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不修邊幅,置身摩天輪包廂內,看着中環夜景,林作有感而發,覺得摩天輪同政治很相似。摩天輪雖然不停轉,但只是圍着中間行走,是萬變也是不變。政治也一樣,左拗右拗,最終政改結果都沒有改變。他今年有兩件大事,一個是女朋友當選港姐冠軍,另一個是今年會決定是否參選。

Ads by Google

無綫電視玩封殺,嚴禁壹傳媒採訪,麥明詩無法親自回應,
但她的影子卻無處不在,當記者和其男友林作 Joe Lam在電話訪問時,說到激動處怒插網民不理解麥明詩政治理念,背後總會傳來麥明詩銀鈴一般笑聲。
麥明詩是十優狀元、女拔畢業、劍橋高才生,點解會走去選港姐做藝員?
選完港姐又在《南華早報》發表政見,表示佔中是件好事,一開始,就表現得和歷屆港姐不同。

 

 

一一年暑假,牛津和劍橋的學生在香港舉行飯局。在朋友介紹下,林作初次邂逅麥明詩,並甜蜜合照,兩人同樣熱愛政治話題,有望雙劍合璧入政壇。

十優港姐和她的男友林作,二人都擁有高學歷,分別畢業於英國劍橋和牛津大學法律系。
這對完美男女背後,原來兩人都是政治狂熱分子,在英國時,已分別是牛津和劍橋的政治學會主席,經常就香港議題激辯,由辯生愛,最終更譜出一段政治戀。
麥明詩男友接受本刊獨家專訪,剖白他的政治見解和參選傳聞,還大爆和麥明詩邂逅及追求經過。
兩人先後一舉成名,所有事情來得很自然,甚至有點巧合,難免有人猜測是精心安排。
同樣受英倫教育薰陶的才子陶傑,對兩人讚不絕口,他就是那個在背後推波助瀾,力撐兩人成為政治人才的推手。
陶傑是否另有政治圖謀,他會在本文中一一剖白。

未當選港姐前,麥明詩和林作關係親密,不時與朋友結伴外出,兩人都笑得很甜。

林作 Joe Lam很守諾言,答應了訪問就每問必答,他提出的唯一條件,就是要寫明他剛成為大律師,一切以法律工作為重,沒問題,記者守諾。
當然他還有一個顧慮,就是不想讓人覺得自己是利用麥明詩為自己造勢,他特別強調,麥明詩反而一直很崇拜他的觀點和看法。
選美是政治跳板
英國劍橋大學法律系畢業的麥明詩,以大熱姿態贏得今屆香港小姐冠軍。之後,她成為了全城焦點。這時,政圈亦炒起一個傳聞,指這個女拔十優港姐,參選並非想做電視明星,而是想借這個踏板一舉成名,再跳入政治舞台。
就在這時,麥明詩男友林作也出擊,獲邀任陶傑的網上清談節目《青英會》的嘉賓,陶不但對林大表讚賞,更無意間爆出林是麥的男友來增加收視率。在過去兩星期,全港傳媒瘋狂報導兩人,更爆出林作正積極走向政壇。林作的彈起,陶傑是背後的推手。
林作 Joe Lam在英國貴族學校哈羅公學取得獎學金畢業,再往牛津大學讀完數學,再轉修法律並副修哲學。他現職是大律師,更是資深大律師清洪的徒弟,並有意參選明年區議會,履歷同是一張人生勝利表。
無論背景或理念,阿 Joe和 Louisa(麥之洋名)都十分相襯。於是乎,原本是普通的選美娛樂新聞,升格為華麗浪漫的政治戀曲。
從半山來的有錢仔
阿 Joe有意從政的傳聞,其實有跡可尋。去年,他由港島半山的麥當勞道豪宅,搬到東九龍星河明居,並開始參與地區事務,甚至就普選方案發表政見。
有鑽石山街坊表示,阿 Joe跟東九龍居民委員會關係十分密切,除不時在該區派傳單外,還經常借用該區黃錦超區議員的辦事處,進行社區工作,例如舉辦平安紙講座,和開設讓小朋友參加的小律師班等,「麥明詩都有嚟探佢㗎,不過嗰時佢未當選,冇乜人認得佢。」
另外,林作又在 facebook成立了一個名為「家住星河」的專頁,上載短片,教導市民如果被警方拘捕,有權保持緘默等法律知識。今年六月政改表決前,他曾向東九龍的星河明居和龍蟠苑街坊,派發了近萬張傳單,發表了他對政改的看法,主張「袋住先」,因為他覺得變總好過不變。
而林作選擇東九龍做基地,亦惹來不少揣測。因為東九龍居民協會的名譽會長,包括有工聯會的陳婉嫻,和民建聯的陳鑑林和李慧琼等人。而借出區議員辦事處的黃錦超,是廣東省政協,阿 Joe又祖籍潮州,在強烈親中背景下,令人懷疑他會否代表建制派,出選今年的區議會選舉。
山雨欲來風滿樓,阿 Joe的出現引起不少人「起杠」,他在該區派傳單,因寫上大律師職銜,遭到其他議員抨擊,指他違反大律師不能宣傳的守則,不過這也側面反映出他人氣之勁,有人已認定他是競選勁敵。
為拆解種種傳聞,本刊找來林作求證,他亦首度開腔,除向外界闡述他的政治理念外,又分享了和麥明詩的英倫愛情故事。
我們是精英新血

