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味世界

旅行 旅遊  魔戒森林 新西蘭南島  MILFORD TRACK

完全沒有想過會這般依依不捨,最初以為,只不過是另一片山山水水罷了。又不是沒看過美景,就如不丹險壁、美國峽谷、 Whistler雪嶺、尼泊爾步道,走過,驚嘆過,到了旅程後段,或因疲困或因思念,總有多少想着回家。今次不同。雖然每天馱着大背囊在山上走,遇狂風雷雨,山河暴發,心裏還是希望時間過得慢一點,路程變得長一點。對,從未感覺如此震撼,像中了邪,樂不思蜀。

Ads by Google

八千萬年前與澳洲分開,新西蘭南島這片森林,從此再沒受到滋擾,日夜與天地同化,成了精,有魔法,景物醉人,把我們醉得不醒人事。
回香港之後,念念不忘,禁不住向朋友們展示相片,把旅程鉅細無遺地說過又說,然後總結:「有機會,應該要來這裏一次」。各位,這就是 Fiordland森林,而穿過森林的山徑,便是有「 The Finest Walk In The World」之稱的 Milford Track,米爾福德步道。

ARRIVED IN QUEENSTOWN

買一個豬腩肉漢堡包,在沙灘,樹下,湖邊,看山看水看海鷗,一看便是半天。




與世隔絕

這山徑不易去,要先到奧克蘭,轉飛皇后鎭,然後向西坐兩個多小時汽車,乘一小時船渡湖,再行半小時才到第一站起點。
行程五天四夜,五十二公里,主要集中在中間三天。每一晚停一站,住在森林內的簡單宿舍,有牀、食物、熱水、乾衣房。五天完全隔絕,沒電話,不能上網,當然更沒電視。
宿舍提供三文治作午餐。晚餐算非常豐富,有三道菜。生果大量,任吃。

第一天報到,第二天正式開始,行十六公里,平路,六至七小時完成。第三天上山,山高一千公里(等同大帽山高度),然後下山,這日較艱苦,我們遇上大雨,快的六個多小時,慢的九小時完成。第四天路程最長,平路,二十一公里。最後一天休息,遊船河。

朋友們問,路程難不難?真不易答。這樣說吧,平時很少做運動的,會感覺艱辛,一面行一面心裏咒駡,最後也是能夠完成。如果能夠先做一點訓練,在香港的步行徑連續兩天,每天上山下山五小時,再去行 Milford Track,沒有難度。毅行者,會認為是小兒科。
一團幾十人,不同步速,全無問題,不是比賽,大家喜歡用哪種速度去行也可以。一位領隊帶頭,一位在中間走來走去,一個留後,總不會走失。




前一夜:美麗的皇后鎮

去米爾福德步道,要先停皇后鎮一夜,聽導遊公司簡報。這一停很重要,因為聽完介紹,大家會開始擔心。「吓,乜山頂只得兩三度?」「會不會帶少/帶錯物資呢?」「背囊好像還有點空間,要不要加兩個杯麵?」驚惶失措的對白,此起彼落。幸好還有皇后鎮,這是補給站,文明社會的最後防線,過了這一點,一切要靠自己。

所以在 Queenstown大家會很忙,忙於購物。整個鎮也在賣運動用品,花多眼亂,加上我們心情急忙,亂石投林,甚麼羊毛護脚趾,蚊網防沙蠅等古怪工具,掃了一堆,其中難免出現愈買愈錯的情形,不過,這也是旅程的一部分,亦好玩。
住 Rees酒店,湖景無敵。試過海鮮餐廳 Fishbone,以及新派菜 Rata,不錯。漢堡包店 Fergburger名不虛傳,任何時候過去,都要排隊。我本不是漢堡發燒友,兼且排隊是死穴,但想起那肉汁豐盛的豬腩肉及羊肉漢堡,也忍不住流口水。

