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MK可否不要老  E-KIDS

贊助商連結

一個樂壇,只有一隻小強。但每次阮民安( Tommy)又有負面新聞時,總是以「前 E-kids成員」的牌頭出場,令其餘兩子郁禮賢( Tim)和林詠倫( Alan)周不時打乞嚏,「呢位兄弟,勁喎。」「語不驚人誓不休。」「有 C1。」「 A1都試過。」二人唱雙簧,回憶「兄弟」最經典的一役:○六年, Tommy過大海,被債主押回港討債廿四萬,「我唔係黑心,係佢自己攞嚟嘅。」還是 Alan老實。
如今 E-kids變成 E-uncles,眼神、輪廓難免有風霜,偏偏 Tommy仍堅守那一頭金毛,每兩、三星期便要漂染一次,以免露出髮腳。不怕糊裡糊塗,滿頭斑白都渾然不知嗎?「仲好!唔使漂得咁辛苦。」早陣子, Tim娶老婆兼榮升業主,不過 Tommy都唔執輸,其模女友已在網上公開孕照,「 Eva係我公司同事""」小強繁殖能力驚人,一粒卵可孵出百子千孫,今次仲唔斷擔挑?「私人嘢唔講啦。我唔想啲女 fans失去咗情歌王子周柏豪之後,冇埋旺角浪人 Tommy仔。」

 


場景一:麥花臣


E-kids重出江湖,明年一月在麥花臣開 show,千六張門票一日沽清,二子即時舒一口氣說:「嗰日係瞓得最好。之前幾晚真係瞓唔到,有少少攞苦嚟辛。」其實他倆早在一三年,已經在九展搞過一場迷你音樂會,「嗰次都爆㗎,四百幾個位,三、四日賣晒。但今次先知,原來一日賣晒係咁過癮。」小強出山,威力果真非同小可,「係齊章。」「 E-kids一定係呢三個。」
少女口味難以觸摸。想當年,最矮小又最岩巉的 Tommy偏偏粉絲最多。今次買飛的有幾多是因為他而來?唔知。但 E-kids到今時今日仍有人記得,肯定是因為 Tommy。「佢 keep住有新聞,我哋先有今日。」「人算不如天算。」二子可曾嫌 Tommy佗衰家?「佢有嗰啲新聞時,我哋已經解散咗。所以更加唔會埋怨佢。」「總之知錯能改啦""」

這張可能是高登歷來最具潛力的潛力圖。(保證是原相!)

提起 Tommy的往績,二人總是欲言又止。 E-kids○二年出道,○六年解散。短短幾年,瓜葛可不少。 Tim早在○四年因為私人理由退出,由 Alan的朋友林中定( Nick)頂上。 Tommy曾向 Alan和 Nick集資十二萬,準備出新碟。但僅做兩首歌便爛尾,其餘款項下落不明。當時 Alan向傳媒表示,自己佔大部分,「當做小生意蝕咗就算。」散 band後, Tommy簽約林小明,「第二代 E-kids反應唔理想,大家都好亂。你見勢色唔對,砰一聲走去拍電影,丟低埋新嗰個兄弟。我點同佢交代?」
比起 Tommy其他戰績,這些瑣事確是不值一提。他試過在電影慶功宴飲到爛醉,揸車離開,中途卻睡着了,那部紅色的 mini cooper就停在電車路中心,待警察來收拾;澳門事件後, Tommy誓神劈願不再爛賭,但隨後幾年,仍不時被人拍到在賭枱上搏殺;○九年,開公司、搞跳舞比賽,聲稱被拍檔「擺上枱」,怒蝕二百萬,要家人埋單;一一年,被財務公司追債,試圖把債項轉至林雪名下;一二年, BIGBANG來港開 show, Tommy聲稱有門路,引來不少藝人落疊,入場時才發現所謂靚飛只是票尾,結果苦主報警,賠錢了事。

Tommy注定是個金毛。○六染了深色,即時認不出他是誰,兼且連番闖禍。

但 Tommy從此與 BIGBANG隊長 G-Dragon結下不解之緣。試過在多個場合「成功爭取」與男神合照;一三年,又把對方的 MV由頭到尾翻拍一次,並填上新詞,名為《踩我唔死》, GD的女粉絲在網上殺聲震天,但 Tommy視之為事業又一高峰,「好大回響! GD嚟香港開個唱,成個記招得三條問題,都要留一條俾我!」有記者問 GD是否認識 Tommy, GD一臉茫然。「我玩吓㗎咋,但大家都 get唔到我嗰種幽默感嘅。不過原來網絡係咁大威力,衍生咗我後來做嘅嘢。」
他說自從跳舞比賽一役後,對幕前已完全死心,近年主力「發掘網絡紅人,讓他們向世界出發」。成績如何就天曉得,卻加深了他對傳媒的一些想法,「網絡世界係好公平的,任何人都可以彈起,你睇我哋啲飛一日賣晒就知。以前唔係,電台高層唔鍾意你,就乜都冇。我記得我哋喺某個電台,係冇出現過的,連新人獎都冇入過圍。」不如開名啦?「咁又唔好。」電台高層是男是女?「好難分喎。」此時 Alan插嘴:「如真如假,一生中最愛啦,阿倫嗰隻。」
場景二:菜街

