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忽然之間 彭家麗

Ads by Google

雖然已經是一年前的事。
但今日仍然要問彭家麗:「再受注意,是否應該多謝朱主席?」
她答:「我多謝我自己俾心機唱好首歌。」彭家麗唱得,係人都知。
但坦白講,個人認為,她再次受注意,絕對是因為朱主席。
如非朱主席如此「廣」的音域、加上七情上面自我感覺良好的演繹,這只會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唱歌籌款表演環節。
彭家麗八九年出道;九四年與蘇永康合唱的〈從不喜歡孤單一個〉橫掃樂壇頒獎禮,九五年她主動跟唱片公司解約轉行教唱歌;○四年她被扑頭打劫;○七年準備與教會男友結婚,最後卻「逃婚」。
娛樂圈是夢工場,彭家麗過得並不快樂。
離開後,她的經歷要比之前的精彩百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
有時候,我們花了數年,卻不曾真正活着;然後,生命便突然聚焦在那一個瞬間。
不知道,所以「突然」;其實,她這本書,一早已經「寫」好。

 

彭家麗精神

有邊個見到朱主席唱歌會唔笑?答案:彭家麗。

與彭家麗合唱〈從不喜歡孤單一個〉而一鳴驚人的朱主席早前涉嫌非禮遭拘捕。
仲講朱主席?是啊!訪問彭家麗怎能不提朱主席?正如食大閘蟹一定要飲薑茶的道理一樣。真的講一世都不厭,而且還要多謝 YouTube。
在網上重看他們那次演出,功力膚淺如我,當然笑到收唔到聲,忍不住睇完又睇;但江湖經驗十足的彭家麗則神態自若、從容不迫。
「我沒有刻意忍笑,因為我教學生唱歌,即使他們唱得不好,我都不會笑他們。」專業是也。
態度正確,那麼以一個歌唱老師身份提議「朱同學」有甚麼可以改善的地方吧。
「還有很大進步空間。不單止是他,我覺得所有真的喜歡唱歌的人,用心去學吧。大家看到那條片是我跟他第二次合唱,其實他已經進步了。」
然後又若有所指:「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影響力,如果當很多人留意自己時,你能夠影響到社會是好的那方面,應該要盡量做好自己。」
對於她這種態度,坊間稱之為「彭家麗精神」。「我覺得幾得意。因為可以鼓勵有實力但未必可以表現到自己長處的人。」
離開


登台表演,最重要是執生,對於老江湖彭家麗來說當然冇難度,不過小時候的她是「騰雞王」一名。
「讀書時音樂考試考吹牧童笛,雖然我手震,但不太顯眼,因為至少我按準那個音。但再看清楚,你會見到我校服裙衫領彈吓彈吓,這是因為我心跳得很厲害!然後同學便說:『喂,你衫領喺度跳緊!』是很明顯的。」
上到中學,雖然 keep住驚,彭家麗與大她一年的姐姐卻不停參加歌唱比賽。一來是陪家姐,二來只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一定要選一個課外活動,對唱歌完全沒有興趣。八七年參加「明日亞洲之星歌唱比賽」,同屆有王菲及李蕙敏,最後她贏得香港區冠軍到東京參加總決賽。
「從東京回來後,有唱片公司想簽我。當時我還在讀書,他們搵了一個 producer在我食飯時間、放學後用琴幫我練歌。年多兩年後幫我出了第一隻 EP,我當時依然對唱歌未有興趣。
「到我真正望着那張唱片時,覺得:『咦?認真個喎!如果我唔識唱,又或者唱得唔好,好似呃人用錢買我隻碟喎。』那時開始我便聽很多歌,培養自己對音樂的興趣,聽多了、唱多了,便開始鍾意。」

