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週日凌晨,朗豪坊的亞皆老街變成電影《戰狼 300》的廝殺場面,一群黑幫青年,隨機尋找離群學生埋手,一時間拳腳交加,有些學生被打至頭破血流,打人者還一路高呼:「我冇搞事!」(韋平攝) 

封面故事

國安操控 黑社會亂港內幕

Ads by Google

上週五至週日清晨,整整三日內,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黑社會霸佔旺角和銅鑼灣,口叫支持學生,但見人就打,旺角山東街更變成野獸戰場,連警察也被黑社會包圍恐嚇,警署遭到衝擊落閘,暴徒斗膽追打警察,在場黑社會打手更高呼,每小時都會來一次,直至旺角清場。
由和勝和為首,加上新義安、 14K三大幫會,承接了這趟黑暗維穩工程,當梁振英派系左手出完防暴警察,來自大陸右手就出黑社會鎮壓,連環棍出招使全港人陷入恐慌,以逼學生退場,也逼市民加入反佔中運動,最後使政府可高壓清場。
正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雖然佔中人士及義工已處處提防可疑人物滲入及留意有沒有黑幫分子出現,但要來的始終要來,這場由國安精心操盤的行動,已令香港多年的安全城市美名蕩然無存。
原本更嚴重的一場血洗旺角場面將於週日出台,猶幸在各方面努力斡旋下,國安在最後一刻叫停,暫時將旺角治安交回警察手上。
但一刻平靜,不代表黑幫分子已放軟手腳,嗜血的豺狼嘗過鮮血味道後,一定趁機再次出動。
古惑仔到場也不全為錢,正所謂可當街打人,當街兇警察,做黑社會如此威風,人生有幾何。
「多謝梁振英,一上場黑社會個個鹹魚翻生!」

 

週日旺角大亂後,各區反黑探員集齊旺角街頭,人人耀武揚威,逢人就喝問是不是黑社會,還高聲大叫反黑做嘢市民閃開,一時間,旺角又安全起來。
然而一些躲在暗角的古惑仔告訴記者,昨晚這些反黑探員還被黑幫圍攻得不敢吱聲,現在幫會「坐館」叫停,才輪到反黑探員又威風起來,之前旺角警署被圍攻時,警員被追逐時,他們不知躲哪裡去了。


上週五戰場 

雖然帳篷遭黑幫及反佔中人士拆掉,但學生及佔中人士很快又回到彌敦道上聚集,貫徹抗命不認命的精神。(韋平攝) 

早在上週二及三晚,不時見口罩青年在旺角流連,他們古古惑惑不斷視察,動機成疑。(韋平攝)

另一班口罩黑幫青年,在山東街遇上軍裝警員時,互相對峙之餘,露出兇狠目光,更不時出言挑釁警員。(林川攝) 

一群紋身的口罩黑幫青年,週五在波鞋街附近遇見反黑便裝探員,金毛黑幫青年恃人多勢眾,不把探員放在眼內之餘,更與探員互相怒目而視,態度十分囂張。(王晴攝) 

大內密探殺到

上期本刊已率先披露,國安早在個多月前,派出多名要員來港見本地各大小黑幫話事人,並要求他們及旗下黑白道的生意員工等加入反佔中行列。
本地第一大幫勝和,便與來自北京國安部高層,在都文龍旗下的賭船上會面,席間國安人員提議過幾個反佔中方法,如透過個人人脈,聯絡上佔中人士,並意圖影響他們的行動,至於其他詳細反佔中行動,則沒詳細說明,「國安講嘢唔使講太明,大家心領神會啦,唔通齋叫啲古惑仔參加反佔中遊行示威咩?趁機搞事,令佔中行動失敗及失去民心就最好啦……」一位勝和大佬如此說。
國安人員每次來港,都會化身不同身份,也不會有證件和卡片,但會做某些事,例如即時指揮人抓捕黑幫在大陸成員,或即時釋放等手段,來顯示自己身份,甚至透過安排,把澳門賭廳利益也可協調給不同幫派,使黑道中人都深信不疑,來者都是「大內密探」,而顯得恭恭敬敬,以免自己利益受損。
歷年來,在港活躍的中共情報系統,主要分為中聯辦、國安和軍方情報部門,三大系統互不隸屬,各自爭功,甚至提供不同分析供中央參考,或者各自採取手段維穩,今次操控黑社會的,主要是國安部。
傳統上,國內維持治安,表面是經公安及武警的治安單位負責,但若需要暗地裡對異見人士發功,例如恐嚇和調查,國安就大派用場,但國安無法名正言順在香港活動,於是黑社會便變成國安在港的執行人。


