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接連被大陸媒體批評過橋抽板,李嘉誠上星期三離開寓所,只簡短揮一揮回應:「好喇,我要走喇!對唔住,多謝你哋嚟。」(《蘋果日報》圖片)

封面故事

大陸圍堵超人  689借勢剿連任對手

Ads by Google

回歸十八年,李氏力場一直影響着香港經濟和政治,或者即將畫上句號。
中央對李嘉誠的不滿,由新華社旗下「瞭望智庫」一篇「別讓李嘉誠跑了」正式開炮,然後一個月內,最少有六篇攻擊李嘉誠的文章相繼在不同官媒中曝光,恍如文革,炮打之勢近年罕見。
大陸媒體接二連三對李嘉誠口誅筆伐,看來北京對李嘉誠已定調。攻擊論調主要指他「割禾青」撤資,罔顧國家利益,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猛烈抨擊:「好的時候同享福,遇到困難卻不能共渡難關,這在觀感上確實讓一些人覺得有點說不過去。」
更有大陸媒體幫大哥誠(本港商界對李嘉誠的尊稱)計數,說李嘉誠自二○一四年起,共撤資八百多億元人民幣。有指他此舉嚴重違反國家正「暴力救市」政策,即係唔俾面,同中央對着幹,在國際上發放中國經濟衰落信號。
萬箭齊插,李嘉誠終發表回應,對大陸連番指責表示:「文章的文理扭曲,語調令人不寒而慄。」
這邊廂炮火猛烈,那邊廂 689欣喜若狂,因他連任特首的主要阻力,就是來自李嘉誠的勢力圈及其支持的特首人選。於是,趁着中央開炮, 689也搏命放冷箭乘勢把連任對手逐一射倒。
無獨有偶,前特首曾蔭權此時也突被告上法庭,令整個以李氏為首的利益集團中人更感惶恐不安,有人憂慮是否站錯邊,也有人思考是否繼續角逐特首之戰,環顧四周,梁振英再無對手。

李嘉誠發出反擊信,文章字眼值得反覆琢磨。他雖多番強調愛國和敬重習近平,然而他又附上一首白居易的《初出城留別》,盡顯心跡,他只寫了詩的後半句「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以顯示無奈,但白居易該詩的前半句「朝從紫禁歸,暮出青門去。」及「揮手辭親故」等詞句,卻更能顯出他告別皇城,告別親人,一去不回的潛台詞及悲痛。
然而,你有你想走,縱然淚流滿面,但中央是否放過你又是另一回事。據政界中人透露,除了官媒炮打外,本月二十日將訪問英國的習近平一行,在向英國人送大禮及千億合約之時,也會提出封殺李嘉誠部分經營項目的附帶條件,以作殺雞儆猴,看看還有沒有商家佬夠膽揮一揮衣袖。
這也是李嘉誠最為擔心且不寒而慄的事,他的退路和生意都在英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前特首曾蔭權星期一被落案起訴,適逢李嘉誠正被官媒猛烈抨擊,惹起香港政商界不安情緒。(《蘋果日報》圖片)


習近平去年九月廿二日在北京接見李嘉誠等香港富豪,當時李已被指撤資,雖彼此有握手,但與往日江澤民和李的私交相差甚遠。 改變倚重商人政策

九月十二日,新華社旗下「瞭望智庫」的署名文章「別讓李嘉誠跑了」,率先吹響了中央進攻的集結號,李嘉誠被指棄守中國市場,在中國正值救市之際卻拋售股票和資產逃亡,「撤資論」持續發酵。
文中指李嘉誠部署撤離中國將財富轉移歐洲,並嚴厲批評他:「低買高賣,確實是市場經濟,但是他的地產、港口等產業,恰恰是中國最不市場化的產業,沒有權力的扶助和勾兌,哪裡來的機會?合作時借權力,賣出時說市場,似乎雙重標準,唯我是利。」意味當年李超人攀附大陸權貴,才能搖身一變成為亞洲首富。




