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由於啟晴邨居民擔心食水含鉛,水務署上週六開設街喉供水,不少居民都帶備水桶水樽去取水。

封面故事

告密信再爆鎳毒水龍頭 跨部門死攬國企

Ads by Google

九龍灣啟晴邨被揭食水含鉛超標醜聞愈揭愈臭,最新中招屋邨是葵涌葵聯邨及沙田水泉澳邨,最嚴重的樣本比世衞標準超標五倍,惟梁振英政府卻未審先判,當專責小組尚未展開追查,便堅持毒水源頭最大可能是水管或水喉接駁位,並決定更換有問題水管,擺明死攬承建商、國企旗下的中國建築國際集團。
鉛水毒禍爆發至今,中國建築四個字總是不能宣之於口。當局着力把毒水問題歸咎含鉛銲接物,卻無視事件始於一封告密信,啟晴邨承建商有採用不符合規格、含可致癌金屬「鎳」(音聶)和可影響神經金屬「錳」(音猛)的水龍頭,官員被追問時,只是打官腔謂會了解該些水龍頭是否符合指定標準,連日來無再交代。
可憐數以萬計受影響住戶,未來既要承受更換水管等嚴重滋擾,而毒水龍頭問題亦無根本解決,終日活於毒水陰霾。

連日來政黨為受影響居民取水辦化驗,被水務署質疑程序欠嚴謹,但政府驗水亦極度兒戲。居於沙田水泉澳邨清泉樓的周先生,本週一下午有房署人員入屋抽取水辦,直斥房署人員有問題:「我以為係檢查住戶身份,一開門佢哋就衝入來話要攞水辦,之後走入廚房開大水喉。」曾任採樣員的他,同時質疑職員取水辦手法不當,「佢用一個白色膠樽攞水辦,開咗大約四至五分鐘,直到我提醒佢哋都差不多,先斟咗啲水。」
同邨朗泉樓居民崔太則表示,房署職員抽水辦時,並無拆除濾水器。育有四歲女兒的她擔心食水含鉛,近日無在家煮食,並購買樽裝水予女兒飲用,「小朋友四歲,新聞都話六歲以下係最大件事,而家隨時影響佢發育。」




本刊取得文件,證實啟晴邨樂晴樓一單位的廚房水龍頭出水管( Spout)錳( Mn)及鎳( Ni)含量均超出規定,但竟成功於兩年前獲水務署批出許可,供應予各大屋邨。


水泉澳邨捲入鉛禍,喜泉樓一個空置單位水辦被驗出含鉛量超標。


水泉澳邨住戶周先生質疑房屋署抽取水辦手法有誤,指他們把水喉開了約四至五分鐘後才抽取樣本,隨時影響化驗結果。 水龍頭含過量重金屬

鉛水風波背後,原來早有「深喉」爆料。早於去年底,民協九龍城區議員楊振宇接獲一名梁姓男子投訴,懷疑由天發塑膠(國際)供應的品牌 ANSPORN水龍頭不合規格,希望他代為跟進。楊憶述,最初接獲該名市民的書面投訴,然後依據信中聯絡方法約見面談,至今僅會面三次,但對方從未透露職業及背景,亦不肯定他是否啟晴邨居民,形容他相當神秘,「淨係估佢可能係同行內有關,因為佢知嘅嘢都幾技術性。」
梁姓男子其後向楊提供共四頁的天發內部文件,列出三款品牌 ANSPORN水龍頭的詳細資料和供應記錄,當中列明水龍頭供應予十多個屋邨,包括啟晴邨、鄰近的德朗邨、還有沙田水泉澳邨、屯門龍逸邨等。
此外,對方更提供一份兩頁的水務署密件,信內提及署方已審核天發於二○一三年十二月送交的「 Nutek Systems Ltd.(新科技顧問有限公司)」檢驗水龍頭報告,並於同月正式接納,批准天發使用該三款品牌 ANSPORN水龍頭。
民協今年一月在啟晴邨樂晴樓一單位,拆除廚房及浴室共三個水龍頭,並同樣送予 Nutek Systems檢驗,二月發現廚房的水龍頭出水口( Water Outlet)鋅含量高達 99.2%,銅僅佔 0.7%,與標準規定銅含量為 58%至 63%相距甚遠,當中水龍頭出水管( Spout)的錳( Manganese)含量更達 9.1%,遠高於標準所限的 0.5%,鎳( Nickel)含量則是 1.2%,較規定高出 0.2%。

