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小小豪語錄 龐景峰

Ads by Google

李超人的兒子可以叫小超人;錢小豪的兒子當然可以叫小小豪——但且慢,他認不認都成問題——隨母改嫁,姓名由錢麒夫變龐錢景峰再變龐景峰,已不留半點痕跡。
多年來,大家睇慣錢小豪與郭秀雲互數不是,是時候聽聽孩子心聲,何況孩子都廿五歲了,會發出「今後自力更生」的豪語了,雖然提起家事,依舊細細聲。
「麒夫」感覺似打星,「景峰」則似優質樓盤,養父龐傑系出鋼鐵大王家族——俾你會點揀?筆者留意龐景峰的措辭,時而用「老豆」,時而用「 daddy」,其實沒有專指誰,可以在說錢演員,可以在說龐老闆,無分軒輊的。
龐景峰眉精眼企(成長環境愈複雜的人愈聰明),察覺筆者產生認知障礙,會補充一句:「親生老豆。」
明晒。
並非題外話,小小豪語錄,也能發大的。

 


管不着

爸爸媽媽呢排有飲吓茶,互相問吓:「點呀你?」

龐景峰入行,韓國學藝,走 K-pop路線,趕時髦,但他淡淡道來,原來大有深意,甚至是苦衷。
「在洛杉磯讀書,那裡韓國人特別多,打波認識一位朋友,帶我去練歌。畢業後做銀行,我放工便去,到製作了些 demo有成績,我向屋企提出往首爾全職受訓。
「一來媽咪和親生老豆雖然做娛樂圈,但唔熟音樂;二來媽咪立刻向晒中港台朋友打探,問不來,因為那是韓國公司,言語也不通。我有點故意的,路由我自己揀,被選中,他們便不能阻止。
「其實我偏愛演戲,我不是要做那種少男團,但就算將來拍電影,我唔想問爸爸意見,叔叔(指錢嘉樂)唔想,媽咪都唔想。年代不同了,他們是幾代前的藝人。」
學藝,包括武術,一樣撇不開門戶之見。「媽咪學白鶴派,老豆是洪拳、泰拳。」龐景峰都學過,但更寧願去考韓國國技跆拳道黑帶。
「 K-pop是,原來韓國早在九十年代尾已經 plan定,知道○七年左右才會爆發出來。」
這頗具投資遠見,不枉龐景峰大學唸經濟;而供書教學,他坦言來自養父龐傑悉心栽培。
最似叔叔
換轉你「家學」如此複雜,尤其父母曾隔空互數,也會興起「自立」的念頭吧,少點順得哥情失嫂意。
要煩的話,像姓名一疋布咁長。
出世叫子雲,臨時臨急;兩個月大叫浩然,爺爺意思;六歲起叫麒夫。
「麒麟個麒,大丈夫個夫。」風格似生父。「當然最喜歡景峰,自己揀的,十四歲去英國寄宿時,連姓一併改。」
點解叫過「龐錢景峰」?
「其實沒有。」
但報刊真咁寫了一段時間。
「未入行,當娛樂新聞炒作吓囉。改姓這決定,那時我仲細,冇權力選擇,但相信,一定通過大家的支持。
「我不記得父母有拗撬過,媽咪不嬲唔同嗰邊傾,是我和爺爺嫲嫲溝通,去見叔叔。發生了誤會,被傳媒放大來寫,爸爸媽媽呢排有飲吓茶,互相問吓:『點呀你?』」
上週電視節目,由郭秀雲訪問單親家庭,宣傳旁白形容為「同路人」。的確,龐景峰經歷過這種階段,但他說:「媽咪似大家姐,會和我爭玩具,她養的蜘蛛我都驚。習慣了,我特別錫爺爺嫲嫲,現在出來工作,都想照顧番佢哋。去英國寄宿時,我又覺得多了六十個兄弟。同叔叔(不是養父的代稱啦)仲親密,我最想似叔叔,人見人愛,眾所周知,錢嘉樂喜歡大家坐埋飲吓茶,唔理邊個,都係朋友。」

