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豪」老闆羅焯七十二歲的羅焯一生起起跌跌,○七年離婚官司被分去七億元身家,去年七月底大富豪執笠結業,但羅焯愈戰愈勇,身家愈滾愈大,爆升超過一百億。 

封面故事

尖東轉戰廣東 夜總會教父 V形反彈

電影《金雞》中的女主角,回歸前是全港最大夜總會當紅小姐,月入十多萬,「九七」之後,人老珠黃,淪落到當「一樓一」妓女以維持生計。現實中,標誌着「馬照跑、舞照跳」的尖東大富豪夜總會,去年「光榮」結業,曾掀起幾許舞國風雲的煙花地,人稱「大口焯」的老闆羅焯,今在何處?
記者專訪了這位夜總會教父,發現羅焯風騷更勝當年,身家更暴升十倍,成為真正的百億「大富豪」,他豪語:「身家唔使秤嘅……銀紙都係紙,個個勤奮啲就有。」
原來,羅焯暴富是早看透「五十年不變」,快人一步淡出夜總會生意,轉型到廣東變身房地產發展商,行內人指:「大陸好睇重大口焯,佢太有象徵意義,唔可以衰。」
每當變幻時,○三年沙士期間,大富豪生意跌入低谷,要以二百五十元入場包一杯啤酒招徠客人撐場,今日羅焯成功 V形反彈,在他市值逾三億獨立屋暢談生意經,說得坦白︰「一個人造時勢係好難,時勢造英雄就好容易,而家唔去大陸投資嘅人都係傻,知唔知呀?」

 

一年過去,尖東大富豪舊址,已稍稍變身成為專門接待內地人的免稅品店,門口不再是名車雲集,正值十一黃金周,穿梭的是一輛輛接載大陸遊客的旅遊巴,門外女的蹲在兩旁將戰利品放在喼內,男的三五成群煲煙大聲叫囂。據悉,羅焯以十年長約,月租一百三十五萬,出租上址給阮姓友人,租約列明不可以經營夜總會。
新店取名「富豪匯」( Tycoon City),賣的卻是「雜嘜」牌子手錶、電子產品,當年大富豪「生招牌」勞斯萊斯古董車猶在,只是客路改。職員表示古董車「已經壞咗好耐,一直冇維修。」大陸客一於少理,一擁上前,無論如何也要沾沾大富豪的運氣。

 

二○○七年落成的耀中廣場(下)樓高四十層,主要的租戶是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一九九七年落成的大都會廣場(右)樓高四十八層,地下租予東亞銀行,鄰近的地產經紀表示,兩棟大廈的出租率逾九成。


廣州發圍

大富豪結業,夜場小姐、舞客各奔前程,老闆羅焯則另有打算,以搵錢作為人生目標的他,專注地產事業,據本刊調查的資料,他的「王國」不細,目前在香港擁有總值九億物業,包括自住的筆架山道四號獨立屋,及大富豪舊址,新文華中心七萬呎地庫,對於香港樓市前景,他滿面笑容指︰「香港前景一定好,簡單過唔簡單,地少人多,周圍有錢佬蜂擁而至香港嚟置業,(所以我)一方面自住,一方面出租。」
而他手頭更值錢的是另外兩棟位處廣州天河區的甲級寫字樓,分別有四十八層及四十層的大都會廣場和耀中廣場,吸引日本讀賣新聞、中國歐盟商會、法興銀行、東亞銀行等進駐。據中原廣州研究部高級研究經理李毅華估算,耀中廣場約值四十六億人民幣。
大都會廣場約值十九億人民幣。兩棟寫字樓已約值六十五億人民幣(八十三億港元)。而他也表示,當年廣州兩棟寫字樓近幾年也水漲船高,「天河耀中廣場,如果搬咗落嚟香港就不得了啦。」
對於變身地產發展商,羅焯得戚回應:「咁啱我好鍾意做建築,我喺陽光底下曬一日都唔覺得攰,孜孜不倦。」又說:「物業發展我賺到錢,有碗粥食吓都好滿足啦!唔使淨係飲水,咁就夠!」轉戰大陸獲巨利,兩年前羅焯再下一城,以名下耀中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在高鐵廣州南站投得的一幅十四萬呎地皮,估值達廿三億人民幣(廿九億港元)。