第一天 未開始,已經心情緊張  GLADE HOUSE

早上終於出發,我們幾十歲人,好像小朋友去旅行,心情興奮,又戰戰兢兢。喂,三十幾年沒用過背囊,更鮮有在野外度宿,緊張一點,很應份,對不對?今天一起出發的,共有三十多人,來自澳洲、日本、加拿大、韓國等不同國家。
乘車,轉船,渡湖。風景如詩如畫,幾小時一下子便過。終於到了森林南端入口,下船,每個人都要踏過消毒藥水。領頭導遊 Kelly說,八千萬年森林,可能抵擋不了一粒外來種子的入侵,大家小心為妙。

我們看一看手提電話,互望一眼,是時候了,終於收不到訊號。關機,放入防水小膠袋,未來五天,與外界斷絕通訊。心情是怎樣?很複雜,有點彷徨,有點悵然,更多解脫。團友說,與太太分開十天八天是常事,與電話分開?最長不過十四小時,在飛機上,經已心癢難抵,五天,是考驗。我看到他把電話關上那一刻,手,在微微顫抖。
沿着小徑行了一會,突然豁然開朗,面前是一大片草原,郁郁葱葱,羣山環抱,左邊有河流走過,吊橋橫渡,右邊森林,清新翠綠,中有排屋一間,這就是我們入住的 Glade House?不禁嘩聲四起,發神經,根本是一幅圖畫,是《魔戒》哈比人住的山谷,真是好地方,大家從心裏笑了起來。

 

房間內部簡單整潔,床褥軟硬適中,被鋪乾爽,走廊明亮,實在太好了。放下背囊,我們急不及待,拿起相機,在平原跑來跑去。他說,空氣過分清新;她說,一粒塵也沒有,好像在看 360度高清電視;他們說,原來純淨的大自然有一份香味。一班「老」朋友,變成青春小鳥,吱吱喳喳。領隊好不容易拉我們回來拍大合照,之後吃晚飯。
三道菜,主菜還有三款選擇,餐酒齊全,在森林地方,水準超出預期。二月尾是新西蘭的夏天,日照時間長。吃完晚飯,我坐在食堂大窗前,手握一杯熱茶,看着夕陽西下,把山谷照得溫暖通紅。

晚上十時,一律全體關燈,漆黑一片。我與女友把握機會,躡手躡脚,走出營房,舉頭望星。在零光污染下,星光是如何燦爛如何繁密,也不用我來形容。
我想,第一天,路程還未真正開始,已經如此喜出望外,往後,只有更加精彩。




入樹林前要先踏過消毒藥水。


又河又瀑布,負離子超標,非常醒腦,在這山谷睡一夜,精神飽滿暢快。 

見到這碟很似樣的魚柳餐,立即後悔,帶來的杯麵,應該無用武之地。

探險者的故事

旅程好玩,原因之一,是歷史夠曲折離奇,兼有人味。米爾福德步道的故事,就是一百多年前「超人探險者」的故事。

甚麼叫「探險者」?他們為何能享有如此響亮身份?看下去,大家明白。
第一個走入南島西面森林,是英國人, Donald Sutherland。 1877年,他單人匹狗(名字叫 Groatie),加一條小艇,從西岸海灣出發,沿着河流,向內陸航行。本來是為了尋金,金尋不着,但因為景色太過優美, Sutherland一人一狗,就此留了下來。一住,三十年。有一天,他在探險期間,看到滔滔河水從天而下,抬頭一看,不見源頭(後來知道是世界第五高瀑布),於是把它叫為 Sutherland Fall。這發現開始廣傳出去,陸續吸引了其他「探險者」及旅行家的到來。


 

1887年, Quintin Mackinnon,為了探索這片魔法森林,亦是隻身一人,搬來南面湖邊居住。他視察了一年,找到了一條可從陸地穿過森林的步道,於是寫了一個詳細報告給政府。當地官員看了,決定僱用 Mackinnon及他的朋友,把步道開壘。
故事看到這裏,已經抓頭,作為現代人,實在不能理解,一大片人迹未至的原始森林,甚麼也沒有,怎能住下去?再看,啊,謎團解開,原來以前的「探險者」,全部都是超人。他們百般武藝俱足,自己伐木建屋、耕種、狩獵,做獨木舟,然後還可以閒來攀山越嶺,繪圖記錄。這些功夫,我,一件也不懂。
既是超人,自有異於常人的耐力。譬如說,一、兩個月沒見過一個人,十分平常。木屋簡陋,擋不了田鼠橫行,晚上睡覺,爬了滿身。南島西岸一年有一半時間在下雨,即是說,他們的木屋,有一半時間滿是泥濘。這些「小事」,現代人,一件,也頂不住。

