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演員的自我修養 周家怡

贊助商連結

在幕前打滾近廿年,周家怡始終唔似食這行飯的人。她不揀擇,連敝公司飯堂的出品,都吃得津津有味:「我好鍾意食飯,又唔鍾意嘥嘢。」那半盒茄蛋飯在影樓風乾了三小時,臨走前她還是捨不得,吃到一粒不剩,「好好味呀。」巴掌小臉被滿口飯撐到變形,但飯桶何以身形單薄?「我跑好多步,每次十八公里、一星期至少三次。」練跑也不是為了打咭,而是為了即將擔演的差婆角色做準備,「一路跑,一路諗我喺度操緊,唔停得。」

周家怡習慣入戲。就算演路人甲乙丙,她都會完全上身。角色的性情,也就成了周家怡的性情。在大台拍《火舞黃沙》演兔唇女,上唇長期被鐵線勒住,「講嘢、食嘢會體驗到佢個心理狀態,照鏡知道自己係咩樣,到佢鍾意東昇大哥(陳豪)、知道冇可能嗰樣嘢,(感受)就更加深。」牙套又戴又除,結果弄崩了自己的門牙。拍 HKTV《導火新聞線》,為了演熱血記者,她由不理政治的新聞白痴,變成七一遊行的常客,「做咗主角之後,好多戲路都喺你身上,回憶變得好真實,因為真係有拍出來。以前喺 TVB都有拍,不過喺我腦內拍、冇對手。而家要抽離,會辛苦啲。」一杯清水,撈來撈去,竟釀成了雞尾酒。

尹天仇

有理由相信,在大台那十四年,周家怡就是《喜劇之王》的尹天仇。今天梳妝台上不只有霞姨派的飯盒,還有一本簡體字版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精華》,「十年前喺大陸買嘅,最近又拎出嚟睇,好嘢嚟㗎。」書角翻到有點披口,「佢真係由內而外,教你臨瞓前回想你嗰日發生嘅事;教你由角色出發、諗佢嘅處境。好好玩,入咗呢行就返唔到轉頭。」
多得周星馳,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得以在港九新界成名。但在大台一邊等埋位、一邊看《演員的自我修養》,感覺始終格格不入。周家怡應該修讀的,其實是叩門送禮的技巧。一一年憑《花花世界花家姐》的智障角色受注目後,周家怡問過大台會否納她為「親生女」(改簽經理人合約),「已經係好爭取㗎啦,對我嚟講。」
以為她被高層所拒,誰知對口單位僅是藝員科的一名員工。對方轉告「高層冇咁諗」,她也不再糾纏,「佢都係打工啫,我好了解係咩一回事。佢哋咁多人,你又唔係選美出生、又做咗咁多年,唔覺得你仲會有乜嘢……點解要嘥精神時間喺你身上?可能捧個新人仲好。」《導火新聞線》的方凝會跑到皇阿瑪面前拍枱,不會待秘書傳話吧?「冇呀,我同佢哋又唔熟,所以冇直接問。」

若非這種無可無不可的性格,周家怡應該不會甘於在大台消耗青春,「監製都好錫我,俾咗好多機會。甚至我唔係簽 management,佢哋都俾啲有戲做嘅角色我,每套加少少,咁都好好啦。」經過《花家姐》一役,周家怡轉投 HKTV,往後都是歷史,「以前喺 TVB好似讀書,而家出嚟做嘢係實戰。」在大台其實更似一粒螺絲吧,鬆脫了可不易習慣,「尤其唔發牌時。《導火》又唔知會唔會剪埋個後期。我可唔可以繼續做呢行?定係要轉行?咪周圍去 casting,希望可以做落去。好冇安全感,又冇收入。所以我真係好好彩。」

