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玻璃幕牆設計、屹立於何文田的培正小學新大樓,樓高十五層,外貌已和一般中小學不同,原來是專為培正專業書院而設的「嫁衣裳。」 

封面故事

掏空培正 富豪校友打家賊

Ads by Google

香港唯一有學生獲得過諾貝爾獎,政、商、學界名人輩出的百年名校培正,其小學爆出儲備「被掏空」風暴,一直由多名舊生把持的培正辦學團體浸聯會教育部,多年來暗度陳倉,另外成立以「培正」掛名的培正教育中心和培正專業書院「搵真銀」,近年又發起為培小興建一座十五層的新教學樓,冧掂富豪校友「電子大王」顧明均捐助二千萬。
殊不知,大樓剛入伙,校友及家長才獲知會,教室因超出政府規定的中小學校舍高度限制,培小根本不能使用;另一邊廂,「哎吔仔」培專對外募捐時則明目張膽,將大樓「據為己有」,先舔到盡以每項最高千二萬,兜售各層課室、演講廳、圖書館以至座椅的冠名權,更索性「改圖」把招生冊子上的大樓照片,印成培專大樓。
更甚是,原來大樓全部二億六千萬的建築費,幾乎全由私立的培小出資,培專只出資一千萬,卻想佔領大樓,瞓身捐款卻發現被蒙騙,全球培正仔正聯署反擊,火氣十足的顧明均,近日就四度入稟追討捐款,又狀告培專盜用商標要求賠償十億。他形容:「我好似開咗門俾賊入屋綁起咗,唔反抗點得。」

 

何文田培正道與窩打老道交界,培正中小學校區內,矗立了一幢樓高十五層,玻璃幕牆的大樓,驟眼看來與學校格格不入,原來這幢大樓,屬培小的辦學團體浸聯會轄下,八至十五樓原定安排於今個學期作為培正專業書院的新校舍,不過培專的大計,被培正校友叫停,而捐助二千萬興建大樓的光頭富豪顧明均,更兩個月內四度入稟控告浸聯會及培小。
顧明均更聯絡培正舊生齊齊發炮,哈佛大學講座教授丘成桐,回覆本刊指:「很多人想利用學校的名字,卻看不出來有什麼高尚的辦學目標,也沒有徵求我們這些對教育有經驗的舊生意見。」又說:「培正當局,還對同學會採取不合作的態度,使人驚訝!很多同學認為,一百廿多年的名校,對學校名譽要特別重視,畢竟這是由創校元老和歷代同學花了不少心血得來的結果!」
丘成桐所炮轟的事,源於新大樓對校友募捐時,原來只表明供培小之用,但無端端和培小無直屬關係的培專卻想鵲巢鳩佔。


五年前,打贏廣州的培正商學院侵權官司,一眾培正負責人手牽手以示團結,但當年的校監楊國雄(前右一)、校董何建宗(前右四)以及現任校監陳之望(後右一)今次卻捲入培專「侵佔」培小新大樓風暴中。(《蘋果日報》圖片) 

培正「哎吔仔」培正專業書院欲「佔據」新大樓,光頭富豪顧明均無名火起,力斥「有賊入屋」,連發四封律師信追擊「家賊」,更向母校追討二千萬捐款兼申請禁制培專使用培正名號。 

有錢又固執

事件中捐錢最多,年屆七十,有光頭富豪之稱的顧明均,以他六呎二身軀,空手道黑帶的掌力,一手拍枱說:「佢哋唔肯交數,唔肯改名,我一定要出手,用司法手段睇你哋點走。」
大學讀法律的顧明均是南太集團主席,現時在紐約交易所上市,市值超過二十億港元,另南太在深圳前海擁有一幅地皮,顧曾表示,估值約九十億人民幣,這位百億富豪性格鮮明,熟悉他的人都指:「佢好固執,做事一定做到底,當然佢亦好有錢,所以得罪佢你一定頭痕。」引證顧明均的執着還有他的光頭,原來六四事件前他是有頭髮的,但屠城之後,他決定削髮以表不滿,頭髮就從此沒有再留過,有人問他為何事隔多年仍這麼堅持,「六四都仲未平反。」顧說。
而且顧明均在培正留低的回憶絕對比別人更多,因他曾三次中二留班及一次「撻班」重讀中一,前後讀了十六年培正,加上今次觸動顧明均告自己母校的人,通通是培正舊生,在他眼中更加「罪加一等」。顧明均連環入稟告得很盡,培小前兩任校監楊國雄、何建宗,小學前校長李仕浣、中學校長葉賜添通通成為被告,還加上浸聯會,實行要一網打盡。