Tommy仔扮 G-Dragon,整個 MV的成本盛惠五千蚊。

想當年, E-kids每次出席活動,必有過百妹妹仔在場舉牌、尖叫。情信如雪片飄至, Alan現時仍保留了一箱留念,「其實係感動嘅,原來有人會讚你靚仔喎。」「尤其係你收咗皮之後睇番。」 Tommy搭訕。他當時家住土瓜灣。某天早上,二哥上班,一開門,發現一個人頭倒在鐵閘外,大驚,「咩料呀?唔係碎屍吖嘛?」頭的主人撥開長髮,問:「 Tommy出咗去未呀?」原來她在門外等了一夜,「成條譚公道都出晒名。」 Tommy收到的禮物大都是毛公仔、 Alan由名牌飾物到 Nokia手機都有、阿 Tim主力收食物,「有一次我生日出 function,淨係禮物都裝了兩架保母車,仲俾司機鬧:邊 Q個成個榴槤塞入嚟呀?」
估不到十幾年後, E-kids在旺角街頭仍然像一塊大磁鐵,惹來十數途人圍觀,當中不乏昔日粉絲,「我表妹/老友係你死忠嚟㗎!」就像寫信給 Miss Sex的少年,總愛推說自己的朋友遇疑難。歌迷一開口,便知有沒有。 Tommy問:「最鍾意 J我哋邊首歌?」他們都能唱出「何事我會妒忌我會擔心魔鬼搶走你」,就像地下組織的切口。
一日 MK、一世 MK。雖然 Alan和 Tim早已金毛不再。二人淡出娛圈後,主力教跳舞, Tim更在一二年開設了自己的舞蹈中心。「初出道時,我哋唔想做金毛的。我哋鍾意 Arashi(嵐),頭髮長長哋、整整齊齊。但老闆話染,半推半就都冇計。」「好嘅係,人哋仲記得你係金毛;唔好嘅,係你哋從此就係 MK。」
Tommy對 MK則有另一番解讀,「我哋第一隻碟,監製係陳光榮;搵 Wing Shya影封面、做 MV導演,飛去韓國拍,而家佢貴到你冇一百萬都唔好搵佢;呢啲唔會係 MK嘅配套。我哋唔係九百蚊拍隻 MV喎。但偏偏你就因為某啲元素,抹殺咗我哋嘅成果。」撇除被某電台封殺, E-kids能遇上娛樂圈最後的泡沫,點計都比當今的 MK Pop幸運吧?「天堂鳥都認真嘅。 faith同 ffx就算罷啦,上咗幾次 C1都夠啦,光宗耀祖啦。」 Tommy可是上 A1的材料。

聖誕少男出席出名慷慨的新城頒獎禮。

每個年代都有一班迷哥迷姐充撐樂壇。但這世代的粉絲都去追韓星了。
場景三: K場

妹妹仔會送什麼給偶像?珍寶珠和益力多,純情!

Tommy超級鍾意唱 K,只可惜旺角的 K場早已執得七七八八。當年 E-kids的老闆們(阿叻、阿倫、曾志偉)夜夜笙歌,喜愛夜蒲, Tommy置身其中做咪霸,同場有人在看英超,對方二話不說,衝過來想揍他。「光哥(盧惠光)同我講:快啲走啦 Tommy仔!」「唔好嘈啦!」他轉場再唱,渾然不知自己踩中某傳媒大亨的虎尾。「到第二日我都唔知驚。最終要校長補鑊。」阿倫跟對方擺和頭酒,事件才告一段落。「呢件事到而家都咁深刻,你就知我幾內疚。當時真係年少無知。」
然而 Tommy的青春期沒有就此完結。後來的澳門事件,一樣要由老闆林小明親自跟江湖人士斡旋,債務才由廿四萬「減價」至十多萬,最終由媽媽找數。家境小康的 Tommy多年來敗了屋企幾多身家?真係要搵阮媽媽埋單計數,「佢今年走咗啦。佢生 cancer兩年,到死前兩個月先俾我哋知。可能佢一向教書,唔習慣示弱啦。」媽媽臨終前可有什麼叮囑?「唔""都係嗰啲啦,生生性性做人。」
皇天擊殺

廿六歲 Loretta是真粉絲, E-kids應承了送她演唱會飛,收唔到記住追數!

你可以笑 E-kids out out哋,卻不能否認他們貼地。三子、髮型師和記者一行五人,由排舞室去旺角繼續拍攝,逼爆的士。 Tommy不再以保母車出巡,本來就相當腳踏實地。途中他提起中出羊子的女伴「餅餅」,也是他的粉絲,經常在 facebook撩他傾偈,「餅餅真係好大波。」羊子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時,在菜街與比堅尼女郎左擁右抱,大出風頭。若 E-kids與他 crossover拍片,肯定爆過爆谷啦! Alan一盆冷水潑過來,「本土派而家都 out啦。」被退役十年的 E-kids嫌棄「太 out」,世上還有更 out的事嗎?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