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葉劉淑儀的 fb管理員 Eric Chan(中),○九年時曾參加盜撮交流會,與一班變態男在深圳集合,一同前往東莞夜總會分享裙底偷拍照。

封面故事

葉劉大腸照出「毒瘤」 愛將 Eric Chan裙底偷拍狂

Ads by Google

新民黨主席兼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自從新春被麒麟撞過後,便一直是非多多,其 EQ(情緒智商)和「唔帶眼識人」弱點,屢次引來網民譏笑。
最新引爆笑彈,是她在 facebook上載自己驗身報告,並大讚自己大腸無瘜肉和心跳五十下,但旋即被網民發現報告洩露身份證號碼,她的 facebook管理員 Eric Chan,勇字行頭立即刊登道歉啟事,獨力幫老闆揹鑊,事件贏盡網民掌聲,老闆葉劉變成衰人。
Eric Chan一時間變成網絡紅人,網民用其名字大玩特玩,田北俊、《 100毛》甚至「幸福醫藥」都紛紛加入抽水,而葉劉接受訪問時,依然力撐愛將 Eric Chan,並謂是她親自聘請回來的。
千算萬算,葉劉也算不到自己身邊這名得力助手,跟隨她超過三年,在立法會選舉時伴隨左右拉票,又替他管理有五萬多名追隨者的社交網站的親信,竟然是一名偷拍狂,而且誠信極有問題。
本刊最初找 Eric Chan,本想做一般偵查報導,但連番追查下,卻得出驚人內幕。這名備受網民推崇的管理員,在○九年時,竟然曾參加盜撮交流會,和一班變態男,在夜總會坐女並分享偷拍女性裙底照心得。
本刊追查期間,更收到使用太空卡的電話短訊恐嚇,一時扮國安,一時以性命要脅幫 Eric Chan求情,一時更以編採人員家人安全作暗示,古靈精怪招數盡出。

 

 

葉劉淑儀早前將大腸內窺鏡檢查照片上載到 facebook,證明自己身體健康,卻疏忽沒有遮蓋身份證號碼。

葉劉一向很天真,去年曾爆出驚人言論,謂自己從未到過台灣,因不想被台灣特工以針孔攝錄機偷拍她洗澡,葉劉笑言可能睇得間諜小說多,令她有懷疑、擔心和顧慮。
據知向她獻此計者,正是身邊智囊陳英偉( Eric Chan),勢估不到的是, Eric本人就是一個針孔偷拍愛好者。
大腸惹的禍

葉劉個人資料「蝦碌」外洩後,一名自稱其 fb管理員 Eric Chan的人,翌日即上載一段向葉劉道歉的貼文,聲稱事件是他失誤所造成。

葉劉也很追上潮流,經常在其 facebook發放自己最新消息和看法,上週就忽然上載大腸內窺鏡檢查照片,力證自己身體健康,大腸無瘜息、心跳五十下和血壓靚仔等。
不過,觀察力驚人的網民,發現照片中原來印有她的身份證號碼,其 fb管理員隨後立即將其帖子刪掉。翌日,其 fb突然出現一則道歉啟事,署名「葉劉淑儀 fb專頁管理員 Eric Chan」的人士稱,由於他本人處理相關帖子時失誤,向她鄭重道歉。
Eric Chan攬鑊上身,公開向老闆道歉,惹來網民及政圈熱話,獨贏掌聲,有網民替 Eric不值,覺得他吃了「死貓」。而一向喜歡在 fb抽水的自由黨立法會議員田北俊,亦立刻發功,用一名自稱「田北俊 fb專頁管理員田毛毛」的人,在田少 fb留言,抄足 Eric的用詞話向田少「鄭重道歉」,而各網民也瘋狂跟貼狂玩,每句說話下款都落 Eric Chan謹啟。
大腸事件熱爆後,葉劉並不覺自己形象有損,反而向傳媒力撐 Eric,表示既然 Eric做事出現錯漏,公開道歉是有承擔、負責任的表現,又說不會因今次事件懲戒他,她更強調 Eric正是她請回來:「佢( Eric Chan)負責㗎嘛,唔係我請佢做乜啫?」
愛將喜愛針孔