培專鵲巢鳩佔失敗,原定遷入的大樓八至十五樓現時已停工,連地磚也未鋪好。 

顧明均是熱血培正仔,眼見培正名號引發的爭議不斷,如今站在培正的百年牌匾下,他既憤怒又無奈。 

培小新大樓造價二億六千萬,大禮堂可容納九百多人,舞台可作三層升降。 

培正出產過不少學術泰斗,最著名的莫過於九八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崔琦(左),和八三年菲爾茲獎得主丘成桐(中)。 

High tea惹的禍


培正與培專關係 

四封律師信追擊,顧明均還嫌未能引蛇出洞,表示不排除再告,他提高聲線說:「第一樣係追討二千萬,告培正小學同當時嘅楊國雄校董及李仕浣校長;第二係『培正』被培專盜用,索償十億;第三係告培專未經我同意用我個名做顧問,係用我個名去呃人,要求佢哋交盤數俾我睇;第四要求浸聯會交代捐款下文。」
這一切恩怨情仇,要追溯到○七年的一餐下午茶。顧明均憶述,當時有五十多年歷史的培小舊禮堂拆卸,計劃花兩億重建成新教學大樓。「嗰時楊國雄同李仕浣約我飲茶,話籌得好少錢得幾百萬,聽到佢講呢個困境,我就答應捐二千萬。」愛校心切的他,沒有詢問詳情,「靠個信字就應承。」到大樓落成後才知道,八至十五樓會讓「哎吔仔」培專遷入。
更令光頭富豪頭頂冒煙的,是他近月又得悉,按《教育規例》中有關全港中小學「學校的高度限制」規定:「除天台操場四周的護牆外,校舍的任何部分不得位於高度超出地面廿四米(約八十呎),按此高度,即中小學課室一律不准設在七樓以上,換言之培正小學新大樓八樓以上的樓層,就算成功阻止培專遷入,他的師弟妹都有得睇冇得用:「原來樓上係中小學都用唔到,絕大部分校友都唔知道,直至幾個星期之前才知。咁起來做乜,咁係唔係等於挪用先?度身訂造嚟幫培專!」顧明均氣憤地說。

我要將佢軍


現任培正中、小學校監陳之望一見到記者,即愈叫愈走拒絕回應。 

培正被侵權官司不是第一次,○○年前廣州副市長梁尚立,以培正名義在中港兩地註冊,開辦三間商學院,顧已出錢出力打官司,一路打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及香港高等法院,前後共十二年,四年前香港培正獲終極勝訴,顧說:「好多人警告我返大陸小心啲,我理得佢。」勝訴後又再捐出五百萬,準備往後作其他有關維護「培正」名稱官司之用。
之後粵、港、澳培正負責人,在廣州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祝捷會,更發表共同宣言,致力捍衞培正名號,估不到到了今天,顧明均要告的,就是當年參與宣言的部分負責人及浸聯會,顧明言對此非常憤怒:「當年佢哋問晒後台老闆,港澳就得浸聯會授權,廣州就得教育部同意,至有呢個宣言,無理由再生呢個(培專)出嚟。」「如果培正生出嚟係皇帝,你又生兩個又話係皇帝,我要將佢軍、出嚟搏命囉!」顧連珠炮發又說:「有人想威脅我,要我停止官司,唔可以追究黑幕。」
他又指,早已知培專「盜用」了培正商標:「當年我搞緊廣州單官司,根本唔得閒理,擒賊先擒王啫。」不過,現時本港「培正」商標註冊,全為浸聯會擁有,顧解釋,由於培小沒有正式校董會,所以沒有法人地位,培正的商標只是交給浸聯會託管。
對於顧明均要告到底,對壘的另一方已經有人想扯白旗,記者收到被告之一,前培小校監,現任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何建宗給培正校友會的一封申寃電郵,何自白指:「只是遵從校董會議決……把罪咎因由全歸於我……叫我情何以堪。」又說:「名聲和事業毀於一旦,真令人心碎……」
培小新大樓「被侵佔」是兩個多月前被揭發,原來培小一直以來都沒有獨立校董會,校務全由浸聯會轄下校務委員會處理,都是浸聯會內一些培正舊生輪流上庄,出任校監、校董等要職。
浸聯會知情人士表示,董建華年代力推大專產業,加上校友崔琦和丘成桐分別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和數學界最高榮譽菲爾兹獎,培正變得極有商機,於是當年的校監楊國雄建議,用浸聯會之名,開辦了培正教育中心,及後進一步「衍生」出培專,但兩者均不是培正「親生仔」。

