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Grundy(左)和 Evan Fowler(右)兩個鬼仔,強調自己是香港人,他們創辦首個獨立英文網媒 Hong Kong Free Press,六月會開通網站及手機 app,面向國際。

城市脈搏

鬼網開檔 兩週籌 33萬

Ads by Google

早就染紅的《南華早報》上週炒掉四名立場親泛民、反對「袋住先」的資深專欄作家,一班唔識中文的居港鬼佬,對《南早》由深紅變棗紅已經麻木,他們一直在問:「我唔睇《南早》,仲有乜可以揀?」
香港永久居民 Tom Grundy(葛倫迪)和 Evan Fowler(方禮倫),當然也知道鬼界被迫洗腦問題嚴重,決定創辦香港首個獨立英文網媒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兩週前籌款集資,至今已極速籌得三十三萬元,料六月正式開網。 HKFP的出現引起國際關注,英國《衞報》形容它將是「真正獨立的聲音( Truly independent voice)」。鬼門關,打開喇!

三十二歲的 Tom Grundy是英國人,○五年來港教英文,他鍵盤戰士及社運人的身份,令他成為老外圈的明星,皆因他三年前,搞了個網站「 HongWrong.com」,踢爆過小學常識書將菲律賓人等同家傭,涉種族歧視,又曾組織撐斯諾登大遊行。 Tom聲言網站每月有三十萬人瀏覽,他的 Twitter亦發布超過九千條訊息,講吓六四又講吓政改。
Tom的戰友、和他一同創辦 HKFP的 Evan Fowler是中英混血兒,三十五歲,在香港出生成長,○六年起以自由身寫作及攝影,是鬼仔文青,兩年前受蔡東豪邀請,在主場新聞發表藝文評論,他這個半唐番寫的一篇《 Cantonese: not a useless language》(廣東話唔係冇用嘅語言)在網上有很大回響。
去年一場佔領運動, Tom跟 Evan在佔領區,以公民記者身份留守,其中 Tom更是外媒在港的消息來源,先後為英國廣播公司( BBC)、《赫芬頓郵報》( Huffington Post)等擔任特約記者。他在旺角被藍絲帶以水樽襲擊但未驚過:「去年我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佔領運動令我醒覺香港處於關鍵時刻,激發我為香港發聲。」經歷雨傘運動洗禮,兩人決定行出來搞 HKFP。

《南早》壟斷論述權

在香港辦獨立英文網媒,難免令人聯想到大衞決戰歌利亞:《南華早報》是唯一具影響力的英文紙媒,競爭對手《英文虎報》改為免費報後,新聞壓縮成一、二百字的簡訊,欠缺深度報導。
Tom及 Evan感嘆:「香港英文媒體光譜遠不及中文媒體,《南早》壟斷論述權,但在時效及內容與中文新聞有差距,無法令香港英語群體接收及時、準確的本地資訊。」他們又指,本地英文媒體幾乎沒有突發新聞,《南早》近年也忽視偵查報導,「雨傘運動期間,英國 Channel 4及澳洲 FairFax分別揭露黑社會派錢反佔領、梁振英 UGL涉延後利益事件,但這些猛料,竟然不是由香港英文媒體主動發掘,很失望。」
Tom及 Evan聲言,搞網媒並非要跟《南早》敵對,無意取代,「只是眼見本地英文獨立媒體尚未起步,希望建立一個更健康的生態,多一把獨立及進步聲音。」




HKFP借用《立場新聞》的一角做辦公室, Evan說,會實施「一地兩制」,不會定位成英文版《立場》。


HKFP借網上大眾籌款平台「 FringeBacker」,至今已籌得三十三萬元,現時已上調集資目標至五十萬元。 沒向名人募捐


染紅的《南華早報》壟斷香港英文紙媒市場, HKFP的出現被視為挑戰它獨大。

究竟 HKFP搞乜東東? Tom說,六月開網初期,主打社會及突發新聞,亦會翻譯轉載本地中文媒體資訊。評論方面,現時有超過一百位外籍及本地作者承諾向他們供稿,多數來自學術界及商界,如《南早》前財經版專欄作家 Tom Holland、城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Surya Deva,就連日前被《南早》炒魷的政治專欄作家 Stephen Vines,都將為 HKFP執筆。他指,將來會主力發展偵查報導,並將增加中國新聞的篇幅,「我們的對象不只是香港鬼佬,香港是中國土地上言論最自由的城市,我們會將中國真實一面呈現。」
面向國際的定位,成為籌集資金的最大賣點。 Tom和 Evan深知,在香港要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就不能依賴個別財團。於是他們開拓「大眾籌款」( Crowd Funding)——通過網上集資平台「 FringeBacker」,供網民認捐,由二百元到五萬元不等,短短兩日已籌得十五萬元,截至週一有三百九十九名網民答應捐助,錄得三十三萬元進賬,他倆事前都沒想過反應如此熱烈。
「捐款大部分都是二百元或五百元的小額資助,外籍人士及中國人各佔一半。我們沒向名人募捐。」 Tom更透露收到來自倫敦、溫哥華及三藩市的海外華人捐款,「你看看捐款者的留言,會感受到他們渴求新英語媒體。他們都覺得《南早》的網上新聞步伐太慢,需要多一點創新。」