報告交房署無回覆

民協今年六月將報告交予房屋署,至今未獲回覆。至於何以延至本月才公布化驗結果,楊振宇解釋需時查證事件,以及向相關行內人士及化學專家查詢。
記者上週六到天發位於黃竹坑的辦公室,職員陳小姐聲稱老闆利兆強夫婦不在公司,又指政府已公布事件是水喉問題,並強調房署嚴格規定,交貨前後均須經測試以證明貨品合乎標準,報告更須呈交水務署審核。
記者其後到訪利氏夫婦位於北角寶馬山雲景道住所,利太指自己不清楚事件,拒絕回應提問,「我無返公司㗎。唔好意思呀,對唔住啊,因為我而家趕住要出街呀,對唔住呀!」
所謂的「嚴格規定」,原來只是部分真相,實情是天發未有化驗整個水龍頭。水務署發言人回覆本刊,水龍頭等任何配件均須獲發俗稱「水紙」的認可證書,如欲取「水紙」,須先向署方出示政府認可化驗機構所發出的證明書,證明該等配件合符水務規定,包括 main body(主體)及所有有機會接觸水的部分。
英國特許水務學會香港分會前主席簡國樑透露,本週一晚業界人士曾與房署代表開會,天發代表亦有出席,席間天發代表向在場人士展示水龍頭樣本及化驗報告,「我睇到嗰張 lab test report嚟講呢,就係整個水龍頭係同一物料(銅合金)嚟嘅,咁但係喺現場,我哋睇到,原來嗰個 spout(出水管),同埋你講嗰個嘴(出水口),都唔係同一樣物料嚟嘅,係總共有三種物料。」
部分業界人士隨即問天發代表有否將整個水龍頭拿去化驗,「佢有回應,佢就話認為嗰個 spout係唔需要(化驗)嘅,咁我就話俾佢聽,呢個係你自己認為,我就問佢你俾水務署嗰個樣辦係咪成個嘅先?佢都俾唔到好 solid嘅答案俾我。」




水喉匠林德深上週日主動向傳媒申寃後被水務署約見,他直斥政府官員「個個都 A字膊!」


梁班子官員連日在鉛水醜聞維護中國建築的利益,引致頻頻失言,張炳良(左二)週二終要代表政府講「對唔住」。

但簡國樑強調,現階段未能證明天發的水龍頭不合規格,但對方已答應盡快將出水管及出水口部分送往化驗,「做咗(化驗),就有白紙黑字證明你嗰樣嘢係更加 higher than個 level嘅,你咪出嚟公布囉,如果做咗出嚟,係 lower than個 level嘅,你咪要換晒佢囉,就係咁簡單。」

鎳錳影響腦發育

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何永成指,鎳、錳等重金屬為有毒元素,人體排出重金屬需時較長,如每日飲用含錳、鎳食水,重金屬積聚體內機會更高:「長期飲用就有機會,一積聚就引起健康甚至致癌風險,如果積聚喺腦部嘅功能細胞,就有機會影響腦嘅成長及發育。」
他又指,孕婦飲用含重金屬的食水後會輸送予嬰兒,小童體質亦容易吸收重金屬,故此受重金屬污染的食水,對孕婦和小童風險最高。
此外,水務署自一二年起採用世衞於二○一一年發布的《飲用水水質準則》作為香港食水水質標準。《準則》提到,使用鍍鎳或鉻水龍頭,有機會增加人體攝入鎳的分量,而人類吸入鎳化合物可致癌,金屬鎳亦可能致癌,惟現時缺少經口接觸鎳致癌性風險的證據,而鎳引起的最常見反應為過敏性皮膚炎。




由天發塑膠供應的水龍頭被指重金屬超標,有曾與天發開會的業界人士指,天發並沒有將整個水龍頭送往化驗。(曾春南攝)


