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林鄭援助乞丐」早前轉到旺角東港鐵站外行乞,不少路過途人都向她施捨,有人更主動給她利是。

封面故事

林鄭 500蚊援助大陸乞丐 旺角集中營曝光

贊助商連結

行乞是違法,大陸人來港行乞更是違反逗留條件,雙重違法。
身為特首參選人的林鄭月娥,卻鼓勵違法,上月在沙田施捨五百元給一名內地乞婦,旋即被鬧爆她「離地」,扮善心變公關災難,被人質疑對世事缺乏掌握能力。
鬧劇背後,更揭露了嚴重禍患,內地來港乞丐,原來不是單打獨鬥,背後一直有集團嚴密操控,而被捕乞丐人數,三年來也升了近三倍。
本刊連日追蹤受林鄭援助五百元的丐婦,發現她原來同樣由乞丐集團操控。
登上報章後,她一度失去蹤影,但她並沒有離開香港,只是轉換了行乞地點。本月初,本刊便在旺角東港鐵站外,發現她跪地行乞,記者監視期間,看到她不時無聊玩手機,而且每小時平均有過百元收入,更因好心人送麵包,連午餐都節省了。
每日開工十小時,收入可過千,晚上則回到油旺區一幢大廈內的乞丐竇,由組織提供吃住。
本刊記者在大廈連日監視,發現該單位除了林鄭援助的乞丐外,還有多名內地老婦乞丐出入,全部都自稱來自湖北,早出晚歸開工十分勤力。
大廈眾多住客知道本刊暗訪行動後,均出力協助踢爆,並證實該單位是乞丐大本營,經常有內地乞丐入住,更說有人安排他們來港並提供食宿,條件是收入要與集團分拆。由於這個乞丐大本營品流複雜,令到大廈住客神憎鬼厭。
住客更對林鄭援助乞丐事件憤怒非常,直指她不了解民生實況。




上月林鄭月娥到沙田區探訪時,「善心」大發下,將五百元鈔票給了來自湖北的乞丐老婦,被大批市民批評她思想「離地」,惹起一場公關災難。(《蘋果日報》圖片)

整個追擊行動去到尾聲時,記者來到乞丐竇拍門求證,疑是集團主持人的女子開門後慌慌張張,對所有問題皆支吾以對,並堅稱不認識一班內地乞丐。
但記者觀察屋內,除了異味外,內裡放置了多張碌架床和備用摺床,明顯是同時間供多人居住。

收完 500轉戰旺角

時間回到上個月大年三十當日,行政長官參選人林鄭月娥到沙田與市民交流,在排頭村外遇上坐在地上行乞的老婦,林鄭即蹲下來詢問老婦住處,可是老婦聽不明白,林鄭轉以普通話問她是否港人及其住處,並向老婦說「你辛苦了」,拿出一張事先准備好的五百元紙幣,塞到老婦手中後離去。
雖然林鄭的競選辦事後即「補鑊」,指林鄭當時善心先行,忽略可能引起的批評,但市民都質疑,林鄭懵然不知內地集團式來港行乞情況嚴重,違法之餘也造成騷擾,林鄭思想「堅離地」。
當事件變成「公關災難」,翌日大批傳媒再到沙田排頭村,希望找到該名乞丐,但卻遍尋不獲。當各人以為她已離開香港事件告一段落時,但其實這名乞丐仍然在香港搵食,背後更有集團操控。
根據消息人士提供的線索,記者本月在旺角東港鐵站外發現這名乞丐。當時她穿上同一件衣服跪在地上,旁邊放了一個布製的缽,雙手不停向途人叩拜行乞。
可能農曆新年過完不久,老婦大有「斬獲」,不少途人給錢外也給她利是。只見她會立即把利是拆開,並手法敏捷地將紙幣放進口袋內。其間,一名男途人可能見她「身世可憐」,到便利店購買蛋糕給她當作午膳。