恨攞獎

《導火新聞線》出街後,周家怡忽然成了方凝 BB,獲網民選為「高登艾美獎視后」。往後一連串廣告、電影,都是乘着這角色而來。王維基無以為繼,但周家怡柳暗花明,憑 ViuTV的《瑪嘉烈與大衞系列—綠豆》繼續有工開。淡如水的劇情不合師奶口胃,新一輯男女主角又換上了嫩口的臉孔。但瑪嘉烈和大衞仍可借鄭秀文《我不是歌手》的 MV還魂。周家怡和林保怡甚至拍了一個白咖啡廣告,由造型、班底到拍攝手法都是《綠豆》的延續,惹來 ViuTV強烈不滿,「後來解決咗,好似有向 ViuTV買番(版權)。做演員冇所謂啦,你叫我做就做。我都好開心,可以感受番瑪嘉烈嘅感覺。」「演員就係感性行先。我而家丟低咗方凝、瑪嘉烈,好唔捨得,但你一定要放低……真係有少少變態。」
甚至「高登艾美獎」沒有再搞第二屆,周家怡都可以冧莊成為「網上視后」。有 blogger另起爐灶,舉辦「觀眾在民間電視大獎 2016」。柴娃娃投票過後,居然還訂製了實體獎座。得知周家怡來敝刊做訪問,還專程把獎座送來堆填區。周家怡對那塊阿加力膠珍而重之,「我終於攞獎啦!好多謝佢哋。」「如果將來我會攞多好多獎,每一個我都唔會覺得係阻定。做人為乜呢?老來諗番後生時曾經奮鬥過、為自己鍾意嘅嘢付出。每個獎都係回憶。」




《花花世界花家姐》劇照。佘詩曼(左)係周家怡嘅老友。早在二千年的《倚天屠龍記》,二人已是峨嵋派的同門姊妹。


《綠豆》由周家怡擔正,昔日在大台做花旦的廖碧兒(左)反而靠邊站。


一三年港視不獲發牌,逾十萬市民包圍政總。港視縱然令王維基的身家少了一截,至少扭轉了周家怡、王宗堯的星途。 大公司

周家怡在大台時也曾在台慶頒獎禮上列席。憑《花家姐》提名為「飛躍進步女藝員」時,她已經入行十幾年,好友佘詩曼早已榮登視后,「我知道唔會頒俾自己,我太了解成個架構係點。不過有提名已經好開心啦。」周家怡初入行時,無綫在深夜播雪花都有幾點收視。名字與她相近的周嘉儀,每晚六點半在公仔箱坐定定,也就無人不識。事隔數年,無綫由一台獨大,變成一台獨憔悴。視帝視后也換上了亞視面孔。現時黃金時段在播什麼劇集?怎樣都想不起來,「其實我都冇睇。係阿爸阿媽食飯時會開住。」
兩老在電視找不到愛女的身影,始終若有所失吧?「( HKTV)冇牌嗰時佢哋成日話:點解要走呀?可能而家都輪到你啦。」周爸媽熟悉女兒的脾性,卻不諳大台的遊戲規則,娛樂圈不玩論資排輩這一套。在父母的角度,女兒最好去教書、做公務員、或嫁人,總之穩定壓倒一切,「佢哋成日叫我轉行,知我唔肯,咪話唔走仲好囉。」




大台螺絲眾多。○六年台慶,隨手就有周家怡(中)、葉翠翠(左)和沈穎婷(右)。


《火舞黃沙》的茅小琴。周家怡與簡慕華(右)分屬好友,二人在 TVB的發展也相近。從簡身上,隱約看到若周家怡沒有離開,今天會是什麼狀況。


身形如紙薄的周家怡,其實都頗有睇頭。 戲假情真

周家怡的愛貓最近仙遊。一提起,她雙眼便決堤,難為化妝師的心機付諸眼淚,「好似屋企人咁,佢陪咗我廿年。
由我讀書、到出嚟做嘢、拍拖,佢都喺我身邊。」
「佢唔係好講嘢,但好似好知你想點。見你煩,唔會騷擾你;見你唔開心佢又會靜靜坐你隔籬。」
「我試過返國內拍戲幾個月,一返嚟佢就勁舐我。我 daddy拍片俾我睇,原來佢成日去我間房,跳上床搵我,好得意㗎。」

沒有養貓的人士切勿因此被迷惑。
不是每隻貓都像情人般貼心,肆意嘔吐、驕縱跋扈才是常態。
周家怡也心知可一不可再,「唔養啦,任何嘢都唔養,魚都唔養。」
「我開始諗,啲人點解會出家呢?因為承受唔起生離死別的傷痛。所以我都係少啲寄情喺任何嘢度。」
惟戲假方可情真,「演戲可以演到老。其他嘢真係唔好,好痛。」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形象:黃碧珊
髮型: Vincent Yeung@ Salon Osmosis
化粧: Aster Phang
服裝: Alice McCall、 Camilla and Marc
鞋履: Ballin
指甲: The Nail Sp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