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利 Sir」的利國偉,見證香港政經歷史;過去金融界每個改革、及政界每個關鍵時刻,都見他身影。而他代表恒生,就滙豐收購進行談判,更為人津津樂道。 

壹號頭條

縱橫政經半世紀 緬懷利國偉

有「銀行教父」之稱、縱橫政經界逾半世紀的利國偉,於上週六辭世,享年九十五歲。
他的一生,充滿傳奇;顯赫的利氏家族出身、入了恒生,由小職員做到董事長,其間香港銀行擠提,他代表恒生就滙豐收購談判,打了一場勝仗。八十年代,香港前途未卜,他參與制定聯繫匯率,又就中英談判,北上面見鄧小平,晚年仍關注香港教育。香港每一個歷史時刻,他都擔當關鍵角色,讓危機迎刃而解。
別了,香港最動盪但又輝煌的時光;別了,利國偉。

 


為向利國偉的離世表達哀悼,恒生總行由本週二起,一連三日下半旗致哀。(廖健昌攝) 

利國偉於上週六在威爾斯親王醫院離世;本週二開始,恒生總行連續三日下半旗致哀;恒生分行內的大熒幕,播放有關銀行發展簡介短片時,亦有介紹利國偉。本週二記者到訪利國偉生前居住的寶珊道寶城大廈,及利國偉兒子永志及女兒劍虹居住的老牌豪宅愛都大廈,但被婉拒受訪。恒生前副行政總裁陸觀豪,是利國偉的外甥,由他一手提攜;他本週二接電話時,初時聲線平靜,聽到記者提起利國偉,聲音突然變得沙啞:「現在不是適當時候去講。」

「上台前諗落台時」


八四年,利國偉(右一)與鍾士元(左二)及鄧蓮如(右二)到北京見鄧小平,最終不歡而散,三人更被罵為「孤臣孽子」,是為香港另一個歷史時刻。 

與利家有姻親關係的東亞李氏族人李福慶,惋惜說:「佢病咗幾年,人好好,好隨和,咩階層嘅人佢都傾到偈。」作為利國偉的老朋友,李鵬飛向本刊透露,多個星期前他才與另一元老鍾士元,去威院探望:「佢唔認得人,其實佢中了風十一年,兩、三年前已唔多出聲了,幸好有太太 Helen悉心照顧。佢真係好關心香港,能夠活到九十五『好叻』喇。」
當年被利國偉點名出任聯交所行政總裁的周文耀,說利國偉為人持平,有判斷力亦有執行力:「佢教路,件事未做之前,要諗定『落台』嗰刻嘅情況,所以做事要不偏不倚,唔可以被權力衝昏頭腦。佢仲俾咗幾個字我:『上台前諗落台時』。」這正是利國偉一生寫照;每一步謹慎而為,過程中都是掌聲。

出生利家 掌舵恒生


利國偉(右)與陸觀豪(左)為兩舅甥,有說利氏一直想捧外甥為第二代接班人。 

利國偉祖籍廣東開平,祖父利文奕,與利希慎父親利良奕為親兄弟,父親利樹培是商人。他在澳門出生,讀中學時遇上日本侵華,只讀了四年就輟學,但學到的英文,卻是他日後在恒生上位的關鍵。十九歲時,他本在國華銀行做練習生,至三三年恒生銀號成立,不久創辦人何添拉他過檔;據一名金融界元老憶述:「恒生另一創辦人何善衡,仲搵利國偉老婆幫自己仔女補習。」利國偉加入恒生十多年,由小職員升至董事,扶搖直上。五三年恒生轉型為銀行,懂英語的利國偉參與其中。
已故的「恒生指數」創辦人關士光,六二年加入恒生,曾是利國偉下屬,其在溫哥華的姪兒關卓中向本刊說:「我叔父生前說過,利 Sir的英文好好,成日代表恒生對外交際,佢又熟悉西方人做生意的模式,我阿叔好欣賞佢。」那時關士光做經濟研究,把不少英文報告翻譯給銀行同事參考,利國偉不用翻譯已看得懂。在二戰時曾任美軍翻譯員的關士光,與利國偉作風同樣西化,故兩人特別投契。

