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為尊嚴抗命
如果「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那北韓必定是全球最民主的國家。
本週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決議對香港特首選舉方案全面落閘,以三重關卡踢走非北京欽點的人士參選,港人的「選擇」除了 689,還是 689之流。
這次篩選,比○七年及一二年的特首選舉方案更為倒退,當選的特首更可能挾「民意」重推廿三條惡法。
下一站絕不是天堂,就算失望,卻不能絕望。
泛民立法會議員團結一致拒絕「袋住先」,誓言否決方案拉倒政改。
佔中三子宣布啟動佔中,未來一個月會跟民間團體合作,發起一連串抗爭及不合作運動,「適當時候」更會爆發公民抗命力量,向中共及港府宣告,公民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
抗命的年代來臨,這是捍衞港人尊嚴的重大一戰,寧願站着死,不要跪着活。

 


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撕毀對香港普選的莊嚴承諾,宣布二○一七年特首選舉全面落閘,以篩選代替普選,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以及真普聯、學聯、民陣等團體,在立法會大樓看着電視直播,沉默不語。
抗命不認命

一個又一個民意代表被保安抬離會場期間,在場建制派人士竟然大聲歡呼、拍掌叫好。(羅國輝攝)

晚上,穿著黑衣的佔中三子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擊鼓宣布正式啟動佔中行動。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未有嚇走五千名參加集會的市民,他們揮動亮起的手機,同唱《海闊天空》,以眼淚哀悼香港民主,三子也哽咽落淚。台上白色布景板,凸顯「抗命」二字,香港人要麼認命,要麼抗命。
「『抗命』二字,係尊子寫嘅。大家嫌我啲字太秀麗,冇抗命嘅感覺。」佔中三子本週一接受本刊專訪,熱愛書法的陳健民甫開始即大談集會的「奇迹」。原來三人上週四才決定舉行集會,地點本在特首辦外,怎料一公布詳情,就被「愛字頭」搶閘申請在同一地點集會,警方勸三子移師添馬公園,三子本預計只有幾百人到場,想不到民情洶湧。
「呢個集會只係用兩日時間籌備,星期五攞到警方嘅不反對通知書,即刻叫尊子寫字,第二日整布景板。五十幾個學者聯署都係用一晚時間叫佢哋簽。當晚熄燈、揮動手機呢啲環節,全部即興,所有人配合得好好咁解㗎咋!後台話我知記者影唔到,咁我就做多次;義工突然就話有支歌(《海闊天空》)喎,咁就播,事前連歌名係咩我都冇問。」
三子一向予人書生論政感覺,但當晚他們站台,絕對壓得住場,擔任集會主持的陳健民自言以往對群眾運動有點抗拒,「但呢啲嘢係要逼出嚟。以前係邵家臻、陳淑莊主持,依家接近真正佔中,我哋(三子)係故意走出嚟,話俾社會知我哋處理到呢啲場面、控制到人群,係一個預演。」
恐嚇當解畫

佔中三子(左起)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提出和平佔中逾一年半,中共打壓愈見升級,三人卻不低頭,決意以佔中喚醒公民力量,抵抗黑權。(江永健攝)

翌日,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港舉行座談會,名為向香港各界解畫,實為進一步恐嚇。他向傳媒稱人大常委會並無列明是次框架只適用於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辦法,意即打後的選舉也要遵循這個框架,強迫港人「袋住先」的企圖呼之欲出。他又表明中央不會向佔領中環活動屈服。兩名隨李飛來港的京官更大放厥詞,張榮順稱讚提委會是塊美玉,「愈看愈可愛。」馮巍更引述北京大學教授稱:「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
北京的強硬態度確實令佔中三子感到意外,他們本來估計人大決議有三種可能性,最樂觀是沒寫明政改框架,提委會組成、特首入閘及出閘條件仍有商討空間;次要方案是沒有公民提名,但其他細節仍可談判;最悲觀的方案是全面落閘,強迫市民硬啃假普選。
根據過往做法,政改第二部曲人大常委會只作原則性拍板,收到港府報告後,港府再進行第二次諮詢,佔中仍會按步伐等待港府方案出台,再進行第二次民間公投,佔中最快本年底出現,更理想是方案合乎國際標準之餘,全民公投得出的結果不用佔中。怎料人大決議前夕,陳健民再次接觸親北京人士時,已嗅到不妥,「之前點樣吹風都好,都係北京慣常做法。但一星期前我同曾鈺成見過面,佢係善意想解決問題,我唔直接引述內容喇,但當時感覺到佢都唔知可以做啲咩。」
兩份新聞稿

