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張健華高調接受傳媒訪問,不斷強調無性侵女院友,又輕佻地說︰「佢係處女,咁點會有性交過啫。」

封面故事

食盡綜援 年賺千萬 淫魔經營煉獄之家

贊助商連結

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被控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雖然案件有強力物證及環境證供,但卻因為受害人無法出庭作供,結果獲律政司撤銷起訴。
事件引起社會關注,除了齒冷案中的淫魔外,康橋之家的問題亦愈揭愈多,近日更揭發這間院舍原來在過去八個月,已先後有六名院友離奇死亡,有人鯁喉窒息、有人以皮帶箍頸自殺、有人跌傷後無得到護理引致死亡,有人則離奇墮樓身亡……
可悲的是,康橋之家只屬冰山一角,本刊走訪多間私營院舍,其實都跟康橋一樣,院舍環境惡劣、長期人手不足,甚至精神、肉體上虐待院友。
一位曾入住康橋的院友家屬對本刊哭訴,康橋揭示了社會悲歌。
「政府幫唔到我哋、私營院舍又欺壓,佢哋(殘疾人士)本身已經好慘,好需要人幫,點解仲要剝削佢哋?」
在無聲的吶喊之中,究竟有誰能夠幫他們走出煉獄?




康橋之家室內環境陰暗,臭氣沖天,院友們個個神情呆滯,恍如死蔭幽谷。(翁少陽攝)

康橋之家位於葵興禾塘咀街萬成大廈二樓及三樓,二樓是女院舍、三樓則是男院舍,兩層單位面積合共萬呎,租金每月十四萬五千元,提供一百零二個宿位,主要接收中度智障人士。該大樓的一樓是另一間護老院,而大廈其他層數則為住宅單位。
上週二,記者以智障人士家屬身份入內觀察。甫進入單位,撲面而來的是一陣陣汗味及難以形容的臭味。

猶如進入死蔭幽谷

院舍內設有一格格床位,但大部分床單已發黃、地板及床架都是殘殘舊舊。在一陣酸臭味夾雜下,記者覺得悶熱非常兼渾身不自在,帶記者參觀的職員,卻說因為天涼,所以沒有開空調,更指記者來得及時,「啱啱我哋先駁番啲電,停咗電,撞咗錶。」
記者參觀時,每層宿舍分別有大約三十名男女院友,大部分人坐在大廳膠椅或床上,目光及神情呆滯,他們之間罕有交談,情況正如有智障家屬撰文形容,私營殘疾院舍內部恍如「人間地獄、死蔭幽谷」。
住在院舍對面大廈的住戶向本刊表示,院舍職員平日會打開窗戶,特別是三樓男宿舍,他經常見到有男院友將頭伸出窗外張望,「佢哋間唔中會大叫,叫聲好悽厲。」不過他說,由於智障人士不時都會大聲叫喊,所以分辨不出是慣常的叫喊,還是被虐打。




康橋之家男職員聲稱會為院友提供一日三餐,但有知情人士透露,院舍為求慳錢,曾烹調過期食物供院友食用。


林珍視遜彥如命根,採訪當日得悉遜彥眼睛有問題,自己腳痛也不顧,帶他到醫院檢查。(莫志謙攝) 烹煮過期午餐肉


康橋之家劣跡斑斑

院舍的一角設有廚房,但內裡設施簡陋,職員表示院舍每天提供一日三餐,據餐單所示,當中有蒸三色蛋及豉油皇雞翼等不同菜式,星期日更提供下午茶。不過,據本刊接觸到的知情人士透露,院舍的負責人為求慳錢,曾要求職員烹調過期的午餐肉供院友食用。
親人曾入住該院的林珍亦指,院內的膳食並不理想,「啲菜好多時望落去好霉、好碎,總之睇到都唔想食。」「好多時我會晚飯時間上去,但次次一開飯,個個好似餓鬼咁,食得好急,好似搶咁,最初唔知咩事,後來先知原來有人話嚇佢哋如果食得慢,之後就無得食或者無得添食。」她說。
林珍的姨甥孫霍遜彥(肥仔),今年十六歲,患輕度弱智,早在四年前,便曾經在康橋之家住了一段短時間。「入面真係好似人間地獄,佢哋只係牟利,無為過院友着想。肥仔好彩有我帶佢走,諗起無父無母走唔到嗰啲,被迫住啲咁嘅地方,真係好淒涼。」林珍眼泛淚光說。

