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位於上海徐匯區高安路的白色大宅,建於一九三九年,是中國一代麵粉及紡織大王榮德生的舊居,他當年就在這裡坐車離開大宅,準備上班時被三名綁匪攔途劫走。大屋現已成為該區青年中心。

壹幢古宅

綁架大宅

Ads by Google

飛鵝山二千八百萬元綁架案驚動全城,肉參羅定邦孫女羅君兒最後平安無恙,八名貴州幫綁匪亦在大陸被擒。
綁票案在大陸可謂層出不窮,以往上海黑幫更是出名快狠準,且知識水平甚高,上海到處都是建築精美的大宅,大屋主人便成為匪幫下手的目標。
上海第一大綁票案,便是發生在中國第一家族、上海麵粉及紡織大王榮德生的大宅裡。
榮氏在中國非常出名,兒子榮毅仁曾任中國國家副主席,孫兒榮智健是
前中信泰富主席,是榮家在香港的代表人物。
連榮德生都敢綁,真是膽大包天,但原來榮家綁架案不只一宗,而且情節豐富,榮德生的二子榮爾仁,亦同樣在大宅被綁,他的紗廠伙記及兒子,也是匪徒下手目標。
記者去到上海榮氏被綁架時所住的舊居,又走訪區內兩座榮氏大宅,這些大屋,見證住榮家在上海的興衰,至今依然保存良好,與本港古宅衰落的命運,有天淵之別。




榮德生(左二)被綁架時已是七十二歲的老人家,此圖攝於他獲釋後不久,於四八年接待國民政府副總統李宗仁(右二)參觀無錫申新第三紡織廠。

榮德生的大宅,位於距離上海外灘十多分鐘車程的徐匯區高安路,大門口的百年老樹差不多遮了半邊大宅,枝葉繁茂,行近大閘細看,白色大宅樓高三層,設計簡潔,露台和大宅外圍都充滿弧形的曲線,有一種飽滿祥和的感覺。現時大宅已變成該區青年中心,整天都有政府人員在門外把守,外人不能隨便進入。平日十分寧靜,但在六十多年前,卻發生了一樁驚天綁架案。
事件發生於四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約十時,當時已經七十二歲的榮德生,在家吃完早餐便坐黑色福特汽車返工,車子駛出高安路家門不久,在轉彎處突然被三名男子攔截,大聲叫要榮德生下車。

冒警強搶

車上其實還有榮德生的私人保鏢和司機,一般的綁匪根本不能成功埋身下手,但這三個人卻冒充軍警,身穿軍服,更露出一張紅色逮捕證,上面印有淞滬警備司令部的簽字,淞滬警備司令部即當年上海最高軍事機關。
車上眾人均大吃一驚,不知如何反應,此時匪徒不由分說,便把榮德生強行拉下車,將他帶上早已停在旁邊的汽車裡。
根據榮家的史料記載,當時匪徒在車上將榮氏化妝成工人模樣,汽車到了一小河邊,綁匪將榮拉下車,帶他鑽入一個靠在岸邊的船艙裡面匿藏,大小便都不得自由,第一日只有一塊硬餅乾吃,但由於榮氏牙齒已剝落殘缺,不能咀嚼,第二天匪徒就給他三塊軟餅乾和一塊蛋糕。
第三天匪徒就把他帶回岸上,挾上另一架汽車,車行了一段長時間,最後去到一小屋內,把他藏在樓上一間漆黑的屋子裡,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榮德生足足被禁錮了三十二天,綁匪要求贖金一百萬美元。