一篇《別讓李嘉誠跑了》,揭開大陸媒體攻擊李嘉誠拋售內地資產的「戰幔」,李被批「唯我是利」。


李嘉誠以長達三頁一千七百字長文,回應大陸指責他撤資,感到「不寒而慄」。 官媒口誅筆伐


二○一三年十一月,李嘉誠與紅顏知己周凱旋(右)到西安視察基金會的慈善項目,經常向國內捐錢,甚至說捐的錢比賺的還多,是他展示愛國的證據。

震醒耳目後,《人民日報》則繼續發第二炮「鞭撻」李嘉誠,上月二十日發表題目為「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的文章。
《人民日報》決斷地表示:「斯人已去難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又指李嘉誠將面臨巨大的損失:「時間將證明,大陸錯過的可能只是一兩個商人、一兩家企業,而他們失去的,則將是與中國一起成長的整個時代。」
接下來又是數篇文章在不同官媒發放,有的幫李嘉誠計數共走資八百億,也有高唱讓李嘉誠大大方方的走,整個神州瀰漫着對李的殺氣。
面對大陸媒體的攻擊,李嘉誠以長達一千七百字的書面回應,指自己深感「不寒而慄」,又認為:「沒有建設性的語言討伐,並不符中國政府不遺餘力,推動經濟向前發展的方向和決心。」他同時暗寸,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國卻在行「言論自由是一把兩刃刀。」

文章調子逆轉


前年碼頭工潮,李嘉誠被描繪成貪得無厭的魔鬼。

中央的主旋律是脫去李超人的光環,將他醜化成唯利是圖,不顧國家利益的商家佬,就連前年曾專訪李嘉誠的《南方人物周刊》,本來跟李家關係良好,也加入棒打落水狗,在本月二日刊登「李嘉誠之後呂志和成為新領袖」的文章,繼續「貶李」。
據了解南方報業的人表示,文章刊登的是《南方人物周刊》的每週焦點人物的綜述。該篇文章的初稿,記者原意是比較「亞洲首富」李嘉誠與「亞洲二富」呂志和的身家和背景,原本記者質疑呂志和登上首富的能力,包括旗下銀河娛樂主要依靠賭業為收入來源,眾所周知中央打貪,賭收不穩定,而且賭業給人「偏門」的感覺。這篇文章本是綜合評論,但刊出後,成為一篇攻擊李嘉誠,呂志和將取而代之的文章,記者懷疑被報社審讀員刪改。
報社執意改編稿件,將呂志和捧成香港商界新精神領袖,使大家都意識到,中央的主旋律就是要踩李嘉誠撤資,文章並語帶雙關吹捧呂志和:「香港政商界由此開啟一個考驗眼光和格局的時代。」

超人一度示好


二○○六年李澤楷競選選舉委員會議席,表示要「爭取真民主」,這也使到大陸對李家謹慎起來。

其實早在二○一三年,李嘉誠撤資論不脛而走。李在碼頭工潮後,不斷拋售香港和大陸的資產,如以四十億元人民幣出售上海的寫字樓「東方滙經中心 OFC」、廿六億元人民幣出售廣州商場「西城都薈廣場」,之後更分拆出售港燈的業務,套現約四百億港元,眼見被輿論圍攻,李嘉誠刻意接受大陸傳媒專訪,澄清沒有撤資的打算,同年十一月,他罕有地接受南方報業旗下的《南方日報》、《南方周末》和《南方人物周刊》獨家專訪,李笑說:「怎能說是撤資?真是天方夜譚的笑話。」
李嘉誠當初選擇南方報業集團,就像做生意一樣,他與軍師經過一番盤算。
據聞李嘉誠希望中央看到他的誠意,他的智囊團的考慮是:「團隊認為,李嘉誠只會選擇香港或者內地的傳媒,但因為當時碼頭工運,香港輿論對他傾向負面,於是他選擇內地的傳媒。中國北方的傳媒在外界看多是擦鞋,於是他接受形象較敢言的南方報業專訪,亦看中他在傳媒的影響力。」
如今連南方報業都說「李嘉誠時代」過去,可見超人對大陸影響力漸失。