充斥屎尿味

林珍還記得第一次去康橋之家時見到的情景︰「首先參觀三樓男院舍,入到去真係嚇死我,周圍又黑又暗,成間屋一陣屎尿味,廁所仲恐怖,污糟到好似好耐無洗嘅公廁。」她說,當時院舍女管理員知道她不滿三樓,便聲稱酌情安排肥仔住在二樓女院舍。「可能上面太差,對比之下女院舍嗰層感覺好啲,我見肥仔無抗拒,社工又叫到,就決定幫肥仔搬入去。」林珍憶述。
不過肥仔只入住了短短幾日,她便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幾日無去,肥仔成身都好污糟,嘴唇乾到好似好耐無飲水,牙膏又無用過,連條沖涼巾都乾到鋼絲刷咁硬,細問之下,原來根本無人提佢飲水、刷牙甚至沖涼,佢起碼三日無沖涼無刷牙。」林珍不滿院舍疏於照顧,其後又發現肥仔全身長滿紅點,揭開床鋪更發現床單有大量蟲蝨,床下底更掃出大量曱甴屍骸,十分噁心。
不過,原來曱甴屍骸已經算小兒科,平時呼呼大睡的肥仔,經常對她說不敢睡覺,更說「夜晚有老鼠,好驚俾佢咬!」記者訪問之時,在旁的肥仔似懂非懂的,但一聽到康橋,也說出「有老鼠」三個字。
「一間院舍污糟成咁,你話幾得人驚。」林珍憶述康橋衞生程度令她咋舌,他們對待院友的態度,亦令人氣結。她說,康橋為了慳錢,日間只請一兩名職員照顧幾十位院友,晚上甚至沒有聘請任何職員。她更親眼見過康橋職員要求女院友拖地、抹地、洗衣服,擔任清潔工。




私營殘疾院舍環境惡劣及管理不善等問題,於性侵事件爆出後一一浮現,康橋之家更成為一三年全面實施發牌制度以來,首間被釘牌的殘疾院舍。


林珍回想當日迫不得已將遜彥送入康橋,十分心痛。如今她決定親自照顧遜彥,直至老死。但想到將來,她倍感無助和擔心,悲從中來。(莫志謙攝) 淫魔院長 態度輕佻

除了對康橋之家不滿,她對張健華也沒有好感。「佢份人好輕佻,對啲女院友古古怪怪,我唔只一次聽到啲女院友講『院長只要讚我乖,就會單獨帶我出街食飯』。」林珍直指,對於院長對待女院友的態度感到不安,不過她發夢也估不到,其後這名院長被控性侵犯一名智商只有八歲的女院友。
這間劣跡斑斑的康橋之家,現時是「沐恩之家」集團旗下的其中一間院舍。康橋之家在九七年成立,由康橋護理服務有限公司持有,起初為一間無限公司,自二千年起才作公司註冊。
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康橋護理服務有限公司由張健華與三名友人合資,張持有約三成股權。初時,康橋之家只屬小規模經營,分別在萬成大廈和葵涌美葵大廈租用數個單位經營。雖然宿位有限,但需求卻很大,張健華其後更分別於○六、○七及一○年,以香港豐裕國際有限公司名義,一口氣以約二百八十萬購入當時的院舍單位,現時該三個單位市值共約九百萬。
及至○九年尾,張健華更將院舍服務擴展,租用了萬成大廈二樓及三樓全層近萬呎單位,將宿位增至超過一百個。張在接受本刊訪問時便直言,當時根本不愁生意,更一度超收院友,每月純利超過十萬。




