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原來似憶蓮 吳雨霏

Ads by Google

請先瞄瞄撰文欄,筆者的開場白是:「姓余嘅仲信唔信得過?」
吳雨霏笑得人仰馬翻。香港需要這樣的藝人,扮大牌會黑面,扮鵪鶉會詐無知, Kary的反應比較人性化。她還說:「今後唱情歌就有 feel啲囉。」
不得不讚,吳雨霏一直在進步。首次訪問問 hit歌,她有了;第二次問紅館 show,她開了;第三次問變靚,她成了時裝雜誌和廣告寵兒。太多歌手出到碟卻開不到演唱會,巨星開到卻懶得出新歌,而有廣告接,今時今日無疑最務實勵志。
如果嫌她尚欠緋聞,今次訪問也有了——與余文樂閃電搞埋又閃電分手(一般講法係俾仔撇),作為想撈落去的娛樂新聞從業員如筆者,喜聞樂見,我們總不成寫天王天后們的離離合合寫到五六十。
年輕好重要,吳雨霏曾以破紀錄奪得乜獎物獎,聲、色、藝、緋、獎俱全,哪怕每次只進一小步,在不斷退步的大氣候之下,不易。
吳雨霏說:「我廿八歲了。」她其中一項紀錄,兩年前被年僅十八的陳芳語所破——你唔知陳芳語?係㗎,樂壇,終於臨到一個近乎陌生的絕境。

唔知醜


連我都傳緋聞嘞。 

Kary踩着高踭鞋在花園拍照,時而煙視媚行,攝影師叫聲:「性感表情。」馬上交戲,但剛完畢,她跨出一個小露寶式大踏步——神情確威武
cute樣。
這是奇怪現象。重溫當年 Cookies官方發相, Kary在九美少女中也是頻頻扮鬼臉的,如今算進步了,她只會在鏡頭後偶然穿崩。
「扮鬼臉,因為我唔知可以做乜,你說得對,是缺乏自信的表現。我近幾年才愛上影相,唔係自戀到咁,是終於稱職的滿足感。
「不過,屋企人仲係叫我『大鼻妹,哈哈』!」
鼻大嗎?我無意問她美容心得或傳聞中的整容,反正麻甩佬不懂,我在意睇肉。
吳雨霏竟老氣橫秋起來:「 Ping Pung(早年做搖滾樂隊主音)年代,我未成年已只穿 corset上台,大膽吧,講真,亮眼程度反不及現在,因為我相信美要由內裡慢慢滲出來。」
今天她梳直髮,妝算淡,服裝直頭密實。
「媽媽都擔心,十幾歲就咁少布,廿幾歲點算?『性感是條不歸路,只會愈來愈暴露』,由我來印證可以唔係嘅,我只是形象求變,做過了,冇話返唔到轉頭。況且,我現在唱大路情歌,主流女歌手咁就夠。」
「性感表情」其實幾吊詭,總不成只靠對住男朋友實習。「係不斷對鏡甚至對其他人練,要幾唔知醜㗎!」又一次小露寶自嘲。

可以點


原名吳家穎(後右三),名字也反映平凡女孩。 

談談音樂吧。
吳雨霏凝重了:「係,好似連歌手也習慣不談了。骨子裡,我偏愛 Ping Pung的 rock,但明知市場咁窄容納唔到。我算 keep住有得做,仍時不時諗放棄,並非說自己已上到高位,但係仲可以點呢?每年頒獎禮氣氛都怪怪哋,只差未合唱《友誼萬歲》散場,歌手們很珍惜很溫情,我卻寧願九十年代那種鬥餐死,才更健康。
「講些開心消息吧,新唱片裡,憶蓮為我監製四首歌。」
恍然大悟,林憶蓮,畫龍點睛了!因為 611。
Kary出生時(八六年)憶蓮已大紅大紫,不知此藝名,要解釋一下:六加一加一等於八, DJ憶蓮被定位為八妹仔、矇豬眼醜小鴨,但女兒當自強,鳳凰百變成情歌 diva,形象性感而不賣弄——你聯想到嗎?我睇到相信憶蓮也睇到,她從吳雨霏身上找回自己影子,一脈相承,原該認祖歸宗了。
Kary說:「憶蓮至今每天練習聲樂,她切切實實地改善我唱腔,一個現役歌手逐粒逐粒音教另一個現役歌手,你知道幾難。」
且慢,當初 Kary在金牌公司,而林憶蓮男友陳輝虹是金牌高層,結緣豈非可以更早?
「唏,那時我未得,像小學生,怎聽得明大學教授講課?
「她還教我態度,要認真到識背默歌詞。」
筆者倒以為,徒兒最應學的態度,是高手憶蓮情場上的處變不驚。
吳雨霏吃吃笑道:「呢個更加係添啦!」
於是,我們轉入直路。

