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上週三,綠色和諧大鬧旺角,更手持紅旗到場吶喊,上演 MK版「井崗山」,光頭周在兩名江湖人士保護下,不斷責罵現場佔領人士。
而這場騎呢騷的幕後策劃人,正是愛港之聲的成員。(金文攝)

Ads by Google

封面故事
蛇鼠一窩反佔中 綠魔藍妖大起底
這場雨傘運動,有人形容是民主和專制的抗爭,也有人說是年輕人和
既得利益者的階級鬥爭,更多人說是為理想而戰與收錢搞事的正義邪惡之爭。
運動開始後有四個階段,先是施放催淚彈激發佔領,繼而是黑社會代警清場,然後是網絡發起無領導的群眾運動,上星期的主題,就是一班收錢而來,再用錢收買人清拆路障的騎呢阿叔。
這班阿叔在街頭嚎叫,用武力衝擊佔領人士,甚至聘請南亞人士,用利器狂插旁人,他們惡形惡相,擺明在 WhatsApp出錢招聘僱傭兵清拆軍團,為了一日幾百蚊,無恥之徒和黑幫中人都爭相加入,在街頭上演一幕幕打人和扯鐵馬鬧劇。
前台演出的是一幫為錢乜都做的爛頭卒,後台操控的,卻是受中共資助的愛字頭團體,本刊調查發現,上週大鬧旺角的
綠色和諧的光頭周和伍忠榮等諸怪人,都是由愛港之聲成員在幕後指點。
愛港之聲負責人高達斌也承認,綠色和諧曾開價十萬,聲言可代他們清理旺角。
愛港之聲成員在場活躍,與現場警察極熟絡,不斷握手和寒暄,再轉頭與綠色和諧負責人交代行動細節,儼如旺角總指揮。
繼續追查,發現近來在港活躍的多個反佔中人士和藍絲帶團體,如李偲嫣、傅振中、綠色和諧等,透個中間人互有聯繫交往,同在一個
反佔中旗幟下,由維穩基金資助下活動的蛇鼠一窩,來去都是同一班人。

 

佔旺人士表示,政府採取拖延之術,目的就是等市民內亂互鬥,而一幫愛字頭和藍絲帶成員出來搞事,也是期望製造更混亂,以有足夠藉口讓警方清場。
佔旺先經歷口罩黑幫青年洗禮後,輿論一片嘩然,原本黑社會準備再衝擊旺角的計劃,也迫不得已而被叫停,而幕後操控的國安及有關中央人士,亦因此調整對付旺角佔領人士的策略。
近期新的策略,先以運輸團體成功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令出師有名,一洗之前出動黑幫成員在街頭亂打人的混亂局面,之後有人以團體名義來旺角反佔領及以協助法庭執行禁制令為名,企圖以武力拆除所有路障,此策略表面看比之前街頭亂打人的行動,來得有名有實,並且想贏得部分市民支持。
然而高質素的市民都站在佔領者一邊,記者發現,能動員的反佔中人士,包括藍絲帶和打着「綠色和諧」名頭的,都是騎呢組織。上週大鬧旺角的人,更充斥黑幫分子,且與反佔中團體互通聲氣,他們不但在旺角搞事,更分兵同時包圍壹傳媒,另一幫又在尖沙咀毆打記者,說穿了,大部分都是收錢辦事的烏合之眾。

綠色和諧以時薪九十元,召來數十名青年清理旺角路障,但其間該批青年兇神惡煞地指罵佔旺人士,之後更襲擊在場記者。(金文攝)

綠色和諧的光頭周表情十足,甚至青筋暴現自言自語,在旺角指揮反佔旺行動。(王晴攝)