轉移培小資產


培正舊生,科大數學系教授陳炯林指,事件的主因是:「培小無校董會,無法團,真正有法人權力現時係浸聯會,啲嘢就當係佢,而培小係佢管嘅,咁會好大鑊,政府應該出面。」(胡智堅攝) 

今次掏空資產醜聞的根源,培小大樓的興建,是浸聯會在楊國雄時代一手促成,知情人士說:「我哋只係負責表決。」目前楊仍兼任培專院董,角色衝突外,更令人質疑大樓是為培專作嫁衣裳。過去兩個月,雙方多番交鋒,校友會出特刊炮轟,又召開會議聲討,楊國雄則避走美國,校友會多番要求浸聯會及現任校監陳之望交代,但均不得明確答覆。
原來顧明均的入稟,背後果然有黑幕,參與項目的知情人士透露:「新大樓最初預算一億九千萬,由培小出資一億八千萬,當中包括校友捐款,培專只出了一千萬,但一○年大樓圖則出現問題被迫延工至去年落成,最終造價高達二億六,全由培小找數。」他又透露,「楊國雄當年曾在一次視像會議上,承諾培專最終會出資五千萬,但最後不見任何文件再提及。」又說:「一○年培小都有成兩億七儲備,而家估計得番三、四千萬。」雖然私立的培小近年連年不斷加學費至每月四千四百元,但今次大樓工程,已掏空培小多年儲備。
對於挪用培小儲備金的指控,他說:「佢哋都無咁嘅諗法,因為佢哋認為培小同培專都係隸屬浸聯會,將來再慢慢還。」他又自白:「培專當年其實都有三千萬儲備,近年有人叫現任校監陳之望從培專那裡再支付一千萬建大樓,但對方一味拖,又唔肯白紙黑字寫承諾,至搞到今日咁四分五裂。」

百年老校猛人多


培正在何文田建校八十多年,左邊車路更被命名為培正道。 

創辦於廣州的培正有一百廿五年歷史,由浸信會作辦學團體,孫中山先生亦曾為該校校董,其長子孫科,中共開國元老廖承志也是培正仔。當時已有「北有南開,南有培正」的美譽。
至一九三三年時任校長黃啟明及校董林子豐等人,在何文田購地五萬餘方呎興建校舍,正式設立香港培正小學,並於二年後開設中學部,直到八四年中小學分家,中學為政府資助,小學及幼稚園則為私立,至今仍然是浸聯會屬下學校。香港各界名人不乏培正的畢業生,包括前政務司長唐英年、廉政專員白韞六、入境事務處處長陳國基等,前港鐵行政總裁周松崗、卓能集團主席趙世曾、電視廣播大股東陳國強;演藝界有顧嘉煇、鍾景輝、王晶;學術界更為厲害,除崔琦和丘成桐外,還有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浸大兩任校長謝志偉及吳清輝等。

