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DTZ母公司清盤,梁振英卻透過海外公司鬼祟持有 DTZ分公司,卻又一直不肯披露詳細資料,直至 UGL密件曝光,才間接踢爆他持有的是日本 DTZ分公司,並引發更多利益衝突。(鄒潔珊攝)

封面故事
貪污 不道德 徇私 無誠信 失職 梁振英五宗罪
澳洲財團 UGL與梁振英一紙價值五千萬元的秘密協議,令特首的負民望再度跌入深淵。誠如特首辦向爆料澳洲記者發出的律師信所言,醜聞正正揭露梁振英貪腐、不道德、不誠實等五宗政治死罪。
UGL密件間接踢爆 689千方百計隱藏 DTZ日本分公司權益。
本刊取得該公司的日本註冊記錄,證實梁振英一直擔任該公司董事,直至兩年前出任特首後一個月才辭任。
同一時間,他卻暗地裡連續五年為查懋聲的香港興業( 480),打理近十億港元日本資產。身為長期大客的查氏,在免費電視牌照及大嶼山發展等政策上,搖身一變成為直接得益者,卻從來未見特首申報利益,涉及嚴重利益衝突。
廉署是否立案調查屬未知之數,泛民議員以特權法跟進機會渺茫。
不過,北京「反梁派」不斷向習近平暗中施壓,促使提早撤換 689。
惡狼垂死掙扎,以強硬手段對付佔領者求存。

 

香港興業十億日本王國

到廣州出席泛珠三角論壇的特首梁振英,在秘密收受 UGL五千萬元醜聞曝光後,週一首次公開會見傳媒,重申不會辭職,又厚顏說無論誰當特首,結果都是一樣:「呢個唔係人嘅問題,唔係邊個做行政長官問題。」卻無再直接回應秘密協議,以及處理香港興業的公務上涉及利益衝突的問題。
隱瞞離岸公司利益
魔鬼都在細節,公眾未必明白協議背後的不道德交易,但特首辦向爆料澳洲《悉尼晨鋒報》發出的律師信,正好提供了答案。信件聲言若傳媒將報導刊出,會令公眾覺得梁振英是貪腐、不道德、徇私、不誠實及沒資格出任公職人員,五宗罪全部命中。
事實上, UGL洽購 DTZ時,梁振英與 UGL簽訂的秘密協議,債權人皇家蘇格蘭銀行及託管人安永會計師行已向傳媒表示不知情,梁振英涉嫌收受新老闆回佣之外,有關利益亦沒有繳交稅款,在任特首期間又無申報,可謂一次過犯下多條公職人員的「死罪」。
記者細看有關協議,發現 UGL除了提供優厚條件予梁振英,要求他將來不競爭、不挖角,亦同時開出條件,若決定出售日本 DTZ分公司的股份,便可獲得約二百五十萬港元,另加公司之後三年的三成盈利。文件形容日本地區屬蝕錢業務( loss making business),故無法為其訂出價格。
UGL收購協議間接踢爆了梁振英上任特首之初極力隱瞞的私幫生意。一二年八月十四日,剛履新的梁振英作出利益申報,聲稱透過一間離岸公司,仍然持有一間匿名的 DTZ分公司三成股權,「現在我申報嗰間公司 WINTRACK,佢揸住嘅股份呢,同香港、大陸同埋台灣業務,係無關嘅。」當年記者多番追問,為何 DTZ已清盤,特首仍死攬該公司不放,公眾亦因此無法監察有否利益衝突,但梁振英始終不肯披露。
本刊取得 DTZ日本在當地的公司註冊記錄,證實梁振英至少在○九年至一二年期間出任該公司董事,直至一二年八月十四日辭任,即他公開回應利益申報同一日。文件又顯示,該公司的註冊資本為二億日圓,折合約港幣一千五百萬元,以梁振英持有三成股份推算,當初須投入四百多萬元。不過,註冊記錄卻無披露股東身份。

