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劉鳴煒很尊重外婆鍾全英,記者欲採訪鍾全英,都由劉鳴煒找人擋下。

封面故事

「大劉前傳」 外母借錢創業 劉鳴煒「親」隱世外婆

贊助商連結

坐擁七百億身家的華人置業( 127)前主席劉鑾雄(大劉),上週宣布與紅顏甘比結婚,讓後者真正跨入豪門,成為第二任劉太。大仔劉鳴煒仍未表態,其親母、第一任劉太與大劉的恩怨,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本刊知悉,當年劉鑾雄得以自立門戶,有賴外母、亦即寶詠琴媽媽鍾全英,將自住物業多次抵押科水給他,完成大劉春秋創業大夢。現時鍾全英仍然在生,隱居於外孫劉鳴煒名下物業,由對方打點照顧。至於大劉,寶詠琴姐姐寶詠華向本刊直言,與前妹夫已沒聯絡二十年,不想評論對方再婚。
本刊亦查得,劉鑾雄另有六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包括大哥劉鑾成,大姐劉鑾娟等,但他們既無公司、亦不見有私人物業,其中妹夫顏利漢只是居住鑽石山龍蟠苑,同是劉家親戚,真是蚊髀同牛髀!




寶詠琴死後,鍾全英(右)由家人照顧,極少露面。其外孫女劉秀融(左),曾被拍得陪伴她到灣仔福臨門午膳。

大劉與甘比結婚的消息傳出後,除了成為全港熱話,亦傳到了住在多倫多的前妻寶詠琴親朋戚友的耳邊。越洋傳來,他們知道消息後都相當錯愕,並對大劉向女朋友「豪使」的作風有點感慨:「嗰時大劉都好冧得掂個外母,按埋筲箕灣層樓借錢俾佢創業,好似話每月俾番五萬銀外母,不過同大劉俾女朋友幾廿億,冇得比!」
本刊曾聯絡寶詠琴在澳洲的姐姐寶詠華,她移居澳洲布里斯班已五十年,亦是寶詠琴的遺產執行人。聽她語氣並不喜歡大劉:「我同佢(大劉)二十幾年嚟都無對話。我們與劉鑾雄沒有來往,(全家都沒有?)沒有沒有。」她多次重複:「我哋同佢二十年來,一啲來往都沒有。二十年來一點交往都沒有。你最好問劉鳴煒,(你與劉鳴煒比較熟?)你自己與劉鳴煒說吧!」

由劉鳴煒照顧


寶詠琴(右)在劉鳴煒(左)十二歲時正式離婚,自此由母親照顧。他曾在訪問中直言,一直將母親寶詠琴年輕時的黑白照,珍藏於銀包內,這個位置沒有人可以取代。

劉鳴煒與寶家關係仍親密,而曾經有恩於大劉的寶詠琴媽媽、亦即大劉前外母鍾全英,現時在生亦有賴外孫劉鳴煒照顧。事實上,大劉早年曾說過:「我外母真係有功勞!佢按過層樓俾我做生意,如果講到有功勞都係我外母!」翻查記錄,鍾全英於五九年以兩萬多元,購入筲箕灣樂群大廈一個高層單位自住,並曾多次抵押按揭。其中七五年按予恒生銀行,當時大劉正醞釀自立門戶;到七八年按予渣打銀行,大劉同年創立愛美高( Ever Go)生產吊扇。
該單位已經轉售,而鍾全英手頭亦無任何物業。鍾全英並沒怎樣讀過書,寶詠琴未發跡前,曾靠車衫幫補家計。現時她居於大坑豪園,為寶詠琴於○一年以近一千三百萬元買入,現時由劉鳴煒持有關物業公司的股份。據悉劉鳴煒小時候亦曾住過該單位。其後他回港發展,於○七年斥資二千萬元,買入同一屋苑另一單位,與外婆為鄰。
上週記者到豪園探訪鍾全英,兩名外傭把門微微打開,記者探見白髮蒼蒼的鍾老太坐在客廳,記者對外傭說明來意,鍾老太緩緩把頭轉過來,但外傭立即把門關上。其後一名少女再度開門,索取記者卡片,五分鐘後馬上有隱藏號碼的電話打來,對方指:「我係寶太嗰邊打嚟,寶太老人家休息緊,費事打擾佢了。」電話中人先指自己屬寶太辦公室,再說自己是劉鳴煒公司。其後記者再訪,樓下保安即指:「收到指示,呢個單位係唔會有訪客。」