廿多名泛民議員在李飛發言期間,拉起「抗議中央失信,剝奪民主可恥」的橫額,當中有議員更是首次在類似場合參與抗爭。(羅國輝攝)

佔中秘書處本擬定兩份新聞稿,一份是回應沒有公民提名的政改框架,另一份就是回應全面落閘的方案。到真正知道政改「冇彎轉」,三子都有點詫異,「喺建制陣營都係有啲唔一致嘅講法……特別係曾鈺成啱啱先搵咗三十幾人就『尋求共識實現普選』聯署、開始對話,十三學者方案仲傾緊。」
溫和方案無運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馬逢國、王敏剛、譚惠珠,對人大決定甚至表示興奮;再加上特首梁振英與官員及行會成員會見記者,眾人黑口黑面,只有 689笑得像「烚熟狗頭」,看得三子既憤怒、又失望、更心痛。
「你見到斷送我哋呢啲民主夢嘅,唔只係中國共產黨,香港裡面係有班人嬉皮笑臉、熱烈鼓掌。你睇到愈接近北京權力中心人士嘅亢奮。我相信行會黑晒口面嗰班人,係清醒、清楚知道香港未來管治會更加困難。」朱牧狠批歷史必然會記錄這些人的嘴臉,「呢啲人對子孫有冇責任?」
北京落閘後,有人放風說「公民推薦」、提委會界別分配等尚未定調,企圖為佔中降溫,但陳健民直指相關討論已沒意思,「你俾幾多個人入閘(成為參選人)都好,到出閘(成為候選人)都係要過半數,已經係篩選。」
廿三條重來

泛民代表於簡介會進行期間高舉「篩選可恥」、「中央失信」標語,向在場京官宣示對假普選的不滿立場。(羅國輝攝)

許多港人到這一刻認命地覺得中共有篩選是平常不過,但陳健民警告,假普選一旦通過,把專制政治或欽點政治披上普選的外衣,只會令往後的管治更恐怖,「中共最想係過一個假普選,俾到特首一個認受性,唔使成日咁煩話佢係欽點。到時選舉,就算泛民支持者唔投票,建制派有八十萬人投,假設候選人係梁振英對周融啦,當你有六十八萬票俾梁振英,佢都會話自己係市民選出嚟,你立法會議員夠我嚟咩?佢推行政策時就可以大大聲聲,包括廿三條立法。」
朱牧聽罷,沉重地說香港民主夢碎,佔中事在必行。事實上,過去一年坊間常批評佔中運動拖得太長,更認為三子打倒昨日的我,最初以「癱瘓中環」手段作為政改談判籌碼,現在又指佔中只為吸引注意、向中共發出警號。究竟三子佔中的決心有多強?又是否欺騙市民對追求真普選的信任?
戴耀廷承認,隨着政治形勢改變,最初的「 Master Plan」無法完全跟從,「攻擊我哋嘅人,梗係攻擊個起點,但其實成個運動唔係我一個人嘅運動,係由一個人,到三個人,再擴散落去,之後係按住運動嘅精神,自我犧牲,又加入好多參與嘅元素。」他說的元素,正正是為期一年的三次商討日,以及六月底的全民公投,開啟香港民間民主運動嶄新一頁。當時他仍認為必須在佔中行動上製造張力,達到談判。
在旁的陳健民一邊點頭,亦搶着為戴耀廷平反,「公民抗命有兩面,一面係干擾性,如果唔係點樣引起警號?但另一個力量係自我犧牲,其實 Benny(戴耀廷)兩樣都講,只係輿論集中去講(佔領中環)嗰幾隻字。」與其盲目佔領,陳希望參與佔中的市民把一時間的憤怒沉澱,深思熟慮佔中的原因和理念,即使參加人數減少,但參加者一定是最堅實、最和平。
如箭在弦

雖然學民思潮一早在灣仔君悅酒店訂房,伺機於週日晚上追擊來港宣旨的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唯警方竟強行帶走三名學民「住客」。近千群眾亦只能在百米以外的行人路上示威。(江永健攝)

