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放下來走出去 曾偉權

Ads by Google

相中的曾偉權,你覺得是逃出來?還是走出來?

我問曾偉權甚麼年份離開大台轉投王維基的港視?
他說是三年前、二○一二年。
明明只是三年,怎麼我覺得他是失蹤人口?
但去年大台仍在播映他有份演出的劇集《叛逃》。
好,我必須承認很多年沒有看膠劇。

訪問前,我問其中一位仍看大台的攝影師同事,他想了想:「對啊,很久沒有看過他……」
曾偉權說:「因為我臨走前的劇,戲份都不多。」

戲,曾偉權是演得不錯,但就是說不出一套劇名或角色來,人們只記得
他曾經與梅小惠拍拖十三年,然後劈腿。
「醜事傳千里嘛,食得鹹魚扺得渴。」

湊巧的是,港視正在播映的《選戰》,曾偉權飾演的特首候選人被爆有婚外情;《來生不做香港人》,他又是飾演一名包二奶的人夫;繼續賤男。
「沒辦法,時間證明一切,我只能做好自己。」

思前,是人的壞習慣。
放不下,又怎能繼續走下去?
所以,我討厭部分的過去。

對與錯

問你曾偉權拍過甚麼劇,你會說不上口。但人人都記得他與梅小惠拍過拖,最後分手收場。當年事情發展簡單,八五年二人拍拖;九六年傳出婚訊同時,又傳曾偉權戀上馬來西亞女藝人葉麗儀,更甚的是,葉麗儀本是梅小惠的朋友;最後,曾偉權投奔新歡,結束與梅小惠的十三年情。
當年被爆劈腿,傳媒鋪天蓋地式報道,令曾偉權的好男人形象頓時破產,事業直插谷底。
「這個世界,人們總會記住一些不好的事,好的事,通常忘記。你拿過多少獎、做過多少次影帝、多少屆視后,誰會記得?但你做錯一件事,吸了一支煙、吸了一次毒,人們會記你一世!
「廿多歲到三十多歲,是一個人變化最大的時間。大家都在變、都在找尋一些東西、都在建立自己的事業,根本很多事情大家還未定下來,都在摸索中。但當你摸到、知道出現了一些問題,可能你已經跟對方拍了很久拖,有很多事情要衡量。」
要衡量的事,包括責任、感情聯繫,這都是多年下來的積聚。先不論對與錯,處理得好,事情很快便退下來,觀眾也善忘;相反,隨時弄得一個形象破產、更甚者會身敗名裂的下場。而曾偉權的下場,大家有目共睹。
「人一定要經過一些事,才會有所領略、體會,才懂得怎樣做。所以阿爸阿媽為甚麼要用藤條教仔?因為不打你便忘記。當時我是隨心而行,做一些我自己覺得對的事。
「形象破產,可以這麼說,但亦是因為我處理得不好,所以便頭條囉!所以要承受這個後果!我沒有怨。」
當然沒得怨,雖然感情無分對錯,但說到底,劈腿不會是對的吧。
「我只可以說,在那個 moment,我們之間一定是有些事情發生。小問題,不至於要跟她分開,但也是問題、都要解決。 OK,如果我不解決,或者沒辦法解決,便忍囉。一年好未?之後兩年三年四年五年六年七年!都解決不了,那還要忍?有了罅隙,才容許有第三者出現。
「我當然是錯,但我也是人啊。是否一對戀人拍拖拍得耐,便不可以分開?是否女方提出分手便沒有問題?男方提出就不可以?我沒說自己對,只是還有很多其他處理方法,不致令事情這麼惡劣,亦不會傷害到人。」
跟梅小惠分手後,曾偉權與葉麗儀拍拖三年,最後亦分手收場。他說分手原因簡單,因為異地戀,很難維繫。
梅小惠說,經過這事件,她學會了不再對另一半那麼死心塌地、更加不會無條件付出。曾偉權呢?
「她說得對,尤其是對一個女仔來說更甚。不是說不付出,無論感情、還是事業,都要有兩手準備。單一條線走下去、或者全部投放下去,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當年曾偉權與梅小惠拍拖,外人以為打風都打唔甩。 