獲林鄭月娥五百元援助的乞丐,返回油麻地大本營時,發現記者跟隨其後,立即醒目地停下腳步,不想被人知道住在哪個單位。


乞丐大本營內,有多間套房和碌架床,最多可容納二十人,各乞丐每日早出晚歸,竇內有女主持負責煮食。 每小時賺 100

大約一小時後,老婦覺得已有一定收穫,便收拾東西前往附近快餐店的洗手間。記者尾隨入內,發現她原來是躲在洗手間點算這小時內的收穫。
她步出洗手間後,就走到快餐店收銀櫃位,記者以為她想購買食物,原來她只是要求職員替她將硬幣兌換成紙幣,看來是想減輕重量,被職員拒絕後,老婦沒有放棄,轉到另一間韓國小食店查問,一名女職員願意幫她,點算完一堆硬幣後,便給了她一張百元鈔票,老婦以普通話連番說「謝謝」。
兌換完鈔票後,她再返回相同位置繼續行乞,這次她沒有跪,而是坐在地上。當時正是放學時間,不少中學生行過時,都會主動施捨金錢給她。短短一小時,記者估計她又再落袋超過一百元,好過不少打工仔。

醒目識破跟蹤

到了黃昏時段,老婦整頓行裝後離去。記者跟隨尾後,只見她健步如飛,沿着窩打老道向油麻地方向走,最後進入碧街的東碧樓。老婦警覺性甚高,發現記者跟她上到同一樓層後,突然停下腳步,示意叫記者先行,明顯不想被人知道住哪個單位。
到達二樓一單位門口,她見記者尾隨其後,即不進門而來回走動,並裝出一副「懵樣」,斜眼監視住記者。
記者於是上前問她,她是否林鄭月娥施捨五百元的主角。她操着一口湖北話,直認就是當日的乞丐,「我不知她是什麼人,只知道當日很多人向我拍照,我也搞不清是什麼事。」老婦自稱今年七十三歲,承認是從湖北到港,「我是第一次來香港,持七日旅遊證件,每次最多申請兩次。」
看來是背熟了台詞,記者才問一句,她就滾瓜爛熟地背一大段經歷出來。
其後她詳細解釋為何來港行乞。「善心人呀,因為四十六歲的大媳婦患了白血病,因為治病欠下親友幾十萬,她花了我很多錢,迫不得已才來香港行乞,很悽慘的。」
之後她又說有三個兒子,但他們都很窮無法供養她,「你不要問我這麼多和跟着我,你不用幫我,警察也檢查過我的證件,七日後我會回大陸。」說完後,老婦急步進入二樓一單位。




「林鄭乞丐」把乞來的百多元硬幣,到附近的店鋪要求兌換成一張張紙幣。


另一名白髮乞丐老婦在集中營出來時,一邊雙手叩拜,一邊喃喃自語說「恭喜發財」,開工前彩排行乞金句。


本刊記者在大廈大堂拾獲一名乞丐的口供紙,上面寫着乞丐被捕後的證供:「我知道我唔應該喺香港丐(乞)錢。」 有乞丐有和尚

記者就事件向大廈住客查問,鄰居王先生透露,所有住客也知道,該單位是內地乞丐的集中營,又說他們以前租住三樓,三年前才搬往二樓,「單位常有和尚,拉二胡男人,又有老乞丐出入,高峰時期約近二十人住,好似龍門客棧一樣什麼人都有,住客相信應該有人提供食宿,幕後有人操控。」
確定該單位是內地乞丐集中營後,記者便在大廈內長時間監視,發現除了「林鄭援助乞丐」外,還目睹最少四名老婦乞丐經常進出該單位。
「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其中一老婦乞丐每日離開單位時,都會在走廊雙手叩拜,唸唸有詞練習行乞詞句,作開工的事前彩排。另外,她們多數早出晚歸,主要在油尖旺一帶行乞,但中途會返回單位吃飯。
記者曾上前與其中一名住在該單位的老婦乞丐交談,她自稱來自湖北,為了生活才行乞,「每天討的錢不足二百元。」她起初承認住在該單位,還說有人向她們提供食宿,「她還教我們遇到警察查問時,要如何應對。」後來她發覺記者愈問愈多,開始提高戒心,又改說自己住在旺角朋友的家,並叫記者離開,不要煩着她。