香港興業查懋聲近五年大手買入十億元日本地皮及物業,負責替有關買賣及資產估值的,正是梁振英旗下的 DTZ日本。

DTZ包辦中國、香港及日本估值服務,其中梁振英個人直接持有 DTZ日本三成股份。

日本 DTZ的公司註冊資料顯示,梁振英至少在 09至 12年出任該公司董事,直至 12年 8月才辭任董事一職,同一時間正是香港興業委託該公司進行估值服務。

日本 DTZ位於政經樞紐東京千代田區,於 2001年成立,梁振英一直看好日本物業市道,一開始便以個人名義持有公司三成股份。
死攬日本業務有因
日本 DTZ總部位於東京千代田區,該區是當地政經樞紐。相對 DTZ其他地區業務,日本業務屬後起之秀,○一年才正式成立。翻查當年 DTZ母公司的年報,日本業務從另一物業顧問公司收購而來,母公司最終只佔七成股權,其餘三成相信由梁振英個人擁有。
有跨國物業顧問估計,梁振英死攬日本業務不放,是為自己謀後路。「 CY識計數全行都知,日本同台灣係東南亞最難打入嘅地方,偏偏佢哋房地產好蓬勃,難得入到日本, CY當然唔會隨便賣,唔好忘記一一年嗰陣,佢仲未選到特首,就算選到都要為落任時諗後路。」
該名人士又解釋,雖然 UGL形容日本業務蝕錢,但其實當時正值金融海嘯發生後不久,全球地產市場剛復甦,加上該年日本發生 311地震,房地產一蹶不振,但自首相安倍晉三上場後,近兩年日本房地產市場已大翻身。「而家香港師奶同外國大企業都爭住去日本買樓, DTZ日本話晒係跨國公司,當地好多房地產顧問公司都賺到盆滿鉢滿。」

梁振英委託律師出信,試圖阻止澳洲傳媒爆出五千萬巨款醜聞,並表示有關指控勢損害其道德及公職形象。

梁振英以「一男子」方式否決發牌給香港電視,結果引發一連串市民抗爭運動,亦間接令查懋聲所持有的亞洲電視得益。(曾春南攝)
查懋聲是十億大客
梁振英鍾情日本 DTZ本無可厚非,但他極力隱瞞持有該公司,構成潛在利益衝突。本刊以日本 DTZ名稱搜尋,發現梁振英口中不涉香港業務的親生仔,其實與本地上市公司關係千絲萬縷,其中一個大客戶正是查懋聲任主席的香港興業。翻查該公司年報,日本 DTZ自○九年起,已連續五年獲委託進行估值,集團每買進日本物業或地皮,日本 DTZ都是御用估值師,即使該年度沒有買賣,亦會委託對方替資產表內的日本物業估價,以在年報反映當時的賬面值。
其中最誇張是一○年,香港興業一口氣花掉近七億港元,分別買入六本木及赤坂的住宅樓宇。最新一宗收購是去年三月,以約二億八千萬港元買入新宿整幢辦公大樓,粗略估算,日本 DTZ為香港興業打理近十億港元日本資產。有跨國物業顧問透露,相關服務費用數以百萬元計。「如果定期每年替資產組合估值,以約十億元資產計,起碼要過百萬服務費,每單交易估值就額外再計。如果物業顧問做埋代理角色,促成該宗交易,收入更和味。」但香港興業在公告內並無詳細披露日本 DTZ的角色及費用。
除了香港興業,該公司亦分別向本港數間上市公司提供服務,包括一一年來港第二上市的凱德國際、日本彈珠機營運商 Dynam Japan。去年投得黃竹坑私營醫院地皮的新加坡百匯班台集團,亦是日本 DTZ的客戶,還未計一眾可能以個人名義進軍日本地產市場的大孖沙,傳媒及公眾根本無從得知。
香港興業一直給生意梁振英,查懋聲任股東的亞洲電視,則多得梁振英打救。去年港視發牌風波,雖然通訊事務管理局及顧問報告均建議發出三個免費電視牌照,但行政會議拒絕發牌予港視。香港電視早前申請司法覆核,法庭上披露了保密的行會記錄,顯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原來亦建議發牌,但梁振英一意孤行拒絕,卻從未見特首申報與查懋聲有直接生意往來。

港視發牌風波揭發,由女顧問伍珮瑩以至通訊事務管理局,都建議增發三個新電視牌照,但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最終否決港視申請。(莫智謙攝)

