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大麻派對當晚,各人在平台上圍圈後,其中一名男子(右一)從衣袋拿出大麻用力吸啜,站在旁邊的活動搞手 Jacky(箭嘴)完全視若無睹。

封面故事

FB吹雞隊草 直擊大麻俱樂部

贊助商連結

大麻在香港是毒品,但全球要求合法化呼聲並存,正反各有理據。
當美國已經有一半州份把醫療用大麻合法化,多個州份將娛樂用途大麻定為合法地位,加拿大今年將會把大麻全面合法化,澳洲亦已在去年十一月,已經將藥用大麻合法化,全世界愈來愈多地方對大麻改觀。
於是,香港亦有網民提出同樣要求。但大麻仍是毒品,是否真的可以合法呢?
去年九月,有大麻愛好者終於按捺不住,在社交平台成立打正大麻旗號的專頁,宣揚大麻有很高的藥用價值,堅稱它是藥,不是毒品,標榜「企硬!食大麻!向抹黑 SAY NO!支持香港大麻合法化」,專頁成立短短四個月,已有超過一萬人次讚好。
為乘勝追擊,該專頁版主更和大型旅行社合辦以大麻為主題的荷蘭旅行團,提供七天迷幻之旅。旅行團雖然最終「爛尾」,但搞手聲言會繼續組團。而版主早前又在 facebook「吹雞」,號召一班志同道合的網民,參加上週三晚在尖沙咀舉行的大麻派對。
雖然搞手事前假惺惺聲明,這個活動只是討論性質,大家互相交流對大麻的認識,不容許有人在現場「隊草」。但本刊記者當晚混入尖沙咀派對現場,發現又是另一回事,出現了十多人圍在一起集體「隊草」的震撼場面。這個聚會,切切實實是一個吸食大麻的迷幻派對。
這班人打着爭取香港大麻合法化的幌子,但在未爭取成功前,首先知法犯法。




灰衣男吸了一口後未夠喉,再用雙手掩着口鼻,試圖把大麻的煙倒吸入體內,而旁邊的活動搞手 Jacky期間亦忍不住,拿着大麻狂抽。

「大家試吓,我今日帶唔夠,得一支咋。」
上週三晚,尖沙咀柯士甸路好兆年行三樓一間酒吧的平台上,十多人圍在一起聊天時,突然一名男子拿出一支白色幼身的捲煙,點火後大力吸啜,「嘩正呀,成個人醒晒。」該男子吸完後,神情明顯帶點興奮。
其後,他將捲煙遞給其他人,各人吸啜後都吐出大量白煙,並發出濃烈異味。很明顯,這支不是普通香煙。原來,當晚是一個大麻派對,參加者將酒吧變成他們的俱樂部,公然吸食大麻。
大麻有很多俗稱,一般叫草,或牛牛(因牛食草),吸食方法分為多種,最常見是以煙紙把大麻葉碎捲成細條煙狀,放在香煙包內跟其他香煙混合避過警察盤查,或者把大麻葉碎直接混入香煙的煙草中吸食,其他方法包括以水煙方式吸食,直接咬嚼,甚至放入其他食品中混合吸食。
目前大麻市價約千四蚊半盎司,每支大麻叫一飛,價錢大約一百元左右。大麻拆家到處皆有,一般在夜店中最活躍,吸食者也會透過朋友,向相熟拆家入貨,甚至可電召送上門。
香港吸食者十分多,而且遍及各階層,由街邊古惑仔到醫院醫生,都有人吸食,吸食後感到放鬆和心情愉快,思路也變得敏捷,故很多人都依靠大麻提神,特別是設計界中,也有不少大麻迷。