還有,全部都是瘋子。有一次難得朋友來訪, Sutherland說,不如我們來爬一爬旁邊這個從沒人攀過的高峰 Mitre Peak吧(接近兩個大帽山的高度!!)。好,他的朋友說(吓??!!!)。結果愈行愈冷,到了山頂,遇上大風雪,進退不得。他們憑着單薄的衣服及一人一塊餅乾的支持下,在山上挺了一晚,第二天勉力「滾」下來的時候,再遇水淹,差點回不了基地。命懸一線,我們看得驚險,作為「探險者」, Sutherland只不過輕輕鬆鬆的寫下一句「遍體麻痺,渾身濕透,還好,過了難忘的一夜」,就是這樣。

Mackinnon的開路工作,很是危險。在雪地滑倒,被大石擊中,遍體鱗傷,這些事情,時有發生。他用了三年時間,終於完成了今天的 Milford Track雛型,然後,成為第一個招待英國山友的嚮導。在 1892年,他一個人乘小艇,渡湖買物資修葺山道的時侯,遇上風浪,從此再沒出現。他那時才 41歲。大家相信 Mackinnon的精靈,一直守在山上。


Sutherland一手興建的小屋 

Donald Sutherland,只能說,他是超人。 

1851年的 Milford Sound,靈氣逼人。 

1889年, Dr. J.R. Don(左二)帶學生們來歷險。 

第二天 友善森林  TEMPERATE RAINFOREST


樹人身上的 Spanish Moss,閃閃發亮,搖曳生姿,中文好像叫「長苔」,太沒氣氛,我們索性叫它西班牙舞衣。 

一踏入森林,感覺非常奇異,好像去了第二個世界,大家一時間,忘了說話。真美,美得不真實。如何不真實,卻一時不能解釋。行了一會,回頭一望,突然明白。原來這裏上上下下都是綠色,綠得過分。已是夏天尾段,整個森林,一塊黄葉也沒有,地上沒有,樹上更是沒有。只有一層層的墨綠、深綠、翠綠、淺綠、沉實的、花俏的、高高低低,爭先恐後,跳了出來。
為甚麼會這樣?領隊 Kelly說,這叫 Temperate Rainforest,世上少有。在地球上的溫帶,有很多森林,但好像這裏,隔兩天便下一次雨,成為温帶雨林,卻是罕見。因為雨水充裕,所以這些針葉林,大葉林,全年常綠,品種由頂至底,豐富至極。

樹榦總得是棕色吧?也不是。因為空氣好又濕潤,大樹榦長滿苔癬,像穿了又厚又軟的綠色棉襖,而那些樹枝,似一雙雙長滿青色毛茸茸的大手,伸張開來,迎接客人。大家不約而同的說,這是魔戒森林裏面的「樹人」。

 

 



這片紅紅啡啡的地衣帶,有三、四吋厚。 

樹根樹榦都是綠色,看不到一片落葉,真是非常奇怪。

 

最美是那些一絲絲從樹枝垂下來的樹衣,叫 Spanish Moss,薄如輕紗,搖曳生姿。下完雨,樹衣黐着水點,太陽一照,光華流轉,在森林中閃個不停。這些「西班牙舞衣」,只能在非常潔淨的環境生長,空氣有一絲污染即死。

地面呢,石頭呢?也是綠油油,長滿特厚地衣,中間夾雜一些白色、紅色、米色品種,像一幅大地氈,彎腰細看,一朵朵打開,仿似海裏珊瑚,千奇百狀。 Kelly說, Moss Forest,南半球新西蘭規模最大。這些地衣,出口去日本,做日本花園,是最高級的品種。


不要誤會,五顏六色的不是珊瑚,是地衣。 

整個森林的雀鳥,都不怕人,在路中心走來走去。尤其是 Bush Robin,樣子可愛,專啄鞋帶。 

 