不服輸的王維基以司法覆核挑戰行會決定,庭上披露行會機密文件,顯示梁振英一意孤行,力排眾議拒絕發牌給港視。(曾春南攝)
電視發牌明益亞視
○七年,查懋聲透過旗下名力集團,以超過十億港元入股亞洲電視,並兼任當時的主席,後來將部分股權售予台灣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及黃炳均。亞視連年蝕錢,有傳查懋聲早想全身而退,卻一直未能找到買家接貨,若港視獲發牌,對亞視業務肯定雪上加霜。
亞視本身的牌照將於明年十一月到期,預計政府今年底便公布是否續牌。有傳通訊事務管理局已決定不建議續牌,但最終仍須由特首會同行會決定,若亞視未能獲得牌照,查懋聲之前的投資便化為烏有,假若梁振英再次力保亞視,推翻通訊事務管理局的決定,勢將再釀港視風波翻版。

愉景灣發展初期受惠於政府開錄燈,部分單位甚至不用補地價,九四年中信泰富更買入一半發展權益,圖為二千年愉景灣隧道開通儀式。

查懋聲父親查濟民,在中蘇關係緊張的七十年代,從蘇聯財團手中接過荒地,如今卻變成會生金蛋的愉景灣豪宅區。
發展大嶼山又得益
除了電視發牌,政府近期另一爭議政策,是因應港珠澳大橋兩年後通車,設立大嶼山發展委員會研究該區未來規劃。梁振英今年初發表《施政報告》時更表明,將大嶼山打造成本地第三個核心商業區,發展「東大嶼都會」計劃。
消息人士透露,為配合該區發展,政府曾考慮增加大嶼山住宅供應,其中一個方案是增加現有地積比率,讓已持有土地的發展商補地價起樓,有傳力撐該方案的正是梁振英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無獨有偶,查懋聲旗下的香港興業堪稱愉景灣大地主,在區內已有不少發展項目,加上手上土地儲備,放寬地積比率如同明益查家,方案旋即引來部分政府官員反對。
「咁如果有一間香港公司,喺香港有咁多業務,亦都有同政府政策有咁多瓜葛,喺佢呢間 DTZ日本客戶或者大客戶,我覺得係有潛在利益衝突。」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表示,特首上任以來極力隱藏所持公司資料,即使特首辦回應有關股份已轉移至信託,卻並非完全獨立的 blind trust(保密信託),受益人又是特首夫人,根本形同虛設。泛民多位立法會議員已決定,將在內委會提請引用特權法,調查梁振英私下收取巨款是否涉及違反《防止賄賂條例》,以及 DTZ日本及香港興業之間有否利益輸送。
梁振英與本地財團涉利益衝突外,他當年秘密收取巨款,亦反映其個人毫無誠信及道德可言。爆出醜聞的《悉尼晨鋒報》週一作跟進報導,原來 UGL和梁振英簽訂秘密協議當日, DTZ董事局否決來自國企天津新金融投資( TIFI)的收購建議,但該公司開出的收購價比 UGL高出近十三億港元。梁收受 UGL五千萬元,條件就是支持對方收購,且無論公開或私下都不可批評交易。
翻查資料,在英國上市的戴德梁行曾非常風光,○六年高峰時市值超過五億英鎊。但至○七年,因「摸頂」以四千八百多萬英鎊收購英國物業顧問公司「 Donaldsons LLP」,要向銀行撲水,從此走向沒落。

UGL當年收購 DTZ資產,卻不是買入整間上市公司,結果母公司清盤,小股東一鋪清袋,但梁振英可以偷袋 UGL五千萬元。

UGL行政總裁 Richard Leupen曾辯稱,當日與梁振英的秘密協議, DTZ的債權人及會計師行管理人均知情,但兩者事後卻向傳媒否認知悉梁振英收受巨款。
拒白武士寧賤賣

