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y.jpg


五十七歲的丘瑞田多年來不停向廉署告發圍標問題,案件提堂前他接受訪問,問他心情如何?他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封面故事

判頭爆圍標集團大鑊:攬住一齊死

Ads by Google

上週五,沙田翠湖天價圍標案提堂,前裝修公司判頭丘瑞田被控串謀他人提供賄款取得工程合約,到九龍城裁判法院應訊。一群翠湖小業主早已在法庭外等候,他們為三十多萬元天價維修費積了一肚子氣,看到丘瑞田借機發洩,狠狠地叫:「吸血鬼。」
戴着鴨舌帽及口罩、在友人護送下離開法庭的丘瑞田,一反過往被告速速離開法庭的做法,刻意走到攝影機、相機鏡頭面前,不太流利地說:「從九七開始,全香港小業主被人圍標,小心你哋啲物業。」他從口袋掏出一封信,然後說:「我○七年寫信去廉署,叫佢哋救救香港小業主。」話音未落,恐怕他說錯話的友人急急拉他離開。
過去八年的烏氣,他還未吐完。多年來,雖然他從圍標活動中獲利,但他身邊親友的物業已成圍標黨的獵物,驅使他不停狀告廉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他深信,只有圍標集團成員挺身舉報,才能有足夠證據將不法分子繩之於法,更不惜付出代價,丘瑞田說:「最多攬住一齊死!」

兩個月後,丘瑞田滿五十八歲,兩名子女早已出身,原本可以展開他遨遊大陸的退休之旅。他說很喜愛到大陸遊覽,「九寨溝真係好靚。」不過,這次他向廉署告發圍標集團,本人也被檢控,他的退休旅行大計隨時押後數年。
丘瑞田被控五項串謀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多個涉案人物曝光,包括工程分判商鍾偉強、香島建築有限公司董事楊永燊、黃潘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黃志光,涉嫌提供賄款給翠湖花園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黎國樑、新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樊卓雄,及翠湖花園場地經理許鈞碧,以取得顧問及工程合約,涉款分別高達二千六百萬元、一千五百萬元及二百六十萬元。




上週五翠湖花園法團發出文件,指法團對廉署檢控不知情,至今未有委員被檢控,簽署一欄並非主席黎國樑簽名,卻被人填上「搵丁」。


沙田翠湖花園維修工程文件上,有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黎國樑、承建商香島建築有限公司董事楊永燊,及擔任工程顧問的黃潘建築師事務所黃志光簽名。


大廈維修本來可改善樓宇質素,但數以千萬元計的維修費,成為圍標集團的肥豬肉。(關永浩攝)


