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中)和師弟 Mark(左四)自立門戶,有人反對,但亦獲得不少同門支持,包括 William、 Simon及 Jason(左一、二及五),他們除了做教練,亦替 Jerry管數、做行政、當公關。 

壹盤生意

叛逆詠春派 搶攻上位

詠春講求:以柔制剛、以小勝大。
「呢啲形容詞絕對錯!」今期生意主角,研習詠春逾二十年的楊永勣( Jerry)斬釘截鐵地說。
Jerry師承葉問六大弟子之一黃淳樑,師傅離世後,他在師兄的武館義務擔任助教,一教十年。多年來, Jerry一直嫌師兄的教學手法保守,終在三年前與師弟王威健( Mark)自立門戶,成立「純•詠春」。
他用五花八門的方式,不斷在市場搶攻;教學上他強調系統、實用,不重視傳統武術講求的尊師重道。
舊生跟他而去,謝霆鋒及伍允龍等藝人都加入他的拳館。
但他與師兄的恩怨,卻隨着他生意愈做愈大,愈難化解。

 

「傳統詠春要你寒背開馬,但要拉近攻擊距離,其實要挺起胸膛,唔係俾人推一推就跌。」上週四,在二十人的班上, Jerry正在教學生們「開馬」,然後大家又一同練習基本招式「小念頭」、「黐手」等,每個動作維持數分鐘, Jerry和 Mark逐一上前,測試學生的姿勢是否正確。做得不好的,就須單獨指導,直到每個同學都掌握該動作。學生 Man指︰「我之前學嗰間,入到去兩、三小時,師傅都唔理你,想做咩都得。但有時又會突然走過來教你一招,之後又係自己練,頭三個月好悶。依家一齊練,感覺團結啲。」
半小時後, Jerry把學生分組,一名資深學生跟一名初學生一組對練; Jerry利用這時間教導首次來上堂的五個新人。記者未學習過詠春,當日首次來學, Jerry先教紮馬,講完一輪動作指示、背後原因,並叫新生觸摸他的大腿肌肉,感受紮馬至肌肉拉緊,下盤穩固的感覺;練習一小時,記者馬步已站得很穩。其中男學員紮馬不太穩時, Jerry輕易抱起他們;當紮行馬, Jerry則難以抱起他們。 Jerry扮鄉音說:「係未呢?係未呢?」他揶揄老牌拳館說:「其他拳館啲師傅,你一做唔到淨係識講呢句。」


「純•詠春」一班約有二、三十人,為免忽略學生,除 Jerry擔任教練外,亦有最少一名助教。他嚴禁學生上堂時使用電話,要求各人集中精神。 

Jerry把所有學員的習武進度都記錄在這電子表中,並逐個學員點評,再把資料上載到 facebook私人群組中。 

YouTube教學吸學生


現時不少外國人學習詠春,由曾留學美國,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的 Mark(左)親身向他們示範「六點半棍」。 

雖然「葉問」系列的電影上畫後,學詠春的學生愈來愈多,但 Jerry指教詠春的武館亦非常多,「剛剛開始時,晚晚都好擔心,究竟今日有幾多人嚟上堂呢?有堂試過得四個學生,點算呢?」為了吸引學生,他和其他教練,把部分詠春的招式拍片,放上 YouTube,找人為他們設計手機 app介紹詠春,「條片 upload咗上 Facebook,兩星期就有七千幾人睇過!」他試過花數千元,在小巴站賣廣告,「我而家好後悔,覺得降咗 grade咁,根本無一個學生係因為個廣告而上來。」他笑說。幸好,靠網上軟性宣傳及口耳相傳,每一個月平均都有十個新生報名。

 


Jerry指謝霆鋒是其師弟伍允龍的徒弟,經常失驚無神到「純•詠春」擔任教練,有次一名女學生見到他而「驚喜流涕」。(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Jerry指吸引學生難,但留住學生更難;他着重每一個學生,會跟每個新人聊天,了解他們的背景及學詠春的原因,「我唔會淨係記住每個學生嘅中文名,仲要記得職業同住喺邊區,令佢哋有存在感。」在 Jerry的 iPad內,有一份試算表,記錄每一個學生的學習進度。他把詠春招式拆細,分成一百多個項目,如「小念頭」,他會分成小念頭第一節、發中線拳、護手用力訓練等,以「 DONE」和「 LEARNING」來表示學生是否達到要求,有什麼動作須改善,一切資料都在他們 Facebook的私人群組內公開,增加課堂透明度。
「純•詠春」的收費亦與傳統收費不同,第一年學費最貴,每月八堂,約八百元;第二、三年每月減一百,第四年再減一百。「詠春係愈學愈簡單,一開始投入嘅時間應該最多,再學反而好多時間係練習。佢哋愈學愈平,亦會覺得唔好浪費之前金錢上嘅付出,而選擇留低。」他心中的計劃是這樣的:「總之我能夠留得低一個學生四年,教晒佢成套拳,我就喺佢身上賺到三萬蚊。」 Jerry粗略估計,其拳館的學生流失率約一半,現有一百個穩定的學生。

