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黑白道 陳惠敏

Ads by Google

打開 facebook、報紙,佔中、反佔中新聞洗版,黑警、鎮壓、衝擊、打擊新聞自由……
從來沒想到香港變成這樣,彷彿倒退到六、七十年代。我想起了陳惠敏。他十五歲初踏江湖、十八歲投考懲教、二十歲轉職警察、廿三歲正式走上江湖路。
遊走黑白兩道多年,我問陳惠敏,警黑勾結有可能嗎?他斬釘截鐵地說:「冇可能!隻眼開隻眼閉就會。」
七名警員圍毆一名示威者?當過差的他說:「係都唔好俾人睇到啦。」
阿爺派錢黑幫反佔中?他想了想:「聽過吓。現在幫會最緊要經濟行頭,有錢有得傾。」
陳惠敏說:「真普選我支持!」
但後面還有一句:「如果弄到這麼大件事就見仁見智啦。」
我想起他信奉廿多年的道教,道教的太極陰陽裏黑白陰陽各一半,而且,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佔「中」


電影《大茶飯》中,陳惠敏飾演一名過氣的江湖大佬,轉做正行,開茶餐廳。
他語調平淡:「現在出來行黑社會,都冇運行啦,哈哈。」
我問電影跟現實相似嗎?
「有點相似,現在很多的所謂江湖中人,慢慢都轉正行,不像以前般甚麼都做。講義氣的都有,但年輕人比較少,大部分都是利字當頭,冇錢冇得傾。」
「現實」,算是香港人的「特徵」吧,有說「雨傘運動」有外國勢力撐腰;同樣地,運動中的搞事分子以及圍堵「壹傳媒」的鄉音大媽大叔兼黑漢,也有說是親中團體或阿爺科水, ok,大家也可以繼續說:「你係對方心裏嗰條蟲呀?憑乜嘢@#$﹪﹠*……」
「誰派錢我不知道,但知道是有幫會分子去搞事。因為搞到他們冇飯食,他們當然出來搞事,如果只是佔領中環他們便不會搞事。搞旺角,你知道旺角有多少個攤檔嗎?攤檔每個月都要交保護費,黑社會沒有保護費收就作反囉!
「那些並非黑社會高層,他們只是低層,生活不到,上面一聲號令便出來搞事。有聽過阿爺派錢,不過我不太相信。」
警黑勾結,陳惠敏有一番見解。
「警察始終都要維持警察形象,就算有,他們都不會說出來啦!何況黑社會同警察合作是不可能!我當差出身,你話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就會。」
但七名警員在暗角拳打腳踢一名雙手被索帶綁着的示威者。六十年代當過兩年多警察的他說道:
「有時可能那些佔中分子對差人不禮貌,又或者兇差人、侮辱他們,警察有時都很辛苦呢。至於警察使用武力嘛……我都當過差,是不太好的,就算係都唔好俾人睇到啦,哈哈。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這些事情,只是沒有人看到。
「我當差的時候是六幾年,當時有暴動,但暴動跟示威是兩回事。以前我們捉暴徒真的打得很厲害,因為那些是真正的暴民。但現在這些是學生,他們不是為了一己私慾示威,他們是為了全香港人將來有普選,是好的。」
陳惠敏說他支持真普選、支持佔中,但只是佔領中環。
「不要搞到一般平民老百姓,擺街邊、攤檔那些很多都是手停口停。佔領旺角不單影響小舖,影響整區的人;想落街買東西、又或者開車都做不到,這就是影響到人家的生活囉。篤魚蛋、大牌檔月租幾十萬,幾天不做生意,他們怎去頂呢?等執笠!
「真普選我支持,但弄到這麼大件事就見仁見智啦。」
老江湖
六十九歲的陳惠敏是老江湖。父親行船,母親是家庭主婦,還有一個妹妹。當年生活困難,讀書機會不多,加上那年代,燈紅酒綠、夜夜笙歌的江湖生活,十五、六歲的陳惠敏被「江湖人物」形象所吸引。
「那時候唔識諗,覺得出來行走江湖的人很威,因為日日有飯食、日日有得玩,群吓群吓便進入了這個江湖。」
十八歲,背着江湖身份的陳惠敏當上懲教員,原因都是貪「威」,雖然月薪得二百八十。
「因為獄警一走出來,黑社會、古惑仔見到會驚!都要叫我阿 sir!」
雖然有社團背景,但當時警察入職門檻偏低,所以兩年後他成功轉到警察部,表面上月薪三百二,但當年貪污風氣盛行,暗地裏收的錢,比月薪要多出幾倍。當年他的上司是曾志偉父親曾啓榮。
「做差人比獄警搵錢多點。收片?那時局住都要收,不容你不貪污,不可以做清官,每個禮拜差館都有人送信封給你,入面有錢,任何差人都不夠膽說未收過錢!
「雖然我是軍裝,但我穿便裝多,叫 CIDA。跟 CID不同, CID可以廿四小時袋槍, CIDA只是出更時才可袋槍。我守過深水埗、黃大仙、西貢,雖然說有片收,但每個環頭的片數都不一樣。例如我想行深水埗,就要給編更的伙記錢,他才會批你行這條 beat。掃毒 beat是鬥出得多,我試過出一千蚊買這條 beat,收片都收到五、六千回來。」
兩年後他因為被查出背景有問題,所以辭職。但他亦不愁出路,由於當過獄警及警察,各路人馬都熟悉,最後當上潮州幫的保鑣,人工比當警察時還要多。
「當時的老闆姓馬,還有一個叫肥仔坤,算是香港最大的幫派頭目。我並非只跟一個老闆,譬如一個老闆有事,他便會說:『同我叫阿陳仔過嚟幫吓手。』我便過去。那時候經常打打殺殺。亦由那時開始,道上便很多人認識我。」
陳惠敏的全盛時期,尖沙嘴的金巴利道稱作「陳惠敏街」,因為整條街的酒吧、舞廳、無上裝酒吧都是他做睇場。而且開片多過食飯,有拳頭交、亦有拿架生,被人劈中是家常便飯。
「那時後生嘛,不怕的啊!劈完最多入醫院縫針。人家劈不到你,但你劈中人,就好威;名氣就起囉,你有朵,才有人跟你嘛。那年代一定你斬我我斬你!我身上很多刀痕,幾十年在江湖沒理由沒這些,沒有的話肯定不是出嚟行,不是叻人!哈哈。」說着說着更反起衣袖讓我看看他的「戰績」。
說到底,刀光劍影的生活始終沒有安全感,所以每次出街他都帶着一班人。
「以前冇話一個人出街!每次都十個、八個,而且那時唔識諗,覺得這樣很威。」

