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週日新界人大遊行,大家表面團結暗中惡鬥。鄉議局選委出現的亂局,除了是鄉紳爭做選委外,亦是主席劉業強(右二)和老臣子張學明(右三)的明爭暗鬥。支持誰的選委數目較多,更有機會成為未來新界的話事人。

封面故事

新界佬唔妥中聯辦 鄉黑爭選委話事人

贊助商連結

梁福元一句,新界是官商鄉黑合作的世界,說出了新界的終極真相,而且鄉中有黑、黑中有鄉,各種勢力糾纏不清,當中不少鄉事主席,本身就跟江湖人物來往密切。
但偏偏新界人控制了近百特首選票,而鄉議局就擁有二十六票,足以左右這百多票去向。
進身選委,對新界人來說是莫大榮耀,因為可以「造王」。當年梁振英為角逐特首之位,何嘗不是極盡禮待,派人專程入新界參加「江湖飯局」乞票。新界人一下子明白,選委值錢,於是過去無人爭,今屆出現打崩頭情況。
雖然鄉議局只有二十六張選委票,但由於他們向來以團結見稱,捆綁式全數投給一名特首候選人,而鄉議局的取向,又有機會影響新界其他界別選委,故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就這樣對本刊說:「鄉議局每一票都好關鍵,除本身 26票外,仲有好多鄉事議員,區議會主席或代表,加上其他功能組別,合共約有一百多票。」
一百多票,足可令任何特首候選人主動前來「拜票」,然後大家講條件。
特首選舉,鄉議局絕對能左右大局。
已表明參選特首的退休法官胡國興,本週日出席鄉議局活動,亦主動向劉皇發兒子,人稱太子的鄉議局新任主席劉業強示好,不斷咬耳仔拉關係,希望獲得新界票支持。
同時新界鄉紳亦傳言四起,梁振英和曾俊華也分別指派人去新界,向各鄉紳「摸底」,看看會不會獲得鄉事支持,並特別關心下週日鄉議局選委投票情況。
鄉議局選委戰,過去發叔在位時都是一錘定音,但太子劉業強接父位後,卻有部分老一輩鄉紳不服,當中以張學明最為積極「策反」。以致今屆不再聽太子協調,暗中鼓勵更多人出來競逐選委,以搶奪新界選特首票源的話事權。
這場鬥爭,不單是新界兩股勢力之戰,也分別代表了兩股勢力背後的終極話事人之爭,新界到底是代表傳統鄉紳的太子繼續執掌天下,還是由中聯辦撐腰的張學明最終奪得話事權。
新界王朝爭霸戰,正在上演。

 

 

鄉議局 26票選委過去產生辦法

今屆鄉議局的選委選舉,情況備受關注。除了因為鄉議局的選委數目由二十八人減至二十六人外,今屆又突然多了鄉紳出來爭位選特首,「上屆三十人爭二十八席,今屆就三十五人爭二十六席,情況明顯緊張咗。」培叔表示,今次選委會鄉議局戰況,確實出現了亂局。
而報名參選的,包括有各鄉委會主席,當中也包括了不少跟江湖人關係密切的猛人,例如高佬和、四眼文、田雞東、狐狸等人,其中高佬和(曾樹和),更是因參與了上屆拉票時的「江湖飯局」,而一夜之間成為新界名人,並進身黑色梁粉之列,此後好處多多,包括鄉紳看中他的政治實力,於是將屏山那塊棕地交給他打理,也掀起新界一場又一場風波。
選委之名吸引,固然很多人想爭,但幕後推動更多人出來爭的,卻是新界鄉議局副主席張學明,他原本受劉皇發所託輔助太子「登基」,卻不料他另有盤算。
發叔的傳統
從傳統說起,鄉議局由二十七個鄉組成,分為元朗約(七個鄉)、大埔約(七個鄉)和南約(十三個鄉)。
在新界王劉皇發主政年代,他有一套潛規則,定下每個鄉約分得七個選委席,其餘由新界太平紳士等名人擔任。「元朗同大埔約嘅鄉頭,可以自動當選,但南約就要自行協調邊個參選。」
屏山鄉老叔父培叔向本刊解釋,過去透過協調機制,發叔是希望將自己人拉入選委,再以捆綁投票方式二十八票共同押注,這樣才能獲得最大政治籌碼,然後跟各特首候選人講數。
雖然名義上要參選成為選委,最少要獲得五名鄉議局議員提名,但這些都在發叔的影響力範圍內,按培叔解釋,這些你都懂的。
不過自從發叔退休兼臥病在床,「太子」劉業強接棒鄉議局主席後,今屆南約的鄉頭,在老臣張學明暗中鼓勵下,開始有自己想法了,他們認為過去這種「分餅仔」方法並不公平,要求能分配多些選委席位給他們。
於是一些上屆未有參選做選委的鄉頭,包括坪洲、東涌、大澳、梅窩和大嶼山五個鄉委會主席,在選委提名期首日不跟從劉業強的指揮棒,自行搶閘報名,希望能成為選委,「其實太子劉業強都試過協調,但唔成功,好明顯佢嘅威望唔及發叔,唔係個個俾面佢。」
而最主要原因,還是張學明暗中策劃「兵變」,他希望可以自己捧一班人入去做選委,跟太子分庭抗禮暗戰一番,假如最終自己推薦的人,所獲得選委人數比太子更多的話,在捆綁投票的傳統團結精神下,自己就等於有了新界對特首投票的話事權。