榮德生於三一年在上海開設的第九間紡織廠,聘用老伙記吳昆生為經理,吳昆生於四一年亦曾遭綁架。


榮氏的紡織廠均甚具規模,不少織布機均從美國購入。


上海蘇州河畔旁的舊廠房,見證榮家企業的興衰。 嘗盡苦頭


榮宗敬在陝西北路的大宅正進行維修,工程告示張貼在大閘旁邊,預計今年十月完工。

被困的日子,榮德生可謂苦不堪言。根據榮德生自述的《樂農自訂行年紀事》(樂農是他的外號),他患有痔瘡,但每天都要硬臥,亦不能換尿布,而最令他痛苦的,是賊匪還禁止他咳嗽吐痰,擔心驚動周圍人士,他們還對榮德生說:「痰咽到肚裡去,可以收到潤腸的效果。」榮德生憶述這經歷時,還懂幽默一下,「痰能潤腸,這倒是我在匪窟裡生活得到的教訓和收穫。」
據榮氏的觀察,這班綁匪的知識程度相當高,有個在船上撐篙的青年,在一天裡看完了《憲法草案》和《政治協商會議記錄》;另外一個眉清目秀的看守人,不僅兩天讀完了一部《青城十九俠》(武俠小說大師還珠樓主名著之一),而且寫得一手好書法。而現場指揮,操浦東口音的頭目,更被手下稱為「總司令」,事後這位總司令被擒捕,原來就是策劃過多宗綁架案的上海幫綁票大盜駱文慶。
榮德生被綁的消息,轟動整個上海市政府,政府出動警探六百多人,監控六十個和榮氏有關的電話探聽榮氏下落,榮家上下十分擔心老父的安危,當時負責與匪徒秘密接洽的,有榮德生次子榮爾仁及伙記申九紗廠經理吳昆生。

兒子被綁

無獨有偶,榮爾仁和吳昆生二人均曾被綁架,對榮德生的遭遇,可謂感同身受。
與父親同住高安路大宅的榮爾仁,四○年夏天早上吃過早餐乘車離家不久,便遭上海黑幫劫走綁架,禁錮了五十八天,情況同父親的處境十分相似,最後榮德生花了五十萬法郎贖金才把兒子救出。至於吳昆生及兒子吳中一,亦於四一年七月半夜時分,被日本憲兵突然衝入其法租界的大宅內強搶綁架,要靠榮德生用三千多件棉紗贖出來。
所以到榮德生被綁票時,榮爾仁及吳昆生均有經驗與匪徒周旋,最後由一百萬美元「講價」講到五十萬美元,把榮德生救出。
榮德生獲釋後,立即為自己刻印兩枚圖章,一個題字為「曾入地獄」,另一為「再生之德」,只是遭此大劫後,元氣大傷,加上大陸開始變色,時局緊張,其晚年可謂在極其艱難的日子中度過,他於六二年去世,享年七十七歲,榮爾仁及吳昆生後來逃難來港創立紗廠,吳昆生更成為本港紗廠大王。而高安路的榮宅亦贈送給上海市政府,成為保護文物。




距離榮德生舊居約十分鐘步程,便是兒子榮毅仁的大宅,設計充滿歐陸特色。


榮德生的胞兄榮宗敬。榮氏昆仲拍住上大搞麵粉及紡織生意,成為中國最大的實業家。榮宗敬後來為了避難,於三八年一月來港生活,豈料住了一個月便病逝,享年六十五歲。 大宅翻新


榮德生之子榮毅仁(右)曾任國家副主席,深受鄧小平(左)賞識,此圖攝於七九年。

其實榮家在區內被列為保護文物的大宅,還包括榮德生胞兄榮宗敬位於陝西北路一百八十六號的公館。
陝西北路附近就是熙來攘往的購物區南京西路,可謂靜中帶旺。記者去到榮宗敬大宅時,市政府正派員在屋內進行維修工程,工程由去年二月已開始,計劃今年十月竣工,四圍都鋪滿木板,塵土飛揚。與榮德生的舊居比較,這座三層高的白色大宅顯得貴氣得多,每個露台都有精美的雕花,側門有羅馬柱和石級,屬當年上海灘的頂級豪宅,路過的途人都不禁駐足觀看。
至於榮德生四子,曾任國家副主席的榮毅仁,其紅磚大宅則位於康平路七十一號,距離高安路不遠,附近就是交通警察廳,經常有公安車在大宅對面停泊。大宅黑色大閘緊閉,整座大宅除了前門的主樓外,左右兩邊樓房差不多全部被樹木掩蓋,隱隱然滲出一種與別不同的格局與氣勢,大屋屬古典歐陸式設計,尖頂有煙囱,簡潔露台配白色窗框,十分雅潔,同樣屬於保護文物。

天壤之別


去年三月,榮智健(右二)的愛駒「飛影」勝出,獲得七十五萬元特別獎金,榮氏夫婦(右一、二)與女兒明方(左二)及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左一)出席支票接收儀式。(《蘋果日報》圖片)

其實,只要隨便在上海街頭漫步,你就會發現,像榮氏般的歷史舊宅實在不少,隨時都有驚喜新發現,有些被列為優秀建築,有些則改為精品餐廳、藝術館或者旅館,反觀香港也有不少百年大宅,像位於凹頭的潘屋、東頭圍的娛苑等,均曾政府列為一級歷史建築,卻任由大宅丟空荒廢,近年政府要發展東北,更加速這些舊宅被宰的命運,與榮氏大宅在上海可以安寧度日,簡直有天壤之別矣。

撰文:黎明輝
攝影:羅國輝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