天發職員陳小姐指政府已指事件與水管有關,強調供應的水龍頭符合規格,亦有按程序測試。(曾春南攝) 民主黨揭發鉛水

是次鉛水風暴,由民主黨揭開序幕。該黨上週日公布委託政府認可化驗所的化驗結果,驗出啟晴邨三幢樓宇食水樣本含鉛量,超出世衞標準,最高達 2.8倍,懷疑大廈水管、接駁物料或水龍頭帶有含鉛物料。房屋署及水務署即日回應指,近月曾抽驗多個啟晴邨的食水樣本,均符合世衞標準。
隨着多個政黨介入事件,鉛禍愈演愈烈,政府上週五及六先後公布啟晴邨共七個食水樣本含鉛量超標,並向傳媒公開水喉匠林德深負責邨內喉管工程,同期經手沙田水泉澳邨、屯門龍逸邨、長沙灣邨以及葵涌葵聯邨的水喉工程,牽涉住戶近六萬人,惟兩個被發現水喉駁位銲接物料含鉛的單位,食水樣本卻無超標,換言之,當局尚未有足夠證據,證明食水含鉛只與銲接物有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政府於週一宣布啟晴邨滿晴樓多個水樣本發現退伍軍人桿菌,大廈須徹底消毒供水系統。當局同時成立專責小組,由政府代表及獨立專家與學者,追查鉛水源頭,惟最離奇是翌日梁振英便指已有初步結論,最大可能是水管或水喉接駁位使用含鉛燒銲物,故要拆除及更換受影響喉管,擺明要盡快平息事件。




民建聯與中國建築國際早有淵源,創黨的總部便向其同一集團公司中國海外持有的公司租用。(黃雲慶攝)


蔣麗芸被揭發丈夫梁海明,是中國建築國際集團的股東兼獨立非執董,遭質疑在鉛水醜聞偏袒承建商利益。 水喉匠高調反擊

被政府「開名」的水喉匠林德深,週日主動向傳媒呼寃,反而質疑啟晴邨使用內地製造預製組件,過程欠缺監督;又稱水缸、水龍頭等均有可能是肇事原因。
眼見事態一發不可收拾,水務署週一約見林德深,他指承建商中國建築同樣有責任,更直斥政府官員「個個都 A字膊!」。而政府同日再反駁,強調根據現時檢測結果,啟晴邨地下水缸及天台水箱食水狀況正常,惟進入單位後含鉛量數據異常,早前發現部分單位銅喉銲接物含鉛,有理由相信為釋放鉛的源頭,繼續把矛頭鎖定林德深。
水務專業協會主席鄭偉昌認為,啟晴邨水管燒銲位置工藝很差,「如果睇你哋傳媒影出嚟呢,真係手工好差,會唔會一路燒嘅時候,一路流入去喉管度,無可否認係有嘅。技術上嚟講呢,係一個學徒都唔應該有嘅手藝嚟嘅,一笪笪咁。」鄭又指,有可能工程並非由林德深進行,未知會否用非指定的銲料。
鄭偉昌又表示,曾看過林簽署交予水務署的 WWO46表格,即安裝屋內供水設備的申請書,林在表格中寫明是負責整個啟晴邨的供水系統過程,並非如他所說並沒有負責「入屋」部分,「我哋幾個協會都研究緊佢講嘅,有幾多真有幾多假。」鄭認為,林德深須為事件負上最大責任,但作為總承建商的中國建築及房屋署,亦應履行監管材料及工程質素的責任。

驚讀錯中國建築

鉛禍爆發,全城關注,但政府卻處處維護總承建商中國建築,與十多年前處理涉及短樁醜聞承建商的強硬態度,大相逕庭。運輸及房屋局常任秘書長應耀康上週五被問及涉事承建商名稱時,竟以「驚讀錯佢(承建商)個名」拒絕回答。
眼見政府首度回應事件明顯甩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旋即主動出擊。上週六上午主持跨部門會議,統籌各部門跟進事件,但消息指有關討論結果,竟把負責水管工程的持牌水匠「祭旗」。
鉛水醜聞爆發以來,政府只提及跟進承建商違反合約的責任,從未認真要求對方盡快交代,故中國建築及同系多間公司,連日股價未受事件影響,而中國建築一直無公開交代。
緣何政府及房委會對中國建築投鼠忌器?本刊翻查近年資料,發現以「中國建築工程(香港)有限公司」競投有關工程的中國建築,近年是公屋工程最大承建商,過去五年建成一萬九千個公屋單位,佔整體建屋量三成。由於政府訂下未來十年須興建二十九萬個公營房屋單位的目標,倘若中國建築遭禁競投公屋工程合約,勢令建屋目標難以達到。