本身涉及性侵的張健華,在接受本刊訪問時,不斷爆料數臭沐恩之家集團經營者用人唯親等罪狀。


張健華向本刊聲稱,性侵案發生前四個月曾收到「抹黑」單張及相片,指他在內地及本港均有第三者,張聲言是有人陷害及抹黑他。 銳意成為行業一哥


性侵案爆出初期,李永耀亦願意接受電話訪問撇清與前院長的關係,但在爆出多名院友死亡的消息後,他便再沒有回應任何問題。

事實上,張健華一直銳意在這個行頭掘金,他在○九年更牽頭向政府爭取行業發牌制度,亦因而認識了時任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李永耀(張健華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指他別名為李若瑟)。張健華說,李永耀的父親李弘憲當時經營另一家名為「沐恩之家」的殘疾院舍集團,在九龍城有五間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合共近二百個宿位,算是行內較大型的院舍。
張與李結識後,萌生合作念頭,更希望成為行業一哥,於是二人在一一年合組成立智友集團有限公司,其中李弘憲佔股五成,而張健華及胞弟張健民則合共出資一百萬、佔股百分之十二,餘下的股東則是由張找來的「內地資金」。
智友集團有限公司成立後,隨即以八百四十萬收購康橋之家及旗下的三間公司,包括康橋護理服務有限公司、長青康復服務有限公司及香港豐裕國際有限公司,以張健華當時在康橋佔三成股權計算,他便可獲得二百五十多萬元。換言之,若扣除他及胞弟出資一百萬入股成立智友集團,他在整個交易中「套現」了一百五十萬元。
以張健華的角度,這宗交易絕對是「除笨有精」。現時康橋之家已經撥入了沐恩集團旗下,根據該公司網頁,該集團旗下包括五間院舍,合共提供四百三十三個宿位,以每名院友收費六千元計算,院舍宿位若住滿的話,每年生意額便高達三千一百多萬元。

入住率達八九成

事實上,根據張健華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所講,沐恩旗下院舍入住率達八至九成,換言之,即每年生意額最少也有約二千五百萬元,扣除成本開支,這門生意閒閒地年賺千萬。
張健華與李永耀雖然在認識後一拍即合,不過其後二人卻因為錢銀問題而關係決裂。張健華在接受本刊訪問時,便直指有人用人唯親,其至安排「影子員工」上班,他更表示已經就事件向廉署舉報。
據張健華指,在一二年沐恩之家(總院)投入服務後,為應付這間可容納近二百人的院舍,他便以董事名義,以合法渠道申請聘用六名內地傭工在總院工作,但其後這六人卻被人抽調到九龍城分院工作,而原本在九龍城分院工作的員工(據指是李永耀的親友)卻變成了「影子員工」,「唔使返工,糧照出。」
對於種種指控,本刊記者曾致電及留言向李永耀查詢,但一直未有回覆。




沐恩之家集團是康橋之家母公司,旗下院舍入住率高達八至九成,每年生意額最少二千五百萬元,但院舍均只獲發臨時牌。(鄒潔珊攝)


沐恩之家集團架構 院舍供不應求

根據社署最新數字顯示,全港目前約有三百一十間殘疾人士院舍,分為政府津助、自負盈虧及私營院舍三類別,合共提供約一萬六千七百個宿位,其中津助院舍宿位佔一萬一千個。
據了解,現時本港殘疾人士輪候津院累積近一萬人,其中四成為輪候嚴重及中度弱智人士,平均輪候時間超過十年,有些嚴峻地區更等足十六年。本刊獲得一份由社署發出的弱智或肢體傷殘人士住宿服務輪候名單,發現東九龍、沙田、大埔和北區輪候時間最為誇張。根據該份資料顯示,有關地區最近獲編配服務的申請人,是在二○○○年提出申請,亦即是苦候了足足十六年才獲編配到津助宿位。
一名資深社工指出,大部分殘疾人士的家屬,都希望可以輪候政府宿位。「一來環境衞生好啲,而且人手分配又多啲。」事實上,根據現行《殘疾人士院舍規例》訂明,除主管外,高度和中度院舍的助理員和護理員人手比例,日間一般為一比四十,即一個職員對四十名院友,晚間則是一比六十;而輕度院舍的助理員和護理員,更只需要全日一個對六十名院友。不過不少前線社工均指,一名職員根本無可能照顧四十名院友,更何況他們會隨時失控,繼而引起其他院友的情緒波動。
社署發言人指,有關人手比例適用於津助或私營院舍,不過由於津助院舍獲政府分發資源充足,「所以津助院舍一般可以請多幾個相同職位嘅人手,咁人手比例自然唔會好似私營嗰啲一個對幾十個。」

「舔盡」院友綜援金

另外,據了解,入住殘疾人士院舍的智障人士,大多領取每月約六、七千元綜援金及傷殘津貼資助。根據社署規定,領取綜援人士需開設一個銀行儲蓄戶口,方便社署每月存入所得綜援金。若領取綜援人士被安排入住院舍,社署則會按月將相關住宿開支,自動轉賬給院舍。
不過據指,私營院舍為了「舔盡」這筆資助,收費均沒有劃一標準。「佢哋唔會好似津助院舍咁,邊個入嚟都係劃一收費。總之見到你係『綜援仔』,佢哋就自自然然將嗰啲住宿費、生活費、雜費砌到靚一靚,務求吞晒人哋成份綜援金,一蚊都無剩。」該名社工說。
以康橋之家為例,記者日前佯裝家屬向職員查詢住宿收費,惟對方總是不肯說出宿位實價。「總之我哋跟番綜援價,綜援價出幾多我哋就收幾多,個個唔同」,記者再問她若需特別照顧,會否另外收費?對方一樣避答。不過,翻查康橋之家網站,則有列明每月收費為六千一百元至七千七百元不等。