小圈子圍威喂

而培正和培專這個「哎吔仔」錯綜複雜的關係,一切源於小圈子選舉,知情人士透露,「培小校務委員會共九人,當中八人是由浸聯會理事投票選出(另一人是培正同學會會長),理事按浸會堂會人數比例劃分,共三千多票,先選出一個有二十多名成員的『教育部』,再互選校董和校監,每年五月一日進行選舉。」看似民主比例代表制,「一般唔係培正仔唔會去選,佢哋唔會俾你選到,大家講好你做幾年我做幾年,圍威喂。」
不過,楊國雄由九○至○四年一直做校監,知情人士指:「楊國雄年近八十,喺教會有好高輩分,所屬嘅尖沙咀浸信會是大堂會,又做過十年浸大教務長,外行嘅教友就好自然投俾佢,所以次次都夠票踢唔走佢。」其他人只能論資排輩等上位,「雖然後來由何建宗及陳之望當上校監,但楊國雄只是降級做校董,仍是校務會嘅要員。」
同時,楊國雄目前仍兼任培專院董,至於現任校監陳之望和培中校長葉賜添,也分別兼任培專的院董和發展總監,難怪培專有膽計劃佔領新大樓。而招標興建新大樓時,楊國雄也涉及嚴重利益衝突,原來他是中標的承建商、建業建築的母公司建業實業( 216)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但楊從未向負責興建大樓事宜的委員會申報利益,上市文件亦從來沒有提及,據悉當時建業建築出價並非最低,事情後來不了了之。
知情人士又指,培正內部四分五裂:「學校一直都好多人唔鍾意楊國雄,覺得佢好官僚、霸住個校監位,做嘢又拖字訣,佢做校監時試過去美國探個孫探足半年。而校友最睇唔過眼,係佢搞嘅培專質素差,收生又收得差,好多人想郁佢好耐。」記者曾到楊國雄的天水圍寓所,但無人應門,再電郵給他,也一直沒回覆。


一眾校友在中秋前夕回到母校,拉起橫額誓要踢走「哎吔仔」培專。 

培專對外募捐小冊子中,以每項最高千二萬,兜售各層課室、演講廳、圖書館以至座椅的冠名權。 

開大富翁訓練班


培專現位於加士居道的校舍,下月尾租約期滿被收回,據悉將遷往深水埗,教育局正處理有關申請。 

至於培專前身是培正教育中心,過去一直以搞教師 IT課程、奧林匹克數學、劍橋英語等到校課程營運,近年連大富翁訓練班也有開設,並聲稱和全港三百多間中小學有合作關係,更獲政府以一元租用佐敦加士居道前葛量洪師範學院舊址作校舍。
○九年,培教再「生」出培專,兩年前打算搶攻高級文憑市場,但一二年收生為零,去年只有三人就讀,培專除今年在教育展上派發單張,將新教學樓落成作賣點,網頁亦提及:「培正道全新校園為學員學習提供更完善設施及優良環境。」偷雞遷入新大樓被阻,培專正急謀開源救校,記者日前到培專現時位於加士居道的院址詢問有何課程可供報讀,職員並沒再推介高級文憑副學士課程,反而殷勤地介紹:「得番去台灣嘅學士課程,都係啲二線台灣學位,不過比起香港嘅高級文憑,台灣師資係好嘅。」又話九月已經開學,要報就要快。
另外,培專又和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結盟,包括:英國新特蘭大學、達拉斯浸會大學及威廉諸奧大學等。教育局回應指,培專現時校址,租約到十月底結束,培專去向如何,該校未有回覆。但浸聯會消息指,培專將暫遷至深水埗,之後命運未定。
「內戰」結果令培小新大樓一拍兩散,培專遷入無望,培正學生不能使用,上星期顧明均和一眾校友到大樓視察,記者發現八樓以上的裝修工程已經叫停,地磚都未鋪好,遺下大批建築材料、喉管等,形同大陸爛尾樓,而大樓地庫漏水,警鐘經常誤鳴,洗手間竟用踎廁,顧明均見到怒轟:「呢個年代仲用踎廁,可能想招收大陸學生啩。」他一心捐助母校,如今爛尾收場,點會唔心噏。


撰文:吳國強、莫志樑
攝影:鄭樹清、高仲明
協力:葉天佑
資料:鄭詠欣、陳雅欣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