丘瑞田上週五到九龍城裁判法院應訊後,主動走向傳媒前稱,他O七年曾經向廉署舉報大廈圍標問題。 維修老鼠


受圍標影響的翠湖花園小業主,難咽下巨額維修費,不少住戶與法團大打官司。

圍標新聞時有所聞,但能將集團核心成員送上法庭的案件少之又少,所以丘瑞田涉及的案件分外轟動。四月份,記者跟進翠湖花園天價圍標新聞,透過一名小業主得悉一位熟知圍標內情的業界人士。五月底第一次接觸,雙方約在一間酒樓用膳,他自我介紹叫「強哥」,甫見面「強哥」便滔滔不絕講述圍標黨如何策劃行動。酒樓喧嘩聲浪大,記者要側身才能仔細聽到他的揭秘,冷不防他說了一句:「傾圍標時都會搵啲嘈吵嘅地方。」原來,人多耳雜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傾談地方。
七月一日記者跟他再見面,這次不選嘈吵地方,因為酒樓食肆早已逼爆。換來一個寧靜的環境,假名「強哥」也變成有名有姓的丘瑞田。田哥不煙不酒,說話不徐不疾,聲線放大了,沒有半句粗言,內容卻令人動魄驚心。
自稱「維修界老鼠」的丘瑞田,在行內打滾二十年,他接到工程後負責拉線,外判給其他人處理,像老鼠般在業內「捐窿捐罅」。經歷跟不少中年香港人相似,小學未畢業的他做過製衣,又到過大陸做生意,後來經營不太順利,九五年有朋友找他一起入行做裝修,命運引領一個中年人展開新的事業,同時見證這行業變得愈來愈貪婪。
「九幾年已聽到好多圍標,但我未接觸到圍標高層。」田哥說:「以前冇乜人嘈,因為啲數目細,(每戶)五、六萬元;豪宅嗰啲唔好講啦,總之知道啲住客嘅承受能力,煲到貼近晒價錢(維修費用)。」
人在江湖,圍標集團終於找上他。○四年,有業內人士邀請他幫忙「做戲子」,他拿着一間不認識的顧問公司咭片,代表公司跟業主立案法團成員開會,商討一個大維修項目。開會前,有人向他講解他要扮演的角色,「佢問東你答西就得,明知都唔中,唔會由我代表嘅公司中標,你冇所謂,講錯又得。」他稱作假到如此地步,做完臨記後,忍不住向廉署告發,「有個姓葉嘅見咗我幾次,話報咗俾上面,隔咗三四個禮拜,佢話唔好意思,上面話唔做呀。」

「老圍」揭秘

 




1.管理公司誇大維修物業的急切性,串謀法團主席促成法團開會,通過維修項目。


2.管理公司串同顧問公司,由業界「老鼠」拉線,找來親戚朋友開設幾間顧問公司,向合資格人士「借牌」掛名,入標競投維修工程。


3.管理公司配合扔掉非友好公司的入標文件,或勸退他們。法團主席協助下,內定中標顧問公司。若非友好公司突擊成功中標,破壞圍標黨布局,俗稱「煲燶飯」。


4.建築商人、管理公司、顧問公司、法團主席等商討利益分配,有控制能力促成工程者,叫價最高。


5.圍標黨會在大陸或澳門分錢,由「後庄」的幕後人士向參與者派發現金或籌碼。 「救救業主」

隨後幾年,他也斷斷續續向廉署舉報另一些圍標行為,○七年一月他去信廉署,也就是他在法庭外展示的那封信,信中寫道:「香港的大廈維修,圍標問題非常嚴重,百分百有人圍標。」手寫的信件,字體不算工整,內容也有點凌亂,礙於信件內容涉及個別人士及物業維修,本刊未能詳細交代,但信末最後一句「救救香港的小業主。」看出寫信者的着緊程度。
不過,那封信未為事態帶來任何突破,「我已經揭發到心灰意冷,諗住唔再去揭發。」他又繼續在圍標集團擔任「老鼠」,從中獲利,直至一三年看到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以廉署前調查主任的身份在電台講述圍標問題。丘瑞田找到一線曙光,他繼續游走圍標黨搵食,同時搜集證據向廉署打小報告。
讀到這裡,或許奇怪為何田哥一邊在圍標集團賺錢,另一邊廂卻要生劏這隻生金蛋的鵝?「我講你都唔信㗎,啲人咪鬧我蠢,有錢都唔搵,咁樣去搞禍佢。」他說:「我唔知咩信念,諗住呢啲集團你唔消滅咗佢,香港嘅市民會好痛苦咁生活,好似翠湖個個都喺度嗌救命,富嘉個個都喺度嗌救命,好似何文田萬基大廈,通通都喺度嗌救命。」
事實上,不少親戚遇上圍標疑難曾向他求救,「我接觸呢啲大維修太多,包括我親戚原來住喺富嘉花園嘅單位,佢話:『嘩,咁貴嘅,你做呢行應該知道』,我話無辦法。」親戚受累,終於令他立定心腸向圍標集團宣戰。
他坦言早有心理準備承擔法律責任,「最多大家同歸於盡,有咩大不了,做人最多係死,同歸於盡,一齊去死,我仲要驚啲乜?最多坐監。」




近年樓宇大維修項目引發居民與法團爭拗,很多私人物業召開居民大會會議,都要驚動警方到場勸阻口角。(莫志謙攝)