舞照跳不復在,大富豪變成強國旅客的購物天堂「富豪匯」。 

羅焯的獨立屋掛有多幅與國家領導人的合照,圖中羅焯與前政協主席賈慶林握手合照,後為前廣州市市長黎子流。 

天才白痴

被揭有百億身家,記者請他分享成功之道,大半生在夜總會打滾的羅焯,立即四兩撥千斤:「我第尾啫(同時豎起尾指)。」又忙補充:「我恭賀你哋《壹週刊》業務蒸蒸日上,銷量 number one,我都唔想高調處理啦。」「歌都有得唱,天才白痴,相差一線咋,咪俾人以為『呢條友仔』(指自己)俾人追債呀。」
不過,記者說知道他前年因為大富豪業務走下坡,特意買了一部價值三百五十萬的賓利豪華房車以激勵自己,請他和「大玩具」合照時,他又說要先換衫,「你哋要影相,我要著好啲。」轉過頭,他已換上一件碎花恤衫,配一條挺直的牛仔褲,白色膠錶和藍白雙色帆船鞋,不看他的面容,還以為是藝員陶大宇來了。一身花哨,羅焯常對人說,愛訂做花恤衫,一來別人看到搶眼,自己著住都覺得精神。
羅焯向記者說,已完全沒有興趣再談風月,反而一提到地產他就滔滔不絕,興味大增:「講一個意念俾你聽,我會盡量將我嘅知識擺在房地產,希望做出嚟嘅作品,貨真價實,希望人哋啱用。買樓嘅人都係聰明人,你要服侍聰明人,係咪要好老實、好忠誠,咁咪得囉!無橋㗎!」


為了犒賞自己,羅焯買了部三百五十萬賓利房車作「大玩具」。 

大富豪的生招牌勞斯萊斯老爺車,昔日在夜總會風馳,時至今天已開不動,空餘軀殼讓遊客參觀。 

後台夠硬


大富豪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二日開幕,時值《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兩個月,羅焯(後左二)與華姐(後左一)請來前聯交所主席李福兆(前左)及光大董事長王光英(前右)主持剪綵。(《南華日報》圖片) 

羅焯緣何會轉行,他不願多說,但和他稔熟的一名夜總會老闆透露:「九十年代佢(羅焯)間大富豪世界聞名,返到大陸算係名人,當年廣州市長黎子流就同佢好熟,如果唔係,普通人又點可以染指當年新開發嘅天河區呀,佢好有後台。」
記者參觀他萬呎豪宅時,也發現客廳內掛了多幅羅與中南海前領導人的合照,包括江澤民、李鵬以及賈慶林等,當中和賈的合照,中間還站立了黎子流。記者請他介紹相中人時,羅焯立即敏感起來,「唔好啦,都過咗去,佢哋落咗台咁耐!」
行內人都知道,羅焯老早已被北京視為標誌性統戰人物,八四年大富豪開幕,新華社副社長李儲文出席,李當時一句,「九七後,馬照跑、舞照跳」更令大富豪爆紅。而羅焯發跡是七十年代在旺角新興大廈,開設輝煌夜總會開始,及後再引入紙業大王致生集團的馮新聰、聯交所前主席李福兆及律師胡百熙為股東,一手打造大富豪神話。
當年大富豪花招不斷,拉斯維加斯式表演,還有劉嘉玲、羅文現場獻唱,甚至剷起全場紅地氈,搞泥漿摔角和小型賽車,噱頭十足,客似雲來,八七年更計劃上市,但遇上股災而作罷。羅接受訪問時承認:「我做乜都要大,不過就會一步步嚟,搞完一樣還一樣。」但羅焯堅決不再重出江湖:「夜總會啲生意唔啱時尚,依家大陸夜總會仲大啦。」又強調,時機已經過了,「輝煌過(夜總會),第二個行業又會接住輝煌。」