彭家麗說與尹揚明的緋聞令她對娛樂圈心灰意冷。

正式入行當歌手,當時任職海關的父親及當家庭煮婦的母親都十分支持,「大家覺得:『吓?真㗎?試吓囉。』」八九年推出第一隻 EP;九○年推出第一隻大碟;九二年她的〈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雖然大熱,她卻沒有在任何一個頒獎禮獲得獎項,直至九四年的〈從不喜歡孤單一個〉。一年後,她卻主動跟唱片公司解約。
「應酬、打交道我完全不懂。有時人家隨口說的,我也會當真。試過一些場合遇到一些歌手,他們會說:『喂,搵日食飯吖。』我覺得他們是真心的,於是我便不停看我的 schedule看看哪一日可以,找到一日可以了,對方卻說:『吓!乜你講真㗎?我講吓㗎咋!』那一刻便覺得:『吓……咁假嘅點解?』又例如約了一些藝人去看演唱會,看到舞台上的歌手跳得很好,便說一起去學跳舞,但怎麼約也不成團,原來『吓,佢哋又係講吓。』所以有時會被人笑『好多嘢唔使咁認真㗎。』
「當歌手那幾年,不開心的時間比開心的時間多,我想我太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我穿那件衣服好看嗎?我唱得好嗎?這個心態很不健康。又試過很多次做完騷,明明很成功、很好,回家後無端端會哭,長期在壓力下工作,真的很痛苦。意識到自己有問題後,決定要離開這個環境,想做一樣新的工作。剛好那時朋友們正在籌備開歌唱學校,於是便順理成章教唱歌。」
退出幕前,彭家麗變得輕鬆自在。教唱歌令她有滿足感,一心想着當個歌唱老師,然後過着平凡生活。誰知○四年在旺角回家途中,被扑頭黨扑頭打劫,頭骨當場爆裂。
「送院後,醫生說傷口兩吋長,如果頭骨內再出血,會即時死亡!留院一星期,頭不斷劇痛、嘔、暈、耳鳴,一分鐘都睡不着,隔籬牀的病人又不停呻吟,真的很辛苦。躺在病牀上,我在想,難道人生就這樣結束?我未結婚生仔、未開過演唱會,不可以死住。」
休養兩個月,彭家麗終於康復,但患上組織能力削弱的後遺症,未能即時繼續教唱歌。剛好朋友升職,需要請一個私人助理,於是又轉行當起 OL。由從前被服侍開的歌手,角色掉轉,反過來做要服侍人的私人助理,彭家麗坦言沒有尷尬、也沒有甚麼心理關口要衝破。
「我記得第一日返工,人事部同事介紹我給其他部門同事認識,有些認得我會望着我呆咗;有些會即時問:『吓?你係唔係彭家麗?點解會入嚟做嘅?』又有一些同事說:『係咪講笑?係咪拍嘢呀?』
一年後,因為金融海嘯公司裁員,資歷最淺的彭家麗順理成章成為犧牲品。
我的志願


失去 OL工作,彭家麗又做回老本行教唱歌。其間接下不少登台騷,搵到錢之餘,亦有不少唱片公司向她招手,不過最後還是泡湯。
「教了唱歌這麼多年,見到學生們那麼喜歡唱歌,也令我一路保持着對唱歌那份熱誠。有時在一些場合重遇一些經理人公司或唱片公司朋友,他們都會跟我說:『你仲可以唱喎, ok喎,有冇諗過呀?』我覺得如果有機會都想唱。但當大家真正坐下來傾的時候,彼此的方向可能有點不同。
「試過有唱片公司叫我走性感路線,直接說:『我想你 sexy啲。』哈哈。我說:『我唔得㗎,你叫我着件好 sexy嘅衫我會好唔自然,我會做唔到嘢。』」
話說回頭,其實彭家麗的「我的志願」從來都是賢妻良母。她尷尬地笑:「直到現在都是。」真是 nothing is impossible!
「可能因為我爸爸媽咪感情一直以來都很好,所以覺得有個健康的家庭是一件很好的事,很想有自己的家庭。」
數年前,她以為遇到一個可以攜手走入教堂的對象,酒席也訂好了,卻在籌備婚禮時發現兩個人的價值觀及處理問題的方法很不同,需要婚姻輔導員協助。最後無法取得共識,還是分手收場。四十五歲的彭家麗說很多年沒有拍拖,「一隻手都數唔晒咁多年。」說自己是屬於被動型。
「我不會做主動,一定不會!其實這個問題身邊很多朋友都有提過。我是比較保守、傳統的人,覺得女生應該要矜持。其實男生亦不需要有甚麼攻勢、又或是要很落力去追。譬如一班人,大家相處時你會觀察到對方的為人,由觀察開始,慢慢變成有好感,事情便會來得自然。」
雖說不會做主動,但她已比以前改變很多,起碼會主動認識新朋友。以前她約朋友出街,如果朋友跟她說約多了一個她不認識的人出來,她便索性取消約會。
「信主令我改變了很多,不再收埋自己。其實自○四年扑頭事件後,我覺跟外面世界關係變得密切,康復後懂得珍惜身邊的人和事。」
父母有繼續「關心」她的感情狀況嗎?
「沒有啦,年年都問我今年找到人陪我未……現在問到不問了,等我自己說。因為我有拍拖的話,一定會帶他回家介紹給父母認識。等吓啦,哈哈。」

與蘇永康合唱的〈從不喜歡孤單一個〉是彭家麗事業高峰。

除了唱歌,彭家麗亦有拍劇,大台劇集《金蛇郎君》的拍檔是鄭伊健。


當歌手的七年間,痛苦比快樂多,那麼有被迫做過不願意做的事嗎?
彭家麗說看回早年錄下她有份參與的遊戲節目。
「我看到自己當時扮投入、扮開心!譬如一些除夕夜、聖誕夜節目,大家很開心地放紙炮、玩,我只會在側邊笑,完全投入不了。幾年下來都是這樣。」
這個世界有着太多人過着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我們要以真正的自己去面對世界,因為其他角色已經有其他人飾演。
這天的彭家麗,笑得很自然。

撰文:王健美 
攝影:李梓軒 
協力、錄像:蔡政峰 
化妝: Frances Ho@JessicaChan makeup
髮型: Roy Yan@Private I Queen's Salon 
服裝: Bubble Mood、 Sarah Sumfleth、 E18HTEEN GROWING ONCE 場地:印尼餐廳 1968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