兄姊不離不棄

劉鳴煒一向緊張外婆,他過往曾指最憎去大劉至愛的福臨門食飯,但卻曾多次被發現帶同外婆到福臨門飲茶。當年寶詠琴生病時,劉鳴煒及細妹劉秀融,都是由外婆家照顧。寶詠琴○三年去世,根據遺囑,遺產都分給兩名子女及兄弟姊妹。估計她遺下十億,四成給兒子劉鳴煒,四成半給劉秀融,另一成給姪兒寶天泓。餘下的百分之五,予劉鳴煒決定,並付予其弟弟寶德志、姊姊馮寶詠嫻及其他家人作生活和緊急開支。
寶詠琴曾在報章專欄表示:「(患病期間)哥哥馬上前往醫院介紹的 apartment……若我不是在金錢方面比一般人富裕點,就不能帶着跟身工人、哥哥及二姐服侍我。」寶詠琴生前亦十分照顧兄弟姊妹,九七年她與友人以四百九十萬購入元朗錦綉花園獨立屋,於九九年由其弟寶德志購入部分業權,有指是寶詠琴藉此給弟弟收租,之後金融風暴樓價下跌,寶詠琴再以原價購回所有業權出售。○一年,寶詠琴聯同哥哥寶德銘,以每股兩毫的價錢,購入中國星( 326)一億股,再以一元半的價錢賣出,從中帶挈獲利一點三億元。




鍾全英於五九年購入筲箕灣樂群大廈居住。


寶詠琴媽媽現時居於大坑豪園,有至少兩名女傭照顧。記者離開時問及大劉會否前來探訪,樓下保安輕輕回應:「佢點會上嚟呀。」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鍾全英位於樂群大廈的物業,在愛美高七十年代尾成立期間,曾多次抵押。


據寶詠琴生前的專欄指,寶德銘在她患病期間四處張羅,「多了兄姊相伴,這是很多年也沒有過的。」


寶詠琴離世時,劉鳴煒(中)負責籌備整個喪禮,全程捧着亡母的遺照。 日捱夜捱打江山


兩年前尖沙咀崇光重新開張,大細劉家人「晒冷」撐場,左起分別為大劉妹妹劉玉慧、細劉太太 Linda、細劉、劉老太、大劉、甘比及大劉最細妹妹劉玉珍。(《蘋果日報》圖片)

現時寶家絕大部分親人,都已移居加拿大多倫多,遠離香港的是是非非,只有寶德志在香港有間新義投資公司,劉鳴煒亦為董事。寶詠琴九二年和大劉離婚時,並未有打官司要求更多身家。當時她與大劉協議,拿取到數億元贍養費,每月十萬子女生活費,及十萬大宅營運費,其時大劉身價約二十億,現時當然已暴漲至天文數字。
對於大劉曾狠批寶詠琴只懂「斟茶遞水」,兩人的好友為寶詠琴平反,「劉寶(指寶詠琴)係好肯認低威嘅女人,佢老公係比較優秀,好大男人,朋友上大劉屋企,劉寶好識做入廚房整嘢食,仲會話係女人應該做嘅!」對內認低威,對外工作就是女強人,「佢俾足面大劉,生意上都幫得手。通常大劉諗大方向,由劉寶去執行。劉寶話過買到銅鑼灣皇室堡,有銀行借錢好開心,佢做咗人生最大嘅生意。」
他續道,大劉與寶詠琴離婚,對雙方有好處,「劉寶可以分到錢照顧爸爸媽媽。因為啲錢始終有細劉(劉鑾鴻)份,離婚可以名正言順分錢。嗰陣三、四億係好多!」

同父異母親戚

大劉與寶家的人無聯繫,其實他與自己的同父異母兄弟姊妹,一樣關係疏離。大劉早年有「大哥 Joe」之稱,但其實他還有一個大哥,叫劉鑾成。而且除「細劉」劉鑾鴻外,另有兄弟鑾強、鑾武及三個姊妹。此因大劉媽媽葉淑婉是繼室,大劉父親劉火榮另有元配李悅卿一家。
祖籍潮州的劉火榮,有兩位太太,共同為他生了五名兒子及六個女兒。其中由繼室葉淑婉誕下的,包括大劉、細劉、玉玲、玉慧及玉珍。有傳大劉母親有「潮州婆」稱號,與「跛豪」稔熟,六一年劉火榮已能與繼室一家,購置黃泥涌道一百四十七號五樓連天台。該單位有一千三百呎,以六萬五千元購入,反映劉家早在六十年代,家境已不錯,而且能供大劉及四個弟妹往加拿大升學。七四年劉火榮與友人成立友聯岳記吊扇廠,從事風扇製造。大劉學成歸來後,與寶詠琴加入家族生意,後來提出把風扇銷往北美洲,遭家族成員極力反對,才自立門戶成立愛美高。
由葉淑婉所出的子女,都富貴榮華,除大劉外,劉鑾鴻報住山頂 Coombe Apartments、玉慧報住半山璈珀、玉玲報住渣甸山等。反觀由正室李悅卿所出一家,相當草根。本刊翻查這家人資料,各人並無任何公司或物業記錄,相信只是尋常家庭。其中大女劉鑾娟的丈夫顏利漢,只是報住居屋鑽石山龍蟠苑,而此單位是他媽媽留下。記者下午到訪,雖然無人應門,但當晚顏利漢據記者留下的電話回覆,並斬釘截鐵指:「你千祈唔好嚟搵我,(同大劉無乜聯絡?)呢啲嘢我唔會答任何一個字。」他曾有間「安文餐飲」公司,但一二年已解散。




