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世界

玻璃透視永恆 Timeless Design Since 1881

Ads by Google

現今消費文化講求即食,潮流一波接一波,新上場未及消化已告落場,正如普普大師 Andy Warhol的預言:
每人都可以成名——十五分鐘。
要成就不朽,必須經得起時間考驗,一如創立於 1881年的芬蘭國寶級品牌 Iittala,其上世紀 30年代的玻璃設計製品,至今仍然是品味指標。
設計被奉為經典,皆因功能性與美感並重,剔透玻璃透視出經年累積的北歐工藝美學,絕非花花世界的霎眼嬌可比擬。

透明的玻璃,在赫爾辛基的「能見度」卻達百分之一百,在市內無處不在:酒店大堂內的裝飾花瓶,房間內的水杯,餐廳內的情調燭台,咖啡廳內的水壺……而它們幾乎都有一個代名詞, Iittala——品牌不但滲透到芬蘭人日常生活每個細節,其玻璃設計更是譽滿全球,打開室內設計刊物,總會找到她的蹤影,是芬蘭、以至北歐玻璃工藝的經典代表。

品牌成立之初,當時尚未獨立的芬蘭只是個代工廠,品牌創辦人是來自瑞典的 Petrus Magnus Abrahamsson,他於 1881年在芬蘭設廠,當時玻璃工業尚未起步,因此品牌的玻璃工匠、產品模型至設計,全部來自瑞典、德國、丹麥及比利時;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企業由芬蘭公司接管,直至 1930年代,更首次聘用本地設計師,獨立十數載的芬蘭人在吐一口悶氣之餘,更為品牌帶來新氣象,像功能主義先驅 Alvar Aalto及妻子 Aino Marsio-Aalto,在設計中減掉無謂的裝飾,走向簡約利落的風格,實用美感並重—— Aino系列水杯,利用層層遞進的漣漪狀設計,蓋過當時製玻璃技術尚未成熟而出現的微小瑕疵,這個聰明的優雅設計,於 1936年取得米蘭三年展金獎; Alvar Aalto以薩米女人裙襬作設計概念的 Savoy Vase,更於 1937年在巴黎世博展出!後來 Tapio Wirkkala、 Timo Sarpaneva、 Kaj Franck及 Oiva Toikka等芬蘭設計大師也先後為品牌效力,至 1950年, Iittala於米蘭三年展內一共取得 25個獎項,芬蘭設計正式踏上國際舞台,品牌也順理成章成為北歐最具代表性的名字之一。




吹玻璃、入模成形、打磨,每個細節都是品牌不朽的因素。




經歷大半個世紀, Aino Aalto的 Aino Glassware、 Alvar Aalto的 Savoy Vase、 Oiva Toikka的 Birds Collection、 Kaj Franck的 Kartio等仍然保留在生產線上,設計置於現代家居中,感覺依然前衞,後世不少設計師如 Jan Ctvrtnik,、 Maxim Velcovsky及 Tobi Wong等,都發表過向經典致敬的作品。

Timeless,就是經過時間洪流沖刷,仍然[!994B]立不倒。




Iittala的玻璃中心分為工廠(右)、展示廳(左)及 Outlet,參觀過生產線可把心頭好買回家。


玻璃之煉色術師

Iittala的品牌宣言「 Timeless Design Since 1881」,一方面指經典設計的不朽,另一是指玻璃永不褪色——顏色滲在玻璃之中,色澤均勻亮麗,晶瑩無瑕,置於燈光下會折射出迷人光影! Iittala的玻璃調色技術全球數一數二,每年有無數來自世界各地的業者專程拜訪玻璃廠,希望參透出玻璃色澤的秘密。

她的玻璃原料, 60﹪是比利時海岸的沙, 20﹪是碳酸氫鈉, 5%是石灰,其他 15﹪的添加物質,則是玻璃的優生基因,成分比例當然屬品牌的最高機密檔案!他們有專門的化學團隊開發玻璃顏色,除了成分比例,燒製玻璃的溫度、時間以至氧氣含量,都會影響玻璃的色澤,例如藍色及綠色的玻璃,需要高氧的燃燒環境,紅色及啡色則相反,需要較少的氧氣——要精確找出顏色的特定製作條件,短則數天,長則花上數年時間。