如我知錯

緋聞,也是一種進步。
十年前,筆者幾乎冇問戀情,有少少的,清楚記得 Kary如此一句:「連我都傳緋聞嘞。」語氣之淡淡然,弦外之音似乎「終於輪到我」、「真有新聞價值嗎」、「唔想有又幾想有」……百感交集。
吳雨霏這天說:「因為當年姊妹們( Cookies)的緋聞已太爆。我一直幻想,緋聞發生在我身上會點?來到現在,上頭條了,亦總算習慣了,就是習慣緋聞本身,如果緋聞是藝人必須的,我今後唱或 fans聽我情歌時有 feel啲。」
未習慣的是情變打擊?
「打擊不大,並非我對感情輕率,是開開心心的來,和和平平的走,又沒牽涉第三者,只不過性格不合。」
Kary甚至冷靜得和筆者解讀娛樂新聞——余文樂和吳雨霏算當今活躍藝人吧,知名度加埋夠登上 C1,但也僅此而已。「因為真正和平,沒什麼發大空間去寫嘛。我亦達得到做回朋友,合照都冇問題。」
相傳,余文樂與吳雨霏一起時,仍對黃伊汶舊情難忘,有聽過嗎?
「聽過。」
聽過余先生咁講?
「係聽過傳聞,你咪玩我啦,應該唔係。」


Ping Pung的狂野,現在係時候收起。 

架上眼鏡做回普通人, Sandy與 Kary真幾似。 

可否乃念最初

說好要多談音樂的,由首本名曲入手——吳雨霏是個《逼得太緊》的女朋友嗎?
「唱歌啫,了解我的人都知我不是。情歌通常投入去做被拋棄的弱者,發生到自己身上,就梗唔會認衰啦。」
不講太多,是出於要尊重現時男朋友嗎?
「絕對係!他(網球教練洪立熙)當然對我更重要,總不成不斷談前度,比重唔啱。」
處於搏殺年紀,拍拖只是滋潤一下吧?
Kary變得開懷起來:「咁又唔係喎,我今次是很認真的。」
因為翻兜?
她更樂了:「是舊情復熾,但我明白你意思,兩個人走得番埋一齊,肯定不是貪得意念新鮮,過往曾導致分手的問題,會盡力避免重複犯錯,總期待有好結果。」
林憶蓮都試過。


吳雨霏所謂分手後合照冇問題,其實大概係咁。 

余文樂翻兜黃伊汶不遂,吳雨霏則與網球教練重拾舊款,贏番一仗。 

鬥獸棋

Summary重溫:舊男友愛吳雨霏,吳雨霏愛余文樂,余文樂又始終愛黃伊汶,而此時此刻,黃伊汶更愛新婚丈夫陳國坤,一局鬥獸棋。
當然, A> B, B> C,未必 A便> C,我唔覺得吳雨霏不及黃伊汶,尤其年輕和演藝成就,外貌嘛,反正兩人同屬於「各花入各眼」類型。愛情不應計算,要計,或者真係性格不合——一般講法,吳雨霏頗有富家小姐脾氣。
Kary笑了:「不可能啦,你覺嗎?」 Kary是個爽朗得令人如沐春風的女子。
但我沒告訴她,多年前訪問黃伊汶,黃伊汶是個會切埋牛扒給我吃的女子……
不比較了,我只咁啱都係姓余,你估由我揀咩?


撰文:余家強
攝影:譚俊軒 
協力:李雪琪 
髮型: Jimmy Chan@Hair Culture 
化妝: Cyrus Lee
服飾: Blessed are the Meek、 The 9thmuse
場地提供: LUPA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