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苑後山曾經長滿荔枝樹,是屋主蔡寶田當年的度假勝地,但現在已經生滿野草樹木,黃昏到訪,更有種詭異之感。大屋二樓後面的走馬式騎樓設計,充滿英國色彩。 

壹幢古宅

湊鬼屋

Ads by Google

元朗近年不斷變天,周圍都是鐵路和新樓盤,小城風貌逐漸消失。
不過,距離元朗西鐵站不遠,山貝河旁邊的東頭圍村,卻有意想不到的「奇景」。
這個舊式的圍村裡,竟然屹立着一座已近九十年歷史的官邸,它還有一個雅致的名稱——娛苑。
這裡曾經風光如畫,後山是一大片荔枝果園,蝴蝶飛舞,大宅充滿歐陸色彩,半圓形的屋頂上,插了英國國旗,電視劇《京華春夢》、電影《等待黎明》,曾在此取景拍攝。
這幢古宅建於一九二七年,屋主蔡寶田在三、四十年代是元朗有名的
建築商兼鄉紳,有份參與鄉議局的成立,抗日時期更替青幫首領杜月笙
派發賑濟藥品。
為人熱血的蔡氏十分風流,他有四個老婆,生了十多個仔女,傳言其中一妾在水池浸死,令這裡晚晚鬧鬼,有女子哭叫聲,十分詭異。
這些韻事,都化為塵土。
娛苑如今已成為廢墟,成為龍友鬼屋探險好去處。
加上屋主在生時經常招待港督及英國官員,真是「猛鬼」。

 


這座位於元朗東頭圍的古宅,現在已成廢墟,大門前的金色噴水池,亦顯得寂寞。 

闖入娛苑,最好在黃昏後,深深感受一下這裡的破落與詭異。
大門已不見了,儼如無掩雞籠。入到去,你會見到大廳成地都是一袋袋禾稈草,可能是屋主以前用來點火煮飯煲水之用,轉個彎入到廚房望望,黑孖孖,爐灶空空如也,隱約見到煙囱,所有窗戶破爛不堪,四圍牆角布滿蜘蛛網,後花園生滿雜草,蚊子亂飛咬人。
娛苑樓高兩層,樓梯黑壓壓,一踏上去就發出??吖吖聲,只怕行多幾次就會將梯級壓斷。二樓有幾間大房,傢具早已搬走,只餘下一、兩個破爛的衣櫃倒在地上。大廳零零舍舍放了張青色長櫈,旁邊有個高身燈座,布滿灰塵。地下還散滿陰司紙和插了香燭的蘋果,相信是不少人以為娛苑是間鬼屋,夜間來到玩銀仙碟仙後留低的,有傳當年住在娛苑的屋主妾侍在水池浸死,所以夜晚就聽到女子哭喊聲。

夜晚有哭聲


入到屋內,地下大廳滿是一袋袋未開的禾稈草和木板,牆壁油漆剝落淨盡。 

記者卻什麼也聽不到,附近的東頭圍村民對這些傳言更當笑話聽,但真正認識娛苑的人卻不多,採訪當日,記者遇上九十歲的梁桂開婆婆,她後生時曾在娛苑打工做妹仔。
梁婆婆是東頭圍原居民,為人健談開朗,「蔡寶田係我叔公,佢有四個太太,大太太同我幾好,佢好老先死,二太太冇仔女,要我服侍佢。我當時生活好困難,先生初初來到冇嘢做,咪要我服侍佢,煮飯佢吃,煲水佢沖涼,打掃抹地。」
祖籍三水西南的梁婆婆,爸爸在安徽省南陵開車房。她在當地認識了替國民黨做飛機及汽車維修的丈夫,戰時逃難來到元朗東頭圍投靠蔡寶田,「佢以前起樓,係建築公司大老細,梗係有錢。呢度(東頭圍)好多人都係跟佢出身。」
「佢有三個仔,死咗兩個,死剩第八個,係第四個太太生嘅,都係做老豆嗰行。」
記者問這個兒子住在哪裡?梁婆婆指指後面那座村屋,「呢,就住喺呢座!」還帶路教記者在屋樓下按門鐘,簡直感動。

兒子無眼睇

蔡寶田這個仍在生的兒子,名叫蔡偉霖,已經八十四歲了,記者按了門鐘,等了一會,對講機上傳來他的聲音,也不問來者是誰,就說:「我而家落嚟!」
打開閘門,只見這位老人家一臉慈祥,給人很親切的感覺,記者問他外貌係咪似爸爸,他笑而不語,「我十幾歲時,阿爸就離開咗,邊度識嘢,我同佢嘅接觸幾乎係零。」又說娛苑建成之前,他們一家人在銅鑼灣留仙街居住。
蔡寶田生於一八七二年,而娛苑則是在他五十五歲,即一九二七年由他所創辦的榮益建築所興建,每逢夏天他就帶家人來抖暑度假,飽嘗後山長遍的荔枝,屋內有麻將房、書房、十幾間睡房,還有抽水馬桶和風車發電機,在當年算是很巴閉的了,不過大宅於三五年曾遭匪徒入屋爆竊,偷去二千多元財物及首飾,當年報紙也有報導。
事實上,娛苑這座大宅,在當年無人不識,而蔡寶田的事業與他在元朗的地位亦甚有關聯。