滑不溜手


羅焯半生在夜總會打滾,對客人體貼入微之情,早已練到爐火純青,訪問當天看到攝記汗流浹背,立即遞上紙巾。 

夜場中人都稱羅焯做「大口焯」,這花名由來並非指他口疏愛亂噏廿四,而是因他無論對住大人細路哥,大老闆或伙記仔,都是笑口常開;大富豪一名前經理說:「老闆經理教我哋,拳頭難打笑面人。」聽說,這一招,羅焯已到了化境,記者連日採訪,終於見識到這位歡場教父的「冧功」。
到他豪宅按鈴找他採訪,他先是欲拒還迎,之後會叫菲傭通知稍等,讓他整裝見人,出現時總是容光煥發,一身花恤衫、牛仔褲配潮爆帆船鞋,然後笑說:「你哋要影相,我梗係要著好啲啦!」
再親手奉上汽水給記者解渴,見攝記一頭大汗就立即遞上紙巾幫忙擦汗,雖然對於一些敏感話題,譬如梁振英做得好唔好,他答得玄而又玄,但笑容總令人無法再難為他,而記者離開時,他除了親自恭送,還會為記者拉開車門,最後用力一握,記者感覺到那厚實但滑不溜手的雙掌,雖年屆七十但功力超凡。

華姐傳奇

讀書不多的羅焯,能夠名成利就,關鍵是過去一直和他拍住上的前妻陳健心,羅焯十六歲由廣州偷渡來港,他憶述:「當年親戚經常提住我,喺香港最緊要搵錢。」他之後到地盤做散工,就開始搏命儲錢,因為他知道要搵錢一定要做生意,後來羅焯在旺角開設小型按摩院,賺了些錢,更在六四年邂逅陳,即成為羅事業最佳拍檔兼軍師,其後共賦同居,一名夜總會資深經理向本刊憶述︰「以前個個都叫佢做華姐(陳健心),佢為人好硬淨,喺大富豪有實權,經常破口大罵,叫班女執正啲,好多橋都係佢同大口焯(羅焯)一齊度出嚟。」
但九十年代初,羅搭上夜場媽咪,育有一女,更每月給五萬元「家用」,陳怒極與羅對質,要他立據申明沒有私生女,但依然無安全感的華姐於九一年與羅焯結婚,以為一紙婚書可以箍實老公。婚後華姐發現羅與別的女人有染,九九年十一月六日凌晨三時羅焯在尖東放工時被人扑頭襲擊,入院縫了四十多針,○二年結束三十八年同撈同煲傳奇婚姻,而羅亦對外表示,幾十年來一直有撫養華姐四名子女,早已仁至義盡。
華姐也是一生傳奇,原本生於富裕家庭,家族在銅鑼灣經營床上用品生意,她七歲喪母,父親再婚,祖母怕她被後母虐待,將十七歲的她「許配」給公司會計魯煥,但無舉行婚宴或成親儀式,兩人共處超過十年,育有四名子女。陳家生意後來一落千丈,魯轉職駕駛電車,華姐亦要做菜販及兼職女傭幫補家計,魯最後拋妻棄子不知去向,擔起整頭家的華姐,被迫淪落風塵當上舞小姐。
八九年「六四」之後,北京統戰香港商人,由兩岸人脈極廣的陳香桃、陳香梅姊妹出面邀請羅焯和陳健心等二十人到大陸工商考察。團友有的想做地產,有的想做石油生意,華姐當時向陳香梅說︰「人最緊要健康,我要搞藥業。」結果,華姐取得北京同仁堂香港發展權,九三年正式登陸香港,現時全港有四十四間分店。華姐現時只持有信德中心兩個單位和何文田恒德大廈的單位,市值合共七千二百萬,其餘五個物業已在九九至○三年地產低潮時蝕讓,三個○二年出售的尖東新文華中心地鋪更勁蝕二千多萬。