佔中如箭在弦,三子與真普聯、民主黨、學民思潮、學聯、民陣舉行「六方會議」,主要商討佔中策略。佔中愈搞愈大,必須協調各民間組織,「和平佔中」早已成立行動組及協調委員會,邀請社工、教師、學生、宗教團體加入,商討行動細節,如六月的公投中,加插一條有關立法會應否決不符合國際標準方案的問題,亦是委員會討論得出的結果。
認清佔中目標,委員會定下行動框架後,負責相關部分的組織或義工就會懂得走位。最近的民主登高日及啟動佔中集會,醫療、物資、糾察隊亦「當真咁做」,測試對講機、醫護人員能否及時趕到現場、平復民眾情緒等,「我哋要做到一個情況係,就算係即時佔中,我哋都唔會『呢咁 HEA』,我哋成日都做好準備。」陳滿有信心地說。
未來一個月,和平佔中將發起「穿黑衣」行動,亦會進行剃頭、遊行、行為藝術抗議,再加上本月中後期大專生罷課所儲蓄的不合作運動能量,相信佔中能量可在「適當時候」爆發,「希望市民諒解,我哋暫時唔可以公布細節,因為公布除咗會俾人拉之外,仲會冇咗個活動,對家會喺同一場地搞住你。」
佔中行動似乎準備充足,但不少人質疑佔領行動後又如何?三子又會否繼續推行一連串不合作運動?陳指網上現有少數市民已自發進行針對港府及中資機構的「不合作運動」,例如不交稅行動、剪掉中銀信用卡、罷用中石化汽油等,甚至「流動佔中」。
不過三子並未提出相關建議,原因很簡單,「我哋改變唔到政治現實,以佔中產生壓力去進行談判嘅力量已經過咗,佔中後唔應該仍然用三子作為號召中心。三子只係行第一步,如果每個人淨係仰望住領袖、冇人去跟住行,呢個運動就係失敗。真正最大殺傷力係公民覺醒,律師會動議罷免前會長林新強,就係一個好例子。」陳健民說。
運動就是一切

繼兩年前反國教後,假普選再次掀起罷課潮,十一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準備九月中罷課。(羅國輝攝)

憤怒過後,無奈過後,香港民間社會聽到佔中三子的號召,正醞釀不同的行動,挑戰不公義的政權。正如評論員練乙錚週一在《信報》撰文稱「運動就是一切」,當下進入一個爭取民主的新時代。
打頭陣是十一所大專院校罷課,中大、港大、科大、城大、浸大、嶺大、理大、樹仁、恒生管理學院及珠海書院,預計最快九月中開始罷課。港大學生會建議九月二十二日啟動,中大本週四召開全民罷課會議商討安排。部分大專講師也籌備罷教行動。
民間自發起不合作運動,從事設計的 Kit Man發起設計及漫畫界聯署聲明,「拒絕認命,反對落閘,還我真普選」,並召集畫師提供相關作品,用作街頭宣傳品。「做人三十幾年,冇乜認真睇新聞,專注做設計,但去年反國教時,咁搞啲細路,咁唔得喎。」 Kit Man於是在網上發起「社漫二號機」群組,召集畫師支持。週日人大宣布落閘,這個群組再度發揮力量,迅速發動聯署及收集作品,有多位畫師響應,包括:尊子、謝曬皮,連被內地打壓的代表變態辣椒也參與,至週二已有四十多幅作品。「特別係創作,注重自由發聲嘅機會,如果不停收窄,傳媒、網媒都會受影響。」另外,高登網友正集資刊登廣告表達不滿人大決定。
立會長期拉布

民主抗爭進入新時代,人人也可以參與。漫畫及設計界發揮力量,透過藝術作品表達對政治憂慮,並會將作品用作抗爭運動。

有泛民議員正部署,立法會十月復會後,將以「拉布」方式拖慢審議草案工作,挑戰政府,除了涉及民生的草案,他們表示「逢布必拉」。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表示,收到不少人在其 facebook留言,叫他們「拉布」,甚至用更強硬的手段表達不滿。他又呼籲有良心的政府官員應該辭職,「林鄭月娥曾經話過違背良心就會唔做,咁而家係咪符合良心先?」他續稱,「週日成個政府班子走出來,只有梁振英一個笑,其他人冇晒笑容,李國章仲打黑呔,因為嗰日將一國兩制送入棺材。佢哋唔想同梁振英狼狽為奸,就應該辭職啦。」
八十年代投身政壇的李永達表示,今次人大落閘,證明傳統談判方法已經失效,「談判、靠溝通、同上面多些了解,呢條路線係完全失敗。」他續說:「我唔信你寫篇文,同佢(中央)傾吓偈就有民主,咁呢個世界咪好易有民主?」他稱將會掀起另一種社會運動模式,泛民人士有心理準備不斷抗爭,例如:坐馬路,被警方拘捕、釋放、再次行動,也喚醒大眾要接力行動。「抗爭幾多次才有(真普選),我答唔到,可能抗爭一段時間,都只為下一代人攞民主有好啲基礎。」
一直立場較溫和的民協立法會議員、泛民飯盒會召集人馮檢基亦有參與李飛座談會的場內抗爭,更與保安拉扯,被強行帶走。他坦言以往從未在類似場合進行較激烈的抗爭行動,「之前都係遞信。」但北京這次「去得太盡」,令他不得不選擇抗爭,「總之你呢個決定,我覺得無得唔抗議,無得傾,氣都無得抖。」
街頭壓倒議會