居民提高對圍標意識,增加參與居民大會,防止被法團及管理公司操控投票。

要居民通過維修工程,圍標集團軟硬兼施。有居民就在區內掛橫額,聲稱維修後樓價升值,呼籲支持維修計劃(左下圖)。帶頭反對的居民,收到恐嚇信叫他們不要出頭(右下圖)。







好人難做


「反圍標大聯盟」曾經到廉政公署,呼籲署方打擊圍標勾當。但首要仍然是業主提高警覺,留意大廈的維修工程報價是否合理。

轉眼間入行二十年,田哥看到業內如此不公平的情況,有否想過開設一間良心公司改變現狀?「亦都有人開過,冇用啦。」他指圍標集團對業界掌控於手中,一項工程可以控制十間公司入標,也可以令所有公司不入標。「有個深水埗議員話登埋廣告招標,一張標書都收唔到。」
他曾見過有工程公司以良心低價成功搶到一單停車場維修工程,但遇到重重阻撓,「物業管理都玩殘你,你約晒啲伙記,出埋通告話要整停車場。佢(管理處)話得呀冇問題,到時我嗌晒啲車走,你出通告就得。(工程開始)到時一架車都唔走,你嗌晒啲伙記喺度,真係睇住喊呀。」這個圍標遊戲,只有局內人才看得透,「梗係啦,人哋個物業管理煲咗咁耐,俾你扠禍咗,整都整死你啦,掉番轉頭係你都會咁做啦。」要在這行搵食,「寧願扮唔出聲,如果人哋貪你唔貪,人哋咪唔預你囉。」

業界黑幕


新昌管理董事總經理樊卓雄(藍箭嘴示)及游淑眉(黃箭嘴示)去年七月主動聯絡傳媒,就翠湖花園大維修引發的風波解畫。不過一年後,樊卓雄因翠湖事件被廉署拘捕,並已停職。

曾蔭權政府二○一二年正式推行強制驗樓及驗窗計劃,成為圍標集團眼中的大茶飯,問題越趨嚴重。樓齡三十年或以上的樓宇,須安排合資格人士檢樓及進行所需的訂明修葺工程。很多二十多年樓齡的屋苑,也推動一些樓宇改善工程。香港屋苑大多是數百戶,以翠湖為例,六座共八百四十戶,維修費以千萬元計,是建築商、顧問公司及黑社會的肥豬肉。
一單大維修的圍標工程,首先要由管理公司開始。管理公司派員檢查屋苑時,會向法團提出大廈有需要進行的維修項目,有時會誇大,「呢座嘢都十幾年,都要搵人整吓喇,如果唔係啲嘢跌落嚟責死人都唔知點算。」管理公司已跟業主立案法團溝通,雙方早有默契。他們會積極游說業主,「整靚啲,第日賣出去都值租啲啦,唔好睇幾十萬,整靚啲升值嘛,使得幾多錢,你住二十幾年,攤開每年即係幾多錢?」
《建築物管理條例》規定,只要有一成業主出席,法團便能召開會議,出席者之中,只須過半業權份數即可通過議案。當少數出席者通過大維修議案,其他業主想推翻也太遲。

合謀定價

維修工程落實後,下一步就是找顧問公司估價,「香港做顧問公司來來去去三十幾間,大部分都係圍標集團嘅人,有啲甚至掛名做老細,最叻自己開一間,老婆開一間,都唔犯法。」法團登報章廣告公開招標,營造高透明度假象。「根本係全部自己攞標書返嚟填,佢哋(圍標黨)衡量嗰區人嘅承受能力,例如土瓜灣、荃灣,就會好貼近市價。」所有參與大茶飯的顧問公司均配合角色,填上早經安排的入標金額,「例如:一個三千、一個四千、一個五千加上去,你梗係揀間最平啦,其實已經係好貴。
「佢哋啲標書,搵人上去攞晒返嚟,自己填完交番去,搵幾個人孭,有啲一個人攞個背包孭住幾份。若果係下晝六點鐘截標,(交標書者)四點幾落一份,五點幾又落一份,戴頂帽又落一份,都分唔到邊個真假,啲物業管理公司已經知道晒你哋搞乜嘢,幫埋你添。」不是「自己人」的標書會被丟掉,不會出現在業主揀選的名冊之上。「(圍標黨)佢第二日搵班人上去同呢個老細講,俾番封利是你,老闆,拍硬檔,我哋煲咗好耐喇,整番封利是,唔好意思,下一單先預埋你。」







