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一場遊戲 陳慧嫻

小時候,不明白為甚麼公公婆婆喜歡聽粵曲;大一點,不明白為甚麼父親母親喜歡聽許冠傑;現在明白了,因為我也重聽屬於我年代的舊歌。

Ads by Google

特首政策朝令夕改、大台刻薄電視膠劇 hea拍,就連大陸人在港隨地解決都話要包容的時候,文明文化創作自由大倒退,更何況早已是一池死水的樂壇?
難怪人會念舊,有些事、有些情,是新不如舊。

我對陳慧嫻說:「現在阿豬阿狗都話上紅館開演唱會。」
她笑着說:「我想是我破了例,當時我上紅館都是一個𡃁妹。」
我說:「現在的頒獎禮,沒有代表性。」
陳慧嫻說得輕鬆:「那就不要當頒獎禮看,當是一個 concert來看吧。」

她繼續說:「年輕時,很好勝、好強。
後來慢慢成長,經歷多了,我才明白甚麼是遊戲規則。」

中國詩人聞一多在《死水》一詩中最後道: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甚麼世界。」

說穿了,一場遊戲,何必動氣?

當睇騷

六月,陳慧嫻將會在紅館舉行她入行三十周年演唱會,上次踏紅館台板,是十一年前的事。陳慧嫻開演唱會,對我來說是有興趣的,唱功的確不用擔心,重要的是有甚麼新元素。
但時代巨輪轉得太快,時下流行速食文化,食咗先講。於是新人出道沒多久便嚷着開演唱會,不再是那個只有有分量的阿哥阿姐才可以上紅館的年代。
她說:「我想是我破了例吧。當年我只是廿五歲,上紅館時還是一個𡃁妹。一些有搞演唱會經驗的公司對我是沒有信心的,我不知道唱片公司怎樣找到『大名娛樂』投資。」
實情是當時的陳慧嫻唱得、人氣夠,加上出道六年,其實已經夠晒條件上紅館。
「當時流行唱得又睇得的歌手嘛!我唱得唔睇得,又奀、又矮又細個。而且當年流行女藝人有少少肉地,我這種類型真係只可以聽,好彩我得把聲。

 


因為患上焦慮症,到養和求醫時認識了謝國麟醫生,二人拍拖五年,○七年分手。 

「如果我生在這個年代,可能連出唱片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我唔靚嘛。其實現在無論唱片公司或者樂迷,很多時都注重外表、身材……這方面的條件。」
○九年陳慧嫻轉戰大陸,在不停做巡迴演唱會、商演的同時,其實一直留意香港樂壇,對於現今樂壇頒獎禮,她看得通透。
「以前一個歌手可以拿幾個歌曲獎,阿倫拿幾隻、 Leslie又拿幾隻,競爭比較激烈。大家真是聽收音機、真的聽歌,到頒獎禮時,大家很投入去做這件事。
「現在頒獎禮已變成一個宣傳歌手、歌曲的渠道,我覺得也有它的好處,因為個個都有獎,是鼓勵嘛。」
人人有獎攞分豬肉,頒獎禮豈不失去意義、失去代表性?陳慧嫻笑說轉個角度看。
「那就不要當頒獎禮看,就當是一個 concert吧。我那個年代,出唱片,真的好賣,歌手賺到錢,但現在的新人真的沒甚麼地方可以賺到錢,陰功!頒獎禮又不預他們,對他們來說是何等『灰』呢!如果頒獎禮可以讓這些人拿獎,又可以讓觀眾認識,起碼覺得自己有個價值嘛!不像我們以前,『唉呀!搞錯呀!錄完歌都冇獎攞呀!』但我們起碼有錢袋,哈哈。現在他們錢又冇!獎又冇!哎唷!有甚麼意義呢?」

要求高


與唱片監製區丁玉的一段情最深刻,至今陳慧嫻仍大讚他是好男人。 

問朋友對陳慧嫻的印象,綜合意見,其實有點模糊,有點少女感覺,當然是指初出道的時候。八九年當紅時,陳慧嫻忽然跑到美國讀書。後來相繼有失戀自殘、患上焦慮症的報道,最後像是消失天與地。
離開了香港多年,陳慧嫻說轉變不少。外表是「開心少女組」,但年輕時的她充滿鬥心又好勝。
「年輕時,尤其我做 artiste,一定要很有野心,很有進取心。其實當自己身處這個圈中,很少有機會跳出去當局外人,所以很多事情比較執着、會鑽牛角尖。後來年紀大了,看的事物多了,我才明白,究竟甚麼是遊戲規則。世界不是甚麼事情都公平,不是你付出多少便得到多少。又或者就算你不想爭,不代表別人不跟你鬥。
「開竅後,便看通了人究竟是怎樣運作?一個機構是怎樣運作?整個世界又是怎樣運作?真正可以理解甚麼是平常心,很多事情不可以太自我中心,每樣事情都要放開去看,全面點。」
對愛情的看法,也徹底轉變。八四年她跟區丁玉拍拖,六年後分手;之後分別跟形象顧問張卓文、醫生謝國麟拍拖,最後還是分手收場。從前的她是戀愛大過天,拍拖是主要的精神食糧,男友一個接一個,現在享受一個人的逍遙自在。
「因為我是一個很怕寂寞的人、很怕身邊沒有人,或者是怕沒有一個人錫自己,所以一定要有一個男朋友在旁。我的性格就是喜歡被人錫、被人寵愛,亦想有個人在身邊分享。