梁振英醜聞愈揭愈醜,原來簽訂秘密協議當日,天津國企曾開出比 UGL更優厚條件,但梁選擇穩袋五千萬元,條件是不能反對 UGL的收購。

及至金融海嘯湧至,全球股市和樓市崩潰,○九年 DTZ便勁蝕八千萬英鎊,須重組架構及裁員。一一年歐債危機, DTZ董事局決定啟動快速賣盤程序,並公布澳洲上市工程公司 UGL為首要潛在買方。
結果 UGL以七千七百萬英鎊收購 DTZ,但金額不足以償還所有債務。而且 UGL只收購 DTZ業務,而非整間上市公司,最終只剩下空殼的 DTZ要即時除牌,一眾小股東「銀紙變牆紙」,損失慘重。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以為 UGL出價最高, DTZ迫於無奈才賤價而沽。但原來梁振英與 UGL簽下秘密合約當天,國企天津新金融投資公司( TIFI)曾提出以一億七千多萬英鎊收購 DTZ整間上市公司,並額外提供一千萬英鎊營運資金及三千萬英鎊的全新信貸額。為表誠意及決心, TIFI已向 DTZ展示放在銀行的十四億元人民幣現金;為繞過人民幣出境限制, TIFI更提出直接過數給蘇格蘭皇家銀行的中國分支。
TIFI主要投資天津于家堡金融新區,在天津擁有逾一千萬呎甲級寫字樓樓面。假若收購成事,所有債權人的貸款獲全數償還, DTZ亦可保留上市地位,小股東不至於「渣都無」。但 DTZ董事局以「時間不足」、「風險過大」及「擔心 UGL會放棄收購」而拒絕這名白武士。身為董事的梁振英穩袋五千萬元,可憐債權人及小股東就到入肉。
梁振英查懋聲利益關係圖

香港興業連續五年委託日本 DTZ,替旗下近十億港元日本資產估值

特首力排眾議不發牌給港視,並將討論亞視續牌,作為亞視股東的查懋聲有直接得益,卻未見特首申報兩人商業關係

特首倡發展「東大嶼都會」,甚至考慮放寬該區地積比率,香港興業作為愉景灣大地主,地皮及物業必大幅升值
北京屠狼派佔上風

防暴警察向和平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為 689的民望,帶來永不超生的結局。(江永健攝)

雨傘革命持續逾半個月,梁振英的民望跌至上任以來第二低,下台的壓力有增無減,尤其涉貪醜聞爆出後,中共輿論機器並未啟動為他申辯,令事件涉及北京高層權力鬥爭更為可信。消息人士透露,北京「反梁派」不斷向習近平施壓,要求撤換 689,並做好屠狼之準備。
「我不會辭職,亦不需要辭職。」梁振英本週一在廣州老調重彈,在十六日內第四度公開表示拒絕辭職問責。建制派及政府內部流傳,他週日晚上抵達廣州後,曾秘密會見近日南下廣東的政治局常委、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匯報處理佔領行動的最新形勢。
連日刻意避傳媒
自十月初以高規格力挺 689後,北京的支持度開始放緩,尤其上週三爆出 689收取 UGL五千萬元醜聞後,他連日刻意避見傳媒,包括取消部分公開活動;最離譜是上週六晚選擇性地接受無綫專訪;翌晚到廣州又偷偷換酒店讓記者撲空,直至週一下午才短暫會見傳媒。
上週五晚他約見三十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強調仍獲中央支持;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上週末出席民建聯路向營,亦重申中央支持梁振英,該黨高層引述張曉明稱北京早知梁收取 UGL款項。
不過,中南海高層對佔領行動的定性,卻存在明顯分歧。上週五訪問德國的總理李克強首度表態,指港府有能力依法維護香港社會穩定及經濟繁榮,暗示港府有能力自行解決;但副總理汪洋上週六訪問俄羅斯時,卻批評西方國家支持香港反對派在中國發動顏色革命,是中共高層對佔領行動最嚴重的定性。
消息人士對本刊稱, 689縱能渡過今次政治難關,但單是向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以及收取巨款的利益輸送醜聞,都會成為反對派緊抓不放的追擊目標,令他及其班子難以有效施政,尤其現時社會撕裂之深,是回歸以來最嚴重。據悉,北京「挺梁派」系一度力挽狂瀾,希望讓他做滿五年才退下火線,惟佔領行動不論朝哪一個方向發展,這個安排都恐怕難以做到,故此 689的終點只會愈推愈前。