訪問期間,林作不斷甜絲絲望手機。
記者問是否麥明詩 WhatsApp詢問訪問內容,他表現出尷尬表情。

父母來自潮州,做生意家財萬貫不愁衣食,故 Joe一直受良好教育,也覺得自己是城中精英。「政治係一項重要東西,依家需要新一代嘅人企出嚟,因我覺得政府正處於 dead lock(鎖死困局),做得好困難。」林作簡單直接,說出現今政壇需要注入新血,可能就是他們這批精英新一代,「係咪參選現時未有定案,因為我依家仲係 hea到爆……,都唔排除參選嘅。」
他又否認跟東九龍居民委員會關係密切,只是借用對方場地而已。他又強調不會代表建制派參選,因他不太認同保皇黨的作風,「你要將我納入建制或民主派,我都好反感,想做獨行俠,有自己嘅睇法。」
他坦言欣賞湯家驊,因為在政改否決後,湯立即走出來,尋求第三條路,對方如招手會即刻撲過去。「冇人敢改變現狀,就好難跳出困局,佢令人感到有希望。」
靠口才追十優女神
講政治都是較悶,還是直入戲肉講麥明詩醒神。究竟這個頭髮亂如草,不修邊幅的麻甩仔,是如何把這個十優港姐追到手?他說,緣分是從英國開始……。
「我哋喺一一年認識,但唔可以話開始拍拖,我唔覺我追到佢,我認追到就瀨嘢,哈哈哈。」他說不能公開承認拍拖,否則麥明詩壓力會很大,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當然,我們經常私下見面,狗仔隊係捕唔到嘅。」
阿 Joe表示,牛津和劍橋的香港留學生多年來求學時,都在一個圈子生活及交流,一一年暑假,兩校學生在香港搞了一個飯局。在朋友介紹下,他認識了 Louisa,這次是兩人首次邂逅。
但其實之前阿 Joe早已聽過麥明詩名字,正是「未見其面先聞其名」,原因是 Louisa在劍橋一直是「風頭躉」,靚女又好辯才。「佢係一個好特別嘅女仔,因為佢係十優生,所以嗰時係未見其人已聽其名, reputation precedes the name,名氣好大。」
這對高才生,還有共同興趣,就是熱愛政治話題,平時聚頭傾的也多是政治議題。 Louisa是劍橋大學內香港及中國事務會的主席,而阿 Joe在一○年時,在牛津創立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s,也是以論政為主,大家都是學界的政治領袖,木門對上了木門。

麥明詩網站貼文稱:「我們正朝着我們各自認定的方向前進,一路互相扶持,但願日後也能繼續。」所指的「方向」,應該是從政,一路扶持當然是林作。

麥明詩去年曾親到金鐘佔領區,她解釋因這是香港歷史上一個特別時刻,更認為雨傘運動對香港有利。
選港姐就是宣傳自己
兩人不時會組隊,各自到不同大學挑機辯論。私底下,兩人也會談論時政,就算一餐飯也可能拗到面紅耳熱。「我哋多數拗香港問題,例如當年皇后碼頭應唔應該拆等,或者菜園村事件等。」辯論時事,成為兩人拍拖節目,也因為共同興趣,麥明詩放棄了眾多有錢靚仔追求,獨選頭髮蓬亂的 Joe。
早前 Louisa在其 fb宣稱,指阿 Joe為人不夠成熟,阿 Joe覺得問題不大,「講我唔夠高或靚仔就冇辦法啫,整容又唔得,但唔夠成熟可以繼續成熟。」他說做律師,擅長找理據支持自己,肯定會變得好成熟,到時說不定懷念他讀書時的不成熟。
女友選港姐,阿 Joe說她只是想尋找刺激。至於她是否透過選美,為日後從政鋪路,阿 Joe表示有人或者會這樣想,他說這方法有利有弊,「選港姐就如宣傳自己一樣, open many doors,確實可以(增加知名度)。」
但他又補充,如公開聲稱參選港姐是為投身政治,反而會令人覺得是玩玩吓,不認真,可能不是好事。「將來其他人對你嘅說話,都唔會太認真對待。」訪問中一提及麥明詩, Joe總是發揮大律師專業,字字斟酌處處保護才回答,生怕影響了女友的名聲和將來。
他不擔心 Louisa做了明星後變心,因她不是貪慕虛榮的人,「我識佢父母,好好人,佢又見過我媽媽,我媽都讚佢叻,佢又乖,冇公主病……」得得得得,好事都讓你遇上了。