週六凌晨五時左右, PTU防暴警到旺角增援,並排開陣勢與對面人群互相對峙。(韋平攝) 

古惑仔一開始動手打人,便一浪又一浪地撲向人群,阻擋者會遭打至血流披面。(林川攝) 

諷刺的是,黑幫落來六親不認,逢人就打,反佔中人士廖生也被打得頭破血流。(林川攝)

平日兇神惡煞的反黑組探員,上週日凌晨被大批古惑仔包圍,結果要躲到 PTU身後作掩護。(王晴攝) 

打人現場猶如電影畫面,拳頭亂舞,也有高呼尖叫。(林川攝) 

勝和自視梁營人

當國安運用軟硬兼施方法,收歸了全港黑幫替其辦事,一場反佔中風暴,其實早已颳起,而整個黑道亂港工程出場時間,大約在上週二開始。
本刊接觸到一名 14K高層阿達(化名)爆料,約在上週一,他已收到幫中老叔父通知,說收到國安的第一個電話指令,着各黑幫派員到各佔領場地「視察」,和作行動前準備。各幫派都派人去了旺角,佯裝支持學生的群眾。
「勝和唔同嘅,佢哋好炫耀自己係梁營人士,梁振英選特首前,佢手下同勝和上海仔及囝囝等出席過流浮山小桃園酒家江湖飯局,之後勝和一名高層本來禁止入境澳門,但後來竟然透過梁振英身邊人解禁咗,可以入賭場發展,勝和班大哥於是個個都磨拳擦掌,聲稱自己是國家御用軍團,幫阿爺辦事,要替梁營立功。」


週日戰場 

上週六晚,黑幫改變策略,除在街上亂打人外,更扮作是佔中人士混入人群中,高舉雙手來進逼警方防線,而一班軍裝警被他們重重包圍。(韋平攝) 

國安第一個電話

當國安「視察」電話一出,無獨有偶,記者由上週二起,即發覺旺角街頭多了古惑仔聚集,有些紋身的青年更戴了黃絲帶,示意自己是支持佔中,其間記者訪問過駐旺角的義工,當時他們沒覺異樣,更表示有些貨車司機主動替他們義載佔中人士及物資,他們相信「俠義每多屠狗輩」。
但當時記者已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潛伏不安氣息,因在旺角各主要街角均見古惑仔在流連,他們既非支持佔中的市民,又不像區內陀地在相熟的商鋪打躉,幾可肯定他們的出現絕非偶然。
再加上今次黑社會搞事手法高明,事先在網絡製造大量流言,使人心惶惶。其間網上不斷流傳很多虛假消息,一時說是信義會社工,訴說有人出錢請打手出旺角搞事,一時又說是醫護人員收到臨時加班指令,以備警方清場時,多傷者入院等消息滿天飛,大量網上虛假消息發布,為黑社會出動前製造恐怖氣氛。


旺角未發生打人事件前,已有不少口罩男出沒。(田俊攝) 

有紋身青年,每當到達旺角一個據點時,就與人保持聯絡,像分工合作地將旺角包圍,變成他們的戰場。(韋平攝) 

第二個電話叫做嘢


反黑組探員在山東街,近波鞋街拘捕了一名南亞裔及五名本地青年,他們涉嫌毆打學生和佔中人士。(林川攝) 

14K高層阿達透露,當古惑仔收集了旺角場地的各種訊息後,至上週五早上,國安第二度來電找本地各黑幫話事人,正式傳達「阿爺叫今晚做嘢」,而阿達亦第一時間通知了記者,並說:「勝和响天水圍屋邨吹晒雞,出五百至一千蚊搵人出旺角做嘢……」另外,勝和雙鷹青從元朗,傻福、阿澤等從荃灣調人,四眼柱則從油尖等地,共調派過百手下到旺角增援,並以廿人為一小隊,輪流進行衝擊。
而銅鑼灣方面則交由 14K肥狗及北角話事人肥標,再加新義安的遮仔及甘仔負責, 14K肥狗是跟隨劉安做走私生意,故阿爺叫到必定全力支持,期望他的走私生意不被內地海關掃蕩。
古惑仔收到的指令也很簡單,到場後手纏黃絲帶,高叫支持學生,但見人就打,一定要製造混亂。

連反佔中都打


到場古惑仔高聲嚎叫,警員也只能低聲下氣。(韋平攝) 