「未佔中,先剪中」。有市民剪掉中資銀行的信用咭,向中資說不。

其實政改不單影響三百多萬選民的選擇,泛民內部亦會大洗牌,陳健民認為整個議會生態會改變,「用番以前民主黨嘅論述,佢哋入去議會係裡應外合,會慢慢擴大影響力。但呢次之後,大家會知道個制度唔會向前進,點投票都會輸,你點會咁乖仲走去論政,一定會嚟個一百八十度轉變,街頭路線會抬頭,議會只係為咗配合街頭,所以我相信泛民二○一六年選舉,內部一定會重新執位,相信抗爭型政黨或者人物,係有機會贏到。」
佔中懶人包
抗爭需要激情,但亦須解決最現實的生理需要。朱耀明表示,「和平佔中」將製作「佔中懶人包」,提醒參加佔中的市民當日需要自備的物資,如食水、乾糧、雨衣、外套、後備電池及外置充電器等。
物資方面,他們已準備輕便帳篷式流動廁所,「可以沖廁幾百次,仲可以拖車仔咁拎得走。」佔中秘書處已組成一支清潔隊,維持衞生。食物則有朱古力或克力架等補充熱量,「如果長時間佔領,我哋亦接洽一啲飯堂,提供飯盒。」朱牧說。
佔中醫療隊亦已準備就緒,現時已徵收一百四十名醫護人員,佔中當日緊守場外及場內醫療站。大會亦會向佔中參加者派發由尊子揮筆的「不屈不拗」手腕套,希望警方不要使用不必要武力清場。
強推「伊朗式普選」
北京對香港實行一人一票假普選,最大破綻是以思想鑑定及設多重關卡篩選候選人,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指出,現時特首選舉方案,性質類似推行多年的伊朗總統選舉。他指出,該國總統候選人須首先經一個名為憲法監護委員會( Council of Guardians)作出篩選。由十二人組成的委員,半數人是最高宗教領袖委任的教士;委員會以參選人對什葉派伊斯蘭的忠誠度作出篩選,包括是否符合伊斯蘭教教義,針對女性和改革派候選人。在委員會把關下,確保最高領袖不屬意的人選,不可能出現在選票名單之上。
蔡子強表示,若把伊朗式普選套用在香港,憲法監護委員會等同於提名委員會,改革派則換成民主派,至於「恪守伊斯蘭主張」這項重要篩選條件,便變成「愛國愛港」。
人大落三閘操控候選人


註: 2012年特首選舉方法:選委會 1,200人,選民基礎約 24萬人。參選特首人士要取得 150名選委提名,最多可提名 8位候選人。不設出閘人數,最後由選委會投票選出特首。
四個女權貴 出賣真普選

人大就政改落閘後,京官李飛、張榮順、馮巍(左至右)來港解畫,愈講愈令公眾感到憤怒。特首梁振英風騷呼籲港人「袋住先」,政改三人組的林鄭月娥則被架空,至今未有公開發言。(羅國輝攝)

北京對特首選舉全面落閘的方案,據悉今年初已在港區人大內部傳閱,「今年初有主理香港事務嘅北京高官秘密南下,喺深圳會見咗一批各界人士,之後在港區人大聚會中,有人就向佢哋發放一份屬指導文章嘅方案。」最終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方案與此不謀而合,引證過去九個月的泛民上海之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晤泛民各黨派、京官南下跟泛民議員會面等的所謂談判摸底,全是走過場的假戲。
據悉,香港政改問題由中共最高層處理,更有稱由習近平「一手抓」,中南海早有傾向不會給予泛民有任何入閘機會,旨意由上而下,從北往南。京官定下政改劇本,再交由香港不同人士執行。今次出賣普選的香港頭號打手,正是港英年代「舊電池」、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
譚惠珠助訂方案

擔任北京打手的梁愛詩(左起)、范徐麗泰、譚惠珠不但沒有為港人爭取更大空間,更助紂為虐扼殺香港民主。(羅國輝攝)