劉皇發在位時,規定每個約可分得七張選委票。在他協調下,很少會出現爭做選委的情況。

鄉議局的選委票能影響大局,已表明參加特首選舉的胡國興(右二),早前也現身支持鄉議局的活動。
新界邊個話事?
控制了二十六票,就成為特首候選人巴結的對象,特別今屆競爭激烈,梁振英能否保到六百票成功連任都成疑問時,二十六票便一票都不能少。手握這些票的人,便可以跟對方講數,獲得自己希望的政治本錢,或者日後在新界政策的影響力。
新界人擔任過各種功能組別,整體可控制過百票選委,當中不少也是看鄉議局方向而決定投票,所以鄉議局選委戰算得上茲事體大。
而更重要的是,經此一役,也會奠定日後新界由誰話事,張學明是否可「挾天子以令諸侯」。
從另一個層次來看,太子代表了傳統鄉事勢力,有錢有地位,為了利益可以跟共產黨合作,但拒絕屈膝為奴任人策騎,仍然覺得新界人優先,故向來跟中聯辦關係若即若離。今屆立法會選舉,侯志強打正新界人旗號出選,拒絕受中聯辦協調,便被中央視為是一次作反行動。
而張學明一派,代表了大埔和離島等區鄉紳,財力和政治勢力都次一級,但在中聯辦拉線成立的「新社聯」支持下,積極搶佔新界話事權。新舊兩派鄉事勢力在鄉議局的鬥爭,可謂人盡皆知。
故太子和張學明的鬥爭,也決定了新界傳統勢力和中聯辦之爭,新界到底日後誰話事。

在鄉議局的活動上,主席劉業強(橙衣)跟老臣子張學明甚少交流,難怪有人說鄉議局已分成兩個陣營,分別支持二人。

本週日,鄉議局在元朗球場舉行維護丁權集會,二十七條鄉合共號召約五千人到場聲援。
不收任何維穩費
在本週日的新界遊行大會上,張學明就揚言自己和中聯辦關係最密切,全不掩飾自己有誰撐腰。而太子則反譏自己從無收過一分一毫維穩費,大家的立場水火不容,可見一斑。
記者問張學明如何評論太子劉業強,先是禮節性稱讚之後,他還是掩飾不了自己的一副大家長姿態,他先說:「中聯辦我相信得我最為接觸得到!」再點評太子還有進步空間。「嗯,我深信他會慢慢步上,進入此角色會做得更好。」
被評為慢又需要做得更好的太子劉業強,回應則非常內斂,反之不斷稱讚張學明經驗豐富,只是在台上發表演講時,對住最有辦法接觸中聯辦的張學明及其他人忽然爆肚。「我哋自掏腰包,冇收過一分一毫維穩費。」
然後大家合唱《東方之珠》,雖然手牽手,但音調各異絕對是「唔啱 key」。
這次多了鄉紳爭做選委,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上一屆特首選舉的「江湖飯局」,令不少人一夜成名,「上海仔同囝囝即時彈起,成為江湖紅人。而其他有份出席嘅包括侯志強、梁福元同田雞東等,亦都出晒名。」
培叔又稱,有鄉紳會覺得,若自己支持的候選人能當上特首,日後必定大有着數,如能優先知悉政府發展計劃,又或能以廉價租下棕地等,「新界佬好要面子,自己可以選特首,當然覺得威啦,所以多咗鄉紳出嚟爭。」