記者當晚目睹,一批傻福手下,到場後先聲稱自己是支持學生,但各人目光散亂,明顯是吸食了毒品壯膽,繼而當其中一人動手,這幫古惑仔便像狼群一樣湧上去,對路過身邊的人,隨機捉住亂打。
傍晚時,當一班為數只是三十多人的口罩青年衝擊佔中人士帳篷時,很多在帳篷內的少女已被嚇至哭叫起來,當有人群衝近他們時,更有少女不時在人群內大叫被非禮,總之現場環境十分混亂,再加上警力嚴重不足,學生及佔中人士在黑幫青年及反佔中人士夾擊下,受驚、受襲、受傷及被非禮的比比皆是。
一批古惑仔打完即撤走,然後另一隊古惑仔又出現,同樣手纏黃絲帶,高叫支持學生,然後衝入人群狂打。

反黑組認出勝和仔


口罩黑幫青年,在山東街上向一名紅 T恤學生施襲,其他人見狀只懂驚叫,全沒防衞反攻意識。(林川攝) 

稍後,西九反黑便裝探員終於現身,衝上前來拉人,並將一名南亞裔及兩名有紋身的古惑仔鎖上手銬,而其他口罩古惑仔見狀,即邊除掉口罩,邊分散成兩、三個人一組站在附近街頭,而其中一名穿白衫及高瘦的金毛古惑仔走向探員面前,邊大聲說他們是支持學生,還給探員看他手腕上的黃絲帶,但帶隊的西九反黑探員即反問他是跟勝和傻澤定四眼柱,金毛古惑仔先點頭承認,繼而見記者在場拍攝,即又趾高氣揚,「阿 Sir,唔好講呢啲嘢,阿 Sir你唔好咁躁。」
但當警察一放人,他們又回頭高叫:「我一個鐘頭回來一次,睇吓你點。」
一名反黑組幫辦接受訪問時表示,他認出當晚有不少勝和仔在旺角,其中認出部分人士是傻澤及四眼柱的手下。
有傳今次酬勞方面是按工種計算,古惑仔每人落場幾百至一千「每個大佬出幾十人,成本都係幾萬,呢啲錢阿公會俾番,至於社團收國安幾多錢就冇人知,但利益肯定千萬元以上計。」阿達指出,古惑仔到場也不全為錢,正所謂可當街打人,當街兇警察,做黑社會如此威風,人生有幾何。「多謝梁振英,一上場黑社會個個鹹魚翻生!」

第三個電話叫血洗旺角

連串行動,黑幫未收到預期效果,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依然被佔領,阿達通知記者,至週六上午,國安第三個電話來了,要黑幫在週日凌晨二點,帶齊架生,在旺角發動更大的衝擊,阿達更指,聽聞勝和那邊,今次召集比之前更多的人馬,並準備凌晨集合在深水埗某處舉行誓師大會,而一些大佬輩還親自帶隊,期望一鋪打殘學生及佔中人士,要完全清場。
旺角經歷黑幫洗禮後,翌日輿論及市民大肆鞭撻政府,甚至質疑警黑勾結,民怨升至另一輪高點,而面對市民指責,保安局黎棟國急急出來澄清,並否定警黑勾結論,為挽回警隊聲譽及面子,警方高層積極部署防衞旺角,決不容失控場面再出現。
另方面警方同時截獲黑幫再度衝擊旺角的消息,為怕會爆發嚴重的流血場面,在週六下午, O記傳召了各黑幫主力大佬輩面談,表面要他們制止血洗旺角,實際是截斷他們與手下的聯絡。
O記此招果然有效,阿達表示,各堂口人馬已準備就緒,但一直未收到大佬的最新指示,阿達形容,從手機 WhatsApp上看,他的大佬有四至五個小時是沒上網,相信已被邀談話,但一批古惑仔仍照樣去到旺角準備動手。
星期日凌晨,由於古惑仔人數不多,他們改變策略,分開進入不同人群,不斷挑起事端,警察抄牌又嘈,警察放人又嘈,不斷叫囂黑警,挑起現場其他人情緒對警方進行攻擊。這夜,整個旺角被點起的火頭多達十多處,而且愈夜愈瘋狂,甚至一大班人對警察進行追逐戰,一名督察也被人打到頭破血流。


在彌敦道口罩青年被學生圍堵,黑衣青年即拿出手機扮學生,並大聲說自己及友人是支持學生及有相關 facebook資料,並說歡迎查看他手機內 facebook資訊,但未幾,其友人便開始追打附近途人。(林川攝) 

黑幫青年以手腕綁上黃絲帶扮作佔中人士外,也以此識別出自己人,以免打錯。(程志康攝) 

旺角變野獸世界


像拍古惑仔電影般,一群口罩青年,在彌敦道佔中大本營打完人後,便浩浩蕩蕩沿彌敦道行向太子方向,帶頭白衫者似是他們的頭目。(林川攝) 