在港視劇集《來生不做香港人》中,曾偉權飾演一名好丈夫,却背着老婆劉美君包二奶。 

契兄妹

對的,做人的確需要兩手準備,而且愈謹慎的人,愈會這套。最近,曾偉權被爆與嫩版梅小惠「波兒」撻着。女方的微博,幾乎全部都是與曾偉權行街食飯撚狗的照片,他更打本給「波兒」開琴行。這天,曾偉權說與波兒是契兄妹關係。喂!「契哥、契妹」,這是中學時代男女關係曖昧才出這招啊,因為進可攻、退可守。怎麼說,聽起來兩手準備味濃喎。
「『波兒』是她的花名,她姓梁,她是我的一個契細妹而已。我們認識了三、四年,在 facebook認識,我的 facebook會貼很多保護貓狗的 post。她爸爸收養了一隻狗在她家中,她自己住,但一個人搞唔掂那隻狗,所以我便幫她,教她怎樣照顧。我在 facebook見到這個個案,是我主動聯絡她。」
一個藝人主動撩網友傾偈,以我主觀的立場來說,其實真的很可疑。更可疑的,還陸續有來。
「我們認識後,大家很夾,相處 OK,而且我又單身一個人,她會煮飯、照顧我的起居飲食,純粹這樣。我們不是拍拖!彼此關係很清晰,我對她的感覺就好似一個細妹,這個她也知道。
「開琴行,只是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她原本教琴,剛好我們又找到地方做琴室嘛……純粹是一門生意而已,並非甚麼打本。」
坦白說,煮飯你食、照顧起居生活、開琴行,還不是有條 road? Sorry,真的很難令人信服。
「我們食飯行街睇戲,別人見到會覺得我們是一對,難道我要寫個牌『我細妹』?不需要。你拍到、問到,就說給你聽。如果不信,我亦沒辦法。她對我有沒有意思,我不可以代她答,但我自己很清晰。」
曾偉權說跟葉麗儀分手後,認真的計,沒有正式拍拖,有一班朋友聚會,但單獨約出來便沒有。單身十多年,現在亦沒有可發展機會的對象。
「我一點也不急。我幾享受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可能識女仔太煩啦,浪費很多時間。我沒有這樣的 energy,其實我年紀也不小。我並非不喜歡女生,問題是如果要重新開始,又要適應,我沒有這樣的心去做,我已經不享受。」



同「波兒」的關係,曾偉權形容是「契兄妹」。 

求變

不再享受識女仔,但對演戲,他依然充滿 passion。
五十三歲的曾偉權,父母生產豬油,對上有三個哥哥、一個家姐,他是家中孻仔。因為父母工作忙碌,無暇照顧,曾偉權自小便通街跑,買支五蚊雞的豆槍玩,佐敦碼頭、佐治五世公園是他經常流連的地方。小學五年級,父母決定送他與大他兩歲的哥哥到澳門讀書。中學於澳門慈幼就讀,雖然個性沉靜,但熱衷參加各樣課外活動:排球、推鉛球、跳遠、擲鐵餅、標槍,每年比賽三甲必入,是校內風頭躉。
中學畢業後回港,還沒有打算找工作的他,一次與同學飲茶,同學們提議報考藝員訓練班,他便湊熱鬧跟着去。
「本身喜歡看電影,加上讀書時搞話劇、夾 band,我想我的表演慾是從那時培養出來,想表演給人看。那時候,亞視無綫藝員訓練班同一時間招生。去到九龍塘,無綫那條隊很長,亞視則沒太多人。計計時間,報完亞視還有時間報無綫,但原來亞視的隊排在裏面,排完亞視出來已五點多,無綫六點收工,但外面還有百多人排,還是回家睡覺吧。」
他讀的是第一期亞視藝員訓練班,何家勁是同期同學。讀完一年課程後便開始拍劇,第三部劇便當上男主角。九○年過檔大台,但角色一直徘徊在二、三線,一二年他離開工作廿四年的地方。
「當初離開亞視同之前離開無綫的原因都是一樣,只想求變。長時間在一個平台,如果還沒有特別大進展的時候,有另外一個機會出現,就如那時王維基先生親自找我傾。他很有誠意,聽他的理念,很吸引。而且亦覺得自己在那個台那麼多年,所以便走出來嘗試。其實都是尋找機會,突破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再上,無論成功與否,起碼出外走個圈,可以在不同範疇中吸收多點不同的東西。」
入行卅二年,又回到運氣、際遇問題。
「有很多際遇比我差的人,現實世界就是這樣。有些人,他不用懂得演戲,他有觀眾已經搵到食。你可以怎樣?打他?咬他?踢他落海?這個世界沒有公平!為甚麼那個人是李嘉誠兒子?為甚麼我生出來是曾偉權?上天給予你的條件,你怎去運用是靠你自己,如果還執着『點解係咁』,你呢世都唔會開心。」
曾偉權說他是悲觀的人,這可說是悲觀中的樂觀吧。



中學時的曾偉權運動成績彪炳,又是多個課外活動的搞手,因此花名叫「會長」。 

曾偉權在大台令人印象比較深刻的角色,是一二年的《回到三國》中所飾演的張飛。

掉番轉諗

曾偉權嘅口頭禪係:「掉番轉諗。」

例如,為葉麗儀的三年,放棄與梅小惠的十三年,可惜嗎?
他會說:「掉番轉諗,如果係十幾年一路咁行落去,係咪結得婚就一定係好事呢?唔知喎。」

被父母掟去澳門讀書,寄宿生活似軍訓,冇晒自由,他會說:「有得必有失,掉番轉諗,乜嘢都要自己做,所有問題都要自己解決,對於一個後生仔嚟講,係一個好好嘅訓練。經過呢啲訓練後出嚟做嘢,各方面都會好易 handle。」

喺亞視做主角,過到大台做配角,「掉番轉諗,因為最好嘅一樣嘢係我鍾意演戲!我呢段時間拍呢部戲,我可以陶醉喺呢個角色裏面。世間上有乜嘢事好過你嘅興趣係可以用嚟搵到食呢?其實咁都已經係一種幸福。」

我沒有見過一個藝人會用背心膠袋嚟裝住自己帶來嘅服裝。
這天,曾偉權用了一個好大嘅白色膠袋裝住兩件褸。

這次到我掉番轉頭諗。
藝人事必一定要用衣架、靚紙袋、靚喼裝衫嗎?
其實膠袋方便易拎又唔怕爛,雖然唔環保,
但的確幫到手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