政府怕國企畏首畏尾

曾任房委會委員多年的民主黨中委李永達指,政府追究中國建築明顯畏首畏尾,「始終佢係國企,政府過去一週都刻意避提佢嘅名稱,但係房委會喺呢個項目最大合約關係,始終都係中國建築。」
他憶述,十八年前瑞安在馬鞍山公營房屋項目,發生鹹淡水喉駁錯事故,最終被罰禁止競投公屋工程三個月。「當年房委會一定追究主要承建商,唔係向水喉匠追究。」
政府對中國建築左閃右避,民建聯對「阿爺」一盤大生意,更是噤若寒蟬。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最初批評民主黨化驗結果「引起公眾恐慌」,及後卻要求政府盡快回應和檢查水龍頭水質,更建議安排「金屬排毒」療程。當傳媒揭發她丈夫梁海明是中國建築股東兼非執行董事後,她又指不存在利益衝突,更謂「我只有奉獻同貢獻」,對被質疑感到心傷。




鉛水風暴爆發後,政府安排一箱箱蒸餾水送到啟晴邨,惟有住戶指派發的樽裝水數量不足,未夠全家人飲用。


民協在啟晴邨舉行記者會,要求政府交代食水含鉛原因,並要安排居民檢驗血液含鉛量。(郭永強攝) 中建民建聯早有淵源


梁振英去年一月曾參觀水泉澳公屋地盤,並曾對中國建築在工程項目的表現予以讚賞。

不只「元秋」對中國建築「就住就住」,民建聯下至部分地區支部到房委會請願,上至主席李慧琼公開表態,都不約而同狂批房屋署有不可推卸責任,中國建築卻隻字不提。本刊經翻查資料發現,民建聯和中國建築同系公司,多年前已有千絲萬縷關係。
早在民建聯九二年七月創立時,最初總部設於灣仔中國海外大廈二十四樓,直至九六年才遷往炮台山聯合出版大廈。而民建聯租用單位的業主為中謙發展有限公司,其大股東頌寧置業有限公司,原來是中國建築同一集團公司中國海外發展所持有。
此外,民建聯在鉛水事件曝光後,對中國建築責任避而不談,亦可能與該黨高層在中建母公司身居要職有關。本刊發現,曾任民建聯總幹事、現時仍為民建聯監察委員會成員的鍾瑞明,○七年十二月起已出任中國建築母公司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但民建聯並未披露該等資料,令人質疑要偏袒中國建築。

鉛禍掀搶水潮

現時鉛禍肇因仍然未明,但對數萬公屋居民卻已造成困擾。自啟晴邨被揭發水喉含鉛量超標後,邨內曾引起搶水潮,不少居民在邨內超市購入大樽蒸餾水取代水喉水,超市須大量補貨以應付居民所需,更有人因擔心邨內公共水喉都有問題,特意走到附近的啟業邨取水。
馮小姐居於啟晴邨康晴樓五樓一單位,上週六獲通知住所水含鉛量超標。馮小姐一家三口,包括其十四歲女兒現被列為特別戶,每日有專人送一公升食水到家,並獲安排到醫院驗血,暫未見身體出現問題。雖成中招戶,她表示「無得擔心」,但認為政府失職。
至於另一個受鉛禍困擾的沙田水泉澳邨,由於尚有多幢大廈興建中,入伙住戶只有約千戶,故縱使附近只有一間超市,暫未見「搶水」情況。
隨着政府及其他政黨抽驗涉事屋邨水樣本,近日陸續有結果,預期有更多單位和屋邨或受鉛禍波及。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指,梁班子若不認真處理這枚政治炸彈,隨時有官員「人頭落地」,「如果更多單位食水超標、有人驗血後超標,無政黨可以放過政府,肯定有人要問責下台。」

撰文:時事組
攝影:王偉洪、翁少陽
資料:黃偉恒
插圖:劉志誠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