參加盜撮痴漢交流的 Eric Chan(戴眼鏡者),警覺性甚高,在東莞夜總會的房間時,經常流露詭異眼神,留意其他人的一舉一動。

正當外界以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原來好戲還在後頭。有政圈人士看不過眼向本刊爆料,稱 Eric Chan曾在傳媒機構任職,多年來聲名狼藉。本刊調查下,竟然有意想不到的發現。 Eric Chan原名陳英偉,由於他膚色黝黑,所以又名「炭頭」,十多年前曾在《壹週刊》任職社會政治組記者,大約○五年因嚴重紀律問題被辭退後,之後就沒有人知其去向,想不到幾年後混到葉劉身邊做了紅人。
○九年一月,本刊調查一單專門以針孔鏡頭偷拍女士裙下春光,並私下交流的秘密俱樂部,這班「特殊癖好」者除分享作品外,為避開香港警方耳目,也會在討論區上「吹雞」,相約在東莞塘廈的夜總會 gathering,分享偷拍心得;此類活動在日本 AV界稱為盜撮交流會。
搞手坦言選擇夜總會,除了分享完可上房玩女外,還可即場偷拍和妓女的做愛過程,十分變態。
他們先在深圳香格里拉酒店集合,除放蛇的記者外,還有七名變態男,其中一活躍會員竟然是 Eric。本刊記者當時大感震驚,幸好他未能即時認出記者身份。而該次活動的搞手,是一位網名叫「熊貓教主」的男子, Eric與這位教主甚有默契,並負責安排團友,在深圳分乘兩輛私家車前往東莞塘廈。
分享 Eric作品

交流完裙底偷拍照, Eric Chan有兩名北姑陪喝酒聊天,玩得興高采烈。

到達夜總會後,「熊貓教主」心急地分享他的作品,包括在地鐵扶手電梯及商場偷拍的裙底春光照,另外還有六條偷拍的做愛片段。他聲稱,經常要到大陸工廠工作,做愛片段都是當地召妓時拍攝。
其後,一班癡漢開始交流偷拍心得。他們表示,事前不會選定偷拍地點,只要你有工具在手,地鐵、商場、小巴、巴士或麥當勞,都可以落手。另外,偷拍帶給他們濃厚的新鮮感,因事前不會知「獵物」是什麼,可能是學生妹,又或者人妻,又可能是空姐。
各人你一言我一語,講到興高采烈, Eric亦有參與其中。「熊貓教主」更豪言稱,目標是在網上「起朵」,「如果有一日,偷拍界一提起熊貓,你就知係我,你諗吓幾咁威呀!」
其後,夜場經理安排北姑入房,各人暫停「會議」,開始攬女喝酒, Eric亦和坐在身邊的女伴唱玩得十分投入,不時手舞足蹈。由於他們已玩到興起,準備帶女上房,記者便以有急事為由離開夜總會。而回港兩日後,「熊貓教主」主動找記者,並傳來一批偷拍作品給記者欣賞,並說這些相片由一名叫 Eric的團友拍攝,又稱 Eric是活躍的偷拍迷。
葉劉身邊四年

去年十一月,葉劉不滿和女兒在 ifc逛街時被《蘋果》記者死跟,疑即時致電向 Eric Chan求助, Eric Chan教她拍下記者樣貌,再放上網。(《蘋果日報》照片)

想不到幾年後偷拍痴漢,搖身一變成為政治人物葉劉的貼身侍衞,大腸事件曝光後,記者立即致電 Eric求證,他把所有事情都攬上身。「呢啲應該由我把關,咁佢(葉劉)都叫過我登出嚟之前要處理好啲資料,而我又冇處理好。事實上我係版面的管理員,我覺得道歉都好應該㗎喎!咁係我累佢啲個人資料漏出去。」
記者問他跟了葉劉多少年,他表示已三、四年,記者邀請他出來當面訪問時,卻又拒絕。最後記者問他是否就是以前在《壹週刊》工作的 Eric Chan(陳英偉),他坦然承認就是,更反問記者,以前認識他的舊同事還在不在。
其後記者想再進一步求證他曾參加偷拍迷聚會一事,他就不再回答,電話也一直不接聽。
記者於是多次致電新民黨位於灣仔中國海外大廈的辦公室,分別找 Eric Chan和陳英偉,職員都說他沒有上班,又說不知他何時會上班,據新民黨中人透露, Eric已請了大假,暫時避開記者此段時間的追訪。
上週五,當葉劉離開灣仔辦公室時,記者上前要求訪問,並向她展示陳英偉參加盜撮交流會的大頭相,問葉劉相中人是否她的 fb管理員 Eric Chan,葉劉望了一望,臉色轉黑不發一言向前行。記者繼續追問為何會聘請 Eric Chan,以及知否他的底細時,葉劉都沒有回答,登上私家車匆匆離去。記者再致電給她,她只說:「我冇嘢再補充。」便匆匆掛線。
本週一,葉劉在立法會五樓會見一班青少年團體,記者繼續在門外守候,希望可以得到她「用人不察」的回應,不過被保安員發覺及向她「通水」,聚會結束後葉劉靜雞雞從另一門口離去,刻意避開記者,與過往面對記者全無懼色的表現大相逕庭。
誠信有問題

