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永文以導致「社交疏離」為由,拒絕呼籲全城戴口罩,但着緊健康的市民早已自行加強防疫措施。(江永健攝) 

編輯室手記

沙士教訓

Ads by Google

上星期開會揀選封面,談到流感襲港的新聞。有同事大談附近診所大排長龍,有人分享家裡小孩就讀學校爆發請病假潮;也有面帶倦容的同事幾日後證實染病。最後與會者一致屬意「殺人流感失控」,原因非常簡單:「我關心。」

 


討論新聞角度,斷定政府淡化疫情。誰是罪魁禍首,同事有不同意見。究竟是醫院管理局,還是衞生防護中心的責任更大?食衞局長高永文的頭像又應不應放上封面?社長此時提醒我們,政府未有高調宣傳疫症的風險,固然難辭其咎,傳媒其實也有份協助「淡化疫情」。我想一想,過去一個月變種 H3N2疫情佔據的新聞版面確實不多,間接減低了公眾的警覺性。
走出會議室,自我檢討一番。單單「流感」兩個字,對於壯年的我來說確實有點稀鬆平常,不像「禽流感」、「豬流感」般有種違反自然的震懾威力。況且,政府高官及其御用專家不斷重複官方口徑:「每年均有數百人死於流感,今年疫情僅僅略為嚴重」、「死於流感的大部分是長者」,也的確有點洗腦作用,傳媒朋友一時鬆懈,中招了。
然而,人命關天,長者的生命都是生命,斷不能因為他們「風險高」而輕視。可幸,上期出書當天,恰巧郭家麒議員在立法會緊急質詢政府抗疫措施,重新喚起傳媒及公眾對奪命流感的關注,政府之後也得加強通報疫情,社會再次如臨大敵。
我一直認為記者應不時扮演陰謀論者,對每宗新聞追查到底。香港疫情嚴峻,中國大爆發的機會絕對不低。以梁振英事事向北望的作風推斷,他有強烈動機替中共塗脂抹粉、隱瞞真相。若中國大陸爆發大流感, 689替中共「着想」的話,淡化香港疫情是必然的一着。
上一個羊年,沙士病毒南下殺人的慘劇歷歷在目,令香港承受沉重代價。面對以謊言維持的政權,傳媒實在一刻也不能放鬆,必須視每一次流感高峰期為非典型疫潮。
今期《壹週刊》繼續跟進報導醫院疫症爆發危機。(林文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