爐灶破落,只剩下幾個瓦煲,裡面還有煮食用的煙囱。 

九十歲的梁婆婆少女時曾在娛苑服侍二太太,婆婆很好人,特意走到屋後拍攝。 

 


抗日時期,蔡寶田曾替杜月笙在元朗派發救濟藥品,當年的《大公報》亦有報導。 

日本侵華期間,上海青幫首領杜月笙逃難來港,曾將所帶來的藥品交給蔡寶田,囑他發放給居民,而他亦有份代表元朗加入當年的新界農工商業研究總會,反對政府推行的建屋補地價政策(若將農地改建為民地,要向政府繳交地價)。當時正值省港大罷工,香港經濟受到打擊,反殖民地情緒高漲,剛上任的港督金文泰為爭取新界鄉民支持,不但終止了補地價政策,還將研究總會改名為鄉議局,團結新界居民力量,協助政府替村民排難解紛。身為元朗代表的蔡寶田,便於此時認識了金文泰,金文泰曾帶官員參觀娛苑,到訪時,蔡寶田便升起英國國旗迎接,梁婆婆也說:「有升英國國旗㗎!」

金文泰支持

由於得到金文泰支持,蔡寶田的建築公司接了不少政府工程,還於三十年代出任博愛醫院主席及保良局總理,他當時還有份興建廣州第一高樓愛群大廈,大廈外形恍似美國摩天大樓。
蔡寶田在東頭圍雖然無人不識,但記者找勻祠堂也看不見他的相片,蔡偉霖就說:「我諗我阿爸死時,冇人想過要(個樣)入祠堂。」蔡氏四四年過身,享年七十二歲,留下的妻妾,大多住在東頭圍,三兒子則在港島區打工,兩個大仔離世後,蔡氏後人已甚少再返娛苑,九一年更將古宅出售,賣了給由新界四大鄉紳合夥組成的公司盈財實業,股東包括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捧發叔上位的新界教父陳日新,大生飼料創辦人黃松泉,以及發叔老友何新榮家族的何君柱及何君堯兩兄弟。
村民指當時劉皇發等人有意拆卸娛苑興建住宅,但遭到蔡氏後人反對,蔡寶田的姪孫,曾任東頭圍村村長的蔡建新認為娛苑有保留價值,曾去信古物古蹟辦事處評審,最後古蹟辦於○二年將大屋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當年盈財向地政申請重建但遭拒,相信就是與評級有關。但後來古蹟辦於○九年重審娛苑,發現大宅因業主疏忽保養導致物業殘舊,在○九年降為二級。但「降呢」反而對重建有利,盈財正等待更好時機,並把娛苑後面的農地亦逐一收購。
住在娛苑旁邊村屋的蔡偉霖,看到家族大宅落得如斯荒廢下場,丟人現眼,感到很心痛,「丟低咗二十幾年,天台生滿樹,變咗樹林,我見到都眼寃。點解由得佢冧?」


屋主蔡寶田(左二),曾任保良總理。此圖攝於三二年他出席保良局銅鑼灣新大樓典禮。 

直上二樓的木樓梯,踏上去,會發出𠵱𠵱吖吖的聲音。 

等待好時機

當日有份買屋,持有盈財一成股份、人稱七叔的黃松泉,也不禁笑說:「我都成九十歲,呢件事,我已經冇理。而家交俾佢哋,呀,邊個打理……」隨即猛說自己記性不好,叫記者:「你講啲名(公司股東)俾我聽……哦,陳日新走咗啦,劉皇發同我而家都係老友。何君堯、何君柱都第三代,我識佢哋伯爺呀,哈哈哈!」
記者問他當初為何買娛苑,他說:「當初買,係想起樓,起完就保存,最好保存,係咪呀?」
但隨即又說:「如果賣咗(起樓),分番幾毫子,俾我咪收囉,哈哈哈。」
現在娛苑發展的事,都交由何君柱、君堯兩兄弟處理,何君柱說不心急發展,「我阿爸買咗好多農地都係放喺度,土地會慢慢增長,唔使急,急亦都冇用,呢單嘢交俾黃志光則師(黃為盈財股東)處理。」娛苑彷彿待宰的羊,只是遲早問題。


蔡寶田兒子蔡偉霖退休後回到東頭圍居住,他說看到爸爸的大宅落得如斯下場,非常心痛。 

二樓有些破爛的傢俬,綠色牆身透出點點陰森氣氛。 

撰文:黎明輝
攝影:黃雲慶、鄒潔珊
資料:鄭靜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