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是不是這樣的醜惡 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 彭家麗

Ads by Google

凡事也要綽頭。一九九二年,彭家麗入行第四年,改編台灣吳宗憲的《是不是這樣的夜晚 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十七個字原封不動,據聞打破了香港流行曲的歌名長度紀錄。
歌,因此而流行,但對手太強,有四大天王又有王靖雯,頒獎禮上未輪到彭家麗。那個年代,做得好,未足夠。
二十年後,做得好,更加不足夠。退出樂壇多年,彭家麗回來了,在一個普通的籌款活動遇着一個普通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用上極不普通的歌唱技巧亂唱一通。二人合唱片段的網上點擊率隨即超過一百萬。
如果你唱得好好聽,又好好運,大概,有一萬。
片段中,沒有偷笑沒有憤怒沒有氣餒的彭家麗說:「如果,我都笑埋一份,大家就見不到一個專業演出者。做好本分吧,旁觀者始終會看到好的一面。」
凡事也要綽頭。今天的綽頭,跟昔日的綽頭,是否有點差異?

乖女孩


有些遊戲規則,我不懂,也不想。 

彭家麗出道於一九八九年的黃金盛世,同期新人是關淑怡是王菲,港台夠膽頒獎給《血染的風采》與《一無所有》。彭家麗十九歲,處女作《再見十九歲》不算受歡迎。「唱片銷量高過現在任何一個歌手任何一張專輯。」
讀中學時,跟胞姐四出參加歌唱比賽,由揀林志美《雨夜鋼琴》挑戰少年警訊,到憑麥潔文《斷》贏來唱片合約,無接受過歌唱訓練,也談不上喜歡。「只是對其他課外活動更缺乏興趣,無得揀,唯有揀唱歌。」
中學一畢業,立即灌錄唱片。你看彭家麗的自選參賽曲目,該知道怨婦口味。無奈所屬唱片公司為日資,主打少女情懷。「聽見自己的歌,打冷震,我知道自己不是小鳥伊人,不是甜心。
「我只是個不會出聲的女孩,好乖,不敢提出要求。」乖不代表可愛,被誤解了。逆來順受好幾年,同期的關淑怡與王菲飛上枝頭,後來的鄭秀文與彭羚迎頭趕上。「我沒有什麼鬥心,看着她們,距離是有的,但感覺又不大。畢竟,公司是國際公司,講計劃,守紀律。一年只出一張唱片,派台歌當然不夠其他歌手多。」
然後,從沒有要求的人,主動建議終止合約。

抑鬱


無論外表及思想,也比同齡少女成熟,初出道卻被安排扮可愛。「現在看來,幾好聽,當時的市場策略其實成功的。」 

那是一九九四年的事,跟蘇永康合唱的《從不喜歡孤單一個》大熱(即是廿年後再度神奇熱爆的一首),彭家麗終於初嘗登上頒獎台的滋味。蘇永康立即打鐵趁熱推出新唱片。「我係咪都應該食住個勢?」彭家麗以為。
沒有。彭家麗沒有失望,反而舒了口氣,更加果斷作出離開的決定。「一來,得獎,好像為自己帶來一個交代。
「二來,當歌手幾年,其實未開心過。我知道有些遊戲規則,例如要刻意跟電台跟電視台的人混熟,否則,歌曲的成績便不會太理想。我不懂,也不想。」
彭家麗說,壓力完全自找。她開始擔心自己的不擅交際,導致唱片唔好賣,連累公司虧蝕製作費。最痛苦時,晚晚返屋企抱頭痛哭。「當年未流行抑鬱症這個詞語,但我應該有齊所有徵象。不知道可以找醫生,只是好簡單地以為轉變工作環境,一切就可以解決。」
本來視唱歌為別無選擇下的興趣,卻變了自身職業,害怕材料不夠被視為詐騙,主動找來不同的歌唱老師認真學習。最終,反而成為救贖自己的出路。
「碰巧有兩個朋友打算開音樂學校,我順理成章加入。收入,一定少了,但穩定。
「滿足感反而更大。」