七十八歲的華姐,每日仍返回上環信德同仁堂的辦公室,但她一聽到前夫羅焯的名字,即婉拒採訪,不停重複說︰「我情況好特殊,無嘢講。」 

華姐九三年獲得北京同仁堂經營權,和羅焯離婚後,華姐全權掌管業務。 

華姐和羅焯當年恩愛出席投地,最終卻離婚反目成仇。

低谷反彈


老來得子,羅焯被問到「有心有力」的秘訣時說︰「朝早晨運跑步囉,夜晚食完飯又去行路,幫助消化。」 

經歷沙士一疫,夜總會生意大不如前,過去有千名舞小姐駐場的大富豪,剩下不足百人,客人由飲路易十三變成飲紅酒,到○七年羅焯和華姐因離婚引發的爭產案,有了最後結果,兩人名下資產約十三億,華姐分得約七億,羅焯獲得大富豪和內地物業,婚姻事業都不如意,一生順風順水的羅焯跌到低谷。
不過,他不久即和一名夜總會媽咪譜出第二春,並老來得子,現一家三口居於筆架山豪宅,記者問他現時感情生活如何,他忙說:「哎,經過咁大嘅挫折你仲唔醒目?」又否認再花天酒地,「唔係㗎,你知我做咗咁耐娛樂生意,好話唔好聽,我哋啲女士仲多過電視台,咩嘢都睇透啦。」
至於愛子方面,他大方承認:「我有個囝囝,梗係有個老婆㗎,唔可能一個人生個仔,愛個仔唔愛個女人,就唔得嘅!」

等緊大皮


高鐵廣州南站旁邊的地皮,是羅焯下一個發展的新項目,將會興建甲級寫字樓,預料可套現人民幣廿三億元。 

雖然已經轉戰大陸,羅焯仍然關心香港,對於香港政府的施政,他也有話要說:「香港嘅前景係好嘅,不過政府首先要照顧好啲窮人,咁就搞掂啦!」羅焯更打算進軍香港地產發展:「我依家就等緊大皮(地皮)。」又說:「香港(樓市)必定經過一番調整,冇話一支箭咁衝上去,唔得嘅,整固之後,跟住又再向上㗎啦。」一生靠大陸客吸大陸水的羅焯,貫徹始終,臨別向記者贈言,「大陸我一定唱好㗎,再過幾年有高鐵,四十五分鐘就到番禺。」

「中國城」翻生


昔日羅焯的對手「中國城」老闆鄧崇光,○八年再戰江湖,在半山花園道開設私隱度高的夜總會。 

「馬照跑、舞照跳」的鼎盛年代;在尖東,能與大富豪齊名,就只有中國城。兩間豪華夜總會,直接競爭鬥出招,羅焯曾出資百萬元,撬走對家紅牌媽媽生,中國城就大搞人肉壽司派對,現代版酒池肉林等。
中國城曾號稱全香港規模最大的夜總會,誕生於比大富豪更早一年的八三年五月,老闆是商人鄧崇光。不過,受澳門及內地夜場夾擊,○五年底,中國城終捱不住結業。
蟄伏三年,鄧崇光並沒有退隱江湖,反而於○八年轉戰中環,在半山花園道科達中心廿四樓,開設私人會所式夜總會 Garden 51,標榜鐵竇及本地𡃁妹服務,專門招待中半山豪宅富貴一族。
殺出一條血路後,鄧再添食,於○九年一月向科達地產主席湯君明承租科達中心廿二及廿三樓,分別增設海鮮酒家,及另一層 Garden 51,實行一條龍式餐飲、夜總會娛樂服務,成為娛樂圈人士的一大蒲點,但總不及昔日中國城的規模。


撰文:陳慧瑩、徐宏、陳剛
攝影:時事組
資料:資料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