他們平均每年推出一至兩款新顏色玻璃,為經典設計換上新衣裳,同時激發出更多創作意念,例如 Oiva Toikka的玻璃雀就不時換上新羽毛,今年更推出了五隻以城市為主題的 City Bird Collection,透薄的小鳥身軀色彩繽紛,紋路活潑細緻,是創意與高超工藝的結合。




做一件作品往往需要合多位玻璃師之力。


Iittala的玻璃屬「快玻璃」,冷卻速度快,更考玻璃師的技術。


Iittala的玻璃調色技術世界知名,每年平均有一至兩種新顏色誕生。 一口氣吹出不朽傳奇

為了解這種北歐玻璃工藝,我們來到離赫爾辛基約 100公里的 HämeenlinnaIittala玻璃中心,自去年起,全線 Iittala玻璃製品都集中在此生產。那裏不但可以找到玻璃生產過程的資料,還可看到吹玻璃師的工作情況。

踏上工廠離地三米的觀看台,撲面的溫熱暗示工廠的心臟正在熱熾跳動——工廠中心的玻璃熔爐內,有 40噸橙紅的玻璃,高達攝氏 1,450度的液態玻璃猶如血液,賦予玻璃製品無窮的生命力。由於屬於「快玻璃」,冷卻速度快,更考吹玻璃師的技術。吹製玻璃是高度專注的工作,熔爐旁的師傅拿着長長吹桿,一邊對着嘴,另一邊接上紅得發亮的玻璃,其形態如蜜糖,要時刻保持吹桿轉動,以免作品下墜。師傅眼明手快,要懂得玻璃狀態,時而吹氣,時而放到濕潤的模子內轉動冷卻,時而放到熔爐內上玻璃,每個步驟都講求時機。新入行的玻璃技師必須接受兩年培訓,一般要經過十年方算是成熟的吹玻璃師。據說製作品牌王牌產品 Savoy Vase的吹玻璃師,有十年以上經驗,每個花瓶都要合七名師傅之力,平均花上十個小時,分十二個階段製作而成!




Oiva Toikka的玻璃雀系歷久不衰,小鳥幾乎每年都會「長」出新羽毛。Ruby Bird Cranberry$1,888。


顏色都被鎖在玻璃之內,永不褪色。


Magnus Pettersen的 Leimu燈是 Iittala的又一經典�� 4,306-$4,776。

設計大師未必懂得吹製玻璃,他們的意念有賴吹玻璃師的手口表達出來,據指 Timo Sarpaneva當年在創作 Claritas花瓶時,曾帶備帳篷於玻璃廠內住足兩星期,跟吹玻璃師一同研究怎樣把氣泡鎖在適當的位置!設計師與玻璃工匠長期緊密合作,之間已發展出一套「玻璃語言」,一句說話,一個眼神,已教對方心領神會。有了這種默契,設計師有更大的空間開發新產品,例如法國孖寶 Bouroullec兄弟的 Ruutu Collection,幾何花瓶以幾乎完美的形態以七種顏色呈現,不久將來更會推出有樹木紋理的新產品;新開發的 Aarre掛鈎,則採用了 Toikka Bird吹製玻璃的技術製作,以玻璃的無限可能,延續 Timeless傳奇。




法國 Bouroullec兄弟的 Ruutu Collection花瓶,平滑無瑕的剔透玻璃,展現品牌高超的製玻璃技術,$ 760-$ 2,600。


燈光映照下的玻璃有如水晶,令人愛不釋手。

Iittala Glass Centre
地址: Iittalan Lasikeskus, Iittala, Finland
電話:+ 358 020 439 6230
網頁: http://www.iittala.com 
參觀預約: mailto:iittala.museum@fiskars.com
開放時間: 1/9﹣ 30/4星期六、日 10am-5pm; 1/5﹣ 31/8星期一至日 10am-6pm
機票:芬蘭航空來往香港及赫爾辛基,票價:$ 6,063起(已含稅及燃油附加費)。
查詢: http://www.finnair.com 

撰文:溫曉嵐
攝影:葉天榮
鳴謝: FINNAIR、 VisitFinla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