麥明詩是劍橋「香港及中國事務會」的主席,不時帶領會員到其他院校,辯論中國和香港事務。

麥明詩在英國時,不時出席辯論社會時事的政治活動,更曾和前港督衞奕信爵士(右一)合照,衞亦經常擔任嘉賓。
一直想做女特首

林作坦言,覺得就算一個人如何尖子如何聰明,最終都是要出來社會謀生,被社會吞沒,他們唯一可以做的,只是令到自己與眾不同,能夠突圍。

處處保護,相反 Louisa則無甚顧忌,經常表現出熱愛政治。○九年拿十優受訪時稱,政府施政失誤,因而「想做高官,甚至諗過做女特首」。她又指爭取民主和雙普選,一定是香港未來的大方向。
去年佔中剛大學畢業, Louisa在社交網站上載一幀置身金鐘佔領區的照片。她解釋當日到佔領區,因這是「香港歷史上一個特別時刻」,認為無論支持還是反對雨傘運動的人,都應去現場親自感受。她認為雨傘運動對香港有利,「因為我們終於看到港人對社會的熱情。」
當選後,她又在 facebook留言:「他和我都不夠成熟,但我們正朝着我們各自認定的方向前進,一路互相扶持,但願日後也能繼續。」對於情侶檔的關係麥明詩並不否認,甚至暗示現在一切也是兩人早有安排。

麥明詩(右二)總是表現與其他港姐不同,大家視野不同,目標也不同。

此後,她又接受《南華早報》訪問,說明若自己當上特首,一定要令樓價回落至可負擔的水平,她明白此舉會觸及業主等既得利益者,推行有難度,但認為每項政策總難避免令部分人利益受損。
種種跡象,都證明了智商爆錶的 Louisa志不在娛樂圈,不會甘心做一個電視姐仔,做議事論政的政客,才是她的終極目標。
記者不斷追問,既然他們的興趣都是論政,兩人是否一早有既定目標一齊從政,參選港姐和他投身社區工作,都是計劃一部分。 Joe被問急了,他反叫記者不要想得太大,他們不可能控制太多。「十優又點呀,一樣要出來社會搵工,聽命於人,我覺得我哋只係想與眾不同啫!」
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在麥明詩和林作這對政治鴛鴦背後,陶傑的影子也無處不在,先是在港姐決賽前,陶傑已在自己節目中暗示了兩人的情侶關係,並表明林作是自己「意見領袖」身份的接班人,記者相邀陶傑談談林作,他也立即答應。
對於林作和麥明詩倘若以情侶身份從政,陶傑明言十分看好,並先後用了兩個例子來形容,一個是電影《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Mr. Smith And Mrs. Smith),另一個則是戴卓爾夫婦,兩人或是鬥智鬥力,又或是「前鋪後居」輔助關係。不過陶傑也猜想另一種可能,就是兩人同屬高智商精英,也可能出現看法分歧並各走各路。
陶傑在自己網媒上成立「青英會」,鼓吹精英主義和崇優主義,並吸納一班海外留學回港的精英,在節目中大談品味、社會問題和各種哲學概念,林作即將踏入政壇參選,陶傑也是背後推手。於是政壇開始流行一種說法,陶傑不遺餘力想凝聚一班高學歷專業人士,其實想組織政黨,或者想在香港形成一股擁有專業人士的政治勢力圈,像蕭若元般做政圈教父,來增加自己影響力,甚至吸引權貴垂青。
在這種思維下,林作參選及麥明詩出戰港姐,甚至兩人以情侶身份曝光,都是這場「政治綠野仙蹤」冒險遊戲的開端,一鳴驚人的精心設計。
對此說法,陶傑一口否認,並斷言不會組織政黨,並謂目前只是考慮其網台收視,林作的發展則順其自然,自己並沒有考慮太遠。而他組織一班英國留學回來的精英,也只是喜歡和這些人在一起,喜歡「佢哋嗰朕味,精英味」。