押中江系


中國四代領導人,李嘉誠被指與江澤民關係最好。

李嘉誠急速變賣大陸資產,政商界傳聞與他登不上政協副主席之位有關,李嘉誠早已是超級首富,唯獨在政治上影響力欠奉,諸如安子介、霍英東及董建華曾是香港商家,均可坐上政協副主席一職,唯獨他不能,事關他曾婉拒了大陸給予的政協身份;以方便在海外東買西購,以免給外國政府扣上紅色商人的敏感身份;未曾任政協而有意攀上政協副主席之位,大陸官場人士均嗤之以鼻。
據政界中人透露,李嘉誠不獲習近平政府信任,原因主要有三,其一是近年習近平剷起不少江系人物,外界視李嘉誠為江派人馬,此乃習近平忌諱之一。另外,其兒子李澤楷也一直表現反叛,特別是早前的言論更是「親民主」派,在二○○六年李澤楷競選選舉委員會議席,宣傳單張大大隻字印上「齊心爭取真民主」。同年,李澤楷宣布出售電盈遭到第二大股東網通反對。種種行徑,令北京感到李氏父子「看不起共產黨」。
第三個原因,則是李嘉誠的發跡,離不開英資勢力的支持,對向來講究根正苗紅的共產黨,自然難以信任,也不可能把經常審閱國家重大機密文件的政協副主席之位,給予李嘉誠。「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近十年已成強國,國內富豪比比皆是,李嘉誠的重要性已遠不如八、九十年代,所以對他也是愛理不理。」

徹底翻臉各行各路


李嘉誠與梁錦松是相識多年的高球波友,去年有傳阿松出選,背後得誠哥撐。但阿松近期轉趨低調,同時傳出誠哥「分散投資」,同時支持曾俊華。(《蘋果日報》圖片)

李嘉誠和中央的關係,已遠不如江澤民時代般親密,但仍然保持着大家不撕破臉格局,直至這一年來環球經濟和中國經濟轉差,李嘉誠開始拋售資產,就一下子把中央很多官員惹怒了。「全國都在救市,很多公司被規定要強行增持自己公司股票,惟有李嘉誠反其道而行,不滿聲音四起。」
「別讓李嘉誠跑了」這篇文章,亦一語道破李嘉誠與中央對着幹:「就官方感受而言,在中國經濟緊張時刻,李嘉誠不顧中央此前對其在基礎設施、港口、地產等領域的大力扶持,拋棄中國於不顧,不停拋售,嚴重影響大陸信心,造成悲觀情緒蔓延,可謂已失道義。」
今年大陸經濟放慢,股票市場動盪,李嘉誠在習近平上台後,不斷拋售內地資產,雖然李嘉誠解釋響應中央一帶一路的政策,稱國家鼓勵企業走出去,所以集團才投資海外業務,並無牴觸國家政策,但在內地高官眼中,李的舉動被視為向習總投不信任一票。
李嘉誠在二○一二年重新編配家產,三分一身家捐給「李嘉誠基金會」,表示基金會是「我的第三個兒子」,根據《南方人物周刊》的數據,基金會八成的捐款用於大中華地區,其中汕頭大學便是基金會重要的工程。縱使李嘉誠捐獻數字龐大,但也買不回中央對他的信任。

李氏力場被凍結

中央開始向李嘉誠發炮,香港也瞬間受到影響,李氏力場中的眾多達官貴人均噤若寒蟬,特別是手握特首選票的千二名選委,將重新審視自己投票意向,而在李嘉誠祝福下意欲染指特首選舉的各人,眼見情況逆轉,熱情也立即被降溫,整個香港政圈和商界都在盤算,要小心別站錯了邊,此時唯一能心情大悅者,只有 689。
與習近平握手後一度為下屆特首熱門的曾俊華,是李嘉誠陣營認為可接受的人選,但他會否出選的態度飄忽,九月三十日他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指「完全不會考慮」( Would not consider it at all),但與此同時又接受《 iMoney》訪問,大晒青年照,搞形象工程味道濃厚。
有指曾俊華即使蠢蠢欲動,但當下面對滿腦陰招的對手。加上其「恩師」曾蔭權被刑事起訴,由曾蔭權扶植上位的曾俊華,可能因而無運行,「鬍鬚曾而家只能以靜制動,做好財爺呢份工,再默默等候北京祝福。」除了曾俊華,因「偷步買車」落台的梁錦松、極低調的陳德霖,都是李嘉誠陣營「分散投資」的目標人物,不容忽視。




曾俊華近日是鎂光燈焦點,皆因政界左中右都睇好他做下屆特首,民意亦持續攀升。近日他被問到會否出戰,沒有斬釘截鐵落閘,卻步步為營。(《蘋果日報》圖片)