電影《大茶飯》的陳惠敏飾演黑幫大佬,係有氣勢嘅。

二十歲的陳惠敏被指似「都敏俊 C」,他說:「我覺得唔係好似,嘻嘻。」

陳惠敏現在仍會出席江湖聚會。

 

 

 讀多啲書


陳惠敏雖然經常被劈,但他是金牌打手。他十二歲習武,學過北少林及譚家三展拳,當警察時再習西洋拳擊。七○及七一年,他連續兩年奪得「東南亞中國國術擂台大賽」冠軍;八三年的「世界精英搏擊大賽」,陳惠敏僅四十五秒便將日本籍對手森崎剛擊倒。
「他中了我的拳後已經暈了,之後後腦着地,所以重傷。我沒有後悔出拳太重,就如踢足球,我剷球,『撬』斷了你隻腳,冇得後悔,拳擊亦是這樣。現在我也有到日本探他,他並非黐咗線,只是反應慢一點。見到他流口水也不曉抹,我的心當然不安樂,他廿多歲就被我打成這樣。」
七○年,他進入電影圈。
「那時除了嘉禾、邵氏,香港很多獨立製片公司都是江湖中人開,因為當時電影圈需要一班懂真功夫的人。他們選了我、陳觀泰等人。當時我在想,我不會演戲,怎樣拍?其實不會演戲也不緊要,最緊要識打!那就玩玩吧,玩玩吓又幾得意。一路以來都有人找我拍戲,拍到現在,四十多年了。」
四十多年,陳惠敏甚少緋聞,唯一一次,就是八三年與日本女星新藤惠美拍攝電影《狂情》撻着。早年接受訪問,陳惠敏坦言與她住埋兩年,有傳太太吳國英向陳惠敏提出離婚,更打了新藤惠美一鑊甘。
但今天陳惠敏對這段曾經承認過的緋聞尷尬地作了新的詮釋:「怎麼說呢?其實只是拍戲大家熟絡。我太太一直都放心,知道我並非這種人。我結婚四十年都沒有二奶、沒有女朋友!係咪?拍完戲之後大家有來往,沒有住埋,點會住埋!離婚?呷醋而已,太太都明白。」
陳惠敏與太太育有二子一女,從小便將他們送到外國讀書,他從來不向仔女提起自己背景。
「小時候他們都會問我:『老竇,出面講你乜乜物物。』我便說外面亂講,沒有那回事。待他們讀完大學回來,才知道我的背景。」
我問道,可以從頭來過的話,仍然選擇江湖這條路嗎?
「不會,現在講黑社會就落後啦,係咪?我會讀多點書,好似你哋咁讀多啲書,哈哈。」

電影《狂情》,陳惠敏與新藤惠美有全裸戲份。

九九年,陳惠敏開拍電影《上帝之手》,女兒陳鳳儀及細仔陳俊浩亦有份參與。
真心型
訪問前,老總問我跟陳惠敏做訪問驚唔驚?怎麼說都是江湖元老級人馬,其實,真係唔驚,而且還很好奇。
反而在訪問時,他突然斟茶給我,這舉動我就真係驚起上嚟。
說到紋身,陳惠敏第一個紋身是在十七歲。
「那個年代出來行走江湖,紋身先夠威,愈多愈威,開始我紋少少。
後來覺得紋少少,不如紋晒!於是紋了整個背脊,紋了足足六個月!」
「現在都褪色了,以前好靚㗎,七彩,又黃又紅又藍又綠,四十幾年啦。」
我問可唔可以睇吓?他笑着說:「俾啲相你睇吓就得,唔好除衫啦。現在唔興紋身啦。」
說實在,唔興的,是大龍鳳紋身。看着他電話裏的照片,他背部的紋身算是日本浮世繪的一種,講真,係型嘅。


撰文:王健美
攝影:梁幹持
協力、錄像:蔡政峰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