林作同樣熱愛探討社會政策,就算和朋友飯局,也會面紅耳熱互相辯論一番。

熱愛政治的林作(黃圈),一○年時在牛津創立政治學會,他自己出任主席,會內大把靚女,據知他以前亦不乏女友。
盲人國中稱王
他認為當今香港政壇人才凋零,精英從政更是放眼皆無,包括民建聯和建制派,都是些質素低下之輩。「包括共產黨,係專出老鼠曱甴之地,永遠都出唔到精英,呢個係基因決定一切,但佢哋好需要精英幫手。」記者隨即問,培育精英從政,是否正是看中這個市場需求,他沒有直接回答,反而說了另一個比喻。「你睇,呢兩個星期,全香港不斷消費麥明詩和其男友,正是香港人鍾意呢種精英,因為香港太少,冇吖嘛,所以喜歡睇,你睇麥明詩咁好背景和學歷,連無綫都要黐埋去靠佢。」
說起精英從政,陶傑指林作只得廿五歲,他認識對方時更只得廿三歲,但其談吐和見識,卻遠遠超過這個年齡,麥明詩也是如此。「英國有一種比喻,在盲人的王國中,如果有一個人是單眼,這個人已足以成為國王。」在香港普遍水準參差的情況下,林作及麥明詩這些精英很容易就會在政壇「鶴立雞群」。
既然他批共產黨如此一無是處,精英從政難免會和共產黨打交道,甚至納入權力體系,那不是自相矛盾?陶傑說,英國留學回來的精英,骨子裡就是有英國人的傲慢,心底永遠看不起共產黨,但不會明說出來,也不會像肥佬黎般去街頭抗爭,「邊會自己落埋場㗎?」但這些精英仍會按自己的想法,用各種方法去達到自己目標。「精英和共產黨或者是互相利用關係,但卻不會融合一起。」
記者問陶傑可否說白一點,自己到底是否打算在政壇有一番作為,他慣例地陰陰嘴笑着,表示此刻不會承認。

有戀英情意結的陶傑,對受過英國精英教育的林作和麥明詩讚不絕口,又指兩人都有能力從政。

林作經常借用東九龍一名區議員的辦事處,進行社區工作,例如舉辦平安紙講座等,居民估計他會出戰今屆區議會選舉。

今年六月,林作將自己對政改的睇法印成單張,派給鑽石山的街坊,十分活躍。
港姐論港姐從政
究竟選完美再華麗轉身從政,是否一個好方法?曾參選二○○五年港姐,之後加入政黨的袁彌明表示,入了娛樂圈,整體知名度會上升,對選舉是會有幫助,「起碼街坊會認得你,傳媒對你興趣都大啲。」
雖然她自己都是挾着港姐身份入政壇,但她覺得這不是一個方程式,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要看很多因素,例如何時從政、為什麼要從政和加入哪個政黨等,都會影響到會否成功。
至於有傳聞說,麥明詩是借選美來入政圈,她覺得這是一個聰明做法,但一定要處理好合約問題,因為無綫一定不會准許合約藝人去參選,「而且無綫依家鬧花旦荒,一定唔會咁容易放生佢,不過好彩佢仲後生。」
港姐中除了她和麥明詩欲染指政壇外、有「哈佛小甜甜」稱號的前港姐任葆琳,據知也正考慮參選今屆區議會選舉,競逐港島南區議席,袁認為以卸任港姐的身份,市民一定對她有印象,「佢始終係哈佛畢業,名牌大學,精英身份一定有幫助。」
政治養兵奇貨可居
香港政治火熱,幾乎凡事都牽涉到政治,但偏偏政治人才青黃不接,各路人馬似乎都在着力培養政治人才,以為己用。
富商郭炳湘於二○一二年成立「郭氏獎學金」,今年亦有資助本地和內地學生到英國牛津大學,修讀享負盛名的公共政策學科。牛津大學是英國首相的搖籃,郭炳湘在傳媒訪問中解釋設立獎學金的原因,他指香港政治領袖和高官老化,他說:「最佳的方法是培養未來領袖,擁有優秀學術背景是很重要的開始。」他又補充:「沒有人能遠離政治,而社會繁榮離不開正確的經濟政策。」郭炳湘希望獎學金得主畢業後,回饋社會,在公營機構任職。
在撕裂的香港培訓政治人才,最終可能是大商家在政治爭奪利益的政治籌碼,這些精英,真正是「奇貨可居」。
撰文:艾 馬、程志康、陳如楓
攝影:韋 平、王 晴
協力:麥景慶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