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教合一,也就是宗教為政治服務,是關係逆轉。宗教被政治扭曲,道德淪亡,社會的集體行為也違反普世價值。 

壹擋專政

為何政教合一那麼可怕?( 2015/2/12)

Ads by Google

中古時代政教合一的歐洲封建社會,農奴和貴族是世襲身份;農奴要由庶民進身貴族,唯一的途徑,就是參與宗教戰爭。當然,不排除參戰的人,有人是出於實際利益的考慮,也有人是因為信仰身份而戰。

 


由羅馬教廷東征,到後來天主教和新教徒的戰爭,今天的歷史主流觀點認為,是宗教狂熱分子,扭曲政治,令生靈塗炭。事實上,正當歐陸處於中世紀政教合一的黑暗時期,伊斯蘭世界卻本來是相對開放平等而強大的力量。
政教分離,始源於以 Thomas Jefferson等為首的一眾美國開國元勳,透過憲法第一修正案訂明,規定聯邦政府不得立法確立或壓抑任何宗教。美國立國之初,有虔誠的天主教徒,也有來自逃避宗教迫害,來自不同新教教派的信徒。常言道,政治是尋求最大公因數的過程;與其拉一派打一派,美國開國元勳索性不設立場,讓百家爭鳴。說到底,立國之初的美國,沒有不團結的本錢。
沒有國教,卻不代表美國人沒有宗教。時至今日,美國人對國旗宣讀效忠誓章( Pledge of Allegiance)仍然會說:「 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我謹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國旗及其代表之共和國,上帝之下,不可分之國,全民皆享自由平等。)」
宗教仍然在美國人的生活扮演一定重要角色,就連思想左傾的奧巴馬,也要在必要時說一句 God bless America來保平安。美國人口中的神,不是指任何一個教義中的真主;對上帝這個概念,一百個美國人,可以有一百個演繹方法。
在歐洲,很難想像有左派政客如此將宗教信仰宣之於口。更正確一點,應該說經過馬克思洗禮的歐洲大陸,唯一政治正確的宗教,就只有共產主義。只是這個現世的宗教許諾的烏托邦天堂,再三地失信於世人。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總要有一定的約束。膚淺一點說,就是人是要管的。可是,又由誰去管?怎樣去管?原則上,大多數宗教都是追求真善,也離不開人性。宗教作為一種超世俗的制約,社會的一種道德規範,個人的行為規範,其存在有一定的價值,否則也不會是過去數千年的一種社會秩序。正如另一個美國開國元勳 Alexander Hamilton所講:「 One believes in nothing will fall for anything(什麼都不信的人,可以隨時什麼都信。)」
政教合一,也就是宗教為政治服務,是關係逆轉。宗教被政治扭曲,道德淪亡,社會的集體行為也違反普世價值。當傳統信仰出現真空,各種異常的信仰就乘時而起;近年崛起的激進伊斯蘭建國組織,正是在現代社會政教合一最可悲的案例。事實上,伊斯蘭教並不鼓吹暴力和奴役婦女;《古蘭經》嚴禁信徒使用武力,除非是出於自衞;而且對女性有一定的保障。現代激進狂熱伊斯蘭武裝組織,根本只是借宗教作號召的奪權野心行為,被污衊的,也就是伊斯蘭信仰。
有權力就有政治,亦難免腐化。同樣道理,在共產主義奉為國教的國家,往往是最不平等,最沒有自由的社會。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