綠色和諧的大漢,不理警方警告,企圖強行將彌敦道障礙物移除。(金文攝)
神秘西裝友監場
壹傳媒在佔中運動開始後,便不斷受到反佔中人士包圍及騷擾,其中一個名為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的組織,更在 WhatsApp以五百元酬勞招人來圍壹傳媒,而聯絡人自稱文哥。之後記者成功放蛇混入綠色和平大聯盟的招人行列,當晚有一名光頭佬出來接觸各見工者,並吩咐記者及其他人到壹傳媒外叫喊及阻塞所有出入口,企圖癱瘓壹傳媒運作。
這個光頭佬就是大鬧旺角的光頭周,據知是江湖人物,他的另一個拍檔叫伍忠榮,則是一個地產從業員。
之後綠色和平大聯盟更以千一元報酬,召來數十部的士包圍壹傳媒,其間,一名穿黑西裝,年約五十歲的男子獨自在不遠處視察一切,像監工似的,且不時同在場警員有傾有講,狀甚老友。
這個西裝友名叫 Ricky Yuen,是愛港之聲成員,據知本身在大陸做生意,向來有資助愛港之聲各種活動,今次來到壹傳媒門外,也是支持綠色和平大聯盟成員,其後旺角的連日衝擊,他也在場監督。
14K傍住光頭周
本月十五日,環保團體綠色和平成功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阻止綠色和平大聯盟利用「綠色和平」名稱,在香港或在網上參與及組織任何公開活動,故綠色和平大聯盟立即改名為「綠色和諧」,本來他們佩戴綠絲帶,又改佩紅絲帶,以顯示自己的「愛國」背景。
光頭周等組織成員包圍完壹傳媒後,又以同樣手法叫來泥頭車及的士隊伍去旺角反佔領,而文哥又再次利用 WhatsApp招人於上週三到旺角清除路障,時薪九十元。
有知情人士表示,光頭周和伍忠榮根本不可能出這麼多錢搞行動,背後出資的,其實就是愛港之聲成員。
至上週三中午十二時許,首先在旺角登場的是親政府團體「保衞香港運動」成員傅振中,他連同約三十名大漢到場,頭戴藍色帽,手持反顏色革命及反佔領標語到場大叫「支持警察、嚴正執法」口號,先製造混亂,其間,他也有走向伍忠榮身旁密語,顯然大家都是一伙人。
大約一小時之後,「綠色和諧」伍忠榮和光頭周帶領大批人正式登場,他們聲稱全是自發到場,戴上勞工手套,手持鐵剪在亞皆老街清拆路障,並剪開鐵馬上的索帶,引起佔領人士激烈反抗,而警員見狀則上前加以制止,光頭周向阻止的佔旺人士大叫,頭上一條條青筋暴現:「佔領廿幾日霸住條路,為市民着想要搬走垃圾。」
之前有讀者也見過他在茶餐廳向其同黨大叫:「邊個認漢奸,我就打邊個。」
多番衝突後,在警方調停下,光頭周等人唯有暫時撤離,記者上前訪問,他自稱 Charles,是綠色和諧成員。對於組織內有叫文哥的人,公開在 WhatsApp出錢招人圍壹傳媒及出旺角清路障, Charles表示自己只負責行動,對金錢交收之事,他表示毫不知情,之後與兩名貌似古惑仔的同行人士離去,記者認得這兩名古惑仔分別是光仔及志偉,同屬 14K人馬,而光仔是跟油尖揸 fit人鬍鬚勇。

光頭周以的士包圍壹傳媒的手法,照樣與人合作搬至旺角,但數十輛的士來到旺角停一停便駛走,收不到預期效果。

光頭周早前已帶隊來圍壹傳媒,並要
蘋果員工和他談判。(王晴攝)

綠色和諧也召集了一批南亞人到旺角幫手清場。(金文攝)

