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漢陳錫存(左)每天都在屋邨平台遊玩,其父陳衞育(右)向本刊親述兒子被屈成人蛇的經過,怪責前線警員失職。

新聞耳目

另一智障漢被屈 警查三年無下文

Ads by Google

本月初,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一隊拉錯一名中度智障及自閉症人士,老作口供誣衊他「推伯伯」誤殺放狗翁,其家屬上週四到投訴警察課投訴,促請警方三個月內提供一個合理回覆。
不過,警隊調查同袍的往績令人懷疑。本刊翻查資料,發現一二年警方亦曾涉嫌造假,將當時四十二歲、智商只有幾歲的中度智障漢陳錫存當成人蛇,險遭遣返大陸。警方聲稱高度重視事件,甚至他建議進行獨立刑事調查,保安局長黎棟國亦表示進行內部調查,若有人違反指引,將嚴肅處理。
三年過去,陳父接受本刊專訪,表示警方從未向他交代任何調查結果,「佢(涉案警員)都有少少失職……我都想知有冇燉冬菇。」本刊過去一星期不斷追問警方此案調查進度,但警方只稱「跟進緊」。有律師指出,陳父沒向警方正式投訴,警方可砌詞拒開檔案,所謂「調查」最終極可能不了了之。




本月初警方又拉錯智障漢兼老屈誤殺,其二哥歐先生(中)上週四到投訴警察課投訴。(李啟華攝)

本週一下午,陳錫存獨自在居住的石硤尾邨平台坐着。記者上前問他是否「陳錫存」,或是當年警方在口供文件上捏造的姓名「陳吉」,他不斷搖頭,答︰「陳……唔係」、「唔係」,然後走到花槽後觀察記者。經過一輪捉迷藏和簡單對答,記者發現,現年四十四歲的陳錫存活像小學生,對陌生人感到害羞,又對記者的出現相當好奇,終於等到年屆六十八歲的父親陳衞育前來,陳錫存才乖乖企定。
案件追溯到二○一二年十月,陳父憶述,當時他在屋苑平台閱報,兒子在附近遊玩,一個不留神他便走失,「佢係新移民,初初喺大陸(開平)落嚟香港一個月,佢無帶證件,又有人民幣喺袋。佢喺平台四圍玩,走咗落樓就搵佢唔到,跟住我去報警。」

捏造事主姓名

西九龍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將陳錫存列為高風險失蹤人士,即晚將其資料通報各區警署,最初沒有附上相片,其後補上。當晚十時許,一名姓司徒的新界南機動部隊( PTU) A連警員、周姓署理警署警長及一名警員巡邏時,在葵涌華瑤路截查身上無證件的陳錫存,並帶返葵涌警署扣查。該名姓司徒的 PTU,竟為陳填寫 POL 884(「檢舉非法入境者的程序」文件),又為他擅自改名「陳吉」,然後將他關入羈留室,等待遣返大陸。
翌日早上,早更值日官查倉時發現陳錫存根本沒有對答能力,覺得可疑,核對容貌後發現他是失蹤人口。司徒姓警員被指捏造口供,但他向上司堅稱文件上的資料,是由智障兼自閉的陳錫存提供。




一二年十月,由於警員捏造口供,陳錫存(右)險被遣返大陸,其父陳衞育(左)曾炮轟警員做事馬虎。(《蘋果日報》圖片)


當警員主觀地認為市民有可疑,即可要求對方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甚至在合理懷疑下搜查隨身物品。陳錫存三年前在街上被警員截查後拘捕。(《蘋果日報》圖片) 險遭遣返大陸