乞丐大本營內有三間睡房,共放置了五張碌架床和多張摺床,異味攻鼻。


丐幫大本營單位內,每個角落都幾乎堆滿雜物,地上除了有多對拖鞋和多件大型行李外,更有四個電飯煲。


鄰居鄧女士批評乞丐大本營把大廈弄得烏煙瘴氣,曾向民政署投訴懷疑有人經營無牌旅館不果,令她大感無奈。


乞丐集團的老婦,每日都會到油尖旺人流多的地方行乞,其中登打士街通往碧街的後巷,便是其中一個行乞點。 警覺性很高

由於丐幫集團沒有提供鑰匙給每名乞丐,其中一名乞丐深夜回來時,無法進入大廈,她竟然在閘外以普通話大聲叫「開門」。沒多久,一名應是乞丐集團主持的中年女子走了下來開門,並用手勢叫她不要這麼大聲,「驚動警察便麻煩了。」
另外有一天,記者發現疑是乞丐集團主持的中年女離開單位,往旺角方向行去。只見她沿途四處張望,又不時回頭望望,警覺性甚高。
她看見其中一名乞丐後,便走近她打眼色,對方立即收拾行裝,尾隨她回去。沿途兩人沒有任何交流,明顯是扮作不認識。當兩人進入大廈後,女主持發現記者尾隨,突然自己走進大廈閣樓店鋪躲避,乞丐就自行返回單位。
除了乞丐,記者還發現四名疑似內地「旗兵」的男子,每天下午都會定時定候外出。他們都是拿着背包,坐港鐵前往觀塘裕民坊四處視察,沿途又不停向後望,警覺性甚高,似乎擔心被人跟蹤,舉動十分可疑。
這個乞丐集團大本營,當真是龍蛇混雜,一些警員透露,不排除有爆竊犯和其他大陸罪犯,混在乞丐竇中,來港四處找發財機會。




兩名乞丐老婦收工後,由於沒有大廈鐵閘鎖匙,只好坐在地上等宿舍同夥下來開門。


乞丐集團成員落樓開鐵閘後,兩名等了很久的老婦,立即閃身走入大廈返回大本營。 偷住客球鞋

據悉這個大本營已存在六年,其中最受影響的,是住在對面的李太。李太表示,某天跑完步回家,將新買不久的波鞋放在門口,沒多久便被人偷了,她氣憤下即跑到對面單位質問,對方竟然問也不問便給她五百元,暗示她別張揚。「明顯佢個單位身有屎,驚搞大件事有警察上門嘛。」
住客王先生則抱怨,這班乞丐長期欠缺衞生,搞到大廈烏煙瘴氣。「雖然一牆之隔,但都好似同乞丐住埋一齊。」他批評林鄭助長行乞,愈說愈生氣。「依家香港人又點會有人行乞,佢哋全部係大陸人,林鄭仲俾五百蚊乞丐,離譜,佢根本鼓勵行乞,呢個政府真係……」
鄰居羅先生指出,該單位不時有內地人出入,「有遊客、有和尚同老人家。」他又說該單位晚上經常傳出麻辣的煮食氣味,他住在附近也感到刺鼻難受,「單位對出平台成日有人亂丟煙頭,搞到我成日都要打掃清理。」
另一鄰居鄧女士則批評,該單位的住客十分沒禮貌,出入時經常亂衝亂撞,「曾見過一名『和尚』,返回單位後即脫下和尚袍,又見唔少拖行李喼嘅自由行旅客出入。」鄧女士懷疑有人經營無牌旅館,曾向民政署投訴,但回覆指調查後「發現單位很正常」,令她大感無奈。