促成世紀收購

六五年,香港出現銀行擠提,明德銀號及廣東信託銀行先後倒閉,恒生一天內被提取大部分存款,令恒生陷入周轉不靈,恒生只有三個選擇:一是由港府接管,二是接受美資大通銀行援助,三是將股權轉讓予滙豐。董事局認為第三個方案較可取,並派出英文流利的利國偉負責談判。本來滙豐希望買入恒生七成六股權,並認為恒生資產值只有六千多萬,但利氏堅持只出讓五成一股權,並提出恒生資產值達一億。本來雙方各執一詞,利國偉親自向當時正在度假的滙豐主席桑達士游說,最終只花一天,促成這世紀交易。
自收購後,利國偉一躍成滙豐與恒生間的橋樑;已退休的前研究部主管鄭棣培,曾負責替利國偉寫講辭,他指滙豐十分信任利國偉:「滙豐好睇重佢及俾面佢,有佢一日,都唔會派人過來恒生。」鄭棣培憶述利國偉做事有魄力,對下屬要求嚴格,「佢成日同我哋強調: Do your homework!萬一答唔到,會俾佢捉住罵。佢要求好高,啲講稿,有時改成十幾次,週末都要去利 Sir屋企幫手做吓文書工作。」利國偉亦着重培訓人才,於八○年,利國偉捐錢成立恒生商學書院,為的就是栽培財經界人才。


六五年,香港銀行接二連三出現擠提事件,亦波及恒生銀行,曾試過一天內被提取了八千萬元存款,要滙豐銀行出手打救。(政府新聞署圖片) 

恒生因擠提事件而逼滿人,圖中銀行職員使用的收銀機,極為笨重,又一經典。(政府新聞署圖片) 

助中英談判 掌香港前途

八十年代,是利國偉事業的最高峰,身為兩會議員的他,促成聯匯制度。利國偉曾憶述:「八二、八三年,中英談判引發信心危機,港元被炒低,當時行政局一週內召開三次會議,討論是否要實行聯匯,終認同利大於弊,達成共識,定下一美元兌七點八港元的匯率。」八三年,利國偉升任恒生董事長,八四年與前行政局首席議員鍾士元及行政局議員鄧蓮如,到北京與已故中共元老鄧小平會面,反映港人對九七問題的憂慮,港人視三人為「兩局三賢」,但是當時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卻斥訓為「孤臣孽子」。
八八年,獲港英政府信任,他曾被委為聯交所理事會主席,整頓證券界,把四會合一外,還排解了本地及外資行對交收日數的分歧,一錘定音為 T+2,此制度沿用至今。後期利國偉着重對後輩的教育,與中大亦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他女兒利宛紅曾說,父親愛中大甚或多於子女。六三年中大初成立,他已加入校董會,至八二年接替簡悅強,出任中大校董會主席,九四年獲中大委任為終身校董。據九六年的《中大校友》報導,利國偉人生座右銘是「得失人少」,他說,恒生銀行創辦人之一何善衡曾教導:「話到口中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曾任教統會主席的他,推動大學四改三,惟同時他正是奉行四年制的中大校董會主席,令他相當矛盾,更形容為「最難打的仗」。


利國偉(主席位)在恒生的地位舉足輕重,不時主持內部會議;當時的會議擺位甚有特色。(恒生銀行圖片) 

幾十年前,英文尚未普及,恒生作為本地銀行,特設中文打字專組以處理各項文件。(恒生銀行圖片) 

利國偉(右一)與何添(左一)及何善衡(右二)是恒生三劍俠,經常「有影皆三」。(恒生銀行圖片) 

