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王苑之上一站堅尼地 下一站……

Ads by Google

說離地,除了不知奶油豬是誰的蔣元秋,還有曾自稱外星人的王菀之,離到超越大氣層直上外太空。
她扮妓女, cheap嗰隻,贏了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
天使的聲音,唱歌唱到金曲金獎也摘下,卻不再是《愛情陷阱》或《每天愛你多一些》那種無可質疑。高檔、藝術、另類,到最後也要化作一幕幕爛 gag才換到掌聲。卻未必換到尊敬。
這天,王菀之用依舊的聲線語氣,輕輕道出跌落凡間的過程。「其實,世界並不是簡單地二分。」

 


豁出去
楊千嬅奪影后前,王菀之已有機會。《志明與春嬌》的春嬌,本屬意王菀之飾演。有指王菀之怕影響歌手形象,抗拒接拍。「是因為失聲,唔可以學食煙。
「第一次當女主角,我也珍惜機會。衡量過,音樂事業始終最重要。千嬅其後憑角色攞獎,我是否很遺憾?我拍,可能無迴響呢?」
那幾年,她情願演舞台劇,認識梁祖堯、湯鎮業、邵美君等話劇界,因而認識王祖藍。意外地,王祖藍邀請高高在上的王菀之,參演電視劇。「當初,我不敢接。
「我在音樂世界的模式,跟電視劇的氣場,有一個好大的反差。我完全不懂處理這種轉變。」考慮了幾個月,王祖藍等候了幾個月,一位喜劇天后竟然從此誕生。
「到接拍《金雞 SSS》,已經多了演出經驗,信心大了。」這一次,去到盡,扮演北方佳麗,場場戲大低胸,打真軍模擬口交,跟之前注重的歌手身份背道而馳。「從專業眼光去剖析,接得這個角色,她是這樣,就需要這樣演。只可以豁出去,不豁出去,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從堅尼地出發,下一站,可以一步直達紅燈區。
餬口

如果,我的質素和口碑,不夠我餬口,就只好想其他辦法去餬口。

同一時間,王菀之其實也身在紅館。
開第三次個人演唱會,票房最差。「是有少少無奈,有部分歌迷,見我拍電視劇,便不再聽我的音樂。」也難怪,替王菀之拿下金曲金獎的,叫《留白》,你未聽過也不算出奇。「在一個最商業化的平台,得到一個最商業化大獎的,竟然是一首有性格、另類的歌,我反而覺得好有希望。」
曲高和寡不是問題,接受便好,最怕兩邊不討好,既損失了寡,又吸納不到大眾。「大家喜歡不喜歡我?喜歡我什麼?會因為什麼而不再喜歡我?我控制不到,也預測不來。
「唯一可以做的,很純粹,給我一首歌,我盡力唱好;給我一個角色,我盡力演好。答應接拍電影之前,一定有好多考慮,怕歌迷離我而去,怕自己不再受歡迎。一旦決定,就不能再胡思亂想。」
沒有想過由一個極端行去另一極端嗎?恩師王祖藍是演藝學院高材生,但面不改容購入億二豪宅,靠的,是參加遊戲節目。「相對於入座率,我會選擇保持質素和口碑。如果,我的質素和口碑,不夠我餬口,就只好想其他辦法去餬口。
「要我改變初衷,轉為討好其他人?根本無人估計到創作的結果。」
地下

《沒女神探》,扮學生扮𡃁模扮女僕的王菀之,跟演唱會中的王菀之,確實是兩個世界極端得不能再極端。

王菀之說,演戲,跟歌唱,其實沒有牴觸,甚至有所裨益。「透過不同嘗試,這幾年間,我打爛了很多圍住自己的無形的牆。有些光線,因此才發射到出來。
「以前,很多感情,純粹靠幻想;現在,畫面豐富了。很多潛能被發掘出來,標準會不斷升高,一直進步。」觀眾或歌迷追求的,卻未必是質素,可能只為一份代入。
出道十年,同一年的新人,有側田有衞蘭有方大同有謝安琪有張繼聰,近代最強,還留守香港樂壇的,卻寥寥可數。市場夠大,或者才足夠容納王菀之。「生不逢時?不同年代有不同的困難要克服。」
成名作《我真的受傷了》,國語歌,王菀之早前往上海演出,竟然違背主旋律,唱廣東歌。「不用想得太複雜,音樂的力量本來就不應該被語言限制,怎可能局限我在別人的地方便必需唱別人的語言?聽不明白?不打緊,上網搜尋歌詞囉。
「香港,也有人聽不同種類的歌曲,跟內地不同,只是他們活在地下的另一個世界。」
由王菀之一類離地代表,說出地下世界。「我不會理會離地、着地之類的形容詞。唔知菜價,是離地?知道下一站是什麼地方,是着地?真實的世界,立體得多,層面多得多。」
喜歡就夠
其實,我應該認真問一問王菀之究竟知唔知菜價。
跟 figure設計師 Eric So公開戀情接近兩年,經常被拍下親密合照。很多人說王菀之恨嫁。「我渴望在人生中擁有一個家庭。如果要生小朋友,的確有時間性……」
王菀之說,男朋友有創意,喜歡藝術,依然具備童真,大家有共通語言,好重要。更重要是,各自擁有各自的私人空間。「我偶然會黐身,偶然會好嗲,對方鍾意就無問題囉。」
一句總結,兩個人相處時,很多壓力也可以輕易被化解。跟以前的伴侶,從來未試過如此放心。
訪問完結,王菀之仍然意猶未盡,忍不住再解釋被傳媒偷拍後,怎樣大方公開,怎樣不用逃避,怎樣似普通人一般生活。
堅尼地的下一站,其實在紅棉路或大會堂。
我 討厭政治


離地本身沒有問題,不自覺離地才可能是。三年前,王菀之做好心,提醒大家監察梁振英僭建問題時,要關心埋長者,惹來無數抨擊。回應中,一句「我討厭政治」,其後更成為慘劇。
事過境遷,當日犯眾怒的,今日可以引你發笑。傷害其實不似想像般巨大,甚至,我開始欣賞王菀之當年有勇氣說出這一句。
當選港姐的,就應該不敢再說了。
撰文:方俊傑
攝影:胡春輝
攝錄:羅錦波
髮型: Zing Wong@Hair Culture
化妝: Janice Tao@Zing the Makeup School
服裝指導:蘇韻詩
服裝提供: Frapbois, Ballin
nextplu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