相比一二年政改,譚惠珠今次角色更吃重。她掌握了北京的想法,由特首候選人須「愛國愛港」,到須得到提委會逾半支持,她一直負責操控輿論導向,管理港人期望。去年六月十五日她出席一個講座時,已預言提名委員會應繼續分成四大界別,更直指「唔可以用全香港市民一人一票方式選嗰個提名委員會」。
除了負責組織聯繫建制派,並為北京收集本地左派意見外,以中央傳聲筒自居的譚惠珠,更有份協助訂定「落閘」方案。「佢做好多具體操作工作,好似最近參選人入閘都要三分一、四分一提委支持,咪係佢計到泛民攞唔到呢個票數囉。」
詩姑刻意放流料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八月中跟泛民議員會面,氣氛尚算祥和,當時有泛民中人以為政改有談判空間,後來才明白是北京的陷阱。(郭永強攝)

譚惠珠在政治上執行「聖旨」,她的基本法委員會同僚、副主任梁愛詩則在法理問題上加以輔助。縱使她多次強調政改問題沒有政治任務,二月十六日她接受無綫電視訪問時,卻高舉《基本法》並提出不少針對普選設限措施,包括反對更改提委會由四大界別組成、堅持提委會提名候選人要少數服從多數等,觀乎其談及政改的言論,莫不是符合北京旨意。
「詩姐一直都喺法律範疇俾意見,同埋向中央反映一啲訊息,但佢今次有時又會向港人發出一啲似是而非嘅訊息,令人錯信以為政改有轉機。」梁愛詩八月十四日被問及今次政改,會否出現上次中央突然妥協接受泛民建議嘅戲劇性轉變,明知一定無可能發生的她卻說:「好難講,乜嘢都有可能。」
北京早設落閘門檻,過去一年卻由形象較開明的建制派人士拉線,讓泛民跟京官溝通,讓港人以為雙方有得傾,實質是要為推假普選方案鋪路。不少泛民溫和派人士卻不幸踩入北京的陷阱。
范太假扮中間人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正是演出最賣力的一人,表面上扮演中間人,其實緊跟北京指令行事,當她上週一在北京準備出席人大常委審議政改的會議前夕,即重現昔日「香港江青」的霸道嘴臉,以極為強硬措辭猛烈批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憶述,八月中旬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同立法會泛民見面時,氣氛比較輕鬆,表現出聽議員講意見;之後到深圳出席李飛座談會,開始講到具體方案。接着更收窄方案內容,到北京人大開會時,由常委放風,例如:提委會「按照」選委會組成,即是一模一樣。「佢有手段,兩星期變好多,可能我哋真係被操控於股掌內,等於溫水煮蛙,一開始仲覺得 OK,講吓多啲,好過一次過講嚇你一跳。」
視政改為特首寶座踏腳石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最終變成兩面不是人,港人批評她未有向北京反映普選訴求,北京和香港建制派也不滿其表現,既無法擺平泛民、亦未能令中央的聲音得到港人認同。

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也是政改黑手之一,明知港人對公民提名有冀盼,但他只是罵泛民倡議的公民提名方案,沒有協助拉近雙方距離。(郭永強攝)

列席人大會議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葉國謙,不斷幫中央說話,完全忘了為港人爭取更大的民主空間。(郭永強攝)
林鄭棄高度自治

一部手機的燈光,未必足夠照亮前路。五千多人的燈光,可以譜出一片光明。
爭取民主的道路也需要每人的一點光,才能將黑暗照出光明。(蘇智鑫攝)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特區政府於啟動政改五部曲向北京投降,身為政改三人組之首的林鄭月娥放棄高度自治,實在難辭其咎。「特區政府有爭取過幾多嘢唔應該由北京講,而是由香港本身去做?可能梁振英同林鄭都係咁睇,因為佢哋喺黑箱裡面,但好明顯特區政府交出自主權,甚至好懷疑佢哋有無據理力爭?」
跟北京交手多年的民主黨中常委張文光表示,今次是歷年爭取政改以來,覺得中央做得最絕、最赤裸的一次,「佢落三道閘,已經好清楚講出佢的心思,在可見的日子,唔知幾長,係唔會有真普選,呢個跟唔同年代民主派的期望,係有好大好大嘅距離。」他稱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今次係無年限決定,永久通用,直到香港人認識《基本法》,有共識,才可以改,即係你唔跪低在我解釋之下,你都唔可以郁。」

撰文:袁慧妍、林璐菁、陳健佳、黃偉超
插圖:詹震寰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