我係新人組,第一日入去只係坐喺度望吓佢哋生活,有啲犯我以前識,但見到佢哋趴低扮青蛙,伸脷出嚟俾阿 Sir餵藥,或者踎低俾阿 Sir當櫈坐。我第一日喺指模房因為講咗句:『阿 Sir,呢個字打錯咗!』就係咁要捱打,其他喺指模房工作嘅少年犯,就要不停咁講 Sorry Sir。我覺得好恐怖,接受唔到咁冇尊嚴,所以有一刻想死,選擇咬脷同撼頭埋牆,不過好快俾阿 Sir發現我有尋死舉動,㩒住我。
死唔去,惟有完全放低尊嚴投入嗰個世界求生存,有啲真係捱唔到,返唔到出去。游學修嗰幕露股,係服刑時每日要剝晒俾阿 Sir check吓你有冇傷勢,睇吓有冇俾其他犯打。好諷刺,就算有,都係因為佢哋(阿 Sir)。
父母嚟探監都冇用,試過有人向家人反映,之後佢咪俾人搵理由罰佢加長刑期,精神虐待到最後。
依家人大咗,好多事都有唔同睇法,但我始終唔認同用咁極端方法去教。當日離開勞教中心,我有一段日子好怕接觸人群,好難先擺脫嗰種恐懼。之後我有再犯事,直至十年前,我靠信仰返回正軌,重新做人。




昔日出嚟行的麥以馬(箭嘴),早已信主,改邪歸正。


改過自新的麥以馬除了是紋身師,亦不時參與電影演出。當年犯案的報導,他爸爸為他保存,作為提醒警惕。


電影監製梁鴻華,曾經都係演員。他是大台第六期藝訓班出身,同屆有廖偉雄、呂良偉等。早退居幕後拍電影外,他亦是專為問題青年提供再培訓的志願機構「新生命動力協會」的會長。《同囚》真人真事改編自該會部分學員的經歷。


返回正軌的麥以馬,可以跟懲教員同警察做朋友。

撰文、攝影、攝錄:娛樂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