劉鑾雄家族圖


寶詠琴家族圖 化身股壇狙擊手


九十年代初,大劉(左)及細劉(右)經常一同出席拍賣會投地,有錢齊齊搵。

至於大劉另一妹夫蘇偉能,為正室二女劉鑾貞的丈夫。本刊於公司註冊處,找到一個蘇偉能記錄;他報住屯門居屋富健花園,但本刊記者多次造訪也無人應門。劉火榮另有一個契仔游德生,一樣無公司無物業。
據大劉的好友指,大劉絕無提及這批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其實上,其父雖供書教學及設廠,但大劉現時豐厚財富,由其個人才智得來。大劉離開家族生意搞愛美高,適逢七十年代中東石油危機爆發,各國為節省能源,吊扇再度受捧,令愛美高迅速發展美國市場,其後公司業務擴展至燈飾、電子滅蟲器及火水暖爐生意。
八三年愛美高在港上市,並獲得李嘉誠作為基礎投資者,可見誠哥當時也看得起同屬潮州人的大劉,市值短短五年間急增至五億港元。大劉在八五年開始涉足股壇,化身股壇狙擊手,專門狙擊那些控股權不穩的公司,先後狙擊過莊氏家族的能達科技,李樹福家族與馮秉芬共同控制的華人置業及中華娛樂、李兆基的煤氣( 3)和嘉道理家族的大酒店( 45),全部得手,除了華置及中娛留作旗艦外,其他則高價賣回給大股東,大賺一筆便鬆人。而他狙擊英資置地時,連環購入皇室大廈及灣仔夏愨大廈等貴重物業,成就今天的規模。

紅顏知己逐漸掌權

近年甘比得寵,家人甚至逐漸走入華人置業的權力核心。甘比姐姐陳詩韻,於○二年加入公司,一二年升做執董。而現年三十二歲的妹妹陳諾韻,亦於○八年加入華置,任職銷售及租務部,曾負責化妝品包括「雙妹嚜」業務。於上年七月,再尾隨姐姐加入董事局。
除了紅顏知己,大劉則相當照顧同父同母的弟妹。一向與大劉感情要好的細劉劉鑾鴻,曾在九十年代初出任華置主席,在拍賣會上多次與大劉一起出現,「拍住檔搵食」。大劉早年很照顧細劉,教他做生意及交際。在科網股時代,細劉快人一步投資科技業,更曾打本與妹妹劉玉珍丈夫袁子春,成立駿升科技,發展錄影機預錄設備,成功打入美國市場。之後科網泡沫爆破,幸他及早抽身重投地產行業,對他影響輕微。
至二千年崇光百貨賣盤,鄭裕彤夥拍大細劉,以私人名義斥資三十五億元,購入整幢共五十萬呎百貨大樓。而經營崇光的利福國際( 1212)在○四年掛牌,由細劉出任董事總經理、大劉出任非執行董事,現時細劉大女劉今蟾與細仔劉今晨,亦先後加入利福,擔任執董。至於劉玉慧,為牙科醫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執業,自○四年起為華置及利福的非執董。事實上大劉「愛恨分明」,他所愛護的對象,都能盡享榮華富貴。

寶詠琴講孤獨的「劉太」


寶詠琴曾表示在九七年金融風暴損手不少,「不止蝕了一億元」,因而她在九九年將部分珠寶拍賣,套現五千萬元。

「一生獨來獨往…生孩子、割盲腸及一切婦科疾病,都是一個人入院、一個人出院,丈夫永遠也不在身邊。」
「我只想做回自己,一個很自由的自己,如何稱呼甚麼也可以,劉太還是我的稱號。」
「如果我還在那段婚姻中,我不會去檢查身體,到發現有癌症也會是末期了。就像上天冥冥中有安排,我的苦難還沒完結。」
「劉先生在女人方面,是非常的 bad taste。」
「我無佢,我無今日,佢無我,佢無今日。」
「假如有機會和劉生一起,我想是事業的,因為我和他的確是最佳拍檔。」
「從前劉先生單純點,大家都很欣賞對方性格。」
「我值 60分,他是 40分,因我比他努力。」
註:節錄自寶詠琴過往訪問及自傳《琴心集》

寶詠琴談兒子劉鳴煒

「他是我的心肝命椗,有什麼事,我都會考慮他的感受。」
「我要保護仔女。他們在家要行後門的,不可以用正門,因為我常收到恐嚇信,問攞錢。」
「每天等待兒子放學,談到升學問題,很擔心他的用功,實在太辛苦了。他大學畢業時才十九歲。兒子勤儉生性,使我自豪。」
「生病時兒子和我手拖手,令我感覺不再孤單。」
「兒子溫馴、老實、勤力、低調、節儉,自小我已能帶他出外見客。」
「兒子從加拿大來探我病,他一向是感性的,很易下淚,我就由得他哭個暢快。」
註:節錄自寶詠琴過往訪問及自傳《琴心集》

撰文:財經組
攝影:財經組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 , , , , ,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