有「樹人」,有輕紗,有日本花園,滿眼翠綠,心曠神怡,這種環境,我們以為好得不能再好,怎知,領隊還有法寶。
行至半途,見一肥胖小鳥停在路中。 Kelly示意我們全體不動,他伸出右腳,在地上畫圈,畫了兩圈,然後靜止。說也不信,那小鳥竟然一蹦一蹦的跳了過來,看一會,再跳上 Kelly脚面,跟着,啄了小腿兩下,揚長而去。太好玩了!原來這小鳥叫 Bush Robin,不怕人,天性好奇,只要引起牠的注意,牠自會走過來打招呼。
領隊又說,南島沒蛇沒猛獸,哺乳類動物只得幾種,最惡是松鼠。雀鳥少天敵也懶得飛,這是 Friendly Forest,也是新西蘭獨有。哈,友善森林?真夠奇!入屋叫人,我們有樣學樣,爭相拿出一個膝蓋幾根腳趾,給 Bush Robin啄幾下,一盡客人禮儀。

下午三時多,到達第二夜的投宿地點, Pompolona Lodge。在洗衣房乾衣房忙完一輪之後,到了看相片及啤酒時間。我們都說,單是這一天,已經大開眼界,值回票價。 Kelly介紹明天行程,預計有狂風大雨,勸籲大家小心。
我沒有留意領隊說話,只顧望出屋外:空山靈雨,煙霧飄緲,水流花開,加上幾縷醉人馨香,一時間,出了神,不知身在何處……。

 

Soft sounds
With smooth twilight
Dripping down
on leaves
Greener than any
fabric could ever be
Silent the wind
rustling
Calm and serine
The light
flooding over me

 

Here in the by
and bye
Maples and oaks
My skyline,
Alive among
the vines
Losing my mind,
here in
the arc light
Of a forest
sunrise....

 

I think that
I shall never see
A poem lovely as a tree
A tree whose
hungry mouth is pressed
Against the earth's sweet
flowing breast;
A tree that
looks at God all day
And lifts
her leafy arms to pray,

 

A tree that
may in summer wear
A nest of robins
in her hair
Upon whose
blossom snow has lain;
Who intimately
lives with rain.
Poems were made by
fools like me
But only God
can make a tree.

第三天 山雨欲來  MACKINNNON PASS

早上七時半出發,天陰,開始下雨,氣温降至攝氏十二度左右。未出發之前,已經上網看得清楚,山友都說,下雨亦是好事,這樣才看到河水奔馳,瀑布飛瀉的壯觀場面。全面天晴,反而若有所失。

今天我們攀 Mackinnnon Pass, 1000米,比香港大帽山高一點。
依着山徑,向上而行,氣温愈降愈低,樹木亦愈來愈矮,終於矮過我們身高,轉個彎,再無遮擋,極目一看,眼前出現著名的新西蘭南島山脈, Southern Alps。啊!嘩!感嘆不絕。這裏以山峰稠密聞名,果然不負所望,千巖競秀,由 1500米至 1800米不等,白雪蓋頂,連綿起伏,望不見盡頭。這是甚麼氣勢?請幻想一下,將四個大帽山,六個鳳凰山,八個大東山圍在一起,還要高出一半,極目遠眺,一山還有一山高,就是這氣勢!



 

雨愈下愈大,羣山頂部,出現無數小水溪,這些小水溪順流而下,滙聚在深坑,形成急流,最後幾條急流又變成小瀑布,一個山頭,掛着六、七條小瀑布,呼嘯而下,水聲沸騰,我們大鄉里,未見過如此熱鬧場面。

本來想慢慢細看,但風颳得大,不宜停留。我那件最新型號的雨衣,終歸不防水,全身濕透。途中踏過小溪, Gortex鞋亦宣佈失守。行近山頂,氣温降至攝氏三度,加上風冷,手指也凍得發硬。遇上 Kelly領隊,他指着一小灌木上的透明小莓說,這能吃。大喜,飢寒交加,遇上天山雪蓮,立即不客氣,找一大把送入口,清甜順喉,精神一振。
終於到山頂,高興得叫起來。煙雨霏霏,雲霧茫茫,南島山脈,只能若隱若現。另一美女領隊 Adie,知道此行有點難度,於是端了熱水出來,冒着風雨,在露天地方沖熱朱古力給我們打氣。太感動了,筋疲力盡,全靠一杯熱飲回魂。突然雷聲大響,下起雹來。寒風刺骨,我們叫 Adie離開,她說,小事,不怕,會留守至見到最後團友。



不下雨,怎能看到這等景色? 