一二年葉劉與 Eric Chan(黃圈)及匯賢智庫一行人出外旅行。

為了解 Eric Chan為人,記者訪問了他在《壹週刊》工作時的前上司陳小姐,她同樣已離職多時。曾任編輯的陳小姐表示,記憶中 Eric工作態度一般,職業操守更惹人懷疑。例如一次派 Eric到內地查證孔雀石綠事件,回來後申報開支,竟然有多張相連號碼的的士單據,她感到很奇怪。又有一次, Eric訪問一名新界鄉紳,對方給了他一千元利是,但向公司申報時,說只收了五百元,上司即場致電鄉紳查問,踢爆 Eric講大話, Eric最終被要求離職。
Eric離開後,一段時間不知去向,但卻在二○一二年左右加入葉劉陣營,因為做過傳媒關係,懂得教葉劉如何應對各種追訪,所以火速獲得信任,非常「錫」他。
「其實佢份人幾醒目,但可能一時諗歪咗,做埋啲古靈精怪嘢。」政圈人 Kelvin(化名)表示, Eric大約替葉劉工作多年,由於為人醒目計仔多多兼做過傳媒,懂得如何擋架記者,深得葉劉信任,不時要灣仔和立法會辦公室兩邊走,連立法會的職員也認識他,人工也有數萬元。
私人貼心顧問

上週五,記者在灣仔向葉劉求證 Eric Chan的身份,葉劉不但十問九唔應,還全程黑面。

去年十一月,葉劉和女兒在中環 ifc逛街時,被蘋果記者「野生捕獲」,葉劉不滿私人時間被騷擾大發爛渣,並致電求救。據悉,葉劉當時找的人,便是 Eric Chan,他更教葉劉拍下記者樣貌,再放上網反威嚇,葉劉當時採納他的計謀,於是在商場內忽然發狂,拿出手機橫眉瞪眼反拍記者,其間情緒失控,連自己的女兒勸阻也大罵「行開啦你!」,整條片在網上熱爆。
不過, Eric雖深得葉劉信任,但其認叻和「不收口」性格不變,經常向人吹噓自己是葉劉身邊紅人,更將 ifc事件說成是自己的「妙計」,有效破解傳媒追訪,反而成為葉劉的計時炸彈。
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雖自言從政者行為要端正,日常處事應該十分小心謹慎,但她以往一些行為表現,卻往往暴露出她的政治危機意識十分低,經常「信錯人」。例如今年五月,新民黨屯門區議員蘇嘉雯結婚,雖然葉劉是新民黨主席,但蘇嘉雯的父親蘇牛是屯門響噹噹的江湖猛人,而當晚又有大批社團人士出席,但葉劉還是毫不避忌到場,更滿場飛與賓客合照。
今次的大腸內窺鏡照片一事,葉劉本來覺得是笑話一樁,在淡靜的暑假給傳媒一些話題炒作。但原來照片背後,卻暗藏一個政治上的「大毒瘤」,葉劉和 Eric處理得不恰當,將成為葉劉又一政治災難。
從而又證實了政圈一句老話,從政者對自己及身邊人要求,當比白紙還要白。
恐嚇

這篇報導出街前幾天,本刊副總先後收到不同電話號碼的匿名 WhatsApp,首先說副總的採訪不正確,要求他到深圳會面,另一個 WhatsApp則要求他放過「葉劉條靚仔」,更能講出副總的家庭背景。

本刊一如以往調查,不因 Eric有前同事關係而有所偏幫,原本件事好有趣,只屬內文故事,但到了星期六晚後,事件向另一高潮發展。
事關負責協調該採訪的副總編輯,星期六收到一個使用太空電話卡發出的短訊,以國安人員名義進行恐嚇,說本刊記者做了傷害國家的事,要求他親上深圳交代事件,否則整組人都有麻煩。至週日晚又有另一太空卡發來短訊,今次以「葉劉條𡃁仔」的中間人名義,要求本刊放過 Eric Chan,並謂他多年來學做好人,辛苦建立名聲同事業,如果將他以前做過的事寫出來,會使他一鋪清袋。短訊中第二段開始恐嚇本刊副總編輯,表示知道他有一個好老婆和兩個囡囡,和一個大好幸福家庭,當為自己屋企人,希望放過 Eric Chan一馬。最後再以利誘,表示如放過他,就多一個朋友,日後會在政治上提供任何幫忙。
星期一例行封面會上,本來偵查組已有一重量級封面,但當所有人知道本刊被恐嚇,及葉劉為何聘用 Eric Chan這種人時,均感到非常氣憤,其中偵查組 Maisy大感驚訝,直言不明葉劉請的是什麼人,席間更有人表示葉劉政治智慧真的太天真,而社長更表示要報警,執行老總 Louise也非常憤怒,說想不到做過保安局局長的葉劉「咁唔識相人,咁蠢嘅?」。行為瘋狂使人咋舌,最後大家一致拍板,用這故事做新《壹週刊》第二期封面。
於是,原本是 fb鬧劇,隔幾日就被新話題掩蓋的網絡事件,因當中牽涉人的不智處理,被網民狂插完,愈描愈黑,又一步步邁向封面故事。
撰文:程志康、艾馬、羅鈺歡、麥景慶
攝影:韋平、王晴、金文
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