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現時在有 80多年歷史的英國導盲犬協會受訓。初期學習狗的行為學、身體解剖、疾病、身體語言等基本知識,然後配合導盲犬不同學習階段,在 26個星期內完成 16隻狗的訓練。之後是最重要的部分,學習教導視障人士使用導盲犬。「視障人士看不到,全憑訓練員言語解釋。記得甄選過程中有項考核就是考我們跟視障人士溝通,表達能力和溝通技巧固然重要,我想更重要是有同理心。訓練中我們會蒙眼出街,用視障人士角度去感受。」 

至得寵

月入萬三 爭住做導盲犬訓練員

Ads by Google

今天即使學歷平平,都不難找到份近兩萬元的工,卻有人生意唔做高薪工唔搵,爭住報考薪酬不高的導盲犬訓練學徒。學員兼且要花兩年時間在英國受訓,畢業後回港實習一年半方可取得國際認可資格。漫長的培訓,離鄉別井的酸苦,與薪酬成反比的付出,為乜?

 

2013年 5月香港導盲犬協會公開招聘導盲犬訓練學徒,收到數以百計的申請信,職位要求有專上程度學歷、優良英語讀寫能力,與人溝通技巧更加是協會最着重的。喜歡狗更是必然,不過單單愛狗卻又遠遠不足。最終兩位八十後青年 Cherrie Wu和 Garrick Poon憑着對狗的愛和耐心,以及一顆關懷別人的心,脫穎而出,成為本地首批被派到海外接受國際認可的「導盲犬定向行走訓導師」培訓的學員。



自小與狗為伍的 Cherrie家裏收養了 2隻被遺棄的狗,家人亦是愛狗之人,對她的工作百分百支持。 

唔做生意做訓犬


Garrick去年 3月離港往英國受訓,當時女兒才 3個月大,他說慶幸得到太太全力支持。 

Garrick大學在加拿大讀 industrial engineering,畢業回港與友人合夥開設團購公司,但慢慢對經營生意和交際應酬非常厭倦。 Garrick一直喜歡狗,更鍾意訓練狗,在加拿大常睇 YouTube自學教狗。「我一直有個夢想,是將流浪狗訓練好,配對給孤苦無依的人,讓彼此生命變得更豐盛。但在香港,技術上有好大困難。」後來 Garrick認識到導盲犬,幫手做義工,開始接觸視障人士並了解到導盲犬如何擴闊視障人士的生活,為他們帶來正能量。他覺得導盲犬服務與自己夢想很貼近,當知道招聘訓練員,甚麼都不想便一頭栽進去。

與導盲犬的不解緣


Garrick認為導盲犬不單對視障人士有幫助,對社區都一樣有好處。「導盲犬帶着視障人士,會吸引路人圍過來攀談、拍照,打破人們對視障人士的隔膜,擴闊他們社交圈子。」 

夢想就像人們心裏一盞永遠不滅的燈,能夠堅持,莫忘初衷,夢想總會引領前行。 Cherrie大學在英國讀 international hospitality management,前年畢業,見到招募導盲犬訓練學徒,二話不說便飛回來面試。「我覺得像預先安排好一樣,記得讀大一時回港度假,在地鐵站看到香港導盲犬協會『 4人 4狗』導盲犬使用者先導培訓計劃的宣傳,當時心想第時可以去那兒工作便好了,想不到夢想成真!」 Cherrie一心想搵與動物有關的工作,自小便與狗作伴的她說,小時候志願是當獸醫。由於有過世親人是視障人士,所以深深感受到視障人士生活的缺失,今天走上導盲犬訓練員的路,特別有種使命感。

訓練員學啲乜?

 


Cherrie在英國讀大學,對於又回到英國受訓,理應很適應,但她說也花了一點時間去適應。「訓練全在街上進行,好天曬落雨淋,無論天氣如何都要出街訓練。因為實際情況是,即使打風落雹,導盲犬都有機會在街上工作,更要對環境變化有超強適應力。」 

出街訓練經常遇到路人來摸狗, Cherrie要擔起教育責任,跟人解釋不可摸導盲犬;又常被餐廳拒絕進入, Cherrie一樣不厭其煩解釋,兼起前線教育任務。

正在受訓的導盲犬都會穿上「制服」,在街上見到牠們時記緊不要隨意撫摸和餵食,若想了解導盲犬更多,要先問准訓練員。 

導盲犬訓練是採用正向模式,過程不會強逼狗,當發現狗有壓力,例如流口水便是壓力表現,便會停下安撫,平靜了才會繼續。 

本土訓導師

導盲犬訓練 2011年才重新在香港出現,因為缺乏合資格的本土訓練員,早前主要在外國進行;視障人士亦同樣需要飛到外國進行配對訓練。近年香港導盲犬協會邀請到擁有國際認可資格的導師駐港,視障人士毋須飛到海外,同時訓練亦更能切合香港環境和視障人士實際需要。兩年後, Cherrie和 Garrick取得資格後,又多兩名生力軍。


撰文:黃文英
攝影:劉玉梅
錄像:蔡政峰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