大麻專頁過萬 Like


一個爭取大麻合法化的 facebook專頁於四個月前成立,聲稱是為了聚集更多支持者,以及分享大麻在藥用上的資訊。

去年九月時,一名叫 Jacky的男子,成立了一個名叫「 420」的 facebook專頁,至今已有過萬人讚好。而明眼人都知道,這專頁和大麻有關,因為 420正是大麻的重要代號,四月二十號是全球大麻日。
該專頁主要提供有關藥用及消閒用大麻的新聞和文獻,證明大麻醫用價值之說久遠,又強調大麻不是什麼大毒品,企硬支持香港大麻合法化。
「開呢個專頁,最主要目的係令更多人知道大麻係乜嘢,令更多人認識大麻。大麻係藥,唔係毒品。」之前做 Sales Marketing、現在失業的 Jacky,坦言自己是大麻狂熱分子,狂熱得去年四月曾報讀美國科羅拉多州「大麻大學培訓」的網上課程。
本月初他接受本刊訪問時,仍堅稱自己沒有吸食,坦言只希望爭取香港大麻合法化。「我會不斷上載一啲大麻資料訊息,希望可以多啲人睇得到大麻嘅藥用訊息。」

好多人話我係毒蟲

Jacky又覺自己的做法並不踩界,「我唔覺得有乜嘢踩界,大麻好多地方都係合法,我又唔係吸食大麻,只不過推廣佢嘅好處。」他又說自己不是鼓吹吸毒,「我覺得呢種想法十分錯誤,我支持同性戀婚姻,唔通我係同性戀?我支持娼妓合法化,唔通我就喜歡嫖妓?」
但他也承認,在香港爭取大麻合法化,是十分困難的,因為很多人都會覺得他是毒蟲,甚至「揩大咗」精神有問題,「有人話不如搞遊行,幾十萬人上街政府都唔理會啦,何況我依家叫到嘅,最多只係幾千人,你覺得政府會理你咩?大眾市民只會覺得我哋係道友。」
為了爭取大麻合法化, Jacky早前更計劃跟旅行社合辦一個以大麻為主題的荷蘭旅行團,行程包括參觀大麻博物館、大麻橋、賣大麻的「 coffee shop」,以及專門銷售迷幻藥及興奮劑的 Smart藥店等,「基於香港做呢樣嘢係唔合法,我無可能攞一棵大麻俾你睇,甚至乎俾你試,我無可能做呢種事,又想令多啲人認識大麻,荷蘭係容許吸食同買賣大麻嘅地方。」他又說當參觀當地咖啡店時,不會阻止團友購買大麻吸食。




一眾參加者當晚在房內吃喝聊天,大家傾得興起時,就有人提議到平台參觀,其後更集體吸食大麻。


其中一名參加者左手拿着香煙,右手則拿着大麻(黃圈)。 大麻旅行團爛尾


早前 Jacky計劃和「金怡假期」合辦大麻主題旅行團,但最後因報名人數不足而取消。

他又說找旅行社合作十分困難,「因為大部分旅行社,都係一聽到大麻兩個字,就可能已皺眉頭,甚至乎話會覆我,但都係無晒聲氣。」
最後他幾經努力,終找到「金怡假期」合作。本來計劃二月情人節前出發,標榜是「開心夢幻七天豪華團」,團費一萬五千元。但上週有報章踢爆後,「金怡假期」就強調,他們不是跟 Jacky合作,只是 Jacky包團,「金怡假期」只是因應客人的需要,替他們訂機票、酒店和當地車輛等。
這個打正旗號的大麻之旅, Jacky覺得沒有道德問題,「全世界咁多地方都已經話大麻合法嘅時候,你跟我講道德問題,會唔會你唔清楚道德觀念喺邊度。」不過,該旅行團最終因太少人報名而「爛尾」搞不成,但 Jacky未有氣餒,計劃四月時再搞團。

FB吹雞開大麻 P

口中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Jacky說不吸毒,但結果被本刊發現他口是心非。
為了慶祝專頁成立四個月, Jacky早前在 facebook出帖「吹雞」舉辦網聚,活動前他這樣說:「我唔係約一班人出嚟一齊『隊草』(吸大麻),只不過係大家一齊討論,你可以話係學術性嘅聚會。」他更強調不容許有人在活動上「隊草」,「如我發現有人違規,我會請佢離開活動場地,因為我唔係警察,我唔能夠拘捕佢。」
這個大麻聚會每位入場費四百二十元,以 BBQ形式進行,更設有抽獎環節、小組分享等。而在聚會舉行當日早上,《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報導 Jacky倡議大麻合法化,以及計劃籌備旅行團一事,其中有律師指 Jacky的做法雖無違反本地法例,但在行為上形同教唆吸毒。而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就認為這不是一件好事。雖然備受外界譴責,但無損一班大麻友的心情,當晚聚會仍繼續進行。