梁錦松上週接受訪問一句「得民心者得天下」,令各界密切注視他是否已作好準備接替 689。(《蘋果日報》圖片)

北京已有斬狼準備,現時為港府第三把手的曾俊華,被視為是收拾殘局的過渡特首人選。
狼變政治負資產

張曉明上週末出席民建聯路向營時,曾指中央早知梁振英接受 UGL款項,但西環的輿論機器卻未見為 689涉貪醜聞作出反駁。

熟悉中國問題的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認為, 689提早下台機會比前增加。他說,發放有關收受巨款的黑材料,或是國家安全部與中共組織部所為,當中牽涉中共高層權力鬥爭;最大問題是中共輿論機器冷處理 689的取態,「如果北京真係撐佢,西環應該發動親共喉舌媒體反駁,但呢幾日都係集中攻擊佔領行動。」他相信北京已視 689為政治負資產,不立即撤換只是形勢使然,「北京唔想好似受壓而炒佢,但肯定唔會好似阿董咁,拖到兩年後先郁佢。」
梁振英的特首生涯危如累卵。接近北京的反梁派消息人士稱,一旦 689被拉下馬,兩位新舊財爺包括曾俊華及梁錦松,都是合適替補人選。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本是帶領現班子完成本屆餘下任期的最佳人選,但消息指林太在政改一役失分太多,由她接任,恐怕難以解決佔領行動遺下的問題。
防標籤紅皮白心

梁班子上任後政治醜聞屢現,倘若 689被迫下台,恐怕逾半官員亦會「跳船」。(王偉洪攝)

消息又指,曾俊華的最大優勢是獲北京財金系統信任,亦是他能抵禦 689上任後意圖染指金融政策的最大本錢。但官場中人稱,曾俊華對擔任 Plan B完全被動。 689面臨下台之際,政界流傳鬍鬚曾有望頂替,恰巧近日《明鏡郵報》連日報導稱,與佔中分子勾結的是「紅皮白心」的港府司局級官員,故質疑有人想藉佔中剷除異己。
不過,曾俊華多次表明無意染指特首寶座,今年三月中旬他出席青協預算案網上直播節目時,鬍鬚曾回應青年提問時表明「無興趣選特首」,「如果有得揀,情願做老闆」。相對於林鄭跟 689的鬥爭白熱化,財爺則盡量把矛盾隱藏,如今次力阻 689堅持武力清場,他只是從旁支持林鄭,未有正面和鷹派交鋒。
曾俊華會否為北京收拾殘局,變數太多。相反躍躍欲試的另一 Plan B人選,是最近非常高調的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沉寂數月的阿松上週五接受報章訪問,高度讚揚學生,「好開心見到年輕人有理想有激情」;又主動提及曾為警方向學生施放催淚彈而「流淚」。最可圈可點的一句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是民心盡失的 689的最大諷刺。
猶記得政改諮詢去年年底啟動時,坊間愛玩「估領袖」遊戲,梁錦松被視為「黑馬」,前高官馬時亨一再稱讚阿松有能力當下屆特首,「馬拉松」的聲勢日大,惟至今年五月,兩人先後表明無意角逐特首,行情大為轉淡。
飛哥:老董挺松

梁振英出任特首逾二年,已成港人公敵,只有他的離開,才可以打破現時佔領行動的僵持局面。(翁少陽攝)

然而,對梁錦松極為賞識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上月底率領多名富豪往北京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籌組的智庫被視為未來特首的選舉及組班機器。時事評論員李鵬飛早前對本刊表示,老董的智庫確實「挺梁」,但支持的是梁錦松,而非受港人唾棄的梁振英。
梁錦松「去馬」升溫,最明顯是重返政府的態度轉變。三年前他公開支持唐英年競選特首,表明不會重返政府。同樣的問題放在上週五訪問中,他的答案變為「按神的指示,我當然欣然接受」。
林和立認為,梁錦松成為過渡特首的機會,遠比曾俊華高,「 John Tsang中學已經喺美國,係典型番書仔,加上佢本人無意願做特首,好難同北京信得過嘅阿松去爭。」

撰文:林浚源、陳凱敏、楊慕珠、黃偉超
資料:資料組
插圖:詹震寰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