自從翠湖事件後,新昌管理提供服務的部分物業,都撤回維修合約。(郭永強攝)


剛獲授勳金紫荊星章的新昌管理主席王英偉,主持五月的股東大會。非執行董事葉澍堃(左三)被委任加入特別委員會,審閱管理公司招標程序。集團至今未公布委員會調查進展。 澳門分贓

顧問公司落實後,所有有份參與圍標的成員,包括管理公司、法團代表、顧問公司、承建商等一齊開會,決定「落袋」金額。不同單位獲派的數目視乎操控整場圍標局的能力,「如果聯繫到物業管理、主席之類,可以多啲;如果我哋(老鼠)有能力,要求多幾隻都得,一隻都得。」
所謂「一隻」,其實代表百分之一,「(法團)主席話要『三隻』、『五隻』,即係一千萬俾三十萬,或者一千萬俾五十萬。」派款額按工程總數計,例如工程本身開支要一億元,圍標黨抽水五千萬元的話,工程總成本會提高至一億五千萬,內定中標的建築公司就以一億五千萬元入標。程序跟挑選顧問公司相若,其他入標的建築公司,都是已夾定的友好公司,不會中標。
不知情的小業主們,無端端額外攤分被強加的五千萬元,建築公司收到維修費後,會交給圍標黨。「最叻過澳門收錢,一係就存入深圳親戚戶口,你都冇得查。」田哥說:「澳門你攞住五六百萬咁過去你都冇問題,俾咗佢咪由佢自己搞掂,你搞掂佢喇,你自己分晒佢喇。」有個別人士選擇收取籌碼,「有啲委員主席怕死到手騰腳震,呢啲俾(籌碼)你玩啦,咁你自己搞掂佢,你點玩自己嘅事,你鍾意就換錢,鍾意賭就賭。」但中間人也會走數,田哥也曾被走數,「唔會有白紙黑字,對方唔俾錢,仲會大番你轉頭:『去報警啦。』」
廉署未起訴丘瑞田前,翠湖花園業主已四出投訴抗議天價維修費。早於去年六月,新昌管理曾四次發出通告澄清事件,強調全程有業主參與招標。直至今年四月十日公布第二把交椅、董事總經理樊卓雄被廉署拘捕後,集團才改變態度,表示成立特別委員會審閱招標程序,由四名獨立非執行董事負責,包括簡福飴、葉澍堃、黃燦光及俞漢度。但至今近三個月,公司未有通告公布委員會工作最新進展。




近年小業主為圍標問題多次上街,測量師學會也促請政府成立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確保公平競爭。


翠湖花園法團主席黎國樑捲入圍標涉貪案後,鮮有在屋苑內出現。他是自由黨中委,曾代表黨參加樂湖區區議員落敗。 化整為零


大廈維修基本涉及喉管、消防、外牆等工程,有時候也加入美化屋苑項目,業主不仔細留意報價,隨時中招。

「反圍標大聯盟」成員趙恩來稱,自從翠湖事件後,新昌管理旗下多個物業原本推行的大維修工程,突然自動撤回,或被業主推翻(見 P.30表)。他又稱業主對圍標的意識提高,但圍標黨手法更高明。以往一項大維修工程涵蓋更換喉管、處理外牆、天花、消防設備等,小業主發現維修費太高昂時,較容易提出質疑。但圍標黨最新的手法是拆細維修項目,小業主誤以為維修費僅數萬元,願意掏腰包,卻原來維修項目陸續有來。

撰文:陳健佳
攝影:羅國輝
資料:鄭靜
插圖:劉志誠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