大麻教師都有

聚會在尖沙咀柯士甸路一上樓酒吧舉行,本計劃有一百人參加,但最終只有十四人出席,記者亦假裝是「志同道合」,報名參加。他們有些獨自前來、有人和朋友結伴而來,亦有兩夫婦一起參加。當中有職業司機、售貨員、金融行業和文職人員,更有教小朋友英文的外籍老師。
活動開始時,各人先在房間內自我介紹,其中唯一的女參加者阿 Ta,承認自己「隊草」已有三四年,現在更在網上賣大麻吸食工具賺錢,她說:「大麻根本唔係毒品,只係一種天然植物,但亞洲人對大麻有好大誤解,認定係毒品。」
而吸食大麻十多年的阿橙,更力證大麻絕對有益,「我真係諗唔到大麻有咩唔好嘅地方。」他還分享了一次經歷,「我試過等的士上車前忍唔住就點,個司機問我點解有冬菇味?因為當時我同佢傾緊偈,我就知道係從我口中發出冬菇味。」




被本刊踢爆活動當晚集體「隊草」後, Jacky表現愕然,承諾以後的活動都不會再有吸食大麻的情況。


Jacky表示喜愛研究大麻,想知道它的藥用價值,去年四月報讀美國科羅拉多州「大麻大學培訓」的網上課程,更獲發證書。 平台集體隊草

當有人說很想試大麻,但找不到門路購買時, Jacky即一副專家口吻說:「其實我就唔太方便介紹(拆家)俾你,不過我可以話你知,你哋而家攞貨會好貴。」
他又自誇自己買貨,會比其他人平得多。而經過一輪猜枚飲酒後,有人開始忍不住,提議玩其他「玩意」。 Jacky亦明白各人心意,於是帶他們走到酒吧的露天平台,事前堅稱不容許「隊草」的 Jacky,突然說:「呢度環境真係幾好,如果可以喺呢度一齊吸(大麻)幾好。」
這時,有人已急不及待從口袋中取出一根大麻煙,並立即點火大力地吸啜並開心些牙( share),搞手 Jacky更第一個試味,吸一口後他品評說:「我可以話你知,你呢隻係差嘅。」其後,各人輪流「隊草」,一大班人圍着吞雲吐霧,場面十分壯觀,這個大麻派對亦開始進入戲肉,各人的神情亦開始表現興奮。




搞手 Jacky事前強調活動是一個學術性聚會,但實情是一個集體「隊草」的迷幻派對。


大麻 FB版主 Jacky早前出帖文,宣布上週三舉行網聚活動,希望吸引一眾大麻愛好者參加。 吸完頂唔順睡着

其中大麻癮最深的阿橙,他深深吸了一口後,感覺還未夠,立即再吸多啖。只見他用雙手掩着嘴巴,反吸索那些大麻煙。數秒後,他搖一搖頭說:「好 high呀,即刻醒晒。」不過,其中一位參加者在大啖吸一口後,未知是否太貪心再吸,立即有反應上腦,之後頂唔順在椅子上睡着了。半小時後,眾人才返回房間繼續喝酒。
可能「隊了草」,有人坐在沙發上睡着,有人動作變得緩慢,亦有人說話不清晰。眼見現場各人公然犯法,記者為免惹上麻煩,假裝有要事先行離去。而 Jacky等人則繼續飲酒玩樂,一直玩到凌晨四時,之後有沒有再「隊草」,就不得而知。