之前綠色和諧文哥已利用 WhatsApp招人圍堵壹傳媒,上週又照辦煮碗找人到旺角清場,即使出手低,也吸引一班貪錢的人士參加。
出入警察封鎖區
至於愛港之聲成員 Ricky Yuen則一直在旁游走拍攝,甚至落場幫手清場,更在旁指揮綠色和諧成員打人。其後他更施施然進入警察封鎖區內,與便衣警察攀談,記者向在場警員求證,為何 Ricky非記者也非警員,卻可以自由出入警察封鎖區,在場一名警官說他是反佔中常客,由於對方主動問警察要否幫忙,故警方沒干涉他出入警察封鎖區,當記者追問 Ricky是否前警員時,該警官一時沉默不語。
而記者也多次觀察到,有其他便衣警員和他打招呼,甚至和他握手,言談甚歡,看來和警察關係甚友好,記者在 Ricky Yuen的 Facebook內,也發現他有出席界限街警察體育遊樂會內的聚餐活動,有不少退休警員在場,正義聯盟和藍絲帶運動的召集人李偲嫣也在場,看來大家都是關係熟絡。
之後記者跟蹤 Ricky Yuen至旺角一間食肆,竟發現綠色和諧會長伍忠榮也在場,未幾他便恭敬地彎下身,向坐着的 Ricky匯報最新情況後便離去,記者稍後在街頭訪問 Ricky Yuen,他只表示自己是反佔中人士,有空來旺角「八卦吓」,至於為何伍向他匯報及他與警方稔熟等, Ricky Yuen全沒回應,便加快腳步上了登打士街一個商業單位。

前警員文哥上週也有到旺角,支持綠色和諧清場行動。(金文攝)

圖中白衫者正是愛港之聲的 Ricky Yuen,幕後指揮綠色和諧在旺角衝擊。綠衫者是綠色和諧主席伍忠榮,左邊的南亞人亞士林,因持利器狂插佔旺者,而在網上被通緝,後面的光頭周(白衫)正忙於向記者發表偉論。(金文攝)

上週五晚,愛港之聲創會會員麥寶鳳(左一)與 Ricky Yuen(右二)在旺角擺出反佔旺手勢。(網頁圖片)

愛港之聲高層現身
記者跟蹤至商業單位外,聽到 Ricky Yuen正與一名女子在商量清拆旺角路障的策略,女子還大聲說:「你哋應集中一個個點去拆,倘若分散得太多,示威者就輕易阻止你……」約過了三十分鐘, Ricky Yuen與一名白衫女子下樓,記者赫然認得白衫女子是「愛港之聲」創會成員麥寶鳳,她於前年在立法會外示威時,聲稱被長毛打傷,事後還開記招要求長毛道歉及警方徹查,但事件最後不了了之。
Ricky Yuen與麥寶鳳之後去了女人街一間樓上火鍋店晚膳,而光頭周及一班貌似古惑仔人士,亦先後到達該火鍋店 VIP房內相聚。大約半小時後, Ricky Yuen離開火鍋店,即急步橫過馬路及跳上小巴,就這樣,他成功擺脫記者跟蹤,其警覺性比一般人高很多。

Ricky Yuen每次到示威現場,均與在場警員表現稔熟,警員也對他表現親熱,不是握手就是搭膊頭。
(林川攝)

(田俊攝)
開價十萬包清場
記者在他的 Facebook內發現,他曾上載了與多個名人明星及退休警官等合照,及自己周遊列國的旅行相,顯見他人脈廣闊及家境富裕,記者聯絡曾與 Ricky合照的范振峰,范指 Ricky是友人介紹認識,但不太清楚 Ricky背景,只知他是富有人家,因次次晚膳聚會,均由 Ricky請客。
本週一,記者追問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他承認 Ricky Yuen是其會員,是在佔中前才突然加入,並非常熱心參加各項反佔中活動。高聲稱,自己不知 Ricky Yuen和麥寶鳳暗中和綠色和諧搞聯盟,他也無指令過綠色和諧去旺角清場。
高更主動爆出,他與綠色和諧其實互不相識,但約兩、三個星期前,高與友人在晚膳時,伍忠榮竟然主動前來結識,並向高表示,自己在屯門約有一千名人馬,只要愛港之聲出資約十萬多,他便可率領屯門人馬到旺角清場。由於高不熟悉伍,且高自稱沒資金找人去反佔中,故當場便拒絕了伍的要求。
高撇清自己和綠色和諧全無關系,但對於手下 Ricky和麥寶鳳是否出錢出力,支持人在旺角搞反佔中,高推說不知情,但承認 Ricky是有錢之人,「咁佢哋私人自己搞乜,我理唔到。」