陳父本週一向本刊透露,警方一直無詳細交代兒子被截查及險被遣返的經過,「中間啲嘢我都唔太清楚。後尾啲差佬同我講,算好彩㗎喇,初初以為佢係非法入境者,想解佢返大陸,話好彩我有報警咋……根本個仔係中度智障,佢連非法入境都唔識講,拉佢嗰時應該都知佢係智障啦。我冇聽過個仔叫自己做陳吉,佢識得講自己個名。」
事件過去近三年,警察有否向陳父交代捏造口供一事的調查進度?「嗰時話會調查燉冬菇嘛,我都唔知喎,差佬安排咗我個仔去做心理呀、精神科檢查,證實佢係弱智,可能同調查有關啩。差佬之後都無搵過我咯。」
智障漢慘變人蛇,陳父批評警員有失職之嫌。當年保安局長黎棟國實牙實齒指案件正進行內部調查,會嚴肅處理事件,本刊上週二起向警方查詢案件的調查進度,但警方一直推搪,一時說翻查資料需時,一時又稱跟進中,直至本週一佛誕,警方以公眾假期為由稱最快翌日回覆,但本週二仍未回應。
對陳父來說,尋回兒子已屬萬幸,他直言不了解法律程序,故沒想過也不知道如何投訴警察,變相放生涉事警員。被問及會否擔心事件重演,他認為警方不諳與智障人士溝通,又怕自己曾中風身體差,未能照顧兒子,希望社署盡快安排兒子入住智障人士院舍。
三年後的今天,警方創作口供事件再度發生,情節更嚴重。今次被誣衊誤殺放狗翁的歐姓智障男對被捕仍留有陰影,看到相關剪報均採取迴避態度,放假由院舍回家,都要由院舍安排專車接送。他的二哥歐先生上週四到投訴警察課投訴,要求警方成立獨立調查小組調查事件,三個月內公開交代調查結果。




警方接二連三老屈智障人士犯案,本月中團體發起遊行,要求警方正視問題。(李啟華攝)


陳錫存(左)不適合在庇護工場工作,又未能入住資助院舍,老邁多病的陳父(右)唯有每日貼身照顧他。 黎棟國違承諾


本週日「幫港出聲」發起遊行支持屈穎妍的撐警論,有市民掛出「黑警和我都姓屈」黑布贈興。

「上次嘅個案,當時黎棟國都承諾會嚴肅處理,但嚴肅到依家都未處理到。上次你可以話無收到投訴,懶懶閒過咗,依家我哋投訴,應該點處理呢?」歐先生批評:「最大問題係警方上層睇唔到前線警員發生乜事,係咪有指引跟?呢個已經唔只係我家庭嘅問題,而係社會大眾都關注緊弱智人士應有嘅權益,警方要同公眾交代,唔係我哋私人層面交代。唔好吓吓都要民事訴訟、吓吓都要當事人出聲先做嘢。」
協助歐姓智障男的律師表示,一般而言,如受害人或其家屬沒有向警方投訴,警方不會主動開立檔案進行刑事或內部調查。他認為如案件性質特殊,警方應採取補救措施,主動徹查事件,「有時事主未必識去投訴,又或者只係識投訴某一部分,其實無解決個問題。警方就更加唔會鼓勵你去投訴佢哋。依家警方無積極性,要推一步先會郁一步,無吸取到上次(陳錫存案件)珍貴嘅教訓。」
智障人士被扣查期間蒙受不白之寃,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認為跟警察角色及監察制度有關,「警察拉個人返嚟,然後搜證,係要證明佢有罪,唔係搜證去搵真相,佢哋會覺得係咪有罪,等個官去判。如果警察做得好,佢搜證係可以拉到真正嘅罪犯,但做得唔好,公義得唔到彰顯,本身犯法嘅人就可以逍遙法外。警察唔係普通人,法律賦予佢好大權力,係咪適當行使,佢係要交代。」

促警隊問責

「如果喺制度上要求問責,一係議員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但大家都知立法會生態,想通過嘅機會差唔多係無;一係政府官員提出調查,不過大家見到呢班官嘅取態,只係識厚顏無恥咁喺度耍公眾,你講乜佢都當耳邊風;剩番就係輿論壓力,先唔好講有一大堆傳媒歸邊,呢單案係咁炒,又炒得幾耐?」石書銘對於警隊問責,始終不抱太大期望。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將於六月十三日舉行聽證會,討論執法機關處理殘疾人士或有特別需要人士的程序,保安事務委員會成員也獲邀參與討論。




一二年時任一哥曾偉雄(右)未有跟進陳錫存被屈事件。今年新一哥盧偉聰接棒,則要智障漢家屬到投訴警察科投訴才展開調查。(《蘋果日報》圖片)


前線警員未有吸取教訓,屢次犯錯,新一哥盧偉聰明顯「賴貓」,從未正式道歉。(李啟華攝) 撰文:袁慧妍
攝影:曾春南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