到凌晨三時,旺角已陷入野獸世界,一批批人在街頭打鬥,在後巷群毆,反黑組探員被包圍,一個搭一個膊頭生怕落單,記者親睹古惑仔包圍探員,個個舉手作手無寸鐵狀,但卻在探員耳邊揚言:「睇路呀警察,小心呀警察,我哋好多人㗎,你唔好驚呀,慢慢行呀。」然後古惑仔群起怪叫,反黑探員均不敢出聲,最後要大批 PTU到場才得以脫身。
另一批人則包圍警察狂叫,警署要落閘嚴守,為數甚少的警員個個神情緊張,手持警棍戒備,最後甚至出動胡椒噴霧也未能驅散人群。
直至天光前,大批 PTU手持盾牌和胡椒噴霧增援,在亞皆老街一字排開對峙,古惑仔才陸續散去,剩下一大批市民仍在叫喊口號。

第四個電話叫暫停


古惑仔煽動群眾,要警方釋放被帶返旺角警署的同黨,警員除將大門落閘外,更要防範有人衝擊警署。(林川攝) 

當黑社會準備每日車輪戰之時,阿達表示,社團收到國安第四個電話叫暫停。
原來,此期間學生和政府展開談判,並獲得警方承諾保障安全前提下,重開與政府的對話會議,形勢一時有緩和跡象,國安於是要黑幫即刻暫停一切衝擊行動,將治安權交回警方手上,靜待國安下次的指令。
而由於各大社團高層被警方邀回談話,聲言如再搞事就封殺一切收入來源,各大佬也樂得順水推舟,暫時停止行動,把旺角還給警察。

 

阿達表示,猶幸最後各方人士肯懸崖勒馬,否則旺角必然出現嚴重流血場面。「如果黑社會要搞落去,警察根本無力制止,你睇吓星期五到星期日,警察完全被困獸鬥就知,自己都未保護到,邊有可能維持治安。」阿達說,黑社會不必人多,到處點火頭製造事端,情況已不可收拾。
風暴暫時平靜下來,但佔中運動一日未完結,黑幫便繼續在旁虎視眈眈,期望擇善而噬,政府和學生談判一旦破裂,又是黑幫反撲之時。
截稿前,本刊收到消息指,警隊一哥曾偉雄是決定發放催淚彈的決策人,原以為可一夜清場,但殊不知梁振英突然叫停,結果觸發市民覺得生活被干擾,反佔中情緒開始高漲,每日不同政見者在街頭對罵。一些警隊中人表示,曾偉雄可能覺得自己中了梁振英的政治圈套,以故意拖延的手法,來儲蓄民意不滿和反彈,最後來一鋪清除佔中力量,政治上會勝利,但警隊的專業形象,卻一夜蕩然無存,據知曾偉雄因此事極度不滿,並拒絕出席任何記者會。
警察不滿,黑幫橫行,梁振英一意孤行,香港告急!


上週五及六,黑幫在旺角亂打人,不少學生及佔中人士被打至頭破血流。(韋平攝) 

衣著老土的口罩黑幫青年,多是勝和在天水圍吹雞出來的牛屎飛,打完人即走。(林川攝) 

警方調動失當


上週日凌晨,大批手持伸縮警棍的警員操向大角咀方向,營救被人群包圍的反黑組同事。(王晴攝) 

今次旺角亂局,警方是要負部分責任,雖然沒確實證據證明警黑勾結,但警方在調動人手上失當卻是鐵一般事實,在警力不足下,便給市民看到警員不拘捕行兇者或將之即場釋放的無理現象,有前線警員高 Sir向記者呻:「有眼睇,現場得幾十個警員,拘捕一個疑犯及帶佢返警署,起碼要凍結幾個人手,有數得計,拉十個疑犯,街上邊個維持治安?」該警員形容,當晚警署變成人海中孤島,得幾十人當值,自救無力,哪有能力捉更多人回去。
另外,高 Sir唔排除早前有同袍因受了學生及佔中人士的氣,故在處理混亂場面時,是有意放軟手腳,「咁都係人之常情啫,先前就鬧我粗暴對待示威人士,咁依家咪唔粗暴囉,等市民睇吓警察係好人定衰人?」高 Sir續指,在警力不足下,警員若見到相識的古惑仔,以勸退方式叫對方離開現場,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總好過現場處處火頭,「在市民眼中,好似差人放走古惑仔,但你教我仲有乜方法?」
警方防暴王牌的 PTU(機動部隊)約有一千三百人,原本可即時抽調至旺角支援,但週五旺角大亂時,警方高層似要守住政府總部及特首辦公室,故遲遲未調動 PTU,卒弄出保安局長黎棟國說增援人手,由中環乘地鐵至旺角需時一個鐘的笑話。


撰文:陳如楓、陳剛、艾馬、程志康、文高
攝影:攝影組
插圖:朱桂葉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