口供紙亂扔

本刊記者在大廈大堂拾獲一份警方口供紙,內容大致是警方在本年一月初,在西洋菜南街與登打士街交界,拘捕一名街頭行乞、來自湖南的婆婆,她聲稱為籌錢醫腰患才來港行乞云云,結果一離開警署,她就把口供紙扔在大廈大堂。
全幢大廈的住客,都向本刊指證該單位是乞丐大本營,政府部門又不理會,他們已忍無可忍。
上週六,記者進入單位求證事件,正在打掃的女主持表現驚慌,一直支吾以對,只反覆說:「沒有啊、沒有啊。」記者遞上乞丐照片給她看,她堅稱不認識她們。她自稱姓聶,與多個乞丐同為湖北人,她強調只是持旅遊證件來港旅遊,「已來了四天,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聶女又說,該單位是她妹妹的,記者問這裡多少人住,她說三至四人。但單位有三間房,共放了五張雙人碌架床,加上備用摺床,可供二十人睡眠。另外,記者又發現單位內放了很多行李,又有很多剛洗完的床單被鋪,還有四個電飯煲。可能由於多人住,單位衞生環境惡劣,傳來陣陣臭味。

月賺二十萬

內地人喜歡來港行乞,全因收入豐厚。記者連日觀察發現,她們每小時可乞到約一百元,每天約有一千元收入,她們來港半個月,便可賺到萬多元,即使拆四成給包食宿的乞丐集團,自己也有七、八千元落袋。
乞丐竇內每日有二十名乞丐開工,每人每日上繳四百元給集團,一個月就是超過二十萬的大茶飯,這種生意幾乎零風險,乞丐被捕,警方也不會調查幕後由誰控制。
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該單位在一二年,由鄺志文、柯紅霞、盧宏英及陳茹四人,以二百八十五萬元購入。記者曾向其中一名業主鄺志文求證,問他對於單位涉嫌營運作乞丐集團是否知情,他一概稱不知道,又得戚說如鄰居有不滿,可以報警,「業主共有四人,你(記者)再搵其他人啦。」
上週六,林鄭月娥在大角咀出席香港融樂會活動時,記者將曾獲她施捨五百元的乞丐婆婆照片給她看,問她對有集團操控內地乞丐有何看法,及是否覺得施捨做法有錯時,她立即面色一沉,只求其看一看照片便繼續行,沿途十問九唔應,急步走入停車場。
其間司機心急,想盡快避開記者追問,林鄭未上車便關門,結果車門撞向林鄭手臂,她即時落車大呼「好痛」,陪同人員均顯得一臉驚訝,不知如何處理事件。
警方數字顯示,一四年就行乞罪行拘捕數字為六十九宗,到去年激增至一百八十多宗,增幅近三倍,當中一百七十多人更為內地人,可見內地集團式來港行乞愈來愈猖獗,嚴重影響市容。




記者向其中一名業主鄺志文了解單位為何變成乞丐大本營,他說對一切不知情,又指鄰居如覺得受影響可報警處理。


乞丐大本營女主持在梯間講電話時,透露會帶人返回深圳,及安排一些人來港細節。


上週六,林鄭月娥出席活動時面對記者對乞丐集團的追問,她只隨意看看照片,其後面色一沉急步離開,沒有任何回應。 林鄭離地太久


林鄭稱要跟港人同行,所以選用「同行 WE CONNECT」作競選口號,但口號卻跟自慰器手機 App撞名,公關團隊更被指冇做基本資料搜集。

林鄭月娥慷慨捐錢,是政治公關騷的一部分;事實上,由她宣布參選的一刻開始,她的公關團隊,便不斷為她安排公關騷,只可惜「離地」太久太遠的林鄭,往往將原本美好的「劇本」搞垮,變成一幕又一幕的公關災難。
上月 16日獲北京正式批准辭任政務司司長職務的林鄭月娥,同一天下午即急不及待宣布參選行政長官選舉,卻被同場陪同出席的競選辦公室主任陳智思說漏了嘴,踢爆她是偷步參選,「我好記得,那天是一月四日,我收到林太邀請。」實情林鄭當天仍未宣布辭職,還以政務司司長身份處理公務。除了偷步找競選班底,她的競選網站「 https://www.carrielam2017.hk/ 」同樣被揭發,早在一月六日已被偷步註冊。