不少家長帶同子女參與週日的遊行,為智障人士爭取應有生活及法律權益。(《蘋果日報》圖片)


康橋之家被揭出連串問題,事件更令公眾關注殘疾人士院舍制度。約二千名市民在週日遊行到政總門口,向有關當局施壓。 冀社署擔任白武士


康橋之家劣跡斑斑,即使有多宗死亡個案,社署亦一直懶理,直至上週四才決定將之釘牌。(《蘋果日報》圖片)

對於劣跡斑斑的康橋之家,社署在上週終於決定將之釘牌,取消其豁免證明書,署方更已加強監管其母公司沐恩之家旗下的各院舍。不過,據了解,部分住在康橋之家的院友家屬擔心,其智障或自閉的子女若果忽然改變居住環境,難以適應,希望政府或慈善團體充當「白武士」接手經營。
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形容,這個情況就是坊間所指的「人質論」。他說,無論是安老院舍或是殘疾人士院舍,政府一考慮到院友的安置問題,都不敢隨便採取行動。邵表示,下月初會在立法會提出由社署擔當「白武士」的角色,接管出現嚴重問題的院舍。
他粗略計算,若果政府要接管全港所有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每年開支大約要七億五千萬,邵稱:「呢個唔係一個小數目,但都有十億嘅一帶一路,即係(政府)唔會冇錢嘅,睇吓佢點使啫。」

高調受訪圖甩身 成功機會微


逾二千人參與「十萬聯署.為無聲吶喊」遊行,張健華成為眾矢之的,於公眾眼中,他已非人類,而是人獸。

由於智障女院友無法出庭作供,令律政司撤銷起訴張健華性侵,公眾及輿論直指張是「淫魔」、「人獸」,對他唾罵不已;不過,他近日卻高調接受訪問,言論更令人齒冷。
有不願具名的法律界人士估計,因警方或再次提出檢控,張可能想以案件遭廣泛報導為由,屆時申請永久終止聆訊。但大律師陸偉雄指出,若有人希望以此手法甩身,成功機會非常低。
陸強調:「想申請係一回事,成唔成功又係另一回事」。他解釋,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非法性交或非禮罪,均是區域法院審訊案件,「由單一法官審理,佢係專業法官,唔會受(其他因素)影響。」陸續稱,若案件在高院審理,由陪審團裁決,則被告申請永久終止聆訊才「有可能有少少機會」。
但他認為,申請成功機會始終不大,假如有高院案件被告想以此方法甩身,一般而言,法官會多方面考慮,包括有關廣泛報導「係咪由某人製造出嚟」。另外案件排期時,控方亦可申請較後審期,「如果係一年或者一年半後,人嘅關注係會淡忘咗」,廣泛報導影響亦會變小。陸更忠告,若有人想利用接受傳媒訪問而甩身,其實未必成功。

煉獄黑名單


本刊記者到過有不良記錄的「國寶之家」視察,發現院舍環境依舊惡劣,但仍獲社署批出豁免證明書。(鄒潔珊攝)

「康橋」問題愈揭愈多,惟事件只屬冰山一角。有資深社工向本刊指,本港 69間私營殘疾人士院舍中,至少 10間院舍的環境衞生、人手分配等低於水平,一直被業界劣評為「煉獄」黑名單。
「我哋有時都要介紹私院宿位俾家長,介紹前都要實地視察。去過嗰十間,真係印象難忘!籠統講,環境唔單止又焗、又黑、又臭,人手嚴重不足,其中一間位於市區唐樓嘅院舍,樓下無水牌,上到院舍環境好差,牆身甩晒油,最離譜係成間院,連座椅、梳化都無,十幾廿個院友坐晒喺地下,慘過坐監!」
事實上,記者上星期亦到過曾將嚴重智障男院友雙手反綁床頭及座廁的葵涌石蔭路「國寶之家」,該院舍環境極之惡劣,場內充滿糞便異味,臭氣沖天。記者在現場逗留半小時已有頭痛、缺氧的感覺,而現場所見,院友們個個神情呆滯,眼神失去焦點。
「我不敢想像,弱能兒童將來要在這種地方,是等候一天一天老去,然後生病,然後痛苦、然後死亡,然後獲得解脫……」希希媽咪(一位智障兒之母)的感慨。

撰文:黃偉恒、李啟發、陳明慧
攝影:郭永強、梁譽東
資料:鄭 靜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