即時死亡


一首歌,令彭家麗離開,也令彭家麗回來。 

彭家麗不是討厭演出,她看來是討厭被控制。當歌手時,一日的收入可能多過別人的一年人工,但餘下時間的空虛構成嚴重不安感。倒不如自己一腳踢傾合作傾價錢,上大陸過美國登台輕鬆自在。
「大部分人都要求我唱《從不喜歡孤單一個》。」
本來,一切安好。直到十年前某一晚上,彭家麗夜歸,被賊人扑頭打劫。「我睡在病床,醫生在床尾跟我家姐講:『頭骨裂開了,傷口兩吋長,如果出現瘀血令頭骨中間有壓力,會即時死亡。』
「在急症室內,突然湧起很多遺憾:我還未開演唱會,我還未結婚生仔,我還希望可以跟家人悠閒地喝杯咖啡……」
最終,沒有出現瘀血。彭家麗睡在醫院一星期,等待頭骨癒合。「不停嘔吐,不停暈、耳鳴,一分鐘也睡不到。聽見其他病人的慘叫聲,自己又落不到床,心情更加沉重。
「出事那個晚上,剛從加拿大登台回來,手袋中還有美金;在醫院時,還不斷有人打電話叫我上大陸開騷。我內心的一句是:『以後,唱不唱到歌,我也不肯定了。』」
花了兩年時間食藥休養,表演當然停頓,連學生也流失。一切彷彿打回原形。
「沒有副作用,聽力沒有受損,還有生命可以珍惜。要感恩了。」

頂尖狀態

當年,羞於爭取,畏於打鐵趁熱,人大了,好應該撥亂反正。
無緣無故成為網絡紅人,還不好好把握罕見的幸運?「在我眼中,不過是一項普通工作,幾百場騷中的其中一場。一夜之間,竟然令幾間公司同一時間找我合作?
「我只想跟番舊公司。以前,莫名其妙地離開,我一直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閱歷不同了。難能可貴地回歸,終於學懂減壓。「現在,面對人,已經不似以往般緊張,感覺好自然,零壓力。
「也不急於一時。開演唱會的確是我多年來的最大心願,十年前,重傷,第一件事想到的,是演唱會。廿年前,離開,何曾不是?
「我需要時間。直到現在,我的狀態還未回復到最佳水平。如果真有機會開到演唱會,我希望自己用頂尖狀態去實現。」
彭家麗說,希望各位網民在圍觀在嘲笑在吹水的同時,學習一下她的專業態度,面對任何逆境,例如面對你不想面對的老闆,繼續堅守陣地做好自己,總有一日等到讚賞聲。
我的補充是,在等到讚賞聲之前,祝好運還未抑鬱致死。



「試過搭地鐵,聽到我首歌,然後見到成堆人圍住睇。他們記得我,認得我,不失為一件好事。」 

嫁住先?

第一心願,開演唱會。第二心願,結婚生仔。
劫案後,彭家麗信了基督教,在教會認識了教友,談婚論嫁。婚前,接受輔導,二人分開回答大量問題,呈現個人價值觀及面對不同情況的處理手法。分析結果,二人存在極難協調的矛盾。關係終結。
「見到問題出現,我會願意修正改好。不是人人也可以妥協或包容的。」彭家麗說,不錯,她很想結婚生仔,但她眼中的婚姻生活,需要兩個人有相同興趣或嗜好,又願意一齊面對及處理生活上的困難,並不是人有我有睇餸食飯為嫁而嫁。所以,依然單身。
「我對婚姻太有憧憬了,簡直像兒時夢想。」
其實,真係唔係人人也可以嫁住先,或袋住先。


撰文:方俊傑
攝影:黃志明
髮型: Roy Yan@private I Queen's salon 
化妝: Jessica Chan@Jessica Chan Makeup Workshop
服裝提供: Yes I'm French、 Clair de lune by Tinny Lam
場地提供:來佬餐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