「散打」租館


Jerry是青年協會詠春導師證書課程的導師,課程以理論和技術實習為主,他亦着重師生之間的互動,不時叫學生出來示範和答問題。 

現時「純•詠春」的拳館只是「寄人籬下」,包括位於佐敦山林道的拳館,日間這裡是人家的拳館, Jerry以月租一萬元租下一星期四晚,每晚八時後任用。「呢個場係我一個師兄嘅,佢用唔晒,可以租俾我哋;如果我哋要喺呢區租一個千幾呎嘅地方,一萬蚊一定唔得。」其實在剛開業時, Jerry曾租過一個屬於自己的拳館,「當時旺角商廈要九千蚊一個月,不過我學生唔多,最後改為租人哋 studio用幾晚,三千幾蚊搞掂。」除此以外, Jerry分租銅鑼灣一個私人會所場地、觀塘及荃灣的 studio,由 Jerry及其他兼職師傅任教。
他發現這樣反而令他收到住在不同區的學生,「有啲九龍人唔鍾意過海,港島人又話唔想出新界。」不過觀塘 studio即將約滿,「二包租」打算在夏天舉辦跳舞班,不能再續租。長遠來說, Jerry希望擁有自己的拳館,不再做無殼的蝸牛,他說:「而家扣除晒所有人工、租金開支,淨袋三萬幾,我哋每個月都將呢筆錢儲起,希望兩年後可以買個工廈單位,唔使再捱貴租。」去年尾,美國一個專發行武術影片的公司,找他們合作在當地推出詠春教學 DVD,於今年八月在當地推出, Jerry視之為一個賺錢的機會,「我哋投資咗廿八萬,希望可以大賣,賺到二十萬,加埋之前儲落就夠錢俾首期。」

師兄弟反目


師兄弟關係決裂,歐陽劍文慨嘆︰「同佢相處十幾年,我都當佢細佬,如果日後佢諗通咗,搵我傾番偈,我都樂意同佢傾。」

Jerry努力搶攻市場,除了賺錢,亦因為心中的一條刺。十多歲已經跟葉問徒弟黃淳樑學習詠春的他,自師傅離世後,落腳師兄歐陽劍文的華夏武館,那時候他一邊在貿易公司工作,晚上就到華夏做助教,一教十年。但他的內心一直對師兄的教學諸多不滿,他有一套想法:「人哋鬧你屋企人,你都唔還手,有乜唔啱,咪一個直拳打出去,功夫要嚟用,唔係睇㗎。」加上他一直不認同傳統詠春教學方法,「講咩尊師重道,我啲學生都係叫我 Jerry,唔使叫師傅。以柔制剛亦只係概念,唔係技術,上擂台咁被動,好危險。」三年多前,他眼見一個根本未夠班的學員,自行出來開班授徒,擔心損害師傅名聲,故跟師兄反映,意見卻不獲接受。因此 Jerry毅然離開華夏,自立門戶,現時的拍檔 Mark亦追隨。

 

開業後, Jerry的師弟、藝人伍允龍及師姪謝霆鋒亦加入。在明星效應下,愈來愈多人認識 Jerry。一直以來,都有華夏舊生過檔,這令歐陽師兄不滿,認為他惡意撬走其學生。歐陽曾向他提出協議方法,要求他回應,唯 Jerry則認為︰「我無搶,佢哋過來係因為我教得好,回應咩呀?」雙方正式決裂,去年歐陽一方發出聲明,內容是「本院有為數不少的學生被他用計奪走……他確有挑撥離間及出言中傷本院其他學生」,記者找到歐陽師傅,他說和 Jerry相識十多年,一直當他「細佬」,他不願再提聲明一事:「如果日後佢諗通,搵我傾番偈。佢搵到佢自己條路,咪祝佢好運!」
Jerry回應說:「佢曾經話張聲明可以毀滅我,無人再支持我,我喺呢個圈立足唔到,會食蕉!我死都會記住佢講過!第時我一定喺佢對面開一間!」

 

開業資料( 7/10)
器材:$16,000
裝修:$20,000
租金#:$27,000
網站:$3,000
印 Tee:$22,500
總投資:$88,500
#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 5/13)
營業額:$87,000
租金:$19,000
人工*:$31,000
雜費:$2,000
盈利:$35,000
*包括四個教練及三個助教

一點意見


國藝控股主席、葉問兒子葉準首徒冼國林 

「 Jerry好叻仔、好勤力,全港只有六人獲得香港詠春聯會二級教練資格,佢都考到。」但冼國林卻語重心長地補充:「但做人一定唔可以忘本,你唔尊師重道,第日你啲徒弟都會一樣。」在營運方面,他有兩點意見:
要盡快自置會場:「二包租」見你生意好一樣會加租;你亦可能搶走其他武術班如跆拳道、柔道的徒弟,令「二包租」不滿而不再租給你。
多教私人班:開班教拳難搵食,扣除教練人工,可以賺的不多。最賺錢就是一對一私人班,可以收過千蚊一堂。


撰文:黃嘉慧
攝影:嚴寶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