張學明借着自己擔任新社聯榮譽會長的關係,力捧頭馬梁志祥上位,
以鞏固自己的鄉事勢力。

梁福元認為鄉議局在選委中除了基本 26票外,也有很多鄉事議員和區議會主席,加上其他功能組別,合共約有一百多票。
吃了發叔悶棍

太子召集鄉議局成員高調集會,表面是為村民爭取權益,實際上是將訊息傳遞予參選特首候選人,不要忽視新界佬的利益。

做了十二年鄉議局副主席的張學明,本認為可以更上一層樓,但數年前一個公開場合,發叔臨近退休,談笑之間,忽然問在場鄉紳,日後是否支持其兒子。「咁嘅環境,個個當然俾吓面都話撐啦,張學明都立即答應。點知發叔老謀深算,即食住上話:『咁就俾我個仔做鄉議局主席啦。』三言兩語,發叔就順利交棒。」培叔又稱,張學明有言在先支持,不能又反口異議,當堂吃了悶棍兼起離心,埋下鄉事分裂伏線。
坐正不成,張學明遂另謀發展。他藉着自己是新界社團聯會(新社聯)榮譽會長的關係,開始扶植自己的鄉事勢力。
約有二十萬屬會會員的新社聯,被視為民聯建 B隊,由是中聯辦扶植,等民建聯和新界複雜關係割裂,以免市區選民反感,讓新社聯接手新界事務。
新社聯由多個新界社團組成,全是親建制派組織,會內不少成員均為民建聯或工聯會黨員。此外,新社聯也涉足新界各區的區議會。一二年至一五年期間,新社聯擁有三十一個區議員議席。
利用江湖勢力
而張學明慢慢培育班底,開始籠絡一班鄉紳土豪,增強自己的政治籌碼。而張的得力頭馬,正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
在一二年和今屆立法會選舉,梁志祥都是依靠新社聯,為他發功爭取選票,令他成功當選。而梁志祥其後又搭上新界區江湖猛人,包括八鄉和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四眼民(鄧瑞民)及高佬和(曾樹和)。
透過梁志祥等人牽線,張學明獲得不少鄉紳支持,鄉事力量更加穩固,能夠和劉業強爭一日之長短。
而見錢眼開的新界各黑道勢力,也紛紛投入中聯辦旗下受其差遣,在選舉工程中出力幫忙。而得到的回報,自然是新界各土地利益。
而幕後操控新社聯的,也同樣是中聯辦,「新社聯根本就係中聯辦嘅新界代理人,幫中聯辦接收好多新界嘅消息,同控制鄉事勢力。」
其實中聯辦一向希望將新界鄉紳收歸旗下,成為中方的「棋子」。可惜,新界佬並不易屈服,有錢有地更不會隨便跪低。「鄉事派好似發叔嘅一方,好多都有田有地又有錢,同你共產黨合謀利益就得,要義務出力就難,所以根本唔會受中聯辦控制。」
培叔又稱,很多鄉紳都覺得新界人一向硬頸,地方事情應由新界佬話事,可以同中聯辦合作,但要下跪受指揮就唔肯,「就好似早前立法會選舉,有鄉紳唔聽中聯辦說話,係都要參選。」培叔笑稱,外界只知黃絲對抗共產黨,其實新界佬一樣鬥爭激烈,只不過不是上街掟磚頭而已。