有個似家姐的阿媽,龐景峰客串攝影師。

從小愛運動,愛扮鬼扮馬。
宣傳旁白還有「一樣要精打細算」——這句可圈可點了,怎會窮?隨母改嫁很常見,與養父關係好亦人之常情,但龐傑太有錢了,令人想入非非。
於是筆者試他一試:「如果我說我見過你爸爸,你直覺會首先想起誰?」龐景峰說:「你是做娛樂專訪的,當然指那邊;換轉生意佬或者我以前做銀行的朋友,又不同。
「他養大我,教我讀書、彈結他,作為老豆總會教小朋友自己的專長;親生老豆教我功夫。將來我做人爸爸,都知道多幾樣教。
「我冇睇過屋企有冇錢,十五歲去做暑期工,我八月出世,向老闆講:『做落便夠年齡了。』在英國也是六鎊一粒鐘的做中國餐廳。屋企有司機,我都自己揸車或搭港鐵。」
這是小小豪語錄。

在自我介紹的 com card,他乾脆省略中文姓氏。
你信殭屍嗎?
聊起香港影壇昔日輝煌,龐景峰力讚尊翁的《殭屍先生》是代表作之一——咁,睇過《殭屍》未?
「真殭屍梗未見過啦!你指 Juno導演嗰套?那時我在美國,朋友說:『你老豆沖涼露臀喎。』於是上網睇吓。」
筆者想問的是,點解部戲咁慘,男主角要自殺才見到兒子最後一面,而錢小豪竟然說:「有自傳性質。」
龐景峰聽得笑了:「演員出色啫,經歷過,但去到咁 dark,一定是 Juno的意思,爸爸跟着做,導演大晒。」
龐景峰很乖巧,筆者恍然大悟——他第一句並非衝口而出,他早估到後着——你以為劇情是百分百寫真?咁你豈非連真係有殭屍都要信埋?邏輯完美得無懈可擊。
錢小豪曾在訪問說:「好想同個仔飲吓茶。」
龐景峰這天說:「那時我未返港發展嘛,近排便見過, daddy開心了,特別提起細佬,他跳舞好叻。」
錢穎德,錢小豪與現任妻子丘倩鳴所生。並非如外界想像中不聞不問,弟弟甫出世哥哥便抱過,長大了更一起玩摔角。龐景峰話音變得開朗:「他細我十二年,一樣屬馬。」骨肉之情,溢於言表。
待上一輩恩怨煙消雲散,未來,總屬於他們。

拖帶小孩的 Mia。

與養父龐傑及其家人。
威番次
讀經濟,為什麼輕易放棄銀行工作?
「我冇諗過幫手龐家生意,如果他們有需要,我唔介意。
「十個畢業,七個話做銀行、金融。銀行 risk太大,太安全。風險是太多人做,錢滾錢,左手交右手,讀過經濟就知,財富,畢竟要創造一件 product出來,娛樂事業便是創造,將來我做幕後,更加應用到消費者心理學。太安全是,從商,三、四十歲去做都得。」
雖然說自力更生,龐景峰終於流露富家子弟口啓:「可能由細到大睇得多,錢,隨時賺都賺到;愛情,隨時搵都搵到。唯獨青春買不到,入娛樂圈要趁後生。」
真令人羨慕。關於唾手可得的愛情,筆者想起 Mia——那位離婚帶着 BB、與龐景峰傳過緋聞的𡃁模(或稱模媽)。
「要澄清,沒拍拖,就只搭過膊頭影過相。我拍過三次拖,現在冇,從不包括在內。」
OK,當假設性問題,介不介意?
「我最怕騷擾到人,事業剛起步,眼前識個女朋友,都希望她能夠自己照顧到自己,才敢再講其他嘢。」
龐景峰口頭禪「怕騷擾到人」,是因為成長環境使然?
「講俗啲,我想唔靠屋企,威番出嚟!」

在社交場合,肢體語言告訴我,兒子在極力拉埋父母合照。

我想唔靠屋企,威番出嚟!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究竟龐景峰明唔明筆者噏乜?
我係話,雖然否認,但作為緋聞女友, Mia是個活生生例子——龐景峰接不接受伴侶拖帶前夫孩子?感同身受,他最有理由不介意……
抑或龐景峰扮不懂?
諗深一層,誰也沒資格評論他。生父不及養父大?港人在選擇噓唔噓那首進行曲時,已各有答案。活在當下,對我好的就認祖家,因為,我們都是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攝錄:蕭志南
化妝: Mak Tung
nextplu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