搞手承認犯錯

活動數天後,記者再約 Jacky訪問,當面踢爆當晚的聚會根本就是一個「隊草派對」,與他之前強調是一個學術性聚會,不容許參加者吸食大麻的說法完全不同。
Jacky看完記者當晚拍到的照片後,當堂愕然,他默認自己和參加者當晚都有「隊草」,「其實原意真係唔係咁,可惜有人唔聽話帶咗違禁品嚟。但我保證,以後嘅聚會唔會再有呢啲事情
發生。」
對於 Jacky未出發先犯法,本刊再向本來跟 Jacky合辦以大麻主題旅行團的「金怡假期」查詢,不願上鏡的負責人魏小姐直認, Jacky已取消包團:「係呀!佢哋已經暫停咗。(咩原因?)我哋唔知道,但係佢哋俾我哋嘅回覆係人數不足。」
至於會否擔心這種旅行團會鼓吹吸大麻?她說:「其實我哋冇理呢件事,因為呢個只係一個包團,佢只不過同我們講想去咩地方,我哋睇過呢啲地方係安全、合法,亦係公開俾遊客參觀嘅,所以我哋就幫佢哋安排行程,嗰啲地方任何旅客都可以去。」魏小姐強調如他們在行程中吸大麻,旅行社不能干涉亦無需負上責任。

販運大麻可判終身

就參加聚會的人在公眾地方吸食大麻,律師梁永鏗表示在香港任何地方,不論是公眾或私人地方均屬違法。他又指:「如果有人經營地方俾人吸食大麻,就等於經營吸毒嘅地方。但如果佢管有嗰個地方,知道或容許人擺放大麻,就變成佢有機會係管有毒品,店主就有機會被控告多條唔同嘅罪。」
至於如在網上公開討論、上載吸食大麻照片或提議吸食等會否觸犯法例?梁律師表示未必會犯法:「要警方展開調查,如果調查後係屬實,就會控告。」他又補充,收藏、吸食或邀請他人吸食大麻,最高可被判監七年及罰款一百萬港元,至於販運大麻更是嚴重罪行,可判終身監禁。




大麻在香港屬於毒品,本月初警方便在尖沙咀重慶大廈搜出一批違禁大麻。


一名參加完大麻派對男子,離開酒吧後神情迷迷糊糊,要在街頭靠着牆休息。 華佗以大麻製藥

大麻或稱麻、大麻草,為大麻屬植物,如經乾燥製成的藥物及精神藥品,又稱娛樂用大麻。大麻一直被視為毒品,吸食過多大麻會對人體造成精神及生理上的影響,例如短暫性的身體和神經系統影響,當中包括降低血壓及短暫性影響記憶能力。
不過,大麻在醫學上亦廣泛被使用,例如它能減輕痛楚、改善多發性硬化症,以及有效紓緩癌症病人在化療後出現的噁心及嘔吐的情況等。而東漢時期名醫華佗,他發明了一種名叫麻沸散的麻醉藥。麻沸散的「麻沸」,就是麻蕡,即大麻的雌花。麻沸散可能是世界最早的麻醉劑,但最可惜的是麻沸散處方現已失傳。

大麻合法化國家

目前在全球多個國家及地區,不論是販賣、持有或吸食大麻均屬違法,現在亦只有少數國家允許大麻用於醫療用途上。
其中烏拉圭於一三年十二月通過大麻合法化,即全國可合法種植、買賣及使用大麻,成為全球首個合法使用大麻的國家。另外,加拿大是首個准許癌症等重症末期病患者,自行種植和吸食自種大麻的國家。
至於充滿爭議性的美國,除了科羅拉多州、華盛頓州、俄勒岡州及阿拉斯加州已通過娛樂用大麻合法使用外,其他州份則有不同程度的管制。歐洲唯一可合法吸食大麻的國家荷蘭,只要吸食者在特定地點「 coffee shop」或家中使用大麻,均不屬違法。澳洲亦於去年修訂條例,成為全球另一個容許商戶種植藥用大麻的國家。
而亞洲各國皆列為毒品,並大力掃蕩。

明星愛大麻


(左)柯震東,(右)房祖名

2014年 8月:房祖名與台灣演員柯震東在北京涉嫌吸毒,北京警方在房祖名住所內繳獲 100餘克大麻,房祖名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而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2009年 2月:關楚耀與衞詩於日本東京商店購物期間涉嫌高買,店員即時報警。警員接報到場後,搜查兩人的隨身行李,並在關的紙袋中發現一支大麻煙,隨即以涉嫌違反《大麻取締法》,當場將兩人逮捕。
2002年 12月:杜德偉在跑馬地夜店消遣時遇上警方查牌,並在他身上搜出大麻,其後杜被裁定罪名成立,罰款 4000港元。

撰文:何 紫、程志康、艾 馬
攝影:金 文、韋 平、王 晴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