堅離地 形象插水


為官大半生,林鄭應該極少機會用八達通,難怪不懂出入閘。事實上,她的競選入閘工程,亦是由西環代勞打點。

由於不想輸在起跑線,在辭任政務司司長工作後,林鄭頻頻落區,希望爭取市民支持,從而建立民望。上月底,她到訪南區時,在港鐵南港島線車站主動與市民握手合照,其間指着牆上的「黃竹坑」字樣,扮代表說︰「新站呀,黃竹坑。」查實該處是利東站,與其合照的市民只能尷尬地糾正。
之後她乘港鐵到金鐘,結果用八達通拍卡後卻不懂前行,因而被嘲笑「不懂入閘」,「離地」的一面表露無遺。
八達通事件出醜後,林鄭為挽救形象,選擇進一步向傳媒自揭不為人知的瘀事,希望凸顯自己「私事論盡,大事精明」。不過,她自爆的故事,又再惹來連番恥笑。她稱當了大半生公務員,自己仍在適應沒有官職的生活,而在遷離官邸搬入服務式住宅後,一晚發現新居沒有廁紙,想到便利店購買才發現沒有廁紙售賣,結果要漏夜乘的士回官邸過夜。如此自曝其短,形象進一步插水。
俾錢內地乞丐及不懂用八達通一役,林鄭之後在分享會中自嘲,說現時每次外出,團隊成員都會先沒收她的八達通及現金(以免她再出醜)。

公關團隊臨時拉伕

其實除了林鄭本身離地之外,急急埋班的公關組合,亦是林鄭的「負資產」。本刊得悉,由於梁振英月前突然被北京 DQ,林鄭才被梁營與西環睇中,臨時拉伕上陣,所以她的選舉工程開展得十分急趕,而公關團隊更是「臨時臨急搵幫手」。現時主力幫林鄭打公關戰的是陸瀚民和麥黃小珍,前者是林建岳前助理,後者則是林鄭的中學同學兼世聯顧問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公關安排急趕,引致連環甩轆。先在本月初,林鄭想搶先曾俊華爭取曝光,於是在沒有政綱公布下,以「分享會」之名,找來逾七百名支持者出席晒冷大會,同時公布以「同行 WE CONNECT」作競選口號,但這個口號,竟與自慰器手機 App撞名,加上在分享會上她進場時甩鞋,又被嘲是「脫腳」,令林鄭的選戰再淪為笑柄。
林鄭團隊為收復公關戰上的失利,特別是網上輿論陣地,於是成功說服「老闆」開設 facebook競選專頁,同時發放一條林鄭向青年團隊「學師」片段,但結果劣評如潮引來公眾瘋狂派嬲。事實上,林鄭進軍網絡世界毫不討好,粗略統計,逾八成回應都屬「嬲嬲」。

情書猶如李波的家書

網上戰失利,真實世界的文宣同樣慘不忍睹!林鄭在本月中第二場記者會上派發「小冊子」,希望軟銷林鄭,結果卻劣評如潮。除了該小冊子內容似官式文章外,在賣溫情講家庭部分,竟然在兒子畢業之時,一家四口的合照欠奉,只刊登了兩名兒子與丈夫的合照,被人引為笑柄。
林鄭由不參選到參選,都刻意將家人「擺上枱」,但其丈夫林兆波卻幾乎不曾公開現身。不過,在情人節前,當曾俊華出招找來太太拍片作競選宣傳,林鄭卻又東施效顰,在情人節當日公開一封下款是林兆波的情信「放閃」,惟信尾一句卻祝願林鄭「為落實一國兩制作出貢獻」。結果,當然又引起網民熱議,質疑情信並非由林兆波經手,甚至揶揄此情信猶如「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寫的家書」。
究竟林鄭的公關團隊表現如何?林鄭本人就激賞,稱讚公關團隊「做得好好」,更稱成功公關的指標,在於搶到多少媒體版面,更直言公關團隊為她「搶到好多版面」。




林鄭在情人節學人「放閃」,公開林兆波的情信,但信尾一句祝願林鄭「為落實一國兩制作出貢獻」,頓變李波式家書。


林鄭團隊幾經辛苦,終於說服到「老闆」開 facebook競選專頁,之前還特別發放一條林鄭向青年人「學師」片段,卻被眼利網民踢爆,鏡頭前所用的電腦,是大仔任職的小米公司產品。

撰文:艾 馬、非 從、陳珏明
攝影:金 文、韋 平、王 晴、海江田
資料:資料組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