根據查冊資料,劉業強現在並沒有持有任何物業,他報住的其中一個住址屯門天祐居,由父親劉皇發持有。

張學明現居大埔坪朗的村屋。

太子 Vs張學明
各執一半江山
雖然選委會本週日才投票,由各村代表選出,而太子和張學明各自控制一半。「其實邊個做選委大家都知。有人估計,二十六張鄉議局選委票中,有一半係支持劉業強,另一半就係張學明嘅人,但兩人實力好相近,未知有幾多人會變卦,最後鹿死誰手。」培叔稱,現在情況很簡單,劉業強和張學明誰的選委支持者較多,誰人便有話事權。
培叔解釋,由於鄉議局是捆綁式投票,誰的選委支持者較多,便有權決定投票給那個候選人,「我係特首候選人,知道邊個有決定權,當然就會接觸邊個,政府亦會搵佢傾政策嘅事。」所以這次鄉議局的選委選舉,會直接影響未來誰是新界的話事人,鄉紳培叔說。
本週日,鄉議局在元朗大球場舉行維護丁權集會,二十七個鄉共派出近五千人出席,參加聲討大會人數眾多,坐滿三個足球場。大批旅遊巴送村民抵達會場,鄉議局統籌在入口向參加者派發大會橫額、搖鼓。而不少鄉民亦身穿鄉服,親自帶同所屬鄉旗和鑼鼓,為活動吶喊助威,氣氛熾熱高漲;警方亦有派員在場外戒備。
記者問劉業強鄉議局選委選舉,是否分成兩派陣營時,他表現得十分謹慎,完全滴水不漏,「冇咁嘅事,我好尊重學明,佢非常之有才能。」他又笑說這些如電影情節的兩派陣營說法,只是傳媒的炒作。至於是否捆綁式投票,劉說未完成討論。另外,對於今屆多了鄉紳爭做選委,「可能今年較多爭議性,亦有部分人要求手握選票投選特首。」
而張學明就稱沒有跟劉業強分開陣營,堅持自己仍然力撐太子。「我從來唔覺得同太子分陣營,鄉議局近幾十年在劉皇發帶領下,由始至終都團結,到依家都冇變過。」
對於今次多了鄉紳競逐選委,張學明稱這是一場公平的競選,大家都有權參與,「可能大家覺得有權選特首,係一項相當富挑戰嘅任務。」對於有指劉業強協調不力,才出現角逐者超額情況,張學明說:「唔係等額選舉,每次都有超額情況,鄉議局人和事跟過往唔同,唉!多咗好多年輕人,進入議會後有自己意願,咁我認為都係好事。」

鄉議局本週日在元朗球場舉行維護丁權集會,聚集了大批貌似古惑仔的金毛青年。

早前在尖東舉行的懷念 14K鬍鬚勇晚宴,甚有江湖地位的元朗廈村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田雞東(右三),也被邀請出席。
鄉黑勾結
鄉事勢力一向被指和黑社會勾結,元朗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今年九月出席電台節目時大膽直認︰「應該係官商鄉,你話講埋黑都唔緊要,係合作!」的確,新界不少重量級鄉紳,和黑社會關係千絲萬縷。
「其實好多鄉紳同江湖人物,都有頻密來往,大家關係很好。例如廈村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田雞東,早排就出席紀念 14K猛人鬍鬚勇嘅晚宴,而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高佬和同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四眼民,經常都會參與江湖人物宴會。」
新界鄉紳指,當地鄉黑難分,很多人都是雙重身份。例如元朗 14K話事人四眼細,及勝和太上皇囝囝,就跟不少鄉紳關係良好兼有合作關係,所以一些由鄉紳舉行的盆菜宴,兩人都會俾面出席。
要數鄉黑合作最經典事件,一定是一三年的天水圍論壇事件。前年八月,梁振英到天水圍落區做維穩騷,當日主持論壇的新界社團聯會會長梁志祥,在梁振英落區前兩天吹雞,其親信四眼民及高佬和,動員天水圍北五條屋邨的手下到場「晒馬」。論壇開始後,大批戴上口罩的金毛紋身青年,在論壇場外不斷向反梁示威者挑釁,更多次在警員面前出手打人,無法無天。「嗰班打人嘅金毛仔,擺明係有黑幫背景嘅古惑仔。叫佢哋嚟嘅人係咩背景,大家心中有數啦。」
因為鄉紳和江湖人物關係密切,有人會覺得行政長官選舉,其實只是鄉黑合作選特首,「所以上屆就出現江湖飯局,和勝和猛人上海仔同囝囝,約班選委出嚟食飯傾偈,要佢哋支持梁振英。」
新界佬的選舉一向關係複雜,而這次鄉議局選委戰,涉及到選特首的一票,又關乎傳統鄉紳和中聯辦之爭,最後更可能影響到誰是未來的新界王。
這場選委爭奪戰揭幕,好戲將陸續上演。

鄉黑關係密切是公開的秘密,不少鄉紳舉辦的喜宴,元朗 14K話事人四眼細(左)及勝和太上皇囝囝(右)都會俾面出席。

選委會本月十一日會進行投票,哪些鄉紳有機會選特首,到時便有答案。
撰文:艾馬、非從、何紫、程志康
攝影:韋平、王晴、雄大
news@nextdigital.com.hk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