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舞,舞,舞吧! 麥秋成

贊助商連結

借用了村上春樹書名,也無需聯想太多,據說,它主旨在:「面對光彩或暗淡的人生,唯一能做的便是跳舞,並不停跳下去。」(網上《百度百科》解題)
但名著還是洋洋灑灑又奇案又推理的寫成長篇小說,殊不知真正舞者不尚多言,麥秋成說:「我講嘢唔叻。」
於是,當今最吃香的排舞師、本屆香港藝術節焦點、金像電影《狂舞派》幕後玩家、坐擁兩處教室、花旦蔡思貝的男友""加起來,不及跳一 part揮一把汗,表達得淋漓盡致。
如此這般,當然很難專訪,但我都想試一次,因為,我都相信,講多無謂。

小麥子

雖帶點土氣,「麥秋成」真是好名字——小麥來到秋季收成。「因為秋天出世,爸爸媽媽改的。你都諗到這層意思嗎?」在他看來,難以寄望旁人透過文字理解,不如身體語言。
人稱阿成或秋成,不用一個勁爆綽號或艱澀洋名,跳舞其實很踏實。
他本來愛排球,唸時裝設計,讀理工後加入舞蹈學會,狂迷一發不可收拾。
「理工那片廣場現在成為街舞勝地,當年我每天六點前帶着沉重音響 set up,等踏正六點半 office收工便即刻開機。」一秒不破壞規矩,同時一秒不浪費。
麥秋成說,興趣來得遲,如果幼年即被送去學那些考級課程,樂事變負擔,他可能一早獲九級亦一早厭棄;遲有遲好,大學生年齡令他想及前途,有計劃地發展為事業。
「第一份 job收二百蚊,彩排十幾日,唔划算,許多人問我點解做。我廿二歲才入行,於是給自己時限,廿五歲前要升 main dancer,做到了,又 plan去教舞、編舞、尋找合作機會,才可以長久。」




來到現在,敢認會永遠是舞者。


Show time

所謂「尋找合作機會」,他這行還算需求殷切,各大場館演唱會夜夜笙歌,但主要需求是陪襯跳得唔叻的歌星(通常)令其看來像跳得好勁囉。
「市場如此,接受不來便讓跳舞保留作你嗜好吧,我也不反對;但若想長玩長有,一定要適應。」
你懂的,每逢歌星要換衫、間場抖抖,焦點落到 dancers,卻往往也是「廁所位」。「我們仍視那係 our show time,時代不同了,漸漸多觀眾識欣賞。」
紅館場租貴,麥秋成說,有得踩台板一至兩天。「同韓國行家傾開,他們會驚詫香港資源咁短缺。」
兩年前參加內地大熱電視節目《中國好舞蹈》,最令他印象深刻是少數民族,至今計劃拍一系列紀錄片訪談那些舞者。「他們冇香港咁多 show做,但他們的舞代表着本身文化——哈,所謂訪談,我們講嘢都唔叻,就跳俾對方睇到明,是真正身體語言。」
問題沉重了——香港有民族舞嗎?
麥秋成說:「香港民族""就係『冇』囉,有點可惜。
「但不能話毫無特色,我們特色是執生。」所以不用追問他專攻哪項,兼收並蓄,否則只象牙塔了。「我們固然埋怨場地不足,歌手亦冇時間和我們夾到熟;但完全穩穩陣陣、十幾晚一模一樣,冇意思嘅。 YouTube流行,觀眾睇過晒才入場,沒驚喜;我們盡量每場跳得唔同。不求變化不會揀做舞者啦。
「怎謂之跳得好?有時睇番 play back,絕對準絕對齊但欠靈魂,咁即係北韓啫。」










這片石

我知我知,舞蹈是與歌唱並稱的藝術,甚至境界更高:
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詩經•大序》
但現實裡,在娛樂圈,往往只一片踏腳石、輔助——郭富城在 TVB舞蹈組的日子被歸入辛酸史,賺大錢靠唱歌;《狂舞派》合作的顏卓靈成名了,電影新貴才稱得上貴。
連麥秋成自己也接拍汽車廣場,那是他構思埋舞步帶出 Land Rover產品特色,不得不讚,他比一般藝人付出更多。
「我三十六歲了,來到現在,敢認會永遠是舞者。雖然這行體力要求高,很快要轉型教練和行政,但我們與足球教練不同,點都要自己落場跳埋一份。
「我目標去到六十歲——你問體能?所以我答六十歲而非七十歲,實話實說。 Keep得好六十歲並非不可能,如果不跳下去,現在已經骨頭硬。」




台上自我介紹時,麥秋成判若兩人異常靦覥。


在西營盤的教室,地鋪兼落地玻璃,他說,有得 show off是舞者們的原動力。


為維他奶排舞,這行其實商機無限。 曲終

談談蔡思貝吧,本欄畢竟是八卦專訪。
「一切順其自然,正如她也想跳出一套屬於自己的舞。不關她叻不叻事,透過跳舞,知道彼此合不合拍——是名副其實的合拍子。」
對,懷念中學時代的聯校 ball,果然是識女仔之捷徑。
麥秋成說:「不是啦,我那種,搞到一身汗水,女仔都唔敢埋身;反而一兩吓 chok樣仲見效果。」
靜止下來的他,還真幾 chok。




是戀聞而非緋聞,平心而論,算郎才女貌了。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髮型: Echo Wan@Headquarters
化妝: Kayte Fu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