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承認伍忠榮在兩、三個星期前主動來找他,說收費十萬便可由屯門調動一千人到旺角清場。高補充,他自己希望以後採取溫和的方式參與反佔中。(林川攝)

Ricky Yuen(頭排右一黑衫)與李偲嫣(頭排左二)與警察友人在太子警察體育遊樂會內晚膳,當中也有人參與過包圍蘋果行動。(網頁圖片)

穿粉紅恤衫的伍忠榮,在旺角食肆內彎下身向 Ricky匯報形勢,顯然是馬仔一名。(金文攝)
亞士林被網民通緝
而綠色和諧上週大鬧旺角,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來自巴基斯坦在香港長大的阿 Sam,中文名字是亞士林,他用利器狂插佔領人士後,被網民展開全港通緝。
上週三他先在旺角與綠色和諧的成員會合,一路緊隨綠色和諧的首領伍忠榮向彌敦道進發,其間阿 Sam手持鐵剪欲清拆綁着障礙物的索帶,而佔領人士則以身軀阻擋阿 Sam,魔性大發的阿 Sam竟然揮拳毆打佔領人士,現場有市民想制服他,阿 Sam反而兇狠地以鐵剪狂插市民,之後愈來愈多佔領人士包圍着阿 Sam,他便落荒而逃。
本刊獨家電話訪問到阿 Sam,他竟然自稱是「受害者」,他無賴地說:「我被打,你睇唔到咋。」阿 Sam全程跟着綠色和諧的成員拆路障,但他卻死口否認認識綠色和諧,更聲稱沒有收錢,阿 Sam說是因為「我有朋友做的士(司機)」,他才反佔中。
網上已對阿 Sam起底,更有網民揚言要通緝他,他直接向記者說︰「好多人摷緊我。」阿 Sam便匆匆收線,他索性關掉手機,讓外界無法聯絡他。
雖然阿 Sam否認收錢到旺角清場,但本刊去年四月曾就重慶大廈的專題,訪問阿 Sam,在訪問中可見阿 Sam是見錢眼開的人,他說在重慶大廈居住和打工:「有時我會向警方及海關提供少少線報,賺番少少生活費。」
他連同鄉的人工也賺到盡,他在訪問說︰「有個鄉里同我講做泥工一日有五、六百蚊,之後個判頭叫我搵多啲後生仔一齊來做,我於是去『重慶』招兵買馬,我來到大廈一開口,就有二百幾個在重慶大廈等開飯的人跟我一齊去機場地盤開工,每人我抽起二百蚊做介紹費。」
反佔中團體互相勾結,利用地痞流氓貪圖金錢,在旺角製造不斷衝擊畫面,一方面向佔領者施壓,另方面也使市民感到煩厭,梁振英利用人鬥人的策略,亦一步步走向成功。

Ricky Yuen與麥寶鳳在登打士街商業單位,設有秘密作戰室,商討完清拆旺角路障後,便雙雙步出單位。(田俊攝)

愛港之聲成員麥寶鳳是 CY忠實粉絲,連拍照時都想手繑 CY。(網頁圖片)

上週三傍晚,巴基 Sam右手拿住鐵剪,向抱着他的紅衫佔旺人士左下腹刺去,之後他逃離現場,未被警方拘捕。(金文攝)

去年四月,本刊採訪尖沙咀重慶大廈少數族裔時,巴基 Sam認叻說,他搵食最強招數,是號召到同鄉,如找人到地盤開工,他便從中抽佣賺錢。(王晴攝)

撰文:程志康、陳剛、艾馬、陳如楓
攝影:攝影組
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