 


一九八三年,與黎芷珊(右)、陳樂敏(左)以「少女雜誌」組合出道。 

「對上一次分手(醫生男友)的時候,最初會覺得:『嘩!真係好寂寞。』因為以前有人讓我去倚靠、撒嬌,後來時間久了,便習慣了。沒有拍拖六、七年,現在習慣了自己一個人。這幾年,是我人生中最靜的時間,真真正正過自己的生活,如果突然之間有個人,我又要再編過我的 schedule,幾煩呀係咪先?」
對愛情沒有憧憬,因為她覺得沒男人會喜歡老女人,她更灰到作好孤獨終老的打算。
「我已經預算不會有另一半,我就快五十啦,正常男人都不會喜歡五十歲的女人。男人都是喜歡年輕的,對嗎?我覺得他們喜歡身材好、靚、要識煮飯……唉,我又不會煮飯煲湯。我總是覺得不會有男人喜歡我呢。」
四十八歲的她坦言自己亦要求高。
「我不喜歡滿身銅臭的,我喜歡有男人味、有才華,當然我又未至於清心寡慾到喜歡藝術家,即是賺不到錢做藝術那種,分分鐘要我養埋他,哈哈。起碼他可以養到自己,而我又搞得掂自己。
「結過婚離了婚都可以,如果有小朋友的話,不需要我湊,即使他的小朋友不喜歡我也沒問題,只要不影響到他喜歡我,當然最好是他的小朋友已經長大成人啦。其實我想我要求都幾高,所以還是不會有的啦,有的話都已經俾人 mark晒啦。如果有,那就是真正的緣份呢。」

冇得揀

感情,陳慧嫻等運到;事業本來是可以掌握的。九○年,她選擇在事業高峰期遠赴美國讀心理學,一讀便五年,學成歸來,樂壇已經變了天。跟她同期的林憶蓮到台灣發展、葉蒨文開始淡出,繼而王菲、鄭秀文崛起。
她說當時這個並非「選擇」,因為是真的沒有「選擇」。
「人人都以為我這個舉動是一個『選擇』,其實不是。初出道時我是一邊唱歌、一邊返浸會大學。直至八五年〈跳舞街〉這首歌後,工作接踵而來。於是我經常走堂,考試又唔識,我便跟爸爸說:『我可唔可以暫時唔讀書,第日儲夠錢,先去第二度讀大學。』八九年,剛好跟公司約滿,因為答應了爸爸,他一定要我完成學業。所以很多人問我有沒有後悔,我說沒有,因為根本沒有選擇,我要信守對爸爸的承諾。」
就算提議延期她也不敢。


九五年,父母遠赴美國出席她的大學畢業典禮。 

怯於父親的威嚴,陳慧嫻從小對父親唯命是從。 

 

「因為從小到大,他都很惡!我很怕他,明知問了他,結果都是會被他罵。」
當時作為音樂人及男友身份的區丁玉也看不過眼。
「他問我:『你成日都講,老竇話乜老竇話物,你有冇諗過你自己想點㗎啫?』當時我覺得這個問題很『外星人』,因為我不明白他在說甚麼!甚麼自己想怎樣?甚麼自己的想法?
「其實從小到大我都沒有自己的想法,因為全部都是爸爸決定。爸爸真正當我是成年人,讓我自己做決定,是我完成大學課程之後,否則的話,他還是把我當作小孩。」
書,甚麼時候都可以讀,八十歲的阿婆都可以跑去讀書,外人如我,看來其實可惜。但性格跟家庭背景使然,沒話可說。
最好的,還是懂得自我安慰。
「其實我很幸運,之前儲落那麼多金曲,可以去讀書,可以去紅館開演唱會,讀書期間又可以出碟,我覺得好好㗎啦!如果當年假設我還在香港,又會怎樣呢?可能會更加紅、又可能會衰,沒有人會知道的啊。都是五十五十呢。」

開心咗

曾經患上焦慮症的陳慧嫻說焦慮症跟抑鬱症不同,前者是身體機能上出現的問題,後者是情緒精神上的問題。
我們都給搞亂了,是以出現了陳慧嫻自殘、行為瘋狂的報道。
當然空穴來風。
其實有或無,過程並不重要。
「你正能量啲、正面啲,所面對的事情都會是正面,這是很直接的。
我現在比以前開心多。
「我相信一個人,是要慢慢地學習。
好似我跌過、起過、受過、屈過,你才會看得通透。」
影樓內,不時傳來陳慧嫻響亮的笑聲。


撰文:王健美
攝影:袁家樂 
協力、錄像:蔡政峰 
電腦效果:王紹堅
化妝: Marsha Ma@A&V make up school 
髮型: Lorraine Lam@Hair Culture( TST)
服裝: ISA Arfen、 Leitmotiv、 Preyof London、 Ledaoto、 MMM
造型: Platt Ho@PH FASHION STYLING
助手: Samuel@PH FASHION STYLING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