利國偉(中)長袖善舞,政商界朋友甚多,七四年他與田北俊、田北辰兩兄弟的父親田元灝(左),參觀盲人中心。 

收藏古董 嘴刁愛吃

利國偉一生,堂兄(即利希慎之子)利銘澤幫他最多。利銘澤在國民黨陳濟棠時代,擔任自來水廠長,認識不少國、共兩黨的政界人士。利國偉六八年成為立法局議員後,每兩、三年就會與堂兄回內地,聽取中共高層談香港回歸問題;每遇棘手政事,他亦向利銘澤請教。
利國偉又鍾情古董,辦公室放滿瓷器、古鐘,他曾說收藏古董是為了養志。除了陶冶性情,亦可當古物研究歷史。他另一嗜好,就是食。當年,他常與何添及何善衡等在恒生大班飯堂「博愛堂」品嘗「五史太蛇羮」。「博愛堂」大廚,現已過檔中國會的麥顯權憶述說:「利 Sir好嘴刁,鍾意食燕窩球、官燕;食蘇眉淨係食個頭。佢唔識煮嘢食,但鍾意教我哋煮,博愛堂出名嘅沙爹炒豬腸粉,都係佢諗嘅。」
利國偉甚少提及私事,他與太太易海倫很恩愛,晚年行動不便,往往由太太推着輪椅送他出入,及餵他吃東西;兩人育有兩子兩女,惟兩個兒子成了他的遺憾。早於八八年,大兒子永立打完網球後猝死;剩下的兒子永志,先後多次犯偷竊罪被罰款,甚至曾坐監三個月;偷的都是百多元的香檳、香水及朱古力等物品。利家為阻止他犯案,曾安排跟班,於偷竊後付款。利家後人,現時大都不在銀行界工作;而對政經界貢獻良多的利國偉,已寫入香港歷史。


利國偉(右三)七六年加入行政局,與多名政界元老級人士共商中英談判細節。圖為八四年行政局會議,右一為廖本懷,右二為譚惠珠,左二為鄧蓮如,左三為李福和,左四為鍾士元,中間為時任港督尤德。 

六十年代,利國偉替恒生構思一個測度股市走勢的指數,並叫「恒指之父」關士光加以籌備,恒生指數終在六九年正式公開發表。 

恒生銀號為恒生銀行的前身,座落於中環皇后大道中。 

利國偉於○八年,坐輪椅出席恒生七十五周年慶典。別了利 sir。(歐陽江攝) 

利氏家族圖

(1)殖民地時期四大家族之一,二人為親兄弟;(2)希慎集團創辦人,早年向怡和集團購入銅鑼灣西部一帶地皮發展, 1928年 4月被暗殺,當場喪命;(3)於 1964年 10月 6日去世,享壽 74歲;(4)於 1993年去世;(5)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創辦人之一,亦是 TVB第一任董事會主席, 1980年因心臟病去世;(6)1946年由何添引薦下加入恒生銀號(即恒生銀行前身), 1964年出任副總經理, 1965年恒生出現擠提,獲授權與滙豐銀行接洽,及後倡導制定聯繫匯率政策、參與中英談判、擔任聯交所理事會等,於本月 10日逝世,享壽 95歲;(7)於 2012年 6月 5日逝世,享壽 92歲;(8)《華僑日報》創辦人岑維才女兒兼港大校友;(9)曾任恒生銀行高級經理;(10)80年代於一次打網球後猝死;(11)患有偷竊癖,曾 7次被檢控,及遭法庭判刑;(12)約 67歲,新世界發展( 0017)獨立非執董,偉倫有限公司集團行政總裁,有豐富房地產發展、企業融資等方面經驗,是前新世界發展非執董梁仲豪之堂弟;(13)高等法院前大法官李福善之子;(14)曾任恒生銀行常務董事兼行政總裁。

利國偉簡歷

 


撰文:梁佩均、鄧淑慧、黎俊鍵
攝影:財經組
資料:黃翠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