嚇退競爭對手


曾蔭權任特首時,得李嘉誠力撐,兩人更在公開場合碰杯,例如圖中的廣東社團聯會國慶酒會。梁振英上任後,卻鮮有見到他跟李嘉誠同場合照。(《蘋果日報》圖片)

近日李嘉誠被圍插,上屆特首選舉的「唐營」人馬已聞到對手衝着而來的敵意。一名唐營智囊對本刊分析稱,「梁振英爭取連任只有一條路行,就係令所有建制派潛在對手都唔參選。」 689絕對清楚以李嘉誠為首的傳統商界是其連任的最大敵人,所以盡一切手段打擊對方人馬,包括已卸任的曾蔭權。
他指出,雖然曾蔭權已是無權無勢的前特首,但控告他仍具強烈象徵意義,旨在向曾蔭權當年代表的利益集團發出訊息:面對任何威脅他連任的人,仍然大權在握的 689必會出手打擊,從而威嚇梁錦松、曾俊華等傳統商界接受甚至支持的潛在特首選舉對手。
根據唐營了解,梁錦松、陳德霖等曾流露參選意向的人士,已開始打退堂鼓。連獲「習握手」的曾俊華也向身邊人士表明參選意慾不高,避免遭梁振英針對,保留實力。目前為止, 689最刻意防範的潛在對手,反而是不參選不罷休的葉劉淑儀。
不過,該名智囊認為,攻擊李嘉誠絕非北京領導層的統一路線,只是其中一派官員的想法, 689則借力打力,藉此達到本身政治目標。他表示,明年兩會前中央撤換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傳言一直未有停止,「佢打擊政敵之前,不如先諗吓點保住自己個位。」

企硬撐唐失信任


唐英年(左)當日選特首,即使大勢已去仍獲李嘉誠撐到底。梁振英(右)做特首三年間,兩派壁壘分明。(高仲明攝)

上屆特首選舉,李嘉誠撐唐英年撐到底,更加不理北京最後關頭吹雞轉向梁振英,結果出現唐英年得二百八十五張「李鐵票」,佔一千二百人選委的 23%,令 689未能以大比數跑出。此後有傳李嘉誠因企硬撐唐未有跟隨大隊投票,失去北京信任。
梁振英上任後,李嘉誠亦未見瞓身力挺。六月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李嘉誠被問及責任誰屬、梁振英會否連任時說:「唔批評呢啲,大家都注意緊,我一個人講都無用。」三年來,外界解讀梁振英與李嘉誠之間的芥蒂,是一三年證監會調查長實拆售雍澄軒酒店房間,近日李嘉誠成為政治風眼,商界又再耳語,證監會可就此事隨時又出擊。
政界中人特別點出,梁振英八月十日接受新華社專訪時說過:「香港除了類似李嘉誠先生級別的大企業家外,我們還有很多中小企業家在外面做得很成功,所以我們應該支持他們在海外進一步發展。」之後官媒對李嘉誠重炮出擊,梁振英卻無為此公開講過一句話,相反唐英年則投桃報李,本月二日在《信報》撰文為李嘉誠護航,批評連番指摘對李並不公道。
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曾經以「學做李嘉誠」為目標。李嘉誠地位特殊,不單因為他是世界級首富,還因為由鄧小平年代起,他能夠「直通天庭」,大陸官場人士形容在中南海有誰說李嘉誠半句壞話,四十八小時內李氏就得悉;在江澤民、胡錦濤的年代,每逢兩位國家級最高領導訪港,李嘉誠都獲厚待,能夠和他們單獨見面,可見首富角色獨一無二。此外,歷任特首包括董建華、曾蔭權,都得到他力撐。但習近平上任後複雜的官場政治鬥爭,加上強國崛起的經濟變化,令昔日人人視為明燈的李嘉誠,如今變成在政商兩個層面,影響力都大不如前的失色首富。
中央圍堵, 689放冷箭,恍若置身驚濤怒海的大哥誠,此刻只能「此心安處是吾家」。

撰文:陳慧瑩、麥景慶、盧曼思、林文宗
攝影:攝影組
攝錄:攝影組
資料:資料組
mailto: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