公開收支賬目

頭炮集資成功,令兩人思考,日後如果有採訪題目需要資金會再以同類方式籌集經費。此外,他們希望日後能接廣告、贊助、甚至比特幣捐款。二人強調, HKFP是非牟利網媒,所有收入會投入採訪、記者人工等開支,公眾人士日後可查閱賬目。
Tom估計,目前籌得的金額,慳慳哋可夠使五個月,預計每月開支只需五至六萬元,咁抵?因它們獲《立場新聞》答應借出觀塘工廈單位的一個百多呎角落,作為辦公室。與《立場》老友, Evan卻說, HKFP「不是英文版《立場》」,雙方只會就個別報導作新聞互換,不涉錢銀交易。除立場外, HKFP跟《香港獨立媒體》( Inmedia.hk)、《信報》網上平台 EJInsight及匯集全球三百多名博客的《 Global Voices》等網媒,亦有類似的免費新聞互換機制。
至於最大支出是人工,他們暫時僱用兩名記者, Tom和 Evan在創網初期不會收錢:「我們或會再請兩名實習記者及兩名兼任編訪的職員。」




Tom是英國人,來港十年,住在佐敦唐樓,家中掛着佔領運動時,戴耀廷在金鐘跪地痛哭的相。他在雨傘運動時,日夜留守佔領區,向國際傳媒發布最新消息。


Tom熱衷做鍵盤戰士, Twitter日日出十幾個帖講香港。六四臨近,他近日分享多張八九學運新聞照,希望他的一萬一千個追隨者,毋忘歷史。 鬼仔愛香港

Tom與 Evan兩個鬼仔搞網媒,因為好鍾意香港,程度遠遠超出一般鬼佬對菠蘿包及奶茶的讚嘆。 Tom在英國中部的西密特蘭( West Midlands)出生,高中、大學則組織學運抗議加學費宿費。千禧年初就讀列斯大學( University of Leeds)傳播學系,未畢業已經對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感興趣:「九七年電視播着香港回歸儀式,覺得香港雖回歸中國,但在自由度、發展、政治,與中國都大有不同。」○五年他來到香港官立小學當了幾年老師,之後在香港大學唸新聞碩士,曾經當眾向正演講的前英國首相貝理雅抗議,指摘他向伊拉克開戰。他現在無正職,靠之前任教師、公關工作時的積蓄過活。
至於體內夾雜中英血液的 Evan,廣東話識聽、中文睇得明,會話俾人聽自己是香港人:「小時候在家中看英國《 Paddington Bear》卡通時,我在吃着艇仔粥加燒肉。」九七前夕往英國讀歷史,臨走前站在車水馬龍的彌敦道,幻想香港明天會更好:「我以前不熱衷政治,但近年香港已經事事政治化,再不參與,香港的核心價值只會進一步受蠶食。」兩個鬼仔,準備為香港,搞鋪勁。

美網媒得基金會泵水

在香港經營網媒被視為燒銀紙,即使有資金開辦,如何維持營運是一大難題,目前多個非建制派的網媒,包括:《立場新聞》、《 852郵報》、《香港獨立媒體》等,都呼籲市民捐款,但反應未見像今次 HKFP般熱烈。
反觀非常重視新聞自由的美國,形形色色的網媒發展已成熟,它們得到多個基金會捐助。其中專做深度調查報導的 ProPublica,二○○七年成立,專門踢爆政府部門及大型企業醜聞。一○年該網記者 Sheri Fink與《紐約時報雜誌》合作,報導美國新奧爾良「卡特里娜風災」後,有醫院疑為病人非法安樂死,獲得被譽為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獎( Pulitzer Prize),成為全美首個獲得此殊榮的網媒。
ProPublica的財務公開,單在一三年就有超過一千三百萬美元收入,當中超過八成來自不同家族或私人公益信託基金,並同時接受公眾捐款、調查項目贊助、頁面廣告等,同年盈餘超過三百萬美元。

撰文:吳嘉裕
攝影:高仲明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