 


準備衝入高不可攀的 Sutherland Fall。 

再行半小時,到達中途木屋,休息一會,吃一件三文治。大家坐下,全身冒煙,可想外面之冷。打開背囊,將剩下僅餘的乾爽衣服,全換上。
之後沿着河流旁邊下山,步道濕滑,不好走,小心翼翼。今天的河流憤怒洶湧,出力打在巖石上,發出𠾐𠾐巨響。步道旁搭了看台,方便山友近距離觀看。那河水不要命俯衝而下,濺起水點,打在面上,令人發痛,女友伸一伸舌頭說,氣勢磅礡,亦非常兇惡。

行了七小時,終到達 Quintin Lodge。放下背囊,再跑去看著名瀑布 Sutherland Fall。呀,極目遠眺,從五百多米傾瀉而下,高不可攀,果然是世界第五高瀑布。幾位朋友互望一眼,心意相通,反正全身濕透,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行到瀑布底下,任由激流洗擦,沖得我們大叫大跳,痛快淋漓。
晚飯時候,兩位男領隊知道大家幸苦,特別扮成女侍應出來招呼,逗得我們嘻哈絕倒。團友們都說,今天費力一點,不過,山上景色,氣派萬千,瀑布一次過看個夠本,真好玩, no pain, no gain。

 

 




為了紀念探險者 Mackinnon,山頂上建有 Mackinnon Memorial,我們到達,開心得跳起。 

第四天,第五天 再見南島  MILFORD SOUND

天晴,長空萬里。起得特別早,草地上那幾隻不怕人的水雞,走來走去,還未散去。泡一杯熱茶,坐出走廊,看着日出將雪山之巔,照成一片耀眼金光。

今天是米爾福德步道的最後路程,山道平坦, 21公里。黄昏到達最後一站 Milford Sound,便是重返文明的時侯。大家都說,剛習慣沒有手機電腦 facebook的日子,耳根清靜,實在不想立即回到現實世界。
快樂時刻過得特別快,沒辦法,今天的策略是打拉布,慢慢行。

昨天嘩啦嘩啦的河流,搖身一變,極盡温柔。流水走過迴旋處,更加慢了起來,成小湖小泊,水面平靜如鏡,倒影如畫。加拿大團友說,要看一看水裏有魚沒有,咚的一聲,跳了入河,美國團友見了,亦索性脫得精光,來一個裸泳。香港隊也不閒着,一班女士,發現了一小瀑布,氣氛寧靜很有禪味,於是嚷着要在這拍照,大擺瑜伽式子, Eagle、 Crescent Moon、 Lord of the Dance,扮在深山修煉的大師。男士們爬上大石,凌空跳起,拍了不少「懸浮」相片。
臨別依依,其他團友拉着合照,我們愈玩愈癲,無厘正經,一齊扮鬼臉,或拱橋或起飛脚,或沉思或倒豎葱,造型千奇百怪,笑到大家肚痛。
1985年有一電影,年輕的各位應該未看過,叫《 Cocoon》,說一班上了年紀的人,被外星力量弄得回復年輕。我們情形相近,都說這森林有魔法,令大家返老還童。尤其在最後一天,豁了出去,爭着做那些很愚蠢無聊,卻非常好玩的傻事。我打賭,團友們的子女,絕對沒看過他們的父母這般頑皮。本來就應當如此,整天繃着面扮嚴肅,緊張甚麼呢?

 

行得多慢,終歸也會完結。到達 Mitre Peak Lodge已近黄昏。三位領隊,穿上便服,與我們一起吃飯。飯前,大家出來拍照。澳洲隊有兩位隊友倦得差點站不起來,他們說,行 Milford Track是 Bucket List中的第一項,幸好在還有氣力前完成,無憾。挺着四十五吋大肚腩的韓國叔叔(我們一直擔心他爆血管)說 I– am– Ve- ry– Ve- ry- Hap- py– he-re,說兩次,完。瑞典隊認為,最難忘是在一千米山頂的那杯熱朱古力,無言感激,出力抱了 Adie一下。加拿大隊友大讚,景色無敵,領隊熱情,同行有趣,尤其是香港隊,五顏六色,開心極了。我們起立揮手,團友們大吹口哨。美國朋友慨嘆,不能相信四天就此過去,如果明天睡醒,能夠重回旅程的第一天,那多好。我們說,大自然景物能洗滌心靈,世界沒變,我們變了,一片平靜。
大家知道,時間不會倒流。飯後,有人倚在梳化聊天,有在旅館商店流連,有在酒吧喝酒,或在打桌球。直到半夜,誰也不願回房睡覺。我與女友,選擇在酒店外,再看一次南島星空,然後與 Fiordland森林,好好的,說聲再見。

第五日,早上在 Milford Sound遊船河,之後乘車回皇后鎮。途中,接上電話網絡,幾天未看的訊息提示,經 What'sApp、 facebook,排山倒海一群一群的跳出來。五天前,我們將手機放入膠袋,心裏悵然,怕與外界隔絕。今天手機再次上線,仿如隔世,望着密密麻麻的訊息,想起樹人,想起 Bush Robin,呆了良久,「打開」這鍵,一直按不下去……


最後一天,這森林回復溫柔。於是我們也不客氣,裸泳、瑜伽、丟香港名物「路姆西」,盡地一煲。 

後記

旅程美妙,猶有餘輝。明白了一些東西,改變了一些想法:其實,只要懂得去看,晴天雨天,一樣精彩。
甚麼叫文明?行了五天,一個棄置膠袋,一張招紙也沒見過,這叫文明。這樣一個大森林,一年只得六個月,每日放九十人入去?係呀。以此維生的領隊說,保護森林要緊,不能只顧賺錢。香港人,聽了面紅。

終於要接受,「老闆」其實是公司裏面最不重要的人。失蹤了幾天,同事們一點感覺也沒有,公司運作,好像更加暢順。原來新西蘭沒大型哺乳類動物,原來溫帶雨林罕有,原來冰川走過之後會留下石頭,原來我是地理白癡。
聽到 Fiordland森林跟我們說話,喂,城市人,能放下,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也見童真,這是本性。我相信,與大自然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實用資料

機票
可選乘新加坡航空到奧克蘭,再轉乘內陸機到皇后鎮;香港到奧克蘭機票價錢約為$7,251(已包稅項)。內陸機可選新西蘭航空,由奧克蘭到皇后鎮,價錢約為$1,600。
查詢: http://www.singaporeair.com 
查詢: http://www.airnewzealand.hk 

行山團資料
新西蘭政府全力保護 Fiordland森林,僅作有限度開放,而且規矩不少。每年只在南島的夏天開放,由 11月至 4月,每天只容許 90人入步行徑,其中 50人必須有領隊帶領,由皇后鎮的一間公司包辦行程,叫 Ultimate Hike。
網址: http://www.ultimatehikes.co.nz 
費用: 2,000新西蘭幣/1人,包食宿交通導遊。

攜帶物品
衣物風褸個人用品需要自己攜帶,裝滿大背囊,重十多磅。如果與女友太太同行,當然要照顧她們,那行李可能重至二十磅。每日馱着上山,需要點體力,腿不倦,膊頭也倦。
詳情請看: http://www.ultimatehikes.co.nz/en/guided-walks/the-milford-track/what-to-bring 
運動壓力褲最好用,氣溫下降不夠暖,可穿兩條,也能防水。
沙蠅聯群結隊來襲,被咬後一個星期不散,痕癢難抵。最有效買兩件 Beanie,把頭包成阿爾蓋達的樣子。
下雨,是必然的。相信 Gor-Tex吧。我用其他甚麼最新防水材料,又薄又型又透氣……(下刪一百字),一下雨即變落湯雞。
女士們,聽我說,行李減得一磅得一磅。揹着行三天,多一磅已經想死。即是說,化妝品,少帶為妙